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大陆新闻
“8?26案”昨日在台湾宣判 媒体揭开侦破始末 
华夏经纬网   2003-11-26 10:38:30   
字号:

  华夏经纬网11月26日讯:据中新网报道,“8·26”大陆私渡女子被溺毙案,震惊海峡两岸。经过台湾苗栗地方法院近一个月的审理,昨天上午宣布了一审判决结果。据央视国际报道,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昨天将特别关注这起恶性案件,该栏目联系了中央台驻台湾记者陈轩石。

  “8·26私渡女子被溺毙案”昨天宣判

  台湾苗栗地方法院在上午10点钟,刚刚对8·26大陆私渡女子被推下海的案件做出一审宣判,4名案犯中主犯王中兴被判处死刑。

  另外一名主犯柯清松由于在审理中指认了王中兴的犯罪过程,被判处无期徒刑,而叶天胜和曾炯明分别被判处3年和2年徒刑。除了刑事处罚,4人还分别被判处了不同金额的罚金。听到宣判之后,其中两名案犯的家属在审判厅上大吵大闹,情绪十分激动。

  4名案犯在8·26事件中,究竟是怎样把大陆偷渡女孩推下海的呢?据记者了解,今年的8月26日清晨4点多,这4名案犯分乘两艘快艇,载运26名大陆女孩在台湾苗栗县通宵海边准备偷渡上岸时,被台湾海岸巡防人员发现追击,王中兴、柯清松、叶天胜、曾炯铭四人,为了逃避罪责,竟不管船上大陆女孩会不会游泳,强迫她们跳海,并手推脚踢,硬把她们赶下漆黑冰冷的海中。

  获救大陆偷渡女孩:“脚一提,全部踢到船下面去了,踢到水里。那几个女孩子还在后面叫救命啊,不会游泳!然后一跳下水就没有声音了。”

  这些被推下海的女孩有6名女孩不幸溺水死亡,剩下的被台湾海巡队救起。之后在大陆海协会的协助下,四名被害女孩的亲属前往台湾,办理了死者的善后事宜。在当时的火化和公祭仪式上,亲属们进入停尸间,再看遇害的孩子最后一眼,最先进去的徐英的父亲,很快就被抬了出来,这已经是他第三次昏倒。而王莉的父母更是悲痛欲绝。

  随着遇难者的遗体被送进焚化炉,这些原本活泼美丽的女孩转眼化作了一缕青烟。而留给家庭的只是悲伤和痛苦。

  死者王莉的父亲王本安:“从此以后没有笑了,因为我的女儿从小都很可爱。所以在这个事情上,以后的日子也无法去想象。”

  在到达台湾后,遇难人员亲属就聘请了当地的律师,要求追究四名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并要求民事赔偿。

  中国红十字会总会台港澳处副处长李立东:“他们也希望台湾的有关方面能够对他们给予合理的赔偿。”

  当地的“苗栗地方检察署”经过一个月的调查,在对四名案犯和7名获救大陆女孩的调查后,向当地法院提起诉讼,要求法院判处王中兴、何清松两人死刑,判处叶天胜、曾炯铭分别为6年和4年的徒刑。

  依照台湾地方法律规定,“826”案件在苗栗地方法院完成一审之后,还要先后在台中的“中级法院”和台北的“高级法院”进行二审、三审。这个过程大概再要半年到一年时间。台湾方面的蛇头,昨天终于被绳之以法,大陆这边的蛇头呢,是否也落入法网?

  8·26案件侦破过程

  8·26案件发生后,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迅速展开抓捕蛇头的行动。8月29日,不到三天时间,这起偷渡大案的主要涉案人员就纷纷落网。福州公安边防部门如何在这么短时间内侦破此案?这些蛇头是怎么组织大陆女子偷渡台湾的?记者卢小波罗垠对破案过程,进行了独家采访。

  8月26日,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在得知惨案发生后,责成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全力侦破此案,而如何找到案件的突破口成为干警们面临的紧迫问题,就在这天下午,根据群众举报,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抓获了一个涉嫌组织偷渡的人员林仁华,审讯中,干警们发现,该人可能是826案件的参与者,有可能从他身上找到826案件的突破口。

  “8·26”偷渡案办案人员:“我们从时间上推断,这起案件很大程度上也是他们一伙人组织的。到了27日下午我们找到〈海峡都市报〉刊登的8·26偷渡台湾女青年幸存者的照片。我们拿给林仁华辨认,他辨认出偷渡人员许珍珍就是他从福州车站里,接到他的看管地点。”

  根据这一线索,警方得到了可能涉及826案件的一些人员的名字。其中有一个名字引起了警方注意,这就是李毅,那么李毅是什么人,为什么会引起了警方的注意呢?

  办案人员:“他们平常没有什么正当职业,专门在组织从事偷渡。”

  “本身李毅这个人在今年4月15日就是属于平潭县公安局批捕在逃人员。在4月15日他已经做过组织一起偷渡台湾案件。”

  从落网疑犯的口中,警方获得了李毅下落的线索,为了不打草惊蛇,警方事先派出侦察人员对李毅的住地进行了侦察。

  “8·26”偷渡案办案人员:“他在我们福州锅炉厂的一座小山上面,那时候到了28日晚上10点多钟基本那时候没什么人,当时我们的侦察员跟李毅面对面碰到的时候,李毅也非常警觉,一直盯着我们侦察员看。我们的侦察员经过前期工作也掌握了李毅这个人的长相,一看就认识到这个人就是涉嫌8·26案件的李毅。”

  随即,福建公安边防总队的专案组下达了抓捕的命令。

  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参谋长邓本源:“我们制定了周密的抓捕方案,根据信息采取了各种手段,确定了几个重点的蛇头后马上组织抓捕。”

  “8·26”偷渡案办案人员:“8月29日整个前期侦察工作完成,29日统一行动当时抓获了犯罪嫌疑人18人。”

  经过审讯,这18人中间有8个人是826案件的涉案人员,并初步确认李毅、郑辉梅和丁强等三人就是826案件在大陆的主要组织者。

  办案人员:“他们这些人都是有组织的,也做了明确具体分工。比如李毅专门负责跟台湾人联系以及这些女孩子如何出去、经费如何筹集,台湾人蛇集团在收到女孩子后钱如何汇进来这些具体方面的事情。跟台湾方面联系的事情具体由专门由李毅来负责,而郑辉梅专门负责看押偷渡人员。”

  目前李毅和郑辉梅已经被逮捕,丁强在逃。在福州市第二看守所里,记者见到了李毅。

  8·26惨案犯罪嫌疑人李毅:“8月20号左右,那个台湾人阿财,还有阿森、阿亮打电话过来给我,说他这边有十几个人要过去台湾那边,让我在福州帮他们接。”

  根据李毅的交代,8月18日至24日期间,台湾偷渡组织者周炎霖、阿旺和阿天等人从各地招收了19名偷渡女青年,随后,一个叫阿亮的台湾人电话指示李毅,要把这批人偷渡到台湾,

  李毅:“去台湾人员客源都是台湾人他们自己到全国各地去找来的。”

  随后,李毅通知负责接送和看管女青年的郑辉梅,分别在车站、码头接到了这19名女青年,并安排在福州市的宾馆和出租屋,等待进一步的指示;8月25日,台湾人阿亮又电话通知李毅,将这批人送到了福州福清市,并在当晚由丁强安排船只下海,在此期间,另一名偷渡组织者卓国清也安排了7名女青年在莆田石城码头上了船。

  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了8·26惨案的组织结构图,先由台湾人周炎霖、施凯文和邓金龙等人在大陆组织招收偷渡女青年,招收后电话通知台湾的大蛇头阿亮、阿森或者阿财,然后阿亮电话指示李毅接收,李毅则进一步指示郑辉梅等人负责接送人员,由林仁华看管,而在此期间,由丁强负责安排偷渡船只。

  办案人员:“每个环节他们都有人员安排,一个环节一个环节。而这些人员之间联系就是单独联系。”

  那么组织这些女青年的经费从哪里来?李毅从中又可以分得多少利润呢?

  办案人员:“这些他前面的运作经费也是靠台湾人蛇集团给他提供资金,然后成功完以后台湾人蛇集团再以每名1到2万的台币重新会汇进来交给他。”

  8·26惨案犯罪嫌疑人李毅:“运送当中,其中就是一个人1万5千台币。运送一个人(台湾人蛇集团给我们)1万5台币,然后我们分给开船的、还有分给带(女青年过来的)人,差不多一个剩下1800元人民币左右。”

  记者了解到,台湾人蛇集团按每人1,5000台币,大约3500元人民币付给李毅,在此期间,李毅租用船只大约花费1.5万元至2万元,再除去路上花费的其它费用,李毅等人总共大约可以获得3.6万元左右的人民币;从4月初至8月26日案发,李毅等人成功组织偷渡5起,一共获得非法利润近10万元,李毅分得2.2万元。

  李毅:“现在到这个地步也没办法挽回,如果知道这个事情打死我们都不会去做。”

  那么,是什么原因导致李毅走上了组织偷渡这条道路呢?

  李毅:“我知道犯法,但总是抱着侥幸心理,就是说也没有人能查到没什么事情。当时是这样想的。”

  李毅的毁灭也导致了自己家庭的毁灭,记者找到李毅的家时,看到大门紧锁,布满了灰尘,邻居告诉记者,这房子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人居住,李毅的两个小孩目前寄居在李毅的父母家中,至今还不知实情,面对年幼的孩子,李毅的父母担心,要是有一天李毅孩子知道了,对孩子心灵产生多大的创伤至今他们也不敢想象。

  李毅的父亲:“我是这样认为的,做一个人一定要走正道,走歪门邪路的赚个钱的都没有一点好处的。”

  8·26惨案发生后,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也加强了对现行偷渡案件的打击力度,至11月15日,今年已经查获偷渡案件247起,查获1334人,其中抓获蛇头458人。

  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参谋长邓本源:“根据偷渡犯罪活动随时出现的新情况、新问题,我们及时研究对策措施。目前我们突出追蛇头、打现行、摧团伙,重点打击现行案件。”

  采访结束的时候,李毅交给记者一封悔过书。在悔过书中,李毅一再告诫人们,对蛇头的花言巧语,不要上当受骗。他同时也劝诫蛇头们悬崖勒马,回头是岸,不要像他一样,最后落得个害人又害己的下场。李毅现在还有悔过的机会,但是对于6名遇害者的家属来说,他们所受的创伤已经再也没有机会弥补了。

  走访死难者家属

  “8·26”案件的主犯昨天一审被判处死刑,希望这个结果能告慰遇害者的在天之灵。但无论如何,失去6条生命,对6个家庭来说,都是无可挽回的损失。记者也采访了“8·26”案件遇害者之一江敏的父母。他们失去了女儿,同时失去家里的经济支柱。

  在这6名溺海身亡的女青年中,有一个名叫江敏,她来自江苏省如皋市吴窑镇。这几间低矮的平房就是江敏的家。家里姐姐去年已经出嫁,现在只剩下父母两个人了。

  江敏母亲:“我整个家庭都崩溃了。我失去了一个女儿,我感到非常痛心。”

  由于父亲的身体不太好,25岁的江敏已经成为家里最重要的经济来源。江家夫妇告诉记者,为了补贴家用,江敏在广州一天要上两个班,每天工作11个小时。

  江敏母亲:“她跟我讲,妈,你别心疼我!我在那边做两个班,上午9点到下午3点卖服装,下午4点到晚上9点卖手机。她说我不辛苦,每天晚上9点休息,到第二天早上9点才上班,你别心疼我。”

  自从江敏外出打工,家里的状况才慢慢地好起来。江家夫妇告诉记者,江敏在广州的两份工作,可以每个月收入4000多元。

  记者:“她常常给家里寄钱吗?”

  江敏母亲:“常寄回来的。有时候电话里面一讲,她就寄过来了,有时候拿了工资她就寄回来了。”

  “她一般一个月会给您寄多少钱?”

  “反正正常的时候每月一千多元钱寄给我们。有时候还不止呢。我们俩身体不好,家里各方面支出都是靠她了。她在外面挣钱,是家里的顶梁支柱。”

  江家夫妇一直不明白,作为家里的顶梁支柱,江敏为什么会对家里一字不提,就放弃了在广州的两份工作,上了去台湾的偷渡船。

  “她从来没有出去的迹象,她(8月)7号从家里走,到9号、10号跟广州那边重新订了租房子的合同,订了6个月。”

  江家夫妇拿出了江敏在广州的房租收据和租房押金收据,还有江敏和房东签订的租房合同。这些都是江敏去世以后在她的房间里发现的,上面写明了租房期限是从2003年8月到2004年2月。而且,江敏为这个房间购置了大量的家具器件。

  “如果想走的话,不会租这个房子,租房子只住了12天,你就被人害死了。部分家具,都是刚刚打的,我们家里打给她春节回来结婚的。”

  江敏的父母对记者说,江敏已经做好了准备在年底结婚,家里把她的嫁妆都打好了。没有丝毫的迹象表明,江敏会离开广州,放弃相当理想的两份工作,偷渡去台湾。江家怀疑,江敏是被蛇头骗去台湾的,甚至是被胁迫偷渡的。

  “不知道她们使用了什么手段,把我女儿骗了上台湾去的。她不是想到去死,是他们害死了的。”

  江敏的被害是对父母的一个巨大打击,二位老人的身体更是雪上加霜,本来家里三年前就不再种田,现在更失去了一个重要的经济支柱。江敏的父母已经年老,现在的身体状况已经不允许他们再过度操劳,在失去小女儿以后,如果他们再没有新的经济来源,他们的生活将举步维艰。

  “因为我们这几年身体都不好,她爸爸身体都不好,不能挣钱。现在我女儿被蛇头害死了,谁来养我们老?要赔偿。一定要有赔偿。我跟他讲了,250万,新台币。”

  江家夫妇对记者说,他们已经聘请了台湾的律师,向台湾当地法院要求赔偿。江敏的舅舅告诉记者,现在江苏省如皋市的月平均生活费为650元,江敏的父母现在是50岁,按照江苏省如皋市的平均寿命76岁计算,二位老人以后26年的生活费赔偿就达40万5600元,同时申请精神赔偿20万元,加上江敏的后事处理费12万元,总计人民币72万5600元,合新台币280多万元。另外对江敏的受害致死也要求了伤害赔偿140万元新台币。

  江家要求的这些赔偿能否得到满足?记者拨通了受理本案的台湾律师张世柱的电话。

  张世柱:“照我估算,每一个人可以请求主张大概都在250万(新台币),这是向杀人犯主张的部分。”

  记者:“那还有没有可以向台湾当局政府请求的部分赔偿?”

  “当然可以请求,可是问题定了最高的上限了,就是100万(新)台币以内。”

  张律师告诉记者,江家申请的赔偿包括台湾当局的赔偿和犯罪行为人蛇头的赔偿,二者合计最多可达400万新台币。在法院判决以后,还要能扣压到犯罪行为人蛇头的财产,还要进行法律上的执行程序,江家最终拿到民事赔偿,还需要大约两年的时间。

  专访: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邓子超处长

  偷渡犯罪给偷渡者和他们的家庭带来了巨大痛苦,并衍生出一系列社会问题。由于它是大陆和台湾两地不法分子互相勾结,共同实施的有组织犯罪,打击难度非常大。那么,在此次处理“8·26”案件的过程中,两岸有关部门进行了哪些合作?今后两岸之间应该如何遏止偷渡现象?《经济半小时》记者还采访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的邓子超处长。

  记者:“8·26案件发生以后,海协会做的第一件事是什么?”

  邓子超:“我们海协立即致函台湾海峡两岸人民服务中心和台湾海峡两岸联合经贸协会,让他们协助了解有关情况。”

  “台湾方面对你们的几次致函,他们的答复或者说态度怎么样?”

  邓子超:“他们也是积极协助,在同日在8月29日,海基会就复函我们,提供六名遇难者名单、有关照片指纹的一些资料。”

  记者:“遇难者家属现在提出了一些赔偿的要求,台湾政府方面有什么回答吗?”

  “赔偿问题,我们就是要求,一要求台湾方面要打击蛇头,第二就是要给家属有一些经济补偿。”

  “这种补偿,你觉得可能性大吗?”

  邓子超:“现在家属委托台湾律师提出民事诉讼的要求,台湾方面的反应,这个问题我们正在了解。”

  偷渡现象表面上看是少数人受到蛇头蒙骗,但在它背后的根本原因,还是在于各地区之间经济发展不平衡。解决偷渡问题,除了打击蛇头集团,还需要在社会、经济、法律多方面配合。在前不久召开的第二届亚欧移民管理局长级会议上,公安部副部长杨焕宁透露,我国公安机关正在开展新一轮的反偷渡专项行动,并逐步健全出入境管理法律体系,加大对非法偷渡活动的综合治理力度。(《经济半小时》记者:康敬峰 卢小波 罗垠 熊曼琳 谢俊)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司法别在家庭壁垒前退让
·"奖孝金"强迫尽孝是越界行为
·罗尔的“坦诚”是赤裸的自私
·赵欧仁:奇葩规定折射出人文情怀缺失
·张建:谁能化解奥运冠军的职称忧虑?
·需彻底清理不良定点旅游购物店
·"野蛮收购"争议折射分业监管漏洞
新闻推荐
  更多
·“两马”游共推惠民政策 马祖明年欲揽20万陆客
·海外“淘药”图个啥:进口药审批滞后百姓需求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罗尔募捐”续:260余万元原路退回 或卖房治病
·普京发表2016国情咨文:俄罗斯人团结爱国
·奥地利发生家庭惨剧 女主人枪杀5名亲属后自杀
·日本2016流行语大奖揭晓 特朗普现象等热词入选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锦绣未央》难成经典:细节粗糙逻辑缺失
马英九办公室首设发言人 罗智强:面对抹黑
9省份涨最低工资标准 居民收入仍在“上行
陆客团锐减 业者推"买菜观光团" 两小时
"反核食公投"传党中央不支持 洪秀柱辟谣
不反对核食公投 吴敦义:最后当然走这条路
不反对核食公投 吴敦义:最后当然走这条路
狼父猥亵幼龄女 妻目睹却因怕挨揍隐忍1年
2016:中国“十三五”开局之年
台媒:习近平十年任期将是中国扮演国际要角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