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大陆新闻
全国各地大力查处欠薪案件 有人欢喜有人忧愁
华夏经纬网   2004-01-19 09:17:04   
字号:

  华夏经纬网119日讯:据新华网报道,由北京市政府制定的一部新规章———《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将于1月22日在北京地区正式实施,农民工追讨工资将有法可依。

  北京的建筑业是全市使用外地务工人员最多的行业,民工注册总量超过85万人,而2003年北京建筑业应付农民工工资73.54亿元。由于受工程款拖欠等因素影响,北京拖欠农民工工资现象普遍存在,截至2002年底,劳务费拖欠总数超过30亿元。 

  按照《北京市工资支付规定》,今后,北京建筑企业必须按月为农民工支付工资;拖欠工资的企业除了全额支付劳动者应得工资外,企业还必须支付所欠工资25%的补偿金;对于拖欠工资情节严重的,劳动保障行政部门可以责令用人单位向劳动者支付所欠工资及补偿金总和两倍以内的赔偿金;对一些企业违反规定将劳务发包给不具备合格资质的单位甚至个人的情况,违法发包单位必须承担直接支付劳动者工资的责任。

  北京:“终于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

  本报记者刘声

  1月13日上午10时30分,从北京到安徽阜阳的火车还有9个小时才检票,可43岁的于立法却早早赶到火车站。在北京金坛圣恒装修公司辛辛苦苦工作了1年的他,冒着零下10摄氏度的低温,站在广场上,一脸笑容。“今年是最痛快的一年!党的政策好啊,报纸、电视都在为我们农民工讨工钱,7300元的工资一分不少,我全领到了。”

  4年前,于立法和十几个老乡一起来北京打工,在朋友的介绍下做起了装修工作。据老于讲,建筑装修这一行,小工每天工资一般是20元,每月只发100元生活费,工资年底才付。不少包工头年底发工资时,并不一次付清,经常发1000元扣200元。他的老乡就曾遭遇过年底包工头跑了,工钱一分没拿到的事。可今年不同了,早早拿到工钱的老于,在北京办了4大包年货,还给父母、妻儿买了新衣服。

  11时30分,28岁的安徽青年刘元平在车站旁的商店里,给女友买了一盒大宝面霜。这位在北京一家装修公司打工的年轻人,最近按时领到了7000多元的工资。他有点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来北京4年了,一直在攒钱,今年收入最好,过完年就可以娶媳妇了。

  在刘元平身后,还跟着四五个20多岁的同乡,他们也给家人、朋友带了礼物,大大小小的提袋塞得鼓鼓囊囊。一个年轻人还给他的父亲买了一只北京烤鸭。

  12时10分,车站旁的邮局,山东邹城农民张兴志填写了一张汇款单,金额是6000元。他激动地告诉记者:“今天上午,我刚刚领到6000元工资,女儿上大学的钱有了!终于可以安心回家过年了!如果不是政府重视,今年的工资怎么可能这么顺利就拿到呢!”和大多数来京务工人员一样,老张选择通过邮局把工资寄回家的方式,他认为这样最安全、最放心。

  12时55分,车站的候车室里,坐满了准备回家过年的旅客。刚刚给家里打通电话、报了平安的储和平,正笑呵呵地和老乡商量,准备到了合肥再办年货。51岁的老储是安徽桐城农民,在北京朝阳区大北窑的一家装修公司工作3年了。因为和老板签了劳动合同,储和平每年年底都能按时领到工资,年年都有七八千元的收入。如今,老储的儿子也来北京工作了。他告诉记者,来北京打工学到了许多东西,也学会了签合同。只有签了合同,才能保证按时领到工资。

  在北京站,记者随机采访了15位外地来京务工的农民工,今年几乎都按时、足额领到了工资。然而,并非每个人都这样幸运。来自黑龙江省尚志市的妇女苗玉君告诉记者,她丈夫所在的朝阳区一个包工队,目前还拖欠着他1年的工资,他们是第一次来北京打工,没签劳动合同。苗玉君怀抱着9个月大的孩子站立在寒风中,她说,今天是借了钱来北京站买回家车票的,她的丈夫正在追着包工头要工钱。

  上海:专项检查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本报讯(记者周凯)上海市开通的“12333”劳动保障热线,保证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事件,发现一起解决一起,让在沪农民工高高兴兴回家过年。

  据了解,上海市劳动监察部门从2003年12月16日起至2004年2月15日,在全市范围内开展“以工资支付为重点的农民工权益保护”和“组织农民工有序流动”的专项检查。

  在专项检查期间,各区县劳动监察机构如接到有关克扣拖欠农民工工资的投诉举报,必须在第一时间内对有关单位实施劳动监察,确保投诉举报的问题得到及时处理;对查实存在上述违法行为的用人单位,将责令其立即整改;对情节恶劣的单位,则及时与当地政府部门或单位主管部门联系,并报市劳动监察总队。

  据统计,仅专项检查的第一天,上海市各级劳动监察机构就检查了209家用人单位,涉及劳动者22375人,其中农民工7614人。经查实,存在克扣、拖欠工资的单位有41家,涉及劳动者5338人,其中农民工3852人,涉及金额332.91万元。劳动监察机构责令用人单位当场补发被拖欠的工资73.69万元。

  上海:有人欢喜有人忧

  本报记者周凯

  1月14日,2004年春运火车票涨价第一天,上海火车站。

  22岁的小汤来自安徽蚌埠。他说,已买好了晚上的火车票,坐7个多小时就可到家了。由于是春运期间,火车站候车室只能提前两个小时进去,所以,小汤和两个老乡一起在火车站前的广场等候。他一边和老乡聊着天,一边玩弄着手里的手机———这是小汤卖掉原来的手机,刚刚买的新彩屏手机,花了1460元。小汤在上海华洲建设有限公司打工,虽然才22岁,但已在上海打了5年工。“今年的工资都拿到了,除去平时的生活费,拿到手的有六七千元吧。”小汤告诉记者,今年他因为不小心受了伤,中间回家休息了两个月,但老板不但没有把他辞掉,还报销了全部医药费。“回家也没买什么年货,只要把钱带回去,家里人就高兴!”小汤有点腼腆,但又非常开心。

  来自河南兰考的小靳是一个打工队伍的组织者,带着十几个老乡在上海松江的开天集团做瓦工和下水道之类的工作。他说:“大家全都拿到了工资,干满1年的,基本上都有七八千元;做小工的,基本上每天也能拿30元。”几个老乡指着小靳告诉记者:“他拿了两万多元呢!”小靳笑而不语,也没有反驳。

  来自河南商丘的老张,在上海只打了两个月的工,刚刚从老板那里结了1000多元钱准备回家过年。他说:“在上海打工比在家强多了,过完年还要来!”

  “都是一个村的亲戚,也不好意思翻脸,只能先欠着啦。”来自安徽蚌埠的老卞有些无奈地对记者说。老卞和十几个老乡一起到上海打工,都是亲戚带过来的,在川沙的三一集团做网架油漆工。从去年11月17日起,干了26天,按原先的说法,如果是高空作业,每个工作日拿50元,如果是在地面作业,每天拿30元,但老板最后每人只给了600元。“说是欠每人250元,等过了年回来再给。有的人是高空作业,应该拿1000多元,可也没办法。”

  老陈是个小“包工头”,从老家湖北襄樊带了十几个老乡来上海打工,在浦东做漆工、瓦工。到了年底,老乡们都拿到了工资,干了两个多月的,一般都拿到了2000元左右,没想到,自己却被欠了1000多元,因为他上面的包工头手头没钱,至于上面的大老板是谁,老陈也不知道。“都是熟人,也知道他没钱,只能先打着白条啊。”老陈蹲在地上,抽着一支牡丹烟,无奈地说。

  从广西来的小卢是和几个小姐妹一起来上海转车的,她们都在浙江的一家私人服装厂打工。“我们一分钱也没拿到,只能过完年回来再说。”小卢告诉记者,厂里说还没放假,不能发工资,而厂里要到17日才放假,到时候车票根本买不到,只能提前走,所以就没法拿工资了。小卢的小姐妹们告诉记者,“去年春节就没来得及回家过年”,“我们每天要工作15到16个小时”,“我们外地人和本地人的工资是不一样的”,“我们一天只能拿30到50元钱”。

  两位来自山东的小姑娘听完记者的问题后,只狠狠地说了一声“没拿到”就掉头而去,把记者晾在了原地。

  广东:查处欠薪案件一个多月追回3亿

  本报广州1月18日电(记者林洁)今天,来自河南泌阳县的256名农民工,在广州、泌阳两地政府的联手协助下,从包工头手里拿到了被拖欠长达3年之久的176.4万元“血汗钱”。

  据了解,2003年11月25日至2004年1月15日,广东省针对春节前欠薪案件较为突出的特点,开展了企业工资支付专项执法检查活动,集中力量查处一批欠薪案件,帮助40万名农民工追回了近3亿元的拖欠工资。

  截至今天,广东省共出动4000多人对被投诉的拖欠工资企业进行大检查,涉及企业近4万家、农民工354万人,查处拖欠工资案件3800多起,涉及劳动者40多万人,追缴拖欠农民工工资近3亿元,对59宗重大欠薪案件实施了行政处罚,罚款200多万元。

  据介绍,2003年1月至9月,广东省有47.7万名劳动者通过劳动监察部门拿到了被拖欠的4.1亿元工资,数额同比增长17%,全省拖欠工资案件同比下降8.6%,30人以上集体上访事件等同比下降21.8%,拖欠工资涉及的人数同比下降了14.2%。

  广州:这个冬天不太冷

  本报记者林洁

  这两天,广州火车站民工如潮,涌动着节前浓浓的归乡气息。

  “终于可以回家了。”在东莞一家合资企业打工的小卢舔了舔干裂的嘴唇,“辛辛苦苦干了一年,终于可以回家了。”

  “工资都拿到了吗?”记者问道。

  “拿到了,上个星期就已经发下来了。”他顿了一顿,“就是加班的工资没有拿到。说是过了年再给,可心里总不踏实。”

  在惠州打工的小许兴奋地告诉记者自己已经拿到了工资,老板一分钱都没拖欠。他说:“其实我算很幸运的了,我有个老乡给老板加班加点干了一年,现在一分钱也没拿到,连回家的车费还没着落呢。他媳妇今年生了个白白胖胖的小子,他很想回家看看,可要是回去的话,一年的工钱就准没了。唉!你看,这是他托我给儿子捎的小衣服。”

  “他是干什么行业的?”记者问道。“建筑工呗!现在就他们最容易被老板欠工钱。”

  “做我们建筑这行难啊!”旁边的一个农民工接过话,“日晒雨淋,干的都是脏活、累活,地盘上还危险,一不留神很容易受伤。好不容易熬到年尾,又要担心工程‘烂尾’,又要提防那些包工头没良心,卷钱走人。”

  他说:“不过今年情况似乎好点了,我的许多老乡都拿到了工钱。虽然还有些没拿全,但比起往年就好很多了。以前,我们拿不到工钱,去什么劳动局、厅之类的部门投诉,都解决不了。实在逼急了,有胆的就去抢东西,没胆的就跳楼。”

  “不是说总理都帮我们讨工钱吗?”一位民工抢着说道,“要是总理也能来广州帮我们讨工钱就好了。可惜咱没那份福气啊!”

  “要个个都像你这么想,中国那么大,那么多城市,总理不累死才怪呢。”人群中不禁发出了笑声。

  今天早晨,一场小雨飘飘扬扬洒落羊城的每一个角落,给这个不太冷的冬天增添了一丝寒意。广州火车站临时搭建的雨棚里却是热气腾腾的,等候回家的民工一边有说有笑,一边啃着馒头和茶叶蛋,看来心情还算不错。(本报广州1月18日电)

  湖北:工程要开工先缴保障金

  本报讯(记者从玉华)湖北省去年12月开始启动清欠农民工工资行动,截至今年1月10日,受理各类投诉举报2.5万多件,涉及用人单位3240户、农民工11万多人;劳动保障监察机构下达限期改正指令书2113份,申请法院强制执行374件,为8.2万名农民工追回、补发工资1.3亿元。目前,全省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还有0.8亿元,劳动保障监察机构正在联合相关部门,加大追讨力度。

  据了解,拖欠农民工工资的行为,主要集中在建筑行业。为此,湖北省劳动保障厅、省建设厅出台新规定,从2004年1月1日起,在全省全面实施工资支付保障金制度,要求建筑工程开工前,必须先向劳动部门缴纳工资支付保障金,从源头上防治拖欠工资的行为。

  按照新规定,凡在湖北省境内从事土木工程、建筑工程、线路管道设备安装工程、室内外建筑装饰装修工程等新建、扩建、改建活动的建筑业企业,均要缴纳工资支付保障金。

  保障金由建设单位代建筑业企业缴纳,所需资金从应付工程款中列支。建设单位应在建筑行政部门颁发施工许可证前,将保障金划入当地劳动部门设立的工资支付保障金专户中。若建筑企业在工程建设期间克扣、拖欠劳动者工资,劳动部门可从工资保障金中垫付。年终和工程结算时,经查无克扣、拖欠工资行为的,工资保障金本息全部返还。

  成都:“反映了也没用”

  本报记者徐百柯

  2004年1月12日,小雨,成都火车北站。

  老孟和他的9个同伴围坐在车站广场旁的树下,面前是两瓶用汾酒瓶子装着的散装高粱酒,和一个写着“为人民服务”的搪瓷口杯,搪瓷脱落了不少。他们昨天晚上从山西临汾到达成都,就这样在广场上坐了一天,准备乘今天晚上8时过路的火车回攀枝花老家。

  2003年9月间,他们10人走出家乡,到临汾的一个小铁矿打工。铁矿是“公家”的,但承包给了一个四川来的私人老板。老板很“仗义”,痛快地给这10个“老乡”许下了工资诺言:拉一车矿石(1吨左右)20元,一车废石16元。没有签订任何劳动协议,就凭老板这一句话,他们开始干活了。临近春节,当他们提出要结清工钱、回家过年时,老板变了卦:一车矿石只给16元,一车废石只给10元。“开始的时候是‘老乡’,咋个都好说,只要赶快开始干活。现在就不认啥子‘老乡’了,反正就这么几个钱,看你们要不要!”老孟气愤地说,“我们10个人,一下子就少拿了1万两千多块,到手的除开生活费外,一个人也就带回来几百块钱。”

  当被问及他们为什么不去找当地政府的清理拖欠办公室时,老孟一把从旁边人手中抢过口杯,灌了一口酒:“口害!我们也晓得现在在查欠钱的,但是就凭老板他们的关系,反映了也没用,如果把老板惹毛了,这几百块钱都不发给你了!”

  老孟旁边的人问记者:“你们当记者的晓得多,给我们介绍几个好一点儿的地方吧?”当记者回答自己也不太熟悉这方面的情况后,他开始低着头自言自语起来:“听我们老乡说,浙江那边要好点儿,不咋个欠工人的钱。但是那边主要是轻工,要求活细,好像30岁以上的通通都不要……”

  老刘一个人坐在广场的另一边,吧嗒着叶子烟。他准备去湖北安平,找一家金属拉丝厂干一年活儿,给家里挣点儿钱。其实,原本养猪的他2003年就在老家雅安给建筑队干活儿了。“他们说是要改造一座桥,我们每天都泡在水里干活儿,辛辛苦苦把原来的桥拆了一半,结果又不知道什么原因,工程不做了。后来就一直找老板要钱,一直都没给。我还好点儿,也就几百块钱;我们隔壁那个马三哥,一直给那个老板干,好像被拖欠好几千块!”

  “看到电视上政府在帮我们讨工钱,本来还真是想去找政府的,结果马三哥说找了也没得用,就这样拖着,总还是要给嘛。他那么多钱政府都管不到,我这个可能就更没得搞了。”

  “留在家里过年也没得啥子意思,我们有老乡在安平那边做拉丝,我想过去看看,好像他们每年都还给够了钱的。”

  我另外还随机采访了几批农民工,他们觉得今年和往年并没有什么不同:前两年拿到了足额工资的,今年也同样拿到了;往年拖欠一部分的,今年也还是拖欠了一些。不知道什么原因,我没有碰上从政府今年的大力举措中实实在在获益的。而且,我所采访的所有的农民工,无一例外对我向他们提起的政府清欠举措显得相当冷漠———都知道这回事,但都没有任何兴奋之情。

  长沙:“今年比往年好多了!”

  陈琳本报记者吴湘韩

  1月15日,长沙火车站。天空飘着的冷雨挡不住农民工们回家的匆匆脚步。“今年比往年好多了,工资全部结清了!”正准备回家的孟键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

  为了能给两个上高中的孩子支付学费,来自湖北荆门的他,在长沙建筑工地打工已经有两三年了。他说,以往工地总要扣下1000元左右的工资,作为保证金到来年再发,今年得益于政府为农民工讨工资,他按时拿到了所有的工资。“我们一般是经熟人介绍或者是在老乡那里打工,所以工资靠得住。”在长沙火车站广场,记者遇到了十多个在河南一家皮包厂做工的新化民工。他们告诉记者,像他们这样由老乡或熟人介绍进厂的有很多,知道企业的底细,拖欠工资的工厂根本就不去。“以往,我们的工资一般都能按时拿到,今年更好,竟然全额发放,连往年的200元钱保证金都免了!”21岁的刘莉,初中毕业就开始在广州打工,已经换了好几家工厂,每次换厂都得损失200元钱的押金。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在服务业和东南沿海一带打工的人,一般都不存在工资被拖欠的问题。而记者采访到的20多个建筑民工都反映,他们都遇到过工资被拖欠的问题,有近10个人表示,还有前两年的少量工资目前还没有拿到手。他们希望,政府维护农民工权益的工作能够坚持下去。

  来自广西桂林的杨道根是第一次出来打工。在浏阳市跟老乡干了两个多月装修的他,到目前为止,1000多元的工资未得到分文,手中只有装修公司给他打的“白条”。

  当记者提到有没有想过找政府部门帮助讨工资时,憨厚的他笑笑说,没听说政府为农民工讨工资的事。

  湖南:拖欠企业“大限”已到

  本报讯(记者吴湘韩)截至1月15日24时,湖南省清欠行动已兑付工程款31.2亿元,其中兑付2003年工程款18.3亿元,兑付率40%;兑付农民工工资10.5亿元,其中兑付2003年农民工工资8.46亿元,兑付率96.9%。全省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共查出2003年各类用人单位拖欠农民工工资3.3亿余元,依法为农民工追回拖欠工资3.2316亿元。

  1月16日,湖南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在当地媒体上公开曝光了25家欠薪单位名单,同时发出“最后通牒”指出,各级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将严格按照《湖南省工资支付监督管理办法》的规定,对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除了责令其限期全额支付劳动者应得工资外,还将处以相当于农民工工资25%的赔偿金。用人单位在规定期限内仍拒不支付工资及赔偿金的,将处以5000元以上3万元以下的罚款。1月19日仍未兑现农民工2003年工资的企业,劳动保障监察机构将立即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

  据不完全统计,到2003年底,湖南省建筑业企业被拖欠工程款137.5亿元(其中2003年新欠39.9亿元),建筑业企业拖欠农民工工资34.3亿元(其中2003年新欠8.5亿元)。

  湖南省委、省政府高度重视“清欠”问题。省政府2003年11月24日颁发了《湖南省工资支付监督管理办法》,12月15日下发了《关于切实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的紧急通知》,明确要求:工程业主单位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造成农民工工资拖欠的,由建设行政主管部门责成其先行支付拖欠的工资部分;总承包单位未按合同约定支付工程款,造成农民工工资拖欠的,由建设行政主管部门责成其先行支付拖欠的工资部分;对有拖欠工程款问题的房地产开发企业,要通过媒体向社会公布,督促其尽快还款兑付农民工工资。各级政府要带头兑现农民工工资,各级财政部门要结合自身财力情况,制订切实可行的还款计划,从本级财政每年安排用于城市建设的资金中,划出一定的比例专项用于清偿拖欠工程款。

  湖南省政府强调,凡在2004年1月15日前不能兑付2003年度所拖欠的农民工工资的建筑企业,建设行政主管部门对发生拖欠的工程项目不予年检和工程验收备案,并暂停其工程投标资格。凡存在克扣和恶意拖欠工资等违法行为的单位,由工商行政管理部门吊销其营业执照,取消其市场准入资格;计划部门停止其工程审批立项;国土资源行政主管部门不予办理用地手续;银行要将其列入信用不良单位,依法减少授信额度或者不提供授信。对拒不执行劳动保障部门行政处理决定的,应依法申请强制执行,必要时可以申请实行财产保全或先予执行。对克扣和恶意拖欠农民工工资的企业、单位和责任人,要公开曝光。

  四川:清理建筑行业10亿元拖欠款

  本报成都1月18日电(记者徐百柯)在全国性清欠大潮中,四川省政府成立了清理拖欠农民工工资领导小组。据该省建设厅建筑业管理处处长常健介绍:截至2003年年底,四川省内企业历年拖欠农民工工资共计23亿元,其中2003年当年共计10.72亿元。截至2004年1月12日记者采访当日,共清理10.05亿元,其中包括2003年工资款7.48亿元,约占全年拖欠款的69.76%。

  四川省决定,从源头入手,清理工程款。针对政府工程,要求3年内付清,其中第一年不低于50%,第二年不低于30%。针对房地产开发商,要求2005年年底前付清,否则不予审批新开发项目的规划、土地等。建筑企业拖欠的农民工工资,要求2004年年底前付清,其中2003年的工资款必须在春节前基本付清。工程款到位后,要求一律优先用于偿付农民工工资。

  今后,四川省将采取新措施:对于承揽项目的建筑企业,实行保证金制度或者担保制度。即必须到管理部门预交工程款的5%作为工资支付保证金,用于解决拖欠和克扣农民工工资问题;或者有银行的担保。

  记者从四川省劳动和社会保障厅劳动保障监察处获悉,根据接到的投诉举报和排查,该处共统计出2.32亿元的拖欠工资款,目前已经追讨回9480余万元。欠款95%都发生在建筑施工行业。

  哈尔滨:政府带头还账筹措1.2亿元发放欠薪

  本报哈尔滨1月18日电(记者亓树新)今天上午,百余家曾参与哈尔滨市二环快速干道工程建设的施工企业从市建委、哈工大集团领到了工程款。这些企业的负责人表示,一定先从工程款中支付农民工工资,保证农民工兄弟高高兴兴地回家过年。

  记者今天从哈尔滨市建设领域专项整治拖欠农民工工资工作情况通报会上获悉,春节前夕,哈尔滨市政府筹措1.2亿元资金,专项用于偿还路桥等政府项目欠款,重点用于解决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

  据介绍,截至目前,哈尔滨市共清欠各类工程款3.23亿元,其中发放农民工工资9948万元,近5万名农民工拿到了血汗钱。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河南一民工讨工钱无望自焚 欠账人见状扭头离去
·八部委联手讨伐欠薪 欠工程款申请投资将受限
·河南新密强迫民工劳动致死案一审 10被告被判刑
·出台“硬招” 湖南列出清欠农民工工资时间表
·四川最大规模劳务输出昨成行 300民工出国挣美元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首次赴外省“捆绑”招收摘棉工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二元经济结构为精准扶贫做点什么
·为中国孩子取英文名网站为啥会火
·命案案卷丢失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马青莲:重塑医患和谐的“医疗大同”
·邓海建:多些“悦借”的巧心思
·明年供给侧改革或突出“去杠杆”
·莫让高校就业率沦为数字游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文创企业在上海合作设立“创新发展基地”
·两岸企业家吁打造普惠共享的新经济体
·北京控烟一年半2719人遭处罚 总罚款近200万元
·女大学生在网络平台贷款惹纠纷 被“裸照”要挟
·韩国一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在世者减至39人
·印尼亚齐发生6.5级地震 至少25人死亡
·最新研究:剖腹产“影响到人类进化”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韩国民众举行第七轮大规模集会要求朴槿惠立
“风四”T型太阳翼首次亮相太空
民进党前“立委”重批蔡英文:看不到执政价
大绿小绿互杠 黄国昌:民主社会彼此竞争是
蔡英文:转型正义不针对任何人 不是政治追
推反核食联署争党主席? 郝龙斌:别多做政
支持党部反击火力? 国民党团下周拟邀党产
战场开太多 总预算审查延宕新当局恐断炊
国民党推罢免“绿委” 柯建铭:看谁罢免谁
王祖贤父亲胃癌病逝 宋楚瑜悼念:丧父之痛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