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新闻 > 文章中的链接

三峡六问:能否防恐怖?怎样灭炭疽?


2004-09-14 09:29:38         华夏经纬网

    2003年6月1日,三峡水利枢纽坝工程成功下闸蓄水。6月10日晚,三峡水库蓄水又提前5天到135米的高度。三峡十年奋战,终于成就百年梦想。奔泻千里的滔滔江水被揽入大坝与群山的怀抱,“高峡出平湖”终于从诗境变为了现实。

    当三峡的二期工程即将完成,三期工程即将开始时,许多人又投来更为关切的目光:三峡怎样防止恐怖袭击?库区大量漂浮物如何处理?农民生活水平如何?裂缝如何解决?炭疽菌墓是否清理干净?污染能否防治?

    有鉴于此,国务院新闻办6月12日上午举行了新闻发布会,由国务院三峡工程建设委员会副主任兼办公室主任郭树言和著名水电专家、“两院”院士潘家铮,介绍了三峡工程建设的有关情况,并解答了大家关心的问题。

能否防止恐怖袭击?

    三峡这座巨大的工程,保障其安全运行是重中之中的事。在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针对记者关心的三峡工程反恐措施问题,郭树言说:“关于在三峡工程反恐方面我们正在研究,三峡这么大的工程,一旦被袭击,虽然对大坝威胁不大,但是也会造成一定的损失。”

    而就在6月11日,三峡坝区实施了一次水上公安应急演练,近一个小时演习中,长江航运公安局干警将预先设置的可疑爆炸物成功排除。

    这次演习通过媒体报道向外界展示了当天的景象。下午2点20分,长江航运公安局三峡指挥中心接到坝区报告,有人威胁要对三峡坝区一重要码头实施爆炸,指挥中心立即调度在坝区附近水域巡逻的两艘公安艇火速赶往现场,另外,8辆警车载着数十名干警迅速驰往出事码头,消防车同时跟进。

    10分钟内,水上巡逻艇已封锁三峡坝区下游2公里处的码头水域,禁止该区域船舶通行;抵达码头的数十名干警迅速跳下车,冲向停泊在岸边的一艘囤船,封锁现场,疏散人群。经过10分钟紧张搜索,上船刑警成功搜出预先设置的可疑爆炸物,在严密护送下将爆炸物安然转移,半小时后,前方报告,可疑爆炸物被成功拆除。 

    长江航运公安局的这次演习被许多人看作是三峡坝区人控措施的一个具体体现。另外,为确保大坝运行安全,三峡水陆空中还“潜伏”有2万多台套侦听装置。三峡总公司梯调中心主任袁杰向媒体记者透露,三峡大坝在浇筑过程中另安排了数以万计的“潜伏哨”进行侦听,在坝区的水底、混凝土浇注部分及空中,安装有电子探测器、传感器、摄像探头等。

    袁杰介绍,这些装置可以即时将水下、混凝土浇注部分的运行,变化情况反映到微机系统,以及时采取应对措施,保障三峡大坝安全。在空中,仅五级永久船闸就安装有100多个录相探头,对船只过闸情况进行监测。

    在12日上午的新闻发布会上,郭树言并没有具体谈及三峡大坝反恐措施,但他称一旦被袭击,对大坝威胁不大,透露出的强烈自信已经告诉人们,大坝的安全措施显然不止这些人防措施和侦听装置。

    实际上,在这之前,有军事专家在媒体上指出,祖国大陆方面早在决定修建三峡大坝的时候,就已经决定为大坝构建起两道主体防御网。而且有关的防御部署早在1997年之前就已就绪。

    军事专家还透露,保卫大坝的这两道主体防御网,分别是“反弹道导弹防御系统”和“大气层内立体拦截体系”。前者能够覆盖包括三峡大坝在内的长江中下游大部分地区的战略要地,防御手段主要是利用反导弹在大气层外拦截并摧毁来袭导弹;后者则能在三峡大坝上空大气层内2000米上下的三个区域里,对敌方来袭导弹和战斗机施行有效拦截。

库区大量漂浮物如何处理?

    三峡蓄水以后将接受五大考验,其中之一就是大量漂浮物的堆积问题。重庆当地记者在大坝前亲眼目睹了长江上漂浮的一片片垃圾后,用“感到十分痛心”表达自己的忧虑。

    据介绍,长江沿江城镇将生活垃圾和工业固体废弃物沿岸随意堆放是长期以来的习惯,葛洲坝发电厂曾统计,多年平均漂浮物的聚积一年有4万立方米,最多的年份达到6万立方米。每到汛期,大量垃圾和固体废物随暴雨、洪水沿江而下,形成“白色污染”

    往年汛期,这些漂浮物都大量聚集在葛洲坝前,形成厚达4米的污染带。这些漂浮物给电厂造成的最大危害就是磨蚀水轮机叶片,妨碍发电机正常运行,甚至使机组被迫停机。多年来,葛洲坝电厂为此已投入数千万元,但始终不能根治。

    而今,三峡大坝已取代葛洲坝成为拦截长江漂浮物的第一关,如何解决漂浮物问题?

    郭树言介绍说:“我们采取了三大措施。第一,从去年年底到今年5月份,我们在库区库底进行了多次清理,这个过程大概花了1亿6千万人民币;第二方面,是在蓄水过程中间,沿江660多公里的每个县,平均出动十艘船进行打捞,同时三峡总公司也派出3条船进行打捞;第三方面,漂浮物在蓄水过程中间,有一个小高峰,随着治理以后,漂浮物慢慢恢复到正常。根据往年的规律,一旦上游来了洪水,漂浮物就多,如果上游没有大的洪水,漂浮物就少。”

    这几项措施还只是权宜之计,从长远来看,长江流域特别是上游这一段,沿江的垃圾堆放问题必须要彻底解决。郭树言介绍,目前有以下几条措施:第一,沿江所有城镇都建垃圾处理厂,不准在沿江堆放垃圾,这样就可以解决漂浮物问题;第二,在沿江流动的所有船舶,垃圾一律不准向江里排放,一定要到垃圾厂进行回收;第三,现在三峡工程大坝上有排漂孔,每年有少量的漂浮物可以通过排漂孔出去。“一般来说,不论是树还是什么,全部给打碎了,到葛洲坝就没有了。”郭树言说。

    事实上,三峡工程已经开始了排漂工作,5月30日上午,大坝首次开启位于泄洪坝段的4个泄洪深孔,6月1日下午,三峡工程再次开启2个泄洪深孔,排放了三峡水库库首的漂浮物,

    “同时,今后也不可能要求所有县都出动船在江面上打捞。”郭树言说,因此,三峡总公司正在准备设立专用的打捞船只,沿着大坝定期进行打捞,保证三峡大坝的漂浮物有一个很好的治理。他透露说,现在三峡总公司打捞可以纳入三峡总公司的一部分资金帐目。

如何提高库区农民收入?

    有专家指出,从某种程度上说,移民安置比三峡工程本身更重要,因为它涉及到上百万人的生存权问题,而农村移民安置则被视为三峡移民工程中的“头号难题”。三峡水库蓄水后,农村移民主要还是往有土地的水库周边地区就地后退安置。农民需要土地,要安置五十多万农民,至少得拿出数十万至上百万亩耕地,这对人多地少的中国来说并非易事。

    三峡工程实施以来,国家就已经明确表示要保证这些为国家建设作出重大牺牲的移民搬迁后的生活不得低于原来的水平,要让迁出的农民“迁得出、稳得住、能致富”。

    最新的《长江三峡建设情况》显示,截至2003年3月底,三峡已累计搬迁安置72.4万人,占规划移民总数(113万)的64.3%的.其中包括了外迁到外省市的,外迁到库区以外的是14万人,留在库区的农民大概是10万多人。

    他们的生活状况如何呢?郭树言说:“从去年来看,生活状况还比较乐观。”重庆市在移民中进行了抽样调查,结果表明三峡库区移民的生活水平比重庆市整个农村农民的生活水平高出10%。

    尽管如此,郭树言坦陈:“现在我们有危机感。”因为那是去年(的生活水平),今年也可能下降。”他认为,为农民安排土地的数量并不是很多,土质比较差,水利配套还不完整,所以担心蓄水以后,下面的土地在农业收入方面很可能出现一些不利影响。

    实际上,国务院三峡建委办公室从去年开始,就开始与农业部、科技部一起研究,如何帮助库区农民在有限的土地上提高生活水平。方法主要是大力发展生态、高效农业、饲养产业、水产业,库区还有很多老的景点,可以发展旅游业,通过发展经济的办法带动库区人民的生活水平。

    另外一个重要办法是对口支援。从1992年三峡工程在准备阶段时,国务院已经发出一个号召,要求全国各个省市还有中央各有关部委要对口支援三峡库区:一个省支援一个县,一个部门支援一个行业的发展。

    十年来这项工作成效很显著,最新的《长江三峡建设情况》对此显示,截止到目前,通过对口支援,共为库区引入资金130.7亿元,超过同期移民资金投入的三分之一,实施各类合作项目2000多个。因此郭树言认为下一步库区的经济发展,有待于进一步的对口支援。

    “(库区人民的生活水平)不但不能降低,而且还要逐步赶上全国人民奔小康的步伐。”郭树言说。

炭疽坟墓如何解决?

    在12日的新闻发布会上,郭树言还就媒体关心的三峡库区炭疽菌墓回答了记者提问,他指出:“三峡库区现在很安全,没有查到任何炭疽病菌。”

    在对三峡库区的调查中有关部门发现,库区内的奉节县有8座炭疽菌墓,经过调查得知是1942年抗日战争期间,曾经有患上炭疽病的马传染给了人,这一点当地政府一直重点标明。

    根据《长江三峡水库库底卫生防疫清理技术方案》,因炭疽病死亡的尸体(包括人、畜),不得迁出库外,必须就地起尸焚烧或用焚烧炉焚烧。郭树言介绍说,在对这8个坟墓进行搬迁时,中央派出专家到现场制定详细方案,有关物品都用火焰喷射器焚烧多遍。搬完以后,过了两个月又化验周围的环境,没有查到任何炭疽病。

    事实上,库区内即使是一般坟墓的清理也是很仔细的。重庆市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一位官员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曾颇有些疲惫地说:“水库淹没区内,埋葬期15年内的坟墓,原则上都要清走,由于没有坟墓档案,死亡原因不清,也要把棺木和埋葬的尸体取出,运到库外烧了,坟土要翻出来晒四次,最后消毒无害才行。”

大坝裂缝影响安全吗?

    三峡大坝出现裂缝的消息传出后,吸引了众多关切的目光。“两院”院士,中国三峡工程质量检查专家组成员,三峡枢纽工程验收组专家组组长潘家铮没有否认三峡大坝出现裂缝,并介绍裂缝总数大约是80条左右。但他非常明确地说,三峡大坝贯穿性的裂缝一条也没有,裂缝对大坝的安全没有影响。

    潘家铮指出,大坝当中发生的裂缝有不同的类型,有一种贯穿性的裂缝,它把结构的整体性破坏了,影响到机组的安全。第二类裂缝就是发生在大坝表面很细很浅的表面裂缝,这种表面裂缝在三峡工程当中发生了。

    产生表面裂缝的因素也是多方面的。潘家铮介绍,有的是由于施工方面的原因,比如在冬天没有把大坝表面保护好。有的是设计方面原因,比如说结构的设计有很尖的地方,裂缝由那个地方发生。

    表面裂缝一般对大坝的安全没有影响,但潘家铮也强调:“在上游面的垂直的表面裂缝,在蓄水以后,水要渗进裂缝去。因此,对这些裂缝需要进行处理。”三峡工程目前已对上游面的这些表面裂缝都做了非常细致的处理,可以保证蓄水以后不会渗进去。

    另外,潘家铮还指出:“在三峡大坝施工中,我们的管理是非常严格的,检查是非常细致的。因此,任何只要能看得出来的裂缝都不可能漏网。如果你拿显微镜去照可能还有一些小的裂缝,但是没有什么意义。”

    6月10日,从三峡安全监测中心传来的消息表明,6月1日工程蓄水以来,大坝挡水建筑物、闸门等均在设计允许的蓄水安全运行范围内,三峡大坝非常安全。这是三峡安全监测中心埋设在大坝内的10000多支监测仪器记录的数据后经综合分析得出的结论。

长江水质能否明显改善?

    三峡库区是拥有高峡平湖秀色,还是成为一潭污水生态死角,环境治理和污染防治显得尤为重要。郭树言介绍说,污染的问题在三峡库区,一个是城区渔民的生活问题;第二就是工业污水排放;第三就是流动污染源,就是大量的船舶航行,船舶上的垃圾污染。

    “应该说中国政府对三峡工程上游环境的治理和污染防治方面采取了非常有力的措施。”郭树言说,从前年开始,中国利用了包括世界银行的贷款用来防污。他特别指出,重庆正在建设的污水处理厂的日处理能力到明年年底将达到160万吨,今年年底达到80万吨。按照一个人一天排放的污水是0.2立方米,到明年年底,将可以解决900万人的生活污水问题。

    另外,库区有工业企业1600家,通过结构调整,污染的企业如果没有能力再治理,就让它关闭,大概将关闭三分之二,剩下三分之一。“以前靠洪水把垃圾往下冲的,现在都在改变。”郭树言指出,“我们在现有的县都建立了专业的垃圾处理厂。通过以上这些措施,我相信长江水质会有明显改善。”

    很多人担心蓄水以后,水质将严重恶化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库区最新的环境状况似乎注解了郭树言的乐观。“这几天国家环保局、水利部天天都在检测,每天都有结果,三峡水质到现在仍然是三级水。”郭树言提高声调,“我对此非常有信心,两年之后,三峡水质将会有很大的提高。”[千龙网记者仇玉平6月12日报道]

发送给好友】【打印】【 关闭窗口
  相关新闻
  发表评论
 
频道检索
 
热点新闻排行
·官平:"黑天鹅"频飞 缘何不见
·蔡英文下令一例一休非过不可 蓝
·全面从严治党:严明党的政治纪律
·“劳基法”今闯关 蓝占主席台:
·连胜文:蔡英文搞烂两岸关系 只
·意总理辞职欧盟遭打击:反对党要
·深港通今日通车 两地交易所将举
·香港两家幼儿园学童遭陌生人意图
·复兴航空员工赴"行政院"陈情
·北京未来三天将有重污染 提前发
·田亮谈“穷养儿子”:是对男孩要
·能否承诺"做好做满"台南市长?
·朋友圈里,谁都过得比你好?
·外媒:法卫星所发现122个疑似
·台媒:习近平十年任期将是中国扮
 
最新专题
·李克强出席第71届联合国大会
·李克强出席东亚合作领导人系列
·2016中国杭州G20峰会
·台游览车起火26人罹难
·习近平访欧亚三国并出席上合峰会
·博鳌论坛“李萧会”登场
·聚焦台湾南部6.7级大地震
·2015台湾这一年
·关注台湾登革热疫情
·2014选举年看台湾
·2015台海风云录
·“习马会”新加坡登场
·第二次“张夏会”广州登场
·两岸两会领导人第十一次会谈
·第十届两岸经贸文化论坛
 
媒体时评
·<中国网>:创新主体应该是谁?
·<南方日报>:“末位淘汰”为何不合法?
·<经济参考报>:击碎楼市"杠杆链"重在稳定预期
·<广州日报>:关爱留守儿童别被“带偏”了
·<经济参考报>:杜绝高价地须抑制土地投机暴利
·<北京青年报>:阿里起诉刷单团伙背后的无奈
·<光明日报>:对幼儿园虐童不能止于义愤
·<长沙晚报>:“你瞅啥”祸端 还待法治破解
·<新华网>:面对冲击音乐产业如何"拥抱"互联网?
·<人民日报>:让健康保护伞“密不透风”
    最新图片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