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大陆新闻
军事发烧友当上台湾间谍 网络发财落入谍网陷阱
华夏经纬网   2003-09-03 00:35:03   
字号:

 

华夏经纬网93日讯:据中新网报道,扬子晚报近日刊登了一真实案例,案中人利令智昏,落入谍网陷阱,走上犯罪道路。这个案例,相信对于生活在21世纪和平年代的人们,具有警示人生的深刻意义。

  法网恢恢

  2003年6月3日,古城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对一起间谍案件作出了一审判决。台湾军事情报局潜伏间谍马培明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剥夺政治权利5年。站在被告席上的马培明神情黯然,悔恨和痛苦溢满了他的心灵。29岁,正是风华正茂,却身陷囹圄,落得可耻的下场。他或许早已料到这是必然的结局,不曾想来得这么快。

  2002年岁末的一天,对马培明来说,与其说是落网,不如说是解脱。那天早上,正当他躺在家中,咀嚼着从T国带回来的兴奋和收获,国家安全机关的侦查人员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冰凉的手铐敲碎了他的梦呓与虚妄。他的思绪跌落回两年前的一个晚上……

  堕入泥潭

  马培明出生在一个知识分子家庭,受过高等教育,对军事有浓厚兴趣。他在一家国有企业拥有一份固定工作,但每月仅数百元的工资收入却使他心有不甘。对社会上“大款”生活的羡慕和每月“捉襟见肘”的现实,使他失落、迷惘,以致对金钱的渴望和追求到了痴迷的地步。

  急于了解外部世界精彩的马培明,早些年每天两小时雷打不动地收听境外电台广播,金钱至上、个人主义等价值观念对他有磁石般的吸引力,对现实的不满逐步蔓延滋长。1999年之后,马培明开始迷恋上网,“想不到网络竟然对我的影响是如此重大,生活已完全改变了。”此后他便如痴如醉地沉迷于网络世界,并渐渐萌生了通过网络发财的念头。于是,他尝试着在网上张贴文章,特别希望能作为一个军事发烧友在网上发表军事评论文章来赚取外快。

  2000年春夏之交的一天晚上,马培明像往常一样,在电脑前上网遨游。前不久,他在某网站的军事论坛上贴了一篇《×××舰大曝光》的分析文章。此刻,他正迫切地想看到网友们的评价。就在焦急等待之际,一封自称是海外华人L先生的电子邮件不期而至。L先生对马培明的文章大加吹捧,称马“业余钻研军事专业领域竟有如此深厚之功力”,这使马顿时飘飘然,感觉一下子找到了人生知己。他兴奋不已,为此几天都没睡好觉。但他并不知道L先生的真实身份。几次邮件来往,两人感情迅速升温,马培明开始向L先生发泄对社会的种种不满,并迫不及待地向他提出帮助联系海外军事刊物发表文章的请求。L先生迅速回复,抛出了帮忙牵线联系,每千字给予30-40美元丰厚稿酬的诱饵。马培明即陆续向L先生投稿多篇,时隔不久便收到L通过邮政特快专递寄来的一千多美元,这让他喜出望外、感激涕零。当L先生试探性地提出邀请马培明境外当面洽谈长期“合作”事宜、并由其支付往返路费时,马培明连忙满口答应,感到“英雄终于有了用武之地”,称“L兄,昨夜畅谈令我至深夜仍兴奋不已,对于‘合作’一事就由兄一手安排了”,此时的他已完全沉浸于L先生描绘的美妙前景之中。

  2000年金秋的一天,天高云淡。第一次走出国门的马培明忐忑不安地随着旅行团步出了T国首都国际机场,L先生早已等候多时了。年轻的马培明绝想不到其后在异国他乡发生的一系列事情,将彻底改变他人生的轨迹和命运,并为此付出极其沉重的代价。L先生殷勤地为马培明T国之行做了细致周到的安排,高档接待、异域风情,当然也少不了灯红酒绿后的放浪形骸。临别前的一天,L先生又一次来到了马培明住宿的宾馆房间,彻夜长谈,并切入了正题。

  “马兄,上次帮你联系的那个编辑部要一份你的个人简历和资源管道的介绍,还要你写一份自荐书,表个态,愿意为组织提供帮助等等,最后署上你的真实姓名。”

  “‘组织’这个词就不要写了吧。……自荐书能不能不署我的真名,这样风险太大。”听到“组织”这个词,马培明不由得心惊肉跳,他作为军事发烧友,对间谍题材的电影和小说也同样热衷,那本《抓间谍者》就读过好几遍,“组织”这个词的含意对他来讲就不言而喻了。他害怕,他惶然,但又不甘作罢。

  “放心吧,你的真名是不会公开的,台湾总公司那边单独保存,以后你就用笔名‘方言’吧。你每月的生活补助600美元,奖金根据你的实际绩效另发,这是预支给你的两个月的生活补助。”L先生的一迭美元递了过去。

  对金钱的极度渴望和自作聪明的侥幸心理,使马培明内心深处的最后一道防线出现缺口并迅速崩溃。于是他跨出了走向罪恶的关键一步。按照L先生的要求,他填写了自荐书,报告了自己的“资源和管道”,签上了自己的名字。随后,搜集、编写情报,摄影和反侦查等一番间谍工作培训便顺理成章地进行了。最后,他接受了L先生布置的情报搜集任务和间谍活动器材。

  马培明在归案后,曾专门供述了其跨出罪恶的第一步时的心理感受:“在T国的最后一天,L到机场送行,临别时说‘保重’。这让我备感沉重,因为这几天的一系列事情让我知道自己算是加入了一个台湾间谍情报组织。虽说我还抱有把钱拿回去就断绝关系的想法,但总觉得他对我很不错,不能对不起朋友,现在想起来真的很可笑。”真可谓,上贼船易,下贼船难。

  火中取栗

  回国后,马培明就开始了他死心塌地又胆颤心惊地为台湾主子卖命的间谍生涯。他很快按照L先生的指令,前往某地军用机场搜集我新型战机的情报。为了不引人注意,他运用L先生传授的技能,花三十块钱雇了当地一老农做“向导”,并租用三轮农用车作为交通工具,在老农的指点下走捷径进入了机场。用相机对着停机坪、机库和有关附属设施猛拍一气。当晚即将观测情况写成情报报告,并绘制了机场草图,一并通过互联网发送给L先生。随后又将底片通过邮政特快专递寄往L先生指定的境外秘密通讯地址。不久,L先生就有了回音,对马培明的初次行动表示满意,鼓励他继续努力。除报销路费外,还专门寄来了500美元的“奖金”。

  初次冒险的“成功”大大地刺激了马培明。时隔不久,他又按照L先生的指令,踏上了赴南方某军用机场搜情的行程。途经A市车站,上车人群中一个肩佩着一杠二星、吃力地拎着沉重行李的某海军军官引起了马培明的注意,他赶忙凑上前去打招呼,并为其安置好行李。在随后的攀谈中,马培明探知该军官在××舰服役,不由一阵激动。为取得其好感,马培明使出了浑身解数,滔滔不绝、颇有见地的军舰知识让该军官钦佩不已。两人谈话十分投机,就像久别重逢的老朋友。马培明从中套问了该舰实弹训练、火力系统及出航规律等情况,获得了意外收获。此后的专门报告,得到了L先生的高度评价,并极力赞赏他套取情报的能力。

  2001年初春,马培明又出现在T国机场,依旧是L先生前来迎接。这次马培明带来了在江苏某军用机场搜情胶卷作为见面礼,并当场绘制了机场示意图。台湾军情局对马培明的“敬业”精神和绩效欣赏有加,总部的A先生专程从台湾前来接见了他,颁发了2500美元的奖金,并专门配备了最新的高科技间谍器材,进行了高级间谍训练。“上级”的礼遇与厚待,使马培明更加踌躇满志,摩拳擦掌地要回国大干一场。

  变本加厉

  带着高级间谍活动器材回国后,马培明迅速展开了新一轮搜集我军事情报的活动。按照台湾军情局“定期前往观察”的指令,他先后三次前往某军港活动。

  2001年夏季,正当南京战区三军联合演习在东南沿海如火如荼地紧张进行时,L先生从网上发来指令,要求马培明即刻动身前往察看军演动态,并寄来了1000美元的活动经费。骄阳似火的夏日,马培明从南京禄口机场登机南下,到厦门,转漳州,第二天一早又马不停蹄地赶赴多处军事要地。沿途他对演习地点、军车动态和指挥哨所等进行观测、拍照,对机场和军用飞机集结情况拍摄了大量照片。第3天傍晚,马培明带着丰硕的成果返回镇江,当晚即对“战利品”进行整理,形成分析报告,从网上通报L先生。次日一早就收到了L先生的回邮,评价只有两个字:“真棒!”

  马培明处心积虑搜集情报信息,可谓无孔不入,他把主意打到了其所在单位。趁着微机房无人之际,偷偷将《内参选编》复印带回家中,经扫描后从网上发给了L先生。几次得手之后,马培明的胆子渐渐大了起来,竟将《内参选编》带回家中,事后见无人发觉就干脆留了下来。不久,在以旅游名义出国时直接带给了L先生。主子的赞许和丰厚的奖励着实又让他高兴了好一阵子。

  经镇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查明,马培明参加台湾间谍组织,接受台湾军情局指令,曾先后10多次前往山东、重庆、安徽、上海、浙江和福建等省市的我重要军事目标刺探、搜集情报,并多方搜集我内部资料,向境外间谍组织报送。经鉴定,其内容涉及多项绝密、机密、秘密级事项。

  台湾军情局通过邮政特快专递、派人入境交接、在马培明出国时当面签收等方式付给马培明的薪酬和奖金总计两万六千余美元,并施以MP3、手机和瑞士军表之类的小恩小惠,以满足其对金钱狂热追逐的欲望。

  阴霾惊魂

  马培明赴东南沿海搜集我军事情报后不久,恰逢单位进行财务大检查,马培明似乎有了不祥的预感,联想到户籍民警曾上门核查户口,更加重了对自己安全的担心。慌忙中按L先生所约定的紧急联络方式向境外报警。L先生指示他要保持冷静,避免无必要的联系。龟缩了几个月,情况似乎一切如常,马培明终于松了口气,向L先生报了平安,称:“到底还是我的工资收入实在让人怀疑我的消费能力。”为了遮人耳目,加之每每利用双休日和假期外出活动也让他疲于奔命,于是萌生了尽快离开所在单位而专心搜情的念头。

  2002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天空中飘着淅淅沥沥的小雨。马培明躲在离镇江市国家安全局不远处的树阴下,感到两腿发软,心中忐忑不安。他已经在这里徘徊一个多小时了。白天在上海的惊魂一幕像电影一样在他脑海里反复闪过……

  上海某宾馆。马培明坐在沙发上粗略点着T国J小姐受L先生委托带来的七千美元,总感到脑后凉飕飕的,周围行人的目光也让他一阵心惊肉跳,如坐针毡。与J小姐草草告别后,一路上马培明总是感觉一双锐利的眼睛在盯着他,怎幺也摆脱不了。他像丧家之犬,不停地换车、疾奔,到镇江已是几个小时之后。他不敢回家,漫无目标地在大街上游走。雨水顺着淋湿的发际往下淌着,他已分不清是雨水还是汗水。两年来胆颤心惊的日子让他把满腹心事深埋在心底,哪怕是家人也不敢吐露半分。两条腿不听使唤地迈到了天天上班经过的国家安全局大门口。自首吧,也许他们会网开一面,给我一条改过自新的道路。但是脑中又浮现出监狱高高的围墙和威严的武警,他不寒而栗。最终,他长叹一声,拖着沉重的步子掉头向家里走去……

  马培明2002年12月底最后一次出境与台湾间谍交联前夕,L先生发来邮件说,不久前“在公司内看到你的文字以及所拍的风景,备感亲切和自豪”。马培明却有着难以言表的惶恐与无奈。手里有了钱,但也增加了无比的恐惧。即使在T国停留时,想到自己最终还要回去,飞机下等待的可能就是一副冰凉的手铐,真是追悔莫及啊。

  日月如梭,马培明内心的恐惧也与日俱增。恶梦连连,深夜惊魂,这样的日子何时是尽头?解脱的一天终于来临了。2002年12月,潜伏两年之久的台湾间谍马培明落入了法网。

  马培明在羁押期间给其父母的信中表达了深深的忏悔:对生我养我的父母,我是一个不忠不孝的儿子。一失足成千古恨。我成了父母的耻辱,成了国家的罪人。是啊,当一个人失去自由的时候才真正体会到自由的可贵。可惜这一切来得太晚了。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二元经济结构为精准扶贫做点什么
·为中国孩子取英文名网站为啥会火
·命案案卷丢失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马青莲:重塑医患和谐的“医疗大同”
·邓海建:多些“悦借”的巧心思
·明年供给侧改革或突出“去杠杆”
·莫让高校就业率沦为数字游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文创企业在上海合作设立“创新发展基地”
·两岸企业家吁打造普惠共享的新经济体
·北京控烟一年半2719人遭处罚 总罚款近200万元
·女大学生在网络平台贷款惹纠纷 被“裸照”要挟
·韩国一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在世者减至39人
·印尼亚齐发生6.5级地震 至少25人死亡
·最新研究:剖腹产“影响到人类进化”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韩国民众举行第七轮大规模集会要求朴槿惠立
民进党前“立委”重批蔡英文:看不到执政价
支持党部反击火力? 国民党团下周拟邀党产
国民党推罢免“绿委” 柯建铭:看谁罢免谁
上海跨年灯会魔幻别致引人入胜
王祖贤父亲胃癌病逝 宋楚瑜悼念:丧父之痛
马英九定机场地铁票价?新北:"九二共识"
张忠谋婉拒“资政” 蔡英文与科技业蜜月期
首周票房近4亿 拍部中国版《你的名字。》
台媒:习近平十年任期将是中国扮演国际要角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