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酷文辣评
阮经天 如果还把我当偶像,那我就糗了
华夏经纬网   2018-08-03 14:14:14   
字号:
近期热词
深港通  洪秀柱  朴槿惠  复兴航空  菲德尔卡斯特罗  特朗普  “东方之星”长江倾覆  控烟  

  电影《狄仁杰之四大天王》

  电视剧《扶摇》

  电影《心理罪之城市之光》

  电影《刺客聂隐娘》

  电影《艋舺》

  阮经天说他的心理年龄也就刚刚30岁,还处于青春期。图/艺人微博

  阮经天似乎有两副皮囊。

  5分钟前,他还神情慵懒地倚靠在走廊上,摆出多个又“Man”又散发着荷尔蒙的姿势。5分钟之后,他又像个孩子一般,眉飞色舞地爆料杨幂在拍摄电视剧《扶摇》时教他如何吸引女孩子,“我跟她比差太远了!我经常问她,‘刚才怎么样?有没有感觉?有没?’但其实用的都是她的套路。”

  阮经天的成长速度一直比同龄人缓慢。16岁时沉迷于电子游戏而休学,17岁为赚钱进了演艺圈;25岁前出演偶像剧不温不火,总想着不如去干点别的;直到电视剧《命中注定我爱你》《败犬女王》让他被人熟知,成为当时“最热门的偶像剧演员”;28岁凭借电影《艋舺》拿到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却开始怀疑自己……30岁前,阮经天很情绪化,他希望通过演戏来追求自由又跌宕起伏的人生体验。“别人30岁都已经有了明确的人生目标,但我好像一直还处于青春期。”

  直到2013年退伍后,阮经天一头撞上了偶像的落潮期。他接连挑战了电影《暴走神探》中的“怪人”巡捕、《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的变态杀人狂、网剧《鬼吹灯之黄皮子坟》中的知青胡八一等多种角色,面对接连不断扑面而来的质疑声,持续的低潮让阮经天从“坏小孩”快马加鞭地步入真正的三十而立。他开始坦然接受“不红”的言论。

  采访阮经天时,距离《扶摇》开播还有三天,有些观众对于剧中长孙无极的古装造型有些担心。但对此阮经天也只是笑笑,他更希望通过表演改变观众的看法。“如果大家还认为我是个偶像,那我就糗了。所以我现在只想让大家知道,阮经天蛮能演的哎!只有这样,我才能在这个领域一直站下去。”

  梦想做飞行员,却成了游泳教练

  阮经天饰演的角色,总是自带不羁的雅痞感。《扶摇》中的长孙无极是典型的“阮经天式”人物:腹黑,有点小坏,即便面对心爱的女人,也一定会整蛊到对方气急败坏,还在一旁挑眉得意。早在他参加综艺节目《了不起的挑战》时,就因为调皮、随性,贡献出了诸多表情包,“好生气哦,但还是要保持微笑”的金句便是出自其口。

  “我就是一个特别皮的‘死’小孩啊,从小就是这样。”他说。

  阮经天出生于台中眷村的普通家庭,父亲在鞋厂工作,母亲开了一家红茶店,家里的经济条件仅仅可以维持生计。或许是出生在海边的孩子生性爱自由,阮经天并没有所谓好好读书就能改变命运的宏图大志,反而像是村里的“皮大王”。上课总是打瞌睡,下课整蛊老师和同学。他最擅长的是打电子游戏,中学后便每天混迹于网吧。他说,那时唯一谈得上的梦想就是当飞行员,因为他喜欢自由自在。

  “直到有一天,我发现除了网游,自己好像一无所有了。”家里经济的拮据,伴随着即将步入18岁的焦虑,让阮经天根本来不及描摹未来就早早地进入了社会。他去餐厅当服务员,帮别人卖球鞋,最擅长的游泳也成了份不错的营生。当时兼职游泳教练每天工作八小时,月薪就有3万新台币(约8000人民币)。这些钱足够贴补他一学期的学费。

  阮经天说,虽然枯燥的游泳训练不是自己喜欢的生活,但如果没有进入演艺圈,他很可能会继续当游泳教练。

  为钱进演艺圈,结果穷到想退休

  初入演艺圈,阮经天说只是为了赚更多的钱维持生活。

  17岁时,阮经天陪朋友参加模特面试,结果导演却相中他来拍摄戴佩妮《爱过》的MV。“以前我们那个地方叫你去拍戏,大部分都是骗人的啦。”但导演说,拍完当天就可以拿到5000块新台币,他二话不说,笑嘻嘻地应允下来。就这样,他为了生计签约了经纪公司。

  但非科班出身的阮经天根本不会拍戏。出道前六年,虽然他先后出演了《米迦勒之舞》《绿光森林》《花样少年少女》等多部偶像剧,但刚开始他连导演讲什么都听不懂,甚至在拍《绿光森林》和女主角牵手的戏份时,被导演勒令重拍多条,“阮经天,你之前谈的恋爱都是假的吗?”

  公司的同期演员,纷纷当上了偶像剧的男主角,只有阮经天的人气并未扶摇直上。

  成就感接连缺失,清苦的日子加速他的倦怠。那时他一年的收入只有二十几万新台币(约6万人民币),甚至不及刚刚毕业的上班族。阮经天只能和发型师助理、宣传三人合住在台北拥挤的公寓里,参加通告的衣服都要借来穿。有时候出去拍戏,房子还经常因为没钱续费而停水停电。

  他开始萌生退出演艺圈回家开鞋厂的念想。他始终认为,进入演艺圈不过是靠父母给的一张还不错的脸和身材,可以靠这些赚更多钱,但他从不以为自己真正属于这个行业,“我每天都盘算着什么时候能退休。毕竟当时我已经过了25岁,不想再一事无成。”

  背不出台词,被钮承泽一顿臭骂

  大多数人会将阮经天事业的转折点,归功于接演电视剧《命中注定我爱你》。当时阮经天临危受命,本色出演了剧中有些孩子气的霸道总裁纪存希。该剧不但开创了当年的台剧最高收视率,更让阮经天一夜间红及两岸。他应允下海裸泳时,几大电视台纷纷派出采访车全程跟踪。

  但真正让他改变对演员的看法的,其实是钮承泽导演的电视剧《我在垦丁天气晴》。他在剧中出演了一位郁郁不得志又固执己见的漫画家。钮承泽说,第一次见阮经天,他很像个孩子,但为人客气,很有生存之道,一看就混过街头,“他在我面前一直很拘谨,把我当成可以提供工作机会的导演。”

  然而在拍摄初期,阮经天却经常压力大到背不出台词,或因为太紧张而卡壳。钮承泽对他毫不“客气”,每天都在片场指责阮经天的不足。直到有一场戏,阮经天在经历多次NG、多次被骂后终于找到了感觉,沉浸在戏中的他觉得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连空气里细微的尘埃、灰尘似乎都清晰可见。

  事后阮经天在监视器里看到完全不同的自己,兴奋到头皮发麻,“简直太酷了!那种感觉会上瘾哎。接下来的每一天,我都想体验这种酷到不行的感觉。”那是他第一次,将演戏作为这一生唯一一件有趣的事情,想要认真对待。

  拿下金马奖后,竟无所适从

  《扶摇》中长孙无极有一场重头戏:在得知了自己的身世后,曾经不可一世的太子颓了。独自在大殿之上悲愤地隐忍着,直到面对扶摇,他瞬间哭了,“哭得巨丑,但很爽。”阮经天回想起当时的情景。

  他说,这是长孙无极最接近阮经天的一刻。当他遇到没办法解决的问题时,就会一个人躲在家里大哭,“我内心其实就是个小孩,但我也有脆弱的一面,只是不让人知道。”

  阮经天性格上的棱角,在成功和颓败的交替中逐渐被磨平。2010年,偶像剧出身的阮经天终于在28岁成功转型,凭借《艋舺》中重情重义的“和尚”一角拿下金马奖最佳男主角。吴宇森曾称赞他,“让人联想起年轻时的周润发”。

  突如其来的好评让阮经天无所适从。在片场他虽然还是最年轻的演员,但金马奖的光环让同组的导演、前辈认为他不再需要指导。无数的溢美之词淹没了他的生活,也有无数的人在等着看他笑话。

  接连拍了两部作品,票房都不理想。他慌了。“那段时间我压力很大,很在乎别人对我的看法,甚至产生了强烈的自我怀疑,觉得他们是不是看错人了?”在事业的岔口,阮经天带着五味杂陈的情绪入伍。

  为期一年的替代役结束后,经历了空窗期的阮经天又一次深陷危机。金马奖的光环犹在,而演艺圈却时移世易。他焦虑于自己被后浪推倒在地,再也站不起来。“我不怕挫折,以前的事业低潮、失恋都很痛苦。但电影不免俗地还是要看票房,那时我已经30岁了,我好像不知道自己还能演什么。”

  入戏太深“整垮”自己,却说爽

  阮经天开始对自己愈发苛刻。以前100场戏中,他只希望50场可以找到那种“过瘾”的感觉。但现在,他要求自己100场至少要达到80分。2015年他接演了五部电影,他从没有如此高强度的压迫过自己。

  “现在红不红没有那么重要,我也从没把自己当偶像,比起花美男们我长得不好看。我现在更想让大家知道,阮经天是演员,而且我还蛮会演的。”

  近两年,阮经天尝试了各种不同角色,甚至将角色和生活融为一体。退伍后,处于迷茫期的他接演了《暴走神探》中的范如一,一个活在自己世界里的怪人;2014年,他想知道32岁的自己还能不能坦然说出“我喜欢你”,于是接演了《谋杀似水年华》;2016年,他和内心“孩子气”的斗争偃旗息鼓,相较跌宕起伏的生活,开始试着寻求稳健,于是有了《心理罪之城市之光》中的变态江亚。

  “我在不同时期有不同的一面,很张狂、很分裂、很幼稚、很成熟,我一直在寻找和我相似的角色来支撑自己,否则我会空掉。”但他也经常因为入戏,把真实的阮经天“整垮”。演完《艋舺》差点被“流氓”;《Love》杀青后,他口吃了近四个月;拍《城市之光》时,他看了很多连环杀人犯的故事,某次导演喊“卡”后,他依旧沉浸在上一场打戏的怒火之中。一位老演员半开玩笑地说,“哥们儿,下一场能不能别真的(打)?”阮经天当时因为太过入戏发狂似的想“杀”了对方,拍摄结束后更患上短暂的抑郁症。他说,这类角色不能一直演下去,但演起来确实爽。

  虽然在进军内地后,阮经天的作品暂未在热度和价值方面超越《艋舺》,但他始终记得刘伟强导演的规劝,男演员30岁到40岁之间非常重要,需要挑战各种类型,这样才能拥有40岁之后厚积薄发的实力。“这三年对我来说非常重要。我想要尝试各种角色,火不火其实没关系。我发育得比较晚,现在的心理年龄刚刚30岁,还有大把时间可以练习,退休前,我应该都不会有自己最满意的作品。”

  新鲜问答

  新京报:和杨幂合作有什么样的感受?

  阮经天:每天都很好玩。她很直率,超爱怼我的,我常常被怼到“你怎么这样?”但在心里,我蛮重视这个朋友。

  虽然她年纪比我小,但是她结婚了,有孩子,所以我生活中有搞不清楚的事情,偶尔会问她一下,“唉,你觉得这怎么样?”甚至有时候看到还不错的女孩子也会问:“唉,你觉得这个女生合适我吗?”

  新京报:据说她在现场经常教你怎么吸引女孩?你演了很多偶像剧,生活中却不擅长这些吗?

  阮经天:我生活中完全不会。我知道这很难让人相信,但我只能对我不喜欢的女生放电。如果面对的是我喜欢的,我会紧张,会卡词,会不好意思。

  新京报:曾经你说择偶标准是“皮肤好、可爱、脚踝细”的女生,现在有改变吗?

  阮经天:没变啊,我觉得可爱比漂亮重要。因为长相会看腻的,真的爱那个人肯定是因为这个人本身很温暖,很好,你才会真的爱她。而脚踝细是我自己的偏好。我还喜欢脸很臭的女生。就喜欢有反差的,比如她平常很冷酷,但她的笑容只为我而开,我就觉得很珍贵。

  新京报:你会介意别人觉得你发际线变高吗?

  阮经天:不会啊,因为我又不会秃头。我们家没有秃头基因,所以我很放心。我们家都是额头比较高,额头高运气好,老了命好哎。

  新京报:你是喜欢剃光胡子,还是喜欢留一些胡子?

  阮经天:我以前喜欢剃光,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不工作的时候基本上我都不刮。因为我觉得我不刮胡子,人家就认不得我(笑)。

  我也不太喜欢戴墨镜,如果我有戴墨镜,那只有两种可能,一是我没睡饱,很累。不然的话,就是我在赛车场,因为我觉得这样很帅,否则平常我不戴墨镜。我视力很好,但戴墨镜我会看不到路,就会没有安全感。

  文/张赫 摄影/郭延冰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徐亚旻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开心麻花的妙招:“俗”与“抄”
·炒来炒去的回锅肉为什么仍然有市场?
·流量时代,追星榜单背后的数据迷思
·王冠逸新剧感情线初显 与姜梓新成“欢喜冤家”
·秦岚新剧开启“说教”模式 网友:你说什么都对
·“好声音学霸”邓紫霄 李健让她最感动
·2018《跨界歌王》决赛夜,杀手锏迭出谁将登顶?
·郭麒麟新剧还原纯真往事 唤起观众情怀共鸣
·《朗读者》第二季本周即将收官 余华忆故乡
·8月小荧屏大银幕上演铁血柔情
·陈鲁豫“偶遇”杜江霍思燕 穿纯白西服长裙现身
·美媒评选“最美百位女性” 迪丽热巴许佳琪入列
·卢庚戌微博变段子手 自嘲“长的幽默也算幽默”
·张碧晨“空降”少林寺清唱《凉凉》 释小龙展绝学
热门点击
  更多
11月27日至12月5日,习近平访问西班牙、阿根廷、巴拿马和葡萄牙并出席G20
习近平开启亚太之行,并出席APEC第二十六次领导人非正式会议。
精彩时评
 
·无人驾驶商业化还得过人心关
·以司法保障民营企业家,抵达更开放的明天
·大学生索要抚养费败诉,并无不妥
·陈广江:“过渡期”不是医院布草混洗的挡箭
·邓海建:同仁堂蜂蜜事件击穿品牌责任底线
·再也不能惯着城市“炸街族”了
·火车票“套路代购”当刹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同胞在台湾公祭南京大屠杀死难者
·海南“冬交会”台湾馆人气旺 台商促推广寻商机
·北京市台联理事赴河南调研参访(图)
·雾峰林家历史特展走进河南巡展(图)
·美推新非洲战略 强调美国优先
·澳大利亚2018年度词汇出炉:“堪培拉泡沫”
·加拿大全国多地遭遇“诈弹”威胁
精彩博文
 
·[张富学]大陆应积极应对金门期盼实行一国两制诉求
·[袁周]印航更名对蔡英文所谓“维持现状”的警示
·[贾永辉]融合发展 汇聚起两岸和平发展强大正能量
·[阳光不锈]网信办整顿娱乐八卦账号 “全民星探”等被关
·[宠辱不惊]地铁设女性车厢防色狼? 大声说“不”更有效
·[坐看云起]各国考试防作弊啥招? 印度高科技韩国查厕所
·[张良骅]台湾人为何对大陆“好感”首次超越“反感”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医用布草污染 还有多少肮脏的管理死角
王嘉尔蜡像量身照发布 手拿量身用具搞怪
摩根士丹利高管团队到访e代理,达成合作意
江西三甲医院洗涤厂调查:带血床单手术服混
奥黛丽·赫本的故事将拍电视剧 谁能来演她
2018双十二报告:买货热情不减,云通信
MARMOT土拨鼠户外运动自行车品牌:中
贵州茶资源交易中心:如何防范现货投资交易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要官员负
好莱坞艳照发布者遭"人肉" 网友发"裸照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