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新闻 > 文章中的链接

让电影市场更加规范化


2003-07-11 15:29:45         华夏经纬网

  《国际双行线〉组织专家和观众一起讨论电影分级问题:

  主持人:大家好,分级在很多的普通耳朵当中提不是第一次,今天听起来比较奇怪,今年有一个政协委员叫王兴东,写了政协的提案,要求中国的电影进行分级,今天我们就把王兴东请到了现场,掌声有请。王老师是国家著名的编辑,比如《离开雷锋的日子》等等,今年最成功的作品就是1500份的政协提案,您一开始是否也没有想到叫一层激起千层浪。

  王兴东:没有想到反响这些激烈。

  主持人:下面有请其他三位嘉宾,一位是陆川先生,一位是尹鸿先生,一位是马未都先生。

  主持人:王编剧您当初写提案冲动是什么?还是今年是突然想起,还是不得不写?

  王兴东:我主在谢谢《爸爸妈妈》的时候采访了很多少年犯,发了100份试卷,有42%的孩子看了暴力的片子受到影响。有一个15岁的强奸犯强奸了一个21岁的大学生,他的模仿性非常的强。分级首先要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有一个社会调查,一个10岁的儿童,10年看了1.1万次暴力镜头,平均看59个镜头。他会感觉什么呢?暴力是社会中正常的现象。所以外国之所以提到分级制首先是保护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并且中国未成年人保护法32条明确规定了电影、电视不能由暴力、恐怖、色情等等出现。我们电影是否也应该有法律这样的要求? 

  主持人:我想王编剧做了一定的调查,但我们没有做调查,但我们现场也准备了一些影片和片断,这些片断全部是在咱们国家公映的,大家看一下哪一些词给你留下深刻的印象。比如说我先做一个示范,有大概八个观点词,放大屏幕上给大家看一看。八个字分别是:美好、和平、暴力、战争、血腥、恐怖、性爱、色情。

  主持人:下面我们现场做一个调查,美好、和平有多少人看到这个?暴力和战争?有很多。血腥和恐怖?最后一个是性爱和色情。这可以算是我们事先做一个调查,跟那个结果基本上差不多。实际上看到暴力是最多的,将近90%,情爱略低一些。我不知道王编剧你能告诉我们你做提案从以前就开始做,为什么以前没有提? 

  王兴东:这次在无锡电影节有一个台湾的片子叫《214日》那个片子写的是少女初夜前跟同性恋的,孩子们看了非常不好。说为什么给孩子看?说中国没有分级。中国现在已经加入了WTO之后,和国际市场接轨了。我们要引进来,还要走出去,如果跟国际不对轨必然会出错位。所以分级制现在提更是时候。再一个中国电影完全是市场化,电影要产业化,产业化就需要法律。以前实验过,不是没有实验过,但不成功。如果别人有分级制我们没有分级制那么会伤害未成年人。

  主持人:你的着眼点是什么?

  陆川:就知识来说,我相信所有的创作者都会支持分级制,但是我们看的角度不一样。我觉得我没有资格坐在这儿,在整个中国电影发展这么多年应该老前辈更有资格坐在这里,我还是希望尝试说出创作者的感受。分级制我没有从暴力、恐惧、色情这个角度分,但我觉得分级制是给中国电影带来新的春天。对我们所有创作者来说,恰恰感觉是解放。分级制度带来可能是电影的法制管理,以前没有分级制中国暴力和色情并不多,以前基本上涉及这些都是不允许拍的,但是他把所有的受重都放在了一起。每一部电影其实是接触不同受重的群体。为什么说类型化电影?电影的类型是针对不同的受重群体。原来没有这个概念,我们要为12亿人拍一种或者两种好人好事的电影,这种电影需要,但这种电影是否满足市场的需要?

  主持人:导演现在拍电影是为12亿人看,是这样想的吗?

  陆川:这是一种无形的东西。你拍的电影就要求给12亿看,有很多无形的标准管理你。现在有了分级制创作上是打开了,你可以拍你想拍的电影,但放映我限制你放映。你把生产繁荣了市场才能繁荣,才能把中国整个工业才能推向繁荣。分级制不是限制中国电影,而是把中国电影生产出来,导演可以按照你的思路去拍,但是放映的管理者可以根据分级制度限制你的放映。比如你的电影只许在大城市放,或者只允许在农村方,或者只允许在18岁以上放等等,这样使中国电影有很多创作的可能性,可以拍一些以前不敢尝试的电影。所有的导演都期盼分级制的到来。我们应该有一天正常的谈这些事,不是说很多事遮遮掩掩就正常。你看中国进入2000年社会的进度,你看中央电视台您会感觉全新文化前进的步伐,恰恰我感觉到中国电影的生产滞后中国电影观众对电影的需要。从多样化、表现题材等等,这是为什么?根源就在于此 

  王兴东:所有的权利是在法律允许情况下,你一旦分级是在法律允许的情况下。比如要拍一部恐怖片,恐怖片都让孩子看吗?不可能。承认喜欢看恐怖,他喜欢刺激和带来的愉悦。比如战争场面,成年人希望看到,而小孩却不行。你比如吃药,小孩吃一片,大人要吃3片,你不可能要求孩子跟大人吃一样量的药。如果拍给所有人看,那么孩子们看了是伤害,成年人看了不满足。

  主持人:您是支持还是不支持?

  马未都:我支持是有限的。我们现在考虑(青少年),一个是色情,一个是暴力。如果从违反道德的角度讲,我们大量的动画片反而没有多少,我们分级依照法律肯定要限制在18岁,而18岁恰恰孩子体制成熟过早,但心理成熟过晚。18岁往往有能力犯罪,但心理没办法控制自己。如果我们定级,定的最早等级如果都能看了,更危险。

   主持人:比12岁的孩子更危险?

   马未都:对。

   主持人:您的小孩有多大?

   马未都:19

   主持人:很危险。

   马未都:对,他们接触社会和判断的能力是有限的,因为我们的教育是潜移默化的,像暴力,最早的暴力是妈妈给他买一支枪,所有的小孩子在小的时候都会让妈妈买一把枪,这种文化的教育是全社会的,在暴力另一面是英雄。我们所有的英雄都支持暴力。我要求跟儿子的要求不一样,因为他不在国内读书,所以他回来对很国情话的东西非常的亲切,我是因为片子有过宣传,我知道了,加上我对国内优秀的片子尽可能的去看,因为我的确看电影少,不是每一个都看。能有机会的时候尽可能看。去年回来一起看过,感受真的很好。但如果分级之后,如果把重心定在22岁,那么会遭全社会的反对。

   主持人:陆先生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国外的分级制吗?

   陆川:电影分级一定有国籍的考虑,国情不一样,所以分级也不一样。为什么今天参加这个活动,我认为中国分级势在必行。有两个因素,一个是保护消费者的利益,我们现在进的电影比如《蓝桥一梦》,应该说是P13的电影,按理说需要对消费者提示的,里面包含有未成年人不该看的因素。不能说有青少年不适宜的片子就不允许它拍了,如果不拍成年人看什么?所以分级特别的重要。如果你告诉我这部电影适合这部受众,那么这部受众看。

   主持人:我们在网上做的调查,88%支持分级,11%不支持,还有百分之一点几不理解。

   陆川:大家以为我们要模仿美国的分级制度。说是否分级是为三级片让路?这种宣传是不对的。本来是正常的道路,但我们宣传成为不道德的行为。我们分级绝对跟美国不一样,也不可能跟香港一样。中国肯定不会出现NC17个的电影,这是最高级别的电影。是绝对不可能给17岁以下儿童看的。分级不是说炒作成为色情和暴力电影无限期的开绿灯,这就是为什么原来大家都支持,现在反对。就是由于媒体的炒作。

   主持人:这个责任不在我们,我想马先生绝对不是从这方面想的,能把你归结到1%里面吗?

  马未都:我说我是支持分级的,但分级有很多的问题在理面,比如谁来管17岁以下不能看的片子等等很多的问题存在。

   陆川:我们肯定比美国的分级要保守。

   马未都:美国执行起来非常的严,比如有一次我看一群人排队,结果我去看就是一个酒吧,我说可以进吗?他说可以进,那么我们就排队,结果他们看了我一眼,叫我拿证件,我就很火,前面都不拿证件,为什么我证件?说看你够不够18岁。他们看中国人看不准年龄,就跟中国人看外国人一样弄不清楚多大。如果从长相分清孩子,势必有很多的冲突,这个冲突全部交给了电影院,这个电影院能不能很好的解决这个冲突?比如我们定了18岁以下不能看,这个孩子是否愿意不看?也许你越不让他看,他越看。

   观众:我们在中国看的东西在美国根本看不到,比如现在你们中央台报道的战争,我在美国根本看不到,我在中国就可以看到真实的炸弹爆炸而且还炸伤人。

   观众:需要说分级制度,但我反对。我觉得不应该分。我觉得中国的电影现在挺好的,可以说是世界第一。著名的导演张艺谋、张凯歌非常好。为什么中国电影非常好?因为没有太大的暴力和色情,像美国商业片太多的暴力,但那些已经不属于暴力。中国的爱情的表现没有过多的摸摸,很自然的表现。我觉得挺好的。如果分级制度主要18岁以上看,也好,但还是现在的好。

  观众:我是来自韩国的。我非常赞成分级制度。在韩国也有分级制度,比如过了21岁之后就正式成为成人之后,最大的改变是什么?他说可以去自由的看成人可以看的电影,也可以租到成人看的电影。可以非常自由的看。我现在已经是成人了,就像刚才那位先生说的之前就是越不让看,就越想看。我已经23岁了,但现在还是不太好意思跟大人一起看稍微有一些色情的画面。中国需要分级制度,如果有分级制度,社会应该有这样的潮流足够能够管制这些学生。

   主持人:韩国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分级的?

   观众:具体什么时候我也不太清楚。电视上也有分级的,以前没有。电视播放之前有写12岁之前不能看。当然租录像带和电影是非常荣耀的,你找一个借口非常的容易,说这是我爸爸让我借的,这要打电话跟家长确定。分级还是非常需要的,这对青少年健康有好处。

   观众:色情电影我觉得有需要分级,但是别的电影没必要分级。而且中国看影碟的人更多,你要是要求别去买那是不可能的事情。

   主持人:这个朋友又说中了另外一个局面,电影一直在热,但去电影院并不是非常多。现在这种情况下讨论是否有必要?

   陆川:我刚才听到马老师和观众朋友的说法我特别想说一点儿,要看电影承担什么责任。在中国青少年犯罪或者大量孩子坏并不是中国电影教的,中国电影并没有能力教坏。50年的历史里面并没有一部是电影教坏的,但它只是担心。电影是一门笑话,所以我们才有顾虑害怕一部电影会伤害一批少年,这是管理的问题。刚才尹老师说的话我听了非常感动,《周渔的火车》并不是电影的问题,而是管理的问题。管理和创作是两个范畴的问题。电影创作一定要繁荣,要百花齐放。要各种类型都出现,要有恐怖片、精髓片、爱情电影等等。电影管理是另外一个范畴,我觉得这两个不要放在一起。我想代表所有创作者说这个分级制一定要进行,真的。

   陆川:电视、网络、书籍、报刊,科技触及的题材比电影宽泛的多。如果某一天我们用美国大片的标准拍摄中国自己的影片。难道我就要为教育负这么大的责任吗?分级之后所有的创作者就会觉得我的创作是有法可依的,所有的条例就摆在桌面上了,这些东西是必须遵守的就去拍。

   王兴东:他们国家的电影一个是产业化,一个是市场化。这个片子就是给18岁以下的拍的,或者这个片子就是禁止18岁以下看的。现在中国从上到下都是一个标准,大人也不想看,小孩也不想看,结果整个弄的都不想看。如果弄的非常清楚,这样观众就能吸引来。

   主持人:你提到中国电影不景气有好几年了,很多原因是像你刚才说的那样,分的级别不清楚是因为我们服务对象不清楚造成,我觉得应该比这样的原因更直接一点儿,是否跟创作者有关系?

   王兴东:不能用一句话来回答,也不是今天所能回答的,太复杂了。分级制只是一个行政或者法规管理制度,它出现是对市场更规范化,市场要有法规的,市场需要这样的规范。

   观众:我看你们都非常支持分级制,如果我们实施了分级制你们进行的创作道路是什么道路?

   陆川:我不会因为出台一个法规就改变我的创作方式。但是我不会去拍一些题材,但有一些题材是有一些导演觉得有必要拍的。我不会因为分级制改变我的道路。我觉得最核心的问题由于有了分级制放映权限和范围就有法可依了,这样就有更多的电影出现在中国的荧幕上,这是我最关心的问题。

   观众:不会影响你的创作和发展的道路?

   陆川:至少我不会。

   王兴东:观众在接受影片的时候,创作者也是考虑观众的效果。比如创作一个战争场面很残酷,但为了适合孩子就要剪除。但现在分级之后,成年人就想看真实的战争场面,那么就可以规定18岁以下儿童不可以收看。

   尹鸿:估计一开始电影分级达不到,一开始是提示性的(对消费者的提示)。我们在不提示情况之下拍电影的标准很难判断。

   主持人:电影分级在很多国家都是共识?

   尹鸿:在世界上所有电影市场发达的国家都实行电影分级。比如美国,他的级别由于他的国家发展一定的程度,所以级别非常高了。但美国犯罪率并没有分级很高,犯罪率就上升。

   陆川:不要把所有的东西都推到电影身上。

   尹鸿:对美国、香港、日本电影比较发达的国家分级是非常细的。

   马未都:如果制定标准的人制定的很低,那么是否更限制电影的发展。比如《周渔的火车》反是露上半身的都不可以出现,大家都在穿背心,如果很低的话就不可想象了。如果严了可能不利于创作。

   主持人:对影片本身来讲就是一个损失。

   马未都:所有的立法都非常的苛刻,如果我们假设今年出的一定比你们要严,这是我自觉的感受,定的严更不利于创作。

   陆川:对于创作者更希望有一个明文的法律。

   主持人:在我们放的电影片断是国外在中国很多公映的,按照美国的分级标准,比如有的限制级的?

   尹鸿:最高就是限制级的,比如《教父》,就是有不适孩子看的,所以他把这个责任交给了成年人。不是达到了什么程度,而是他觉得可能有一些不适宜。《第一滴血》、《人骨拼图》,其实这些都是二级电影,但中国2岁的小孩子都可以看到,这是对孩子及其不负责任。

   主持人:那《周渔的火车》呢?

   尹鸿:他已经可以算是快到三级的电影了。现在不能因为它有负面作用就磨灭了它的正面作用。

   陆川:咱们就说一个极至的成人电影。比如在香港,香港有专门的电影院是放成人电影的,他的观众是受严格限制的,在门口进入的时候要查身份证,而且政府官员和公务人员是绝对不允许看的,你要看了就要上公告,被开除。就是这么严格。不是说电影允许不允许,而是管理的力度执行到什么程度。我觉得是一整套的管理相关的事情。

   观众:我是意大利的。中国的电影很好。

   主持人:你都看过谁的电影?

   观众:张艺谋的和张凯歌的。

   主持人:你对中国的分级怎么看?

   观众:我觉得非常好。在意大利跟中国不一样,我们也有比较厉害的电影,我看了一个厉害电影,我觉得不舒服,我觉得一个小孩看了比我更不舒服。我想说的就是要保护小孩。

   观众:我是新加坡的。新加坡也分级,有四级。我们限制级可以说是世界非常好的,非常的严格。比如暴力、色情和奇怪的表现,任何的脏话和同性恋都会归为限制级。我们限制的非常研制,我们自小的教育也不会让我们有叛逆的行为,可能有一些人试成功了,但那是极少数的。

   主持人:分级好象挺奇怪的,都不一样,161821

   尹鸿:因为每个国家的国情不一样。中国的分级也不可能跟他们任何一个一样。

   主持人:那在日本什么情况?

   观众:对我来讲最重要就是不让孩子看到那样的电影,比如色情、暴力。我怕我孩子受到很大的打击。

   观众:我觉得一部分电影在我们国家不能放给孩子看,比如我们晚上10点之后的电影是非常危险的,我们的爸爸妈妈就会让我们睡觉。所以我支持分级制度。

   观众:大家好,我是越南的。我对电影分级有一些想法,比如我小的时候15岁,在我们国家电影院播放进口的电影,不知道哪一个国家的,我忘了。当时说18岁以下孩子不准看,当时我特别想看,当时小孩好奇心特别强。

   主持人:最后你看了吗?

   观众:我没看,但我朋友不知道从哪儿弄来的都看了。男孩比较胆子大,女孩比较胆小。任何东西都有两面,好的是为了保护孩子,坏的一面就是越不让他们看,他们就越想看,这样的心情更加的强烈。

   主持人:反而刺激了是吧?

   观众:在中国的情况是看电影的人并不多,所以我觉得实行或者不实行电影分级没有太大的区别,会不会有很大的影响呢?

   主持人:这跟我们刚才提到的话题非常接近。这让我想到了网上有两个负责人发表了看法,第一个说我支持分级,可以让观众增加。第二个说反对分级,说这样会使我的票房减少。如果票房减少的话是否对刚刚回升的电影业是一个雪上加霜。

   陆川:我还是觉得分级好,比如说这部电影不分级,可能从12岁到60岁都去看,也许可能都没有人去看,分了级之后就20岁以上的人,也许这20岁以上60%的人都去看了,这60%都已经非常巨大了。中国在任何一个年龄层上的人群量都是非常大的。我觉得这是一个好事所以我们一定要支持它,这是我的态度。

   尹鸿:分级只是一个环节,电影发展到一定程度这个环节就成了瓶颈。现在就需要把这个瓶颈放开,条理就可以理的更顺利。

   主持人:我们现在同时在跟搜狐网进行网上直播。

   观众:我小的时候感觉在1988年有一个电影叫《寡妇村》,已经明确写上了少儿不宜的字样,我也进去看了,但里面镜头并没有不宜的镜头。

   尹鸿:当时是属于非常模糊的分级制度。

   观众:当时因为他提出少儿不宜之后,票房是非常不错。现在提出分级制度,好多厂家会提出这样的问题,利用分级制度,或者利用少儿不宜来进行商业炒作提高票房,你们怎么看?

   陆川:社会非常需要理性,我觉得咱们的社会并不是非常理性的。20年前有粮票,当时拿觉得非常牛。现在是收藏的事,分级制度刚执行我想会有这样的人打这样的文章,但商品多了再重复这样的话题就没有意义了。这是一个阶段,不要怕他,要迈出去。这需要理性,特别是对待可能敏感的东西要有足够的宽容度,这是非常重要的。我生活在北京,我感觉每天人的观念,我们在前进,我们国家的国力和素质在奔腾,我们在这个时代要有一个宽容的东西,不要害怕这些事。

   主持人:马老师顾虑越来越少了。

   马未都:我开始就说了,我并不是不支持,而是对分级制度的担忧。刚才韩国学生说限制21岁,如果我们限制21岁,那么会有很多的民法专家会提出我18岁就成年了,你剥夺我的权利。我们要假设他出现,我们不是不能看,而是成年人心智发展成熟可以看,但对青年人有难度。

   观众:我现在听了大家的意见,我觉得中国也需要分级制度。但是大家现在说的是用年龄分级这不对。比如说我介绍一个日本的电影叫《午夜凶灵》,非常恐怖的电影,我看了电影三天不敢接电话,我知道电话是工作,那一旦接了对面是鬼怎么办?所以不应该用年龄分级。

   观众:刚才听几位专家都说了,现在中国的青少年受暴力和色情的影响主要是国外的影片,因为中国没有分级制度所以中国的制作者受到很多的局限。我的问题就是说,如果我们建立分级制度之后,是否50年的历史就应该画上句号了?是否以后就会有很多人拍色情、暴力的影片呢?

   尹鸿:没有任何一个历史是可以画上句号的。

   陆川:中国电影推向市场,类型化电影,分级之后首先能够让很多类型化的电影,如果不分级牺牲很多的电影,如果分级就可以有很多的电影类型生产。

   马未都:我对电影在分级之后产生的繁荣不是很怀疑,但接受的观众是否能够适应这种繁荣?如果我们做的不好,可能会遭受市场打击等等。比如我30多岁,孩子十几岁,他老缠着我看电影这就是一个很大问题。中国人不大愿意看电影,是因为中国其他娱乐活动给冲了,过去愿意看电影是因为就这一种娱乐形式。美国人喜欢爱看电影,美国人非常愿意笑,十次笑,有九次笑是吓笑。很简单的事情,比如美国有一些咱们拿过来像《花木兰》拿过来我们觉得非常的幼稚,但他们觉得非常的好。

   陆川:中国是因为没有足够的产品所以形不成中国人爱看电影,比如电影产业是一个超市,分级制度可以让这个超市放上琳琅满目的产品。中国电影繁荣首先要在产品、生产上刺激它,让生产繁荣才能中国电影产业真正的繁荣。所以分级的根本道路。中国人都应该去鼓励做这件事情。

   王兴东:你看法一个剧本也好,拍摄一个电影也好,为这种观众群服务的话,满意的人也会更多。另外再就是选择,观众有选择的权利。

   尹鸿:按我的理解分级制度标准一定会比较严格,会对暴力、色情会有限制的。中国社会是非常复杂的社会,有自己的道德底线和接受底线。根据这个底线决定我们的分级标准,不是说一分级什么都可以拍,什么都可以做。不是我们让它胡作非为,什么都可以拍的电影。这是必须要强度的问题。

   网友:韩国存在分级制度,他们的规定有限制级影片应在有放映限制级影片的影院放映,我觉得中国可以学习人家。

   尹鸿:长期可以这样,但短期是不可能的。中国目前不会出现等级很高的电影。

   网友:分级制度是否能为电影发行、放映环节中为不可调和的矛盾找到一片缓冲的地带?

   马未都:分级制很大程度上是为人打一个预防针,打的时候可以很疼,但永远会很舒服。

   观众:我在网上看到一个消息,伊朗不是根据色情、暴力来分,而是根据产品的质量分,分为ABC三级。在一定的范围内,比如说大众都可以接受的老少皆宜的东西。

   王兴东:当然立法是政府部门的事情,当然也有普通级。

   观众:通过您写《离开雷锋的日子》、《法官妈妈》,如果说对于老少皆宜的电影大家都可以看,进行分级,推出一些非常优秀的电影感化我们青少年,这样是不是更好一些? 

  王兴东:普通一级大家可以看那就更好了,但创作过程中是富有个性的,都可能都是老少皆宜的。有喜欢吃冰棍,有喜欢吃冰淇淋。

   观众:我是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化管理系的学生,我非常高兴参加这个节目,对分级制度也非常的支持。分级制度说白了更加有法制化,让电影人有创作的空间。当然也会产生几位同学所说的孩子们现在有一种特别想看而看不着的逆反心态产生。分级制产生的电影对军营影响能有多大?

   王兴东:战争片你们军人应该认真去看,而且战争的真实性也可以告诉你们军人。

   观众:是否对军队列为单独一项?

   尹鸿:不见得。军队有一个总政在管理,所以不存在这些问题。

   网友:分级制度部门应该有那些人构成?

   尹鸿:第一应该有管理部门的人员,当然也应该有创作部门的人员,应该有社会学家,有教育学家,当然也要有电影专家、法学专家,由专家们构成加上部分的观众。大部分国家是由行业人员评级,而行业人员评级的压力是来自舆论的。美国级别也会有很多的问题,究竟是二级还是定什么级。我们需要不是两三个人可以随意更改的东西,而是需要由多种声音组成的东西。

   马未都:分级制一旦实施就是很标准的制度,不能有任何人再在分级制上面做东西,让我们看不到是哪一级。

   主持人:如果说我们对分级制热切的期待,最后的局面会是什么样的?

   王兴东:提案提出之后,国家电影领导部门也接触过我,说很重视。而且管理部门已经做了调查,在广东和重庆进行了调研工作。它是电影在发展过程中必然的过程。到这个时候我想政府部门对这个提案也是非常重视的,我们政协委员只有提案的权利,制定法规和分级制是政府部门的权利。只要代表先进文化,总是要走标准化道路的。

   主持人:如果进行分级,最要向国外借鉴是哪一点?

   尹鸿:最根本求是根据中国国情制定标准,然后由一个专家、行业人员构成的委员会进行定级。美国当然是美国电影协会定的级,并不是政府部门定的级。他是可以根据行业的实际情况定级,当然他也要考虑社会舆论。

   主持人:电影分级严格的做好哪一块最重要?

   马未都:执行。另外一个制片的,拍电影的职业者他们的操守,最后到销售环节,执行是最重要的。

   主持人:我觉得谈电影的话题每一次都非常的过瘾,今年我看了两部电影,进了两个电影院。今年我们也做了两个跟电影有关的话题,前一个是《英雄》,今天是电影分级。我们谈论电影的话题应该想到我们背後的心情,不是研讨一个制度或者形成什么体系,我们大家是热切的等待当中,比如等待电影的繁荣,等待更好的作品出现,或者说有更多的机会进入电影院恢复到我们以前特别美好的时光坐在那里很多人去看,这可能是我们大家谈论电影话题最大的动力,最后谢谢你们来到国际双行线,谢谢!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频道检索
 
热点新闻排行
·家具网购容易退货难 一统国际家
·MARMOT土拨鼠山地车自行车
·赵丽颖新剧预告片曝光 搭档窦骁
·老人瞒着子女立遗嘱将房赠与小保
·【盘点】两岸同名高校的深厚渊源
·《天生是优我》罗志祥与少女谈心
·全球顶级山地车自行车品牌MAR
·玻璃水选择有学问 瓜子二手车教
·别着急,瓜子二手车教你躲避鸟粪
·瓜子二手车提醒车主 洗车的时候
·雨天看不清路?瓜子二手车教你几
·世界顶级进口变速自行车品牌土拨
·全球高端自行车领导品牌MARM
·全球顶级山地车自行车品牌MAR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
 
最新专题
·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
·中国发射首艘货运飞船天舟一号
·习近平出访芬兰、美国
·李克强参加中澳总理年度会晤并
·博鳌亚洲论坛2017年年会
·盘点:蔡英文“520”执政一
·民进党政治追杀 马英九恐面临
·禽流感席卷台湾
·台湾发生近三十年最严重车祸
·2016台湾这一年
·2016台海风云录
·2015台海风云录
·“习马会”新加坡登场
·第二次“张夏会”广州登场
·两岸两会领导人第十一次会谈
 
媒体时评
·<新华每日电讯>:为受处分干部"复出"厘清制度轨道
·<光明日报>:电商与快递莫饮鸩止渴
·<钱江晚报>:教授工资的含金量,该如何衡量
·<人民日报>:配套跟得上,二孩才能放心生
·<人民日报>:“光盘行动”贵在持续行动
·<新华网>:出租车"禁烟令":城市与你相见恨晚
·<新华网>:提升中国哲学社会科学的国际话语权
·<人民日报>:追求更高层次的社会满意
·<人民日报>:把社会共治的潜力释放出来
·<人民日报>:走出产业转移的后发困境
    最新图片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