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大陆新闻
三门峡天麻骗局坑农 群众疑有后台政府推责
华夏经纬网   2004-08-24 08:32:02   
字号:

华夏经纬网824日讯:据新华网报道,森源公司成立4年多来,利用政府颁布授予的称号和荣誉大肆行骗,但三门峡市政府、陕县政府及有关管理部门似乎并没感到自己有太多的责任。陕县一位副县长在接受采访时,不断表白这样一个观点:“市场经济条件下,你说一个公司的行为,政府有什么办法去制约?”

    张湾乡一位干部告诉记者,段学义肯定有后台。“他欺骗群众的事暴露以后,我当面告诉段学义:你要骗人就搬出张湾,不要丢张湾人的脸。段学义却威胁说,我是市属企业,你张湾乡管不了我,你干涉企业的正常经营,我明天就到县里去告你!我本来想吓他一下,让他收敛一点,谁知道让他把我吓住了!”

 “一窝天麻一罐银,天麻成了聚宝盆。”三门峡市森源食药用菌有限责任公司经理段学义把种天麻的好处吹得天花乱坠。“大家都想靠种天麻致富,谁想到竟然血本无归!”天津人吕秀娟谈起自己受骗种天麻过程至今心有余悸。

    2000年7月开始到今年4月,河南省三门峡市食用菌研究所、三门峡市森源食药用菌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森源公司)利用夸张的宣传,诱骗全国诸多省市致富心切的农民群众种植天麻和其他菌种。许多群众投入了大量积蓄、付出艰辛劳动后,致富梦变成了竹篮打水一场空。

    7月中旬,在三门峡市陕县记者了解到,到目前为止,至少有黑龙江、吉林、新疆、天津、湖北、湖南、四川、安徽和山西等省、自治区、直辖市群众受骗,被骗钱财数以百万计。

    劣质天麻种坑惨农民

    最早受骗的是森源公司所在地张湾乡的群众。该乡芦村村民张健民一边用铁锨掘出埋了4年已腐朽的种天麻的菌棒,一边向记者介绍情况。2000年,三门峡市把芦村所在的九朵莲花山定为观赏农业示范园区,森源公司承担食用菌系列的示范任务。三门峡市食用菌生产管理办公室一位姓水的主任到乡里推广天麻种植,说森源公司是其下属企业,公司总经理段学义是市里引进的科技人才,并承诺“群众每种一穴天麻,市里补贴20元”。段学义则向群众拍着胸脯称:公司提供菌种、技术,回收产品,一穴天麻保证让群众收入100元。

    乡里召集全乡村干部开会,要求推广药用和食用菌,群众不想种。张健民说:“都倡导‘党员干部走在前,群众致富不困难’。为了带动群众种天麻,我和两名村干部到乡信用社贷款2万元,凑了35000元,加上政府每穴补贴的20元,租了二亩地,铺上30厘米的沙子,种了1300穴天麻。县里还在天麻地旁的墙上写着‘党员先锋工程’,很多干部群众前来参观学习。”天麻种子落地后没动静,张健民等人多次给段学义打电话。段学义派一个妇女过来看过一次后,就再也没露面,手机也联系不上。几万块钱打水漂,一分钱也没见着。由于铺了一层沙,庄稼也没法种,这块地至今还荒着。柳村村会计杨占鳌大概是收益最大的天麻种植户了。可他投资1万多元种天麻,到头来却只换得森源公司一张白条。

    最让村干部揪心的受骗户是村里的几户小浪底库区移民。杨占鳌说:“移民从外地刚搬到这里,村里为了扶持他们垫资1.4万元让他们种天麻,现在全赔了。”森源公司不仅骗群众种天麻,还骗果区群众用果树为公司制种天麻用的菌棒、菌枝。陕县原店镇寨根村村民史绍文与吕战军都是苹果种植户和养鸡户。2001年,二人各自砍了两亩正处在盛果期的苹果树,制成上万斤菌棒、菌枝。忙碌了一年,史绍文种的天麻收入了63元;吕战军分文未见。骗完了当地群众,森源公司又把触角伸向外地。2002年,山西省吕梁市电业系统下乡扶贫,森源公司到此与科委联系搞天麻示范推广。据吕梁市电业局局长梁恩明介绍,市电业局的扶贫点—— 临县南庄村是贫困村,村支部书记与段学义签了天麻种植合同。电业局的扶贫款和群众总共投资了30多万元种天麻,最后基本绝收。梁恩明说:“我们搞扶贫,段学义却来行骗,简直是坏良心!”2003年5月13日,段学义又在四川广安市成立了森源公司驻四川广安技术推广站,聘任伤残军人贺俊鸿为站长。贺俊鸿投资近百万元,租了170亩地,雇用17位民工,种了300穴天麻和柴胡、白术、山茱萸、灵芝等药材。天麻烂在地里,其他种子也不发芽。接受电话采访时,贺俊鸿说:“绝收是种子问题。卢氏县的种子大都用开水泡过,森源公司没有能力生产,段学义家是卢氏的,他卖的种子大多出自此地。”

    湖北随州市下岗职工周彦明筹资3万元种天麻,全部绝收,造成10多万元的损失,周彦明的双亲两次欲服毒自杀,孩子因此辍学。周彦明说:“他们给我提供的是杨树棍子,说这就是种植天麻的菌棒。”采访中记者找到惟一一家与森源公司合作种天麻成功者,但是他们也没逃脱被骗的结局。他们是新疆乌鲁木齐达坂城区达坂城镇红山嘴子村的李镜和耿守福。2002年5月,二人根据森源公司印制的宣传小报找到三门峡,投资近6万元在森源公司的院里种了500穴天麻。在公司的帮助下,天麻种成了,但段学义把二人种成天麻的事当成行骗的幌子,到处宣传天麻在新疆落户成功,并阻止二人收获天麻。到2003年底,天气很冷时段学义才同意他们挖天麻。二人挖了1350公斤天麻,但森源公司不履行当初的合同,拒绝收购。李镜说:“投资几万元,种了一年半,我们只卖了400多元钱。”

    据受骗人吕秀娟介绍,被森源公司蒙骗的群众不计其数。她在森源公司的办公室亲眼见到,全国各地种天麻群众的登记表,一户一页,堆有一尺多高。森源公司自己的宣传材料称,自己的天麻卖到了全国17个省、自治区、直辖市56个县。

    光环笼罩的“皮包公司”

    三门峡市食用菌研究所、三门峡市森源食药用菌有限责任公司是个什么样的公司,有何能耐骗取这么多群众的血汗钱?记者在三门峡市陕县张湾乡雷湾村找到这家公司。

    在公路边一块标有食用菌研究所的公共汽车牌指引下,记者来到一个荒凉破败的院落。临公路的办公楼门窗不整,随风招摇的塑料布仿佛在宣布一个神话的破灭。院子的空地上晒着用来种食用菌的木屑,几座大棚内外堆放着一些发黑变霉的代料,棚里的代料袋上长着几株营养不良的菌苗。大棚外的空地上都是疯长的野草。院子的后半部分是几座破败的厂房。森源公司的材料称:“公司下属购置了20多架仪器的育种中心;设备齐全、年产100万袋(瓶)菌种的菌种厂;有800穴天麻的试验示范场;年加工能力100万吨的食药用菌产品加工厂”等。然而眼前破落的景象怎么也看不出这里曾有“一个集科、工、贸为一体的科研开发实体”;更看不出来这里如何有“与中科院联合办起了中国北方食药用菌育种中心三门峡中心试验室”的条件。但就在这个院子里的森源公司连续两年被评为三门峡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五十强”,还在受骗群众多达数省时被当地工商部门评为三门峡市诚信单位的特别推荐企业。

    据张湾乡干部介绍,这个院落原是乡里一个没有投产的硫化碱厂,1999年乡里将厂房回购后出租给段学义。据曾在公司里打工的原店镇寨根村群众胡孝昌称,公司的正式员工只有段学义和会计高桂兰,包括段学义的老婆和孩子在内总共不到10个人。所有人员中只有段学义曾在老家种过香菇等食用菌。但是这一公司对外宣称,公司有专业技术人员56人。

    据了解,段学义等人在此先挂上三门峡市食用菌研究所的招牌,随后于2000年7月11日在陕县注册成立了三门峡市森源食药用菌有限责任公司。随后,森源公司开始了所谓的“公司+农户”运作手段,先从当地开始行骗。从此,一个欺世神话从这个偏僻的破厂房里走向大江南北。

    当地干部和群众提供的情况表明,森源公司骗人的方法只有一个:把种天麻吹得神乎其神,提供种子、提供技术、包管回收;骗人的手段有两种:一种是在行骗地注册分公司,通过当地的科委、科协或食用菌生产管理办公室,搞所谓的“公司+农户”;二是通过自己非法印制的宣传资料《天麻论坛》诱人上钩。就这样一个公司,凭借一堆泡沫数字,居然顺利被三门峡市委、市政府评为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50强。

    让人失望的不仅是“森源”

    纸里包不住火。随着森源公司行骗次数、金额越来越多,骗局终于暴露出来。4月27日,公安机关在湖南省张家界将森源公司总经理段学义、会计高桂兰依法拘捕。5月31日,陕县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段学义。

    据陕县政府和公安局的同志介绍,由于受骗面积过大,目前陕县公安局经济侦查大队的人员几乎全部投入取证侦查。陕县公安局经侦大队教导员刘淑芳称,由于涉及群众太多,估计此案两个月内难以侦查完毕。

    森源公司成立4年多来,利用政府颁布授予的称号和荣誉大肆行骗,但三门峡市政府、陕县政府及有关管理部门似乎并没感到自己有太多的责任。陕县一位副县长在接受采访时,不断表白这样一个观点:“市场经济条件下,你说一个公司的行为,政府有什么办法去制约?”

    陕县工商局对群众投诉他们给森源公司发放营业执照时这样解释:“我们发放营业执照,完全是按照公司法的规定,不存在违规的地方。”推荐森源公司参评三门峡市消费者信得过企业的陕县消协秘书长霍梅君称:“2002年底,市消协发文让推荐企业,其中主要条件是‘一年内没有消费者重大投诉’,我们询问过县工商局的注册股,答案是无人投诉。我们又到张湾乡街上发放了几十份现场调查问卷,也没发现问题。于是我们就将森源公司上报到市里。”

    如今,当年发起三门峡市农业产业化龙头企业50强评选活动的市农委并入农业局已不复存在,市食用菌生产管理办公室也由市政府划归农业局。三门峡市农业局副局长张建业对这些问题一问三不知。农业局农业资源区域规划办公室主任仝保民称,以前的食用菌生产管理办公室水主任已经退休,据他了解菌办只是行业管理部门,没有与森源公司合作过,也不存在补贴群众种天麻的事。参与过50强评选的仝保民对森源公司入选50强这样解释:“评选有一套标准,是动态管理,印象中森源公司入选两次,怎么评出来的我也不清楚。”

    对挂在三门峡市食用菌生产管理办公室下的“三门峡市食用菌研究所”,三门峡市食用菌管理办公室2003年12月29日向群众出具了这样一份证明:原三门峡市食用菌生产管理办公室于1998年成立的“三门峡市食用菌研究所”,未经市政府认可批准,是无效的,我办当即告知该所负责人段学义,对该机构予以否决,不准以研究所名义开展活动。

    张湾乡一位干部告诉记者,段学义肯定有后台。“他欺骗群众的事暴露以后,我当面告诉段学义:你要骗人就搬出张湾,不要丢张湾人的脸。段学义却威胁说,我是市属企业,你张湾乡管不了我,你干涉企业的正常经营,我明天就到县里去告你!我本来想吓他一下,让他收敛一点,谁知道让他把我吓住了!”

    难怪群众在一份投诉材料中这样写到:(我们)倒霉就倒在相信了三门峡市委市政府颁发给森源公司并高悬在它的大门上方的“三门峡市50强龙头企业”的奖牌上;倒霉就倒在三门峡市食用菌管理办公室准许段学义打出“三门峡市食用菌研究所”的旗号和为这个所颁发的金光闪闪、令人炫目的“先进企业”的金字招牌上;倒霉就倒在三门峡市工商局和陕县工商局消协“特别推荐森源公司为三门峡市信得过单位”的大幅公告;倒霉就倒在陕县中小企业局对森源公司连篇累牍的信息发布和网上的不实宣传………

    不难看出,令群众失望的不仅仅是他们的钱财打了水漂,而是这样的公司怎么会在众多管理部门中游刃有余,一再行骗得手。张湾乡柳村支书王邦丁见到记者的第一句话就是:“当初是乡里搭的桥,我这是上了政府的当!我种天麻赔了,张湾乡和县里应该赔我。”

    天麻种骗局造成的另一个后果就是,受骗的村干部不敢再谈发展。记者问乡干部天麻风波对群众今后致富的影响时,王邦丁接过话茬儿说:“别说乡里不敢提发展了,我现在在村里都夹着尾巴做人。折腾这一回我们村损失不下10万元。我现在被骂惨了,支书都快干不成了,还谈啥发展。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中国最大制贩假火车票案开审 假票总面值600多万
·南京惊现万斤“地沟油” 原料都是塑料袋、废油
·假蚊香灭蚊功效胜名牌 只因假香成分含敌敌畏
·打假中搀杂“假打” 媒体呼吁避免监管“真空”
·西安查处假冒调味品厂 大量有毒酱醋已流向市场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中国应争取把美拉回多边贸易轨道
·书法价格高低与莫言无关
·别轻信广告语的虚伪价值观
·沈彬:聂树斌案正义为何迟到21年,最该质
·储殷:规范辅警,也要重视基层警力不足
·欧佩克缘何八年来首次减产
·全民奥数热高烧不退该如何应对
新闻推荐
  更多
·“两马”游共推惠民政策 马祖明年欲揽20万陆客
·海外“淘药”图个啥:进口药审批滞后百姓需求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罗尔募捐”续:260余万元原路退回 或卖房治病
·普京发表2016国情咨文:俄罗斯人团结爱国
·奥地利发生家庭惨剧 女主人枪杀5名亲属后自杀
·日本2016流行语大奖揭晓 特朗普现象等热词入选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国民党反核食“公投”联署开跑 87岁长者
国民党反核食“公投”联署开跑 87岁长者
柯建铭遭劳工团体追打 郁慕明:意料中的事
郝龙斌以个人名义发起反核食“公投” 党中
“劳基法”修法爆冲突下周再战 劳工团体持
柯建铭遭劳团扭打 罗智强:早知如此何必当
柯建铭"立法院"外被打 指警察在旁边看要
柯建铭遭殴打 民进党团谴责:台湾民主倒退
荧幕情敌同台 陈伟霆、张翰、赵丽颖上演“
台陆委会:支持两岸多元沟通 盼两岸和平稳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