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大陆新闻
央视《新闻会客厅》:揭开蛇头组织私渡内幕
华夏经纬网   2004-02-21 09:16:07   
字号:

华夏经纬网221日讯:据新华网报道,央视《新闻会客厅》播出揭开蛇头组织私渡内幕的节目,以下是节目内容:

    采访蛇头

    记者:观众朋友您好,欢迎收看《新闻会客厅》。在我们去年的一期节目当中,曾经报道了震惊台海两岸的8.26私渡台湾伤亡事件,也听到了一名被拐骗到台湾去卖淫的私渡女所讲述的辛酸故事。这一切的悲 剧往往都是和那些追逐暴利的蛇头联系在一起,现在半年的时间过去了,当时组织8.26私渡案的一部分蛇头已经归捕落案,同时在福建省公安边防部门的大力打击之下,近期又有大批的蛇头落网,那么这些蛇头到底是什么样的人,他们又是用什么样的方式在组织偷私渡活动呢?今天的会客厅就带您来走近这样一位蛇头,来了解蛇头的组织内幕。

  私渡(一)

    (画外)记者在来到福州采访的第一天,就遇到了一起私渡台湾的案子。当天下午3点,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得到线索,有人在福州汽车南站集合私渡女,准备前往台湾。

    (画外)这个穿黄衣服的就是准备私渡台湾的女青年,在她不远处,这个年轻男子,就是负责集合私渡女的马仔。没过多久,又一个私渡女出现在了记者的镜头之中。她和这个马仔简单的交谈了几句以后,就打车离开了这里。

    (画外)在这个马仔的不远处,这个男子在不断的打电话,看起来如同路人,其实他是在用电话指引私渡女和马仔接头。下午4点,最后一批私渡女和马仔接上了头,随后也打车离开了现场。

    (画外)看到私渡女都接上头并离开了这里,一直隐藏在周围的蛇头出现了,简单的交待了马仔几句话后,他一边打电话指挥海边船只接应私渡女,一边迅速的离开了现场。

    (画外)看到时机成熟,警方决定先在海边抓捕私渡女和马仔。天黑了,当这些人准备登船时,被警方一举抓获。下午出现在记者镜头中那几个人,都出现在了被抓获的人员中。

    (画外)随后,警方开始抓捕蛇头

    (同期)抓获现场

    (字幕)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天波

    (采访)这起算是今年抓获的第五起,今天这一起抓了总共是24个人,其中组织者大概到目前我们掌握的是五个组织者,偷渡人员19名。

    (画外)在福州,警方每年都会抓获很多这样的蛇头,其中最引人关注的,就是“8.26”私渡台湾惨案的主要蛇头李毅。他从2003年6月开始,伙同其他三人在两个月的时间里,先后5次组织70多人私渡到台湾,2003年8月26日,李毅第5次组织私渡女前往台湾,结果酿成了6人死亡、2人重伤的“8.26”惨案。

    (画外)在看守所里,李毅向记者揭开了私渡的内幕

    谈话

    记者:你自己是什么时候当上蛇头,怎么会当上蛇头?

    A:因为我以前很久以前就跟台湾人搞农副产品,做生意的,认识台湾人比较多,后来农副产品不好做了,原来一些朋友还有来来往往的。

    ,我也是偶然碰到一个台湾的朋友介绍的,因为我是平潭人,因为平潭全国靠台湾是最近的,他知道平潭一般去台湾是比较好去的,他当时就说,当时就讲他有一批很多人要过去台湾那边,看看能不能找到船

    记者:我刚才听你讲这个过程,先是台湾那边有人过来找人,找这些。

    A:我们不是单单运女的,也有男的,台湾人住在这边,因为我们毕竟不是台湾人,他过去那边找谁,他也不放心,所以说我们只管运送,从福州运送到福清,然后运送到大船,我们就负责这一段。人员由他们台湾过来的他们去联系,谁要去,他去找台湾人,他就打电话给我们,我们去接人。

    记者:首先是什么样的一个过程?是台湾那边的什么样的人给你打电话?

    A:台湾那边,台湾就是说一个阿生,一个阿亮。

    记者:他们都干什么?

    A:他打电话经常通,很多人,但是真正的我接触的就接触一个叫阿亮的,阿亮是台湾那边谁要过去,因为台湾人过来到那边招收的人,他不认识我,台湾人全部去找阿亮,然后阿亮就打电话过来给我,今天到了几个火车站去接他,或者到机场去接他,我们就负责去接,接到他们差不多比如说十天、八天、半个月,到15个或者20个之间。

    穿插短片2(四人分工、怎么分工)

    私渡(二)

    (画外)在李毅组织私渡时,还有三个同伙,他们是福建人郑玉梅、丁强和台湾人阿亮。四个人共同出资,垫付接送私渡女以及租船的费用,私渡成功之后,得到的赃款按照四个人不同的分工来分配。

    (画外)阿亮从台湾来到祖国大陆,负责搜集各地的私渡女;当各地的私渡女来到福州后,都会打电话给李毅,李毅就会指派郑玉梅在福州接人,并把她们集合到临时住处;与此同时,丁强负责租船和寻找下海点。当台湾方面准备好接受后,阿亮就会通知李毅具体的私渡时间,李毅就指派郑玉梅带着私渡女前往下海点,并将私渡女交给丁强,有丁强负责运送到公海,转交给台湾那边的私渡船只。

    记者:接到怎么办?

    A:接到以后我们安排住在宾馆,有的是租的房子,住里面,然后人到了十几个以后,台湾那边就打电话通知我,我今天船要过来了,大船要过来了,叫我们准备小船渡出去,然后我们天气收一下,低于八级我们就出去,风如果低于八级我们就出去,他就报经纬度给我们,在东经、北纬的那个位置,就报给我们,然后我们小船开出去。

    记者:我们是谁?

    A:我们就是说我下面的开船的人。

    记者:有几个人,跟你一块来完成这个工作?

    A:完成这个工作,在福州这边我们是三个人。(或在此穿插短片2)然后开船的可能是两个人,一个是机修,修机器的,一个是开船的。带的人不知道是几个人带,因为我没有去安排带,因为主要是我那个朋友在负责路上的运送安排,他是负责这些,我们也是有分工这样的。然后他带到港口出去了以后,一般都是按潮水,晚上几点涨潮,然后我们就差不多几点下去,然后船开出去,大船是白天就过来的,傍晚的时候才开到我们海域这边来,晚上的时候不会被发现,然后船再开过来。然后我们下船开过去,因为在海上,他有APS,就是半球的通信对讲机,可以对,在什么位置,然后船开到大船去,然后到了大船我们的船就开回来,我们的任务就完成了。

    记者:到了大船交接好人,你就可以拿钱了?

    A:对。然后其他的再过去,在台湾海域进去,就是他们的事情。

    记者:一般从你接到人到送到大船那儿,有多长周期?

    A:一般都是十天到半个月之间,因为时间太长了,我们不去记,他打电话我们不会去记,因为台湾派很多人过来,住在福州,全国各地到处都有,我们如果说他船没有马上派过来,我们提供住、吃,费用很大,一般他们到福州,船没有过来,比如说过三天船派过来,我们才开始接人,如果他船没派过来,他们到福州,然后他打电话过来,船没过来,你们自己先保管。

    记者:这么四五起,一共你赚了多少钱?

    A:没有赚多少钱,一次可能才赚两万块钱。

    记者:一次两万块?

    A:总共。

    记者:能不能跟我说说你赚这笔钱的步骤,赚的最多这笔钱怎么赚的,有个过程。

    A:过程是这样的,台湾就是按人头,我们船队过去按人头,一个人过去就是1.5万台币,1.5万台币差不多就是,我们人民币1:4,差不多三千多块,一个三千多,三千多,因为船开出去的话,一个有1500,然后从福州带到福清去一个人500块,那就是2000块,那就一个剩一千多,15个过去的话,才两万多块,才剩下两万多块。但是我们不管人过去不过去,我们接到他大船,他就要付钱给我们,就这样。

    记者:你刚才说这个小组里面有大概三四个人,你们15000台币的话,你们怎么分?扣掉那些成本,你们怎么分?

    A:扣掉成本的话,台湾跟阿亮也分一分。

    记者:你们是四个人平分吗?

    A:也没有平分,当然台湾人也不是我一个人认识的,我那两个朋友也有人认识,台湾比如说有人过去,也有打他的电话,有的打我的电话,有的打他们的电话,比如我这边人多我就多分,我这边人少就少分,他们多就他们多分,是这样的。

    记者:按什么比例?

    A:按人头比例。

    记者:你们和台湾人,这么多人都属于一个团体吗?一个组织吗?你认识他们吗?

    A:我只认识一个就是阿亮,其他人我都不认识。

    记者:为什么这么多人在做同样的一件事情,完成同样的一个过程,但是你不认识其中的其他人?

    A:因为他所有的人员要去的话,台湾那边有负责人,比如阿亮在台湾那边就是负责人,台湾那边找了一家,他因为不相信我们,我们会不会给他们运过去,这个还打一个问号,他通过阿亮,阿亮通知我,是这样,他不是直接打给我们,先打给阿亮,阿亮再打电话给我,还有阿才,还有阿生这三个人,因为他那边是派船的船主,派船那边,船是他那边派来的,所以台湾知道他们有船跑大陆运人的,所以到台湾那边找他,是这样的。

    记者:所以都是单线联系。

    A:对。

    记者:而且你认识的是极少数的。

    A:通电话通很多人,但是认识只认识一个人。

    记者:像你们主要是靠通电话,而且讲的又是犯法的事儿。

    A:我们没有说,我们就是讲暗语。

    记者:什么样的暗语?比如接到了一个女孩子你们是怎么讲?

    A:我们就是说一箱。

    记者:一个人叫一箱?

    A:今天比如他们两个人到了,两箱货到了,就是这样。然后台湾那边接到就是钓到了,比如我们的船开出去,然后台湾出来的话,他人接到他就说钓到了,电话窃听也听不懂,人上船了就钓到了,我们就讲暗语,在电话上我们从来不讲其他事情,最经常进的就是货到了,到几箱,到一箱,到两箱,就是这样,电话讲都很简单。

    记者:在路上呢?在路上有没有什么暗语,这个人正在运送过程当中?

    A:路上不会,路上没有说十几个人全部一起走,比如说一个人上来就是说从福州到福清,一个人带三四个人,坐车各坐各的位置,然后到了福清下车,他就跟着下车。

    记者:比如你们在通话的过程当中,这些人现在在路上,正在过来呢,你们的行话是什么?

    A:过来,我们打电话就是说货到了没有?就这样。

    记者:那人在租的地方住或者在宾馆里,你们又怎么说?

    A:宾馆我们一般说宾馆,我们跟台湾经常做事情,我们正常情况下就是说就上次住的地方,比如今天中午吃饭的地方,上次在吃饭的地方,我们就知道在哪里,一般很少讲这个地方在哪里,非常少。

    记者:都用的是行话。

    A:对,再加上我们很少,主要都是在电话上讲,但是我们不是说用一把手机,一般我们都用五六把手机。

    记者:你自己呢?你自己有几只手机?

    A:我三只。我就是跟阿亮单单一只,他一个人跟我一个人通一只,我跟我朋友的就是单线一只,船下面的,我朋友一只跟他对通,我这边没有跟他通,就是这样,都是单线。

    记者:你知道这些女孩子被送到台湾会去干什么?

    A:这个说真的我们也没有去问,因为我们电话上从来也没有谈这个,

    记者:台湾那边跟你说过吗?

    A:台湾没有,我只跟阿亮接触,女孩子去的话,她们都是说我台湾那边有老公,她过去那边找老公,她们也不会承认说她去干什么。我们也不想知道,我们只是说有人我们运的话,一个人1.5万,只要他们愿意去,我们就给他运,

    穿插短片3——(偷渡女到达台湾公海之后的命运)

    私渡(三)

    (画外)当丁强把私渡女转送到台湾的私渡船只后,台湾的蛇头又将这些私渡女转送到快艇上,选择僻静的海滩上岸。这些私渡女上岸后,会有色情场所的老板派人来接她们,在台湾从事卖淫活动。

    (画外)但是,很多私渡女都不知道,在上岸之前,她们的私渡之路很可能会变成死亡之路。2003年8月26号,19名私渡女通过李毅登上了台湾蛇头的私渡船,当这艘船靠近台湾岸边时,被当地的海上巡逻队发现,蛇头为了保全自己,强行将私渡女推下大海,酿成了6人死亡,2人重伤的惨剧。

    记者:在六条人命发生之后,你在哪里?

    A:在家里。

    记者:当时是什么样情形?

    A:当时因为发生事情以后,我们不敢出去,也没有心情上街去,我只是到报摊去买报纸。

    记者:什么时间?

    A:8.26以后那一两天,我就出去两次,都是买,所有的福州的报纸我都买了,我看看新闻怎么登,就这样,因为我们没办法,因为当时发生事情,跟台湾那边断了联系,台湾没有打电话给我们,我们跟他联系不上,他们的电话全部停掉了,我们只能是去看报纸。

    记者:公安是什么时候找到你们?

    A:29号晚上。

    记者:你不希望这个事情发生?

    A:绝对不希望这种事情发生,如果说人会死掉,他给我一百万、两百万我也不会去干,谁愿意去干?明知道会死人,会去干吗?不可能的事情。

    记者:现在离8月26号已经快有半年了,8月26号的事情,有六个中国女孩子掉到海里面淹死了,

    A:说真的我很后悔。

    记者:这些女孩子也是你送过去的。

    A:19个是我送的,26个,我们是送19个。说真的,我们不愿意发生这种事情,我们如果知道会发生这种事情,说真的,再多钱我们也不会去运,这个是绝对的。

    如果你们有在新闻报,能给我在电视上跟死难家属,跟他道歉,说真的我很后悔,我不希望这样,我也希望想去的不要再去。

    福建蛇头下半场——

    记者:欢迎您继续收看《新闻会客厅》。刚才我们采访的李毅只是福建省公安边防部门在2003年所抓捕的503名蛇头当中的一名,从刚才的采访我们也了解到,蛇头是非常狡猾,其组织架构也是非常庞大而复杂的,因此抓捕蛇头始终是一件非常艰辛的工作。从去年的10月份开始,福建省公安边防部门列出了十大蛇头进行专项的追捕行动,到目前为止,这项抓捕行动展开得怎么样,下一步的反私渡工作又会有什么样的新变化和新的计划呢?我们先来看一下。

  私渡(四)

    (同期)陈永贵,出来。(走进提审室)

    (画外)陈永贵,福建省练江县人,是福建省多起重特大偷渡日本案件的组织者,在2003年11月被福建省边防总队列为悬赏督捕蛇头,2004年2月被福州公安边防支队在浙江省象山市抓获。在福建,象陈永贵这样被悬赏督捕的蛇头共有十个,民间称之为十大督捕蛇头。

    (同期)十大蛇头照片

    (字幕)陈居主2003年“5.19”偷渡韩国案蛇头

    丁强2003年“8.26”私渡台湾惨案蛇头

    游玉长2003年“8.26”私渡台湾惨案蛇头

    陈嫩细1999年“5.26”偷渡美国案蛇头

    郑鸿立2001年“2.20”偷渡韩国案蛇头

    林金龙2002年“12.6”、2003年“1.24”偷渡日本案蛇头

    蔡建平2002年组织42人偷渡日本

    高义中2002年“5.17”2003年“9.13”偷渡日本案蛇头

    黄国恩1998年曾组织100多人偷渡美国

    (画外)陈能贵等人的知自己被悬赏通缉后,立刻逃往全国各地,为此,福州市边防支队组建了特别缉捕组,在全国范围内缉捕这十大蛇头,到今年2月底,已经有6个人被抓捕归案。

    (同期)抓捕现场

    (画外)蔡建平,2003年11月17日在北京东城区被抓获;高义中,2003年12月27号在江西省景德镇市被抓获;第二天,游玉长在江西省吉安市被抓获;2004年1月30日,丁强在广西钦州落入法网;2月2号,陈能贵在浙江省宁波市被捕;2月7号,林金龙在福州被警方抓获。

    (画外)短短3个月的时间,十大悬赏督捕蛇头已经有六个人被抓捕归案。

    (采访)福州市公安边防支队刑侦大队大队长张天波:(下一步我们一个方面还是要继续追捕在逃的蛇头,其中还有四名十大悬赏蛇头在逃,另外在逃的还有200多名组织者,其中的批捕在逃的还有170多名,下一步重点的工作还是追捕这些在逃的组织者。)

  转场词

    主持人:向大家介绍两位福建省的公安边防人员,坐在我身边的这一位是福州省公安边防支队刑事侦查队的队长张天波,您好张队长。

    张天波:您好。

    主持人:坐在我对面的是福建省公安边防总队司令部业务处处长陈浩,您好陈处长。

    陈浩:你好。

    主持人:这次知道你们是有一个十大蛇头的专项的抓捕行动,就在想什么样的级别够的上十大蛇头,什么样的标准?

    陈浩:我们当时总队是这样定的,在258名的在职在逃里面的蛇头中,对一些案情重大、影响恶劣,情节安全的,大概判十年以上有期徒刑批捕在逃的组织者,将他列为十大抓捕对象。

    主持人:像我们刚才采访的李毅还够不上这个级别吗?

    陈浩:李毅因为是在82年案件中的主要组织者,他是在专项行动之前就已经抓捕了,所以说我们没有把他列入十大抓捕对象。其他82年里面有两个在逃的组织者,一个是丁强,一个是尤雨强,我们就将他作为十大抓捕对象,也两个先后都在广西跟浙江抓捕归案。

    主持人:我听说这次抓捕行动当中,福州分队这边任务特别重,十个里头有四个归你们去抓。

    张天波:对,十个有九个属于我们的任务。

    这次还专门成立了一个特别的追捕小组,这个特别的追捕小组重点任务也就是说专门针对这十大追捕对象,重点任务就是这个,就是加强了追捕的力度。

    主持人:这些蛇头好抓吗?我听说蛇头都特别狡猾。

    陈浩:这些蛇头是非常难抓的。

    主持人:他们通常有什么样手段来逃避你们的跟踪也好,甚至追捕?

    陈浩:他们一个是举家外逃,把所有家庭有关的亲戚、朋友中断联系了,然后把姓名改了,大部分外逃的人员都不用真实姓名,因为我们在逃的人员,批捕名单都已经上了追逃,他都不用自己的身份证,都是用伪造的身份证,隐姓埋名,他的信息我们就很难掌握。

    主持人:除了伪造身份证,举家出逃,还有什么?

    陈浩:还有一些有可能跑到境外去,跑到国外去。

    主持人:刚才陈处长讲到的这些蛇头非常狡猾,但我听来听去,用个假身份证,用个假名字,好像也没什么稀奇的,他们还有什么招对付你们?

    陈浩:从我们十几年打击偷渡情况来看,他们一些偷渡的蛇头也积累一定的抗打击力和反侦查的一些经验。

    主持人:有什么手段呢?

    陈浩:主要表现在几个方面,一个是使用化名为号,就是隐蔽自己的身份,在组织偷渡过程中,他们即使是同伙,也是用假名字,不把真实姓名告诉给对方,这样是为什么?你如果被抓,也不可能攻打我,你会认识我,不知道我基本情况,这是一个手段。第二个就是用一些暗语来联络,就是行话,他们的行话,为了隐蔽他们组织偷渡的意图,他们都用一些行话,比如说上线的蛇头,他们就讲头哥,就是领头的头哥,偷渡人员就是说货,或者称为鱼,几吨货就是几个偷渡人员。

    陈浩:还有就是说他们对人员进行培训,对下线的组织者跟偷渡人员进行必要的培训,比如说他们就即使被抓获以后,如何对付警方的审讯,如何编造一些谎言,比如说我这个某年某月从哪里集中,从哪里下海,组织者是什么人,但是他就不这样说谎,给我们的预算工作增加难度。还有一个就是说他不供出上线的蛇头是谁,即使供出他也是假的名字,也没办法,这是第三个。第四个表现就是反侦查、反盯梢、反跟踪,他们为了提高成功率,一般都在犯罪地的附近都派人盯梢我们公安边防部门的侦查的行踪,然后通风报信。

    主持人:你们盯他们,他们也盯你们?

    陈浩:对,他们也反跟踪我们,经常我们在跟踪的时候,我们旁边也有他的人跟踪,就可能,因为我们做组织工作长了,抓的人员,有的偷渡人员都抓了好几次了,我们跟出去的侦察员,比如福州地区的,就这几张面孔,他们也有可能会认识我们,采取一些措施。还有的就是一些工具进行伪装,像比如说船只装的暗舱,还有集装箱,都进行伪装,我们2月2号在大连破了一起偷渡日本案件,抓了21个人,他那个船舱里面伪装一下非常隐蔽,我们侦察员四次上这艘船,知道偷渡人员可能是上船了,在船上,就找不到,它的船也相当大,就找不到,后来偷渡人员在里面睡着了,他打呼噜的声音都非常大,从隔板里面传出来呼噜声音,把那个木板一撬开,都在里面,进行了伪装,各个方面都有狡猾的手段。

    主持人:斗勇,还要斗智。

    主持人:对他们这种尤其是使用假身份证,完全就是改头换面,把原来那个自我就完全包装起来,掩盖起来的,你们怎么办?

    陈浩:我们就是发挥一些情报的作用,就是去物色一些来源,去掌握他的信息,对他们可能的落脚点,我们都派出专门的人员,专门的追捕人员进行摸底调查、排队,还有进行人员比对,做了大量的工作,像在浙江抓获陈南桂,我们三地追捕,因为他的姓名改了,好几年的相片我们也很难确定,发现他了我们还不敢抓他,到底是不是我们抓捕的对象,我们经过认真的、反复的、细致的比对,确定对象是他,在春节期间一直守候在浙江,然后把他抓获。

    主持人:陈处长,像你们在跟这个蛇头面对面较量的时候,危险性大不大?对你们的危险性?

    陈浩:对这些蛇头,应该来说危险性还是比较大,因为他们这些像十大督捕蛇头,他们都知道肯定如果抓获,肯定判重刑,他们也知道,肯定是十年以上,他如果被你抓来,判十年,倒不如我能够跟你一搏,狗急都会跳墙。

    主持人:一般他们身上还会有器械什么吗?

    陈浩:有,有个别的蛇头身上有枪支,都是仿制的六四枪支。

    主持人:陈处长自己也存在一线干部?

    陈浩:我在一线比较多年时间。

    主持人:这个过程当中,你自己经历了最危险的一次和蛇头面对面的搏斗是什么样的情形?

    陈浩:经历比较危险的一次是去年11月份有一起现行的偷渡案件,不过当时我们掌握一个蛇头,他就一个人,从平潭上,到现场来指挥,组织偷渡,我们就三个侦察员过去,就认为三个侦察员对付一个蛇头应该来说没什么问题,我们兵力比较优势。到现场看,他车上其实有好几个都比较壮,这样的情况下,我们不动手也不行,三个对他们五个,当时其中有一个蛇头个子比较大,提着一个包。他的手往包里伸拿东西,我们当时没发现他们,以为包里面是钱之类的东西,没去注意,他一直想掏包,然后我们就很警觉,为什么他一直想抓那个包,我们用两个对付着一个个子比较壮的蛇头,把他先制服了,把他的包夺过来,看一下里面是一只枪,他准备掏枪。在现场的时候处置得比较好,然后回来的时候,我们三个侦察员都吓了一身汗。

    主持人:像你们抓捕蛇头的时候,当地老百姓配合你们的工作吗?

    陈浩:一般的老百姓,我们如果出示证件,说是警察,抓捕人员,一般都会配合。但是现在有的一些蛇头比较狡猾,我们行动一般都穿便衣,我们有的时候,他一发现我们就跑,我们就追,他们这些蛇头就在喊抢劫呀,那些群众不明白,反正他在跑,我们在追,在很紧急的情况下你又不能说我的身份是警察,就算说警察老百姓也不一定会相信,特别在晚上的情况下,也是会出现的。

    主持人:这真是贼喊捉贼。

    陈浩:贼喊捉贼

    主持人:另外像张队长,其实你们这两年打击私渡台湾这样的情况,应该说力度一直是挺大的,在你们这样大力度打击之下,2003年私渡台湾的情况又有什么新变化?

    张天波:2003年私渡台湾的,应该来讲跟前两年,跟2001年、2002年还是有所变化的,2001年、2002年私渡台湾的,大部分的人员来讲,还是一些男性公民,而且是我们福州地区、沿海地区的男性公民。

    主持人:出去打工的。

    张天波:出去打工的这些对象比较多,特别是2001年之前,基本上是没有女性偷渡,私渡去台湾的。到2001年之后,这种女性偷渡台湾的趋势慢慢增加,到了2002年、2003年,像2003年,从我们遣返,从我们台湾地区遣返的,还有我们查获的现行案件来看,女性私渡去台的,不管是从起数上还是人数上都占了75%左右,这是一个方面的变化。再一个方面的变化就是说,这些女性去,因为她从区域分布也发生了一些变化。在2001年、2002年之前,大部分还是我们福州地区,或者说是在福州地区娱乐场所服务的这些女性青年,到了2003年之后这些私渡人员遍布了全国大部分的城市,所以说私渡客源也变成更广,更多。

    第三个变化应该从组织手段上来看,这些组织蛇头的手段也发生了一些变化,手段上主要也就是说,目前看大部分蛇头是活动区域也向省外扩张,一直延伸到其它省份去,其它省份,特别是娱乐场所,从这些娱乐场所直接招收人员,然后买完火车票,买完机票,直接来到福州地区进行集结。所以说在这里面,2003年这里面,私渡的人员来讲特别是女性私渡的还是有上升的势头。

    你个人经历了这几年在偷私渡情况的一些变化,然后看着我们好多的女青年都愿意有时候甚至是自己比较无知一些,被骗过去的,你自己有什么样的感想?

    张天波:应该来讲,特别是最近两三年来,私渡去台湾的女青年逐渐增加,从我们工作当中发现,这其中有很多问题在这里面,为什么增加?一个原因,应该来讲是刚才处长讲的,台湾色情业市场的需求,这里面色情业市场的需求。第二个应该来讲还是台湾的一些主要组织者、蛇头都在台湾,在这里组织私渡去台湾,特别是组织女青年私渡去台湾,他们这其中有暴力。从目前的行情来看,一般来讲,每组织一名女青年私渡去台湾,他们大概花的成本大概在12万到14万左右。然后这些人一旦到了台湾之后,这些台湾的主要的组织蛇头,立马对这些女青年进行中标,也就是进行转卖了,大概一般转卖,每个女青年都18万到25万之间。就是说在台湾的组织者应该来讲,大部分一出去,只要一转手,从每个人身上至少可以赚到五万以上台币。在这里面,其他的一些环节过程当中,包括一些从台湾的组织者派到大陆来收集招收女青年这些人,每招收到一名,应该来说都会有五千到一万人民币的收入。

    作为大陆的一些蛇头,还有包括像运输这些来讲,他们获取的利润也是有一定的空间,一般来说我们这里面蛇头每个人,每组织一名蛇头,也都会赚到三五千,还有把他从海边送到台湾那儿,每个人也会赚到一两千人民币。

    主持人:所以有利可图。

    张天波:有利可图,这是一方面。再一个方面,有些蛇头还是采取一些骗术,蒙骗女青年。骗术主要是几个方面,一个去的就是说到台湾去,讲到其它工厂或者到其它地方去务工,不是说没有明摆着是告诉他们在色情场所服务。另外一个就是他们以高收入来进行诱骗。第三个,从目前的情况来说,来去都很自由,告诉这些女青年来去自由,你去赚完钱你什么时候想回来就什么时候回来,其实不是这样的。

    主持人:总而言之,就是骗过去再说。

    张天波:对,应该来讲这些女青年被骗过去都比较悲惨。

    主持人:陈处长,目前在台湾等待着要遣返回来的私渡人员大概有多少?

    陈浩:大概根据我们掌握大概还有2000人左右。

    主持人:2000人左右,等待要被遣返。

    陈浩:对,等待要被遣返。

    主持人:现在在你们的十大追捕的蛇头里面还有四个没落网,现在掌握他们的信息掌握得充分吗?

    陈浩:有个别一两个我们掌握到他的一点信息,我们也采取了一些侦查的措施,当然这些蛇头肯定是隐蔽得比较深,我们尽量把他们抓捕归案。

    主持人:虽然已经完成任务了,但我们还是确实希望你们能够把十个都抓完。

    陈浩:是这样。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四十七名涉嫌私渡人员在温州沿海全部被截获
·色情应召站用毒品控制大陆私渡女 逼其卖淫
·台东破获最大人蛇集团 私渡大陆女被迫接客遭轮奸
·克国正调查中国游客失踪案 我使馆要求随时沟通
·34名中国游客可能偷渡欧盟 国际刑警协助调查
·福建今年查获偷私渡案件大幅上升 私渡增八成
·“8?26案”昨日在台湾宣判 媒体揭开侦破始末 
·福建综合防治初步遏制偷私渡高发态势
·基隆一警员涉嫌私渡大陆女子到台卖淫被起诉
·2私渡溺毙女子身份仍不明 台称将追缉幕后人蛇集团
·11岁大陆少女被骗到台卖淫 警方已逮捕一涉案男子
·福州边防破获重大预谋私渡台湾案 抓获22人
·周永康:理顺边境管理体制维护边境稳定和反偷渡
·罹难大陆女子家属携骨灰离台 将就赔偿问题打官司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二元经济结构为精准扶贫做点什么
·为中国孩子取英文名网站为啥会火
·命案案卷丢失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马青莲:重塑医患和谐的“医疗大同”
·邓海建:多些“悦借”的巧心思
·明年供给侧改革或突出“去杠杆”
·莫让高校就业率沦为数字游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文创企业在上海合作设立“创新发展基地”
·两岸企业家吁打造普惠共享的新经济体
·北京控烟一年半2719人遭处罚 总罚款近200万元
·女大学生在网络平台贷款惹纠纷 被“裸照”要挟
·韩国一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在世者减至39人
·印尼亚齐发生6.5级地震 至少25人死亡
·最新研究:剖腹产“影响到人类进化”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评王菲上海演唱会黄牛炒票:谁是最重要的一
开战!新北打脸郑文灿:机场地铁票价是桃园
深港通开通北上资金多于南下 中银:利推债
资本市场该如何“捉妖”
张志军为推进两岸经济交流合作提三点意见
无限极世界行走日 上海数千市民上街万步健
上海虹桥机场上演“快闪秀”宣传控烟
冲“反核食公投”联署 国民党民代全台动员
哥空难客机坠毁时燃油耗尽 涉事航空公司执
香港举行各界纪念孙中山诞辰150周年大会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