当前位置>>新疆生产建设兵团
 

字说兵团:“枣”,甜蜜来自兵团大地的滋养

2018-09-12 10:28:29
华夏经纬网

  枣,金文写作=(朿,荆刺)+(朿,荆刺);到了楷书,写作 ,将重复部分用“ ”代替,表示相等。这就是“枣”这个字底下两个点的来历。 “涨姿势”吧?

  枣的身份历来十分高贵,属于传统的五果之一,著名的《黄帝内经》就倡导“五果为助”,更将五果按顺序排列为“枣、李、杏、栗、桃”。枣坐的可是第一把交椅,嘿嘿。

  新疆是著名的瓜果之乡,盛产大枣。尤其和田大枣闻名遐迩,可谓枣中极品。所以,当有机会来到二二四(当地人对十四师二二四团的简称),我最想看到的就是那些传说中神奇的枣树,那曾经带给二二四无限风光的枣树,看看它们长啥样,咋就结出那么“杰出”的大枣。

  但是,我第一次看到二二四的枣树,未免大失所望。那是今年春节前,我到地里一看,这哪是什么枣树,只是些枣木桩桩而已 — —它们的主干早就被锯断,它们的分枝也被锯断,矮矮的,到处是横截面。早先听说过果树要剪枝,剪枝才能高产,但没想到剪枝要剪成一地的枣木桩桩。

  让我再次大失所望的是春天的枣花。盼星星盼月亮,总算盼来了春暖花开。心想,这时可以好好欣赏铺天盖地的枣花了。二二四少说也有15万亩的枣树地,你想一想,15万亩的鲜花一时怒放,那是什么阵势。更何况,这15万亩枣树地的前身,乃是茫茫荒漠,这些鲜花怒放的枣园,是二二四团人把无数个沙包就地推平建起来的。可是,当我满怀欣喜地跑到地里,正准备用相机一顿狂拍后发朋友圈呢,哪里想到枣花就跟小小的米粒差不多大,那些“米粒”粘连在一起,也还是太小太小,太不起眼了,一点点花海的气势也没有嘛。

  我的第三次失望发生在最近,最近“老天爷”下了场夜雨。听当地人讲,2016年这里连续有40多天阴雨天,造成团场红枣大面积减产,有的地绝收。你说连续下很多天雨,谁也受不了,可这怎么刚下了一夜的雨,就有职工担心了呢?又是担心枣树因为盐碱而死,又是操心枣子迸裂。我赶紧跑到地里去看,好家伙,枣树因为盐碱而死的情况虽没看到,枣子迸裂倒是有的,有的好端端的大枣,像是被刀划了一下,开了口子,看着着实让人心疼。

  今天是个好天气,我又来到枣树地。与以往不同,这片枣树地,这次带给我的不是失望,而是惊喜,大大的惊喜。那些满枝满树的果子,结得太好了,长得太棒了,美极了帅呆了。我掏出手机,但是不知道拍哪个好。你刚把这个移进镜头,那个似乎就在喊道: “还有我呢!” “还有我!”“我!”喊声一片。

  诗人说,红杏枝头春意闹。看到这些枣子,我越发佩服诗人这个“闹”字用得好。这些枣子,一个个活泼泼、圆烁烁,挤挤插插,一个不让一个。但见一枝枝爬高上低,一树树无穷无尽,一层层汹涌澎湃!这里,是枣子的乐园,是枣子的海洋,敢情果子疯长起来的话,那比鲜花大阵还要震撼,又怎一个“闹”字了得。

  在回居民区的时候,路过一片撂荒地。那里,原来栽的也是枣树。后因各种原因,那些枣树成了人们的弃儿。那些撂荒地里的枣树,再也没有人给它们浇水、施肥、打药,再也没有人给它们除草、剪枝,就任由它们自生自灭。但它们一棵棵长得相当高大,就像一首诗中写的那样,它们“根,紧握在地下;叶,相触在云里”。 我找了半天,好不容易找到一两个枣子,小小的,在那里不死不活地吊着,完全没有职工枣树地里的枣结得那么密实、那么生龙活虎、那么汪洋恣肆。

  原来,枣树被修剪成枣树桩桩,才能更多开花更多坐果;原来,枣花朴实简约,有利于把养分留给果实;原来,枣树习惯了忍受干旱,竟已不堪享受更多的水分!

  这就是枣!二二四的枣!

  行进在枣树地,一行枣树就是一面镶满枣子的篱笆墙,就是一列装满枣子的小火车。诗经有云: “八月剥枣,十月获稻。”待到秋后枣子红,遍地涌来捡枣工,那又该是一种怎样红火的场面。这丰收的果实,自然是每一棵枣树的杰作,它们的根深扎在地里,枝弯曲着负重,叶拼命地呼吸,液在悄悄地流淌。

  这枣,是枣树辛辛苦苦成长一年的结晶。同时,它也来自人,来自那些种植枣树的兵团人。正是兵团人,他们一边屯垦,一边戍边,才有这一望无际的枣树地,才有这荒漠变良田的奇迹,才使得巍巍昆仑山上的雪水,滋润出又大又甜的枣。

  古诗有云: “欲穷千里目,更上一层楼。”面对二二四的枣树地,我要说,上楼观景怎么够呢,你就是再上两层楼、三层楼,又怎么能望到边呢。要看二二四的枣,最好得有飞机,少说也得用无人机航拍,才能“无限风光,尽收眼底”。


来源: 兵团日报   转自:新华网
  
发表感言



    相关报道
主办单位: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