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彩票里的“中国梦”:不一样的彩民,一样的大奖梦图
华夏经纬网   2006-09-06 10:50:03   
字号:

彩票漫画:中奖法宝 中新社发 唐志顺 作

  不一样的彩票点,一样的热闹

  已是中午12时27分,老张还坐在温莎酒吧里,一边盯着电视屏幕,一边埋头写写画画。见到陌生人,他赶紧把一打彩票投注单揽在怀里,指一指桌子上的绿茶,说:“我是来这儿喝茶的。”

  “我怎么看您在填投注单呢?”

  “哎哟,我这不是顺便练练笔法吗?”他面不改色地说,“您瞅瞅,我现在1、2、3、4、5写得多顺溜儿!”

  他的回答引来周围人的一阵大笑。有人打趣道:“老张,不就怕家里人知道吗?别装了!”

  温莎酒吧开在北京一家三星级酒店里。除了3台公布彩票信息的电视、桌子上的中华绘图铅笔,这里和其他酒吧的摆设差不多:一个铁艺壁炉、3顶水晶吊灯、8把木制吧凳,还有两株绿萝和散尾竹。

  自从两年前开设彩票投注站,酒吧的人气旺了,生意也好了,每天有5000元以上的营业额。“算是酒店的特色经营,”负责人高锦明眼睛一闪,“前天就挣了6万。”

  这个数字和全国相比微乎其微:截至2005年,全国已有10多万个彩票投注站,7000万名彩民,彩票销量累计达 2860.3亿元。

  1987年,新中国诞生的第一批8000万张“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奖”在河北、山东等地区试点发行。至今,高锦明还清楚记得他念初中时北京刚开始出现彩票时的情景:卖彩票的人背着军绿色书包,站在供销社门口,拉了一卡车的洗衣粉、自行车等奖品。他也参加了抽奖,摸来的3块灯塔牌肥皂,成了家里的宝贝,“那时见过最大的票儿就是10块钱”。

  与高锦明管理的酒吧相比,43岁的郭子常去的彩票点就寒碜得多。那是一家柯达彩印店的过道,只容得下几个人,两边竖着3把木椅。墙壁上挂着黑板,歪歪扭扭地记着中奖号码。如果想说说话,只能坐在外面的马路牙子上。

  郭子就在马路边工作。他是北京公联顺达智能停车管理有限公司的收费员,管理100多米长的马路两侧的11个车位。半年前,同事“大个子”买彩票中了1000元。这给月工资只有640元的郭子带来无限诱惑。“一注不过两块钱,多收两辆车就够了。”虽然少了颗上牙,他说话仍然很利落。

  下午5时40分,灰衬衣、黑腰包打扮的郭子穿梭于马路之间。路边撑着两把印有燕京啤酒标志的太阳伞,和一把露出海绵的靠椅,算是他的“露天办公室”,虽然他“很少有时间坐着”。

  “嗨!该下班了。”接晚班的“大个子”把自行车停在彩印店门口。

  “你先别买呢。”隔着马路,郭子挥手嚷嚷,“我跟在你后面买总是中不了奖!”

  “运气不好别赖我啊!”“大个子”嘿嘿一笑。

  “上次听你的买了仨也没中。”郭子走过来,交待道:“盯着那辆红旗,已经停了4个多小时了。”

  一转身,他瞄一眼后院。他和老婆住在其中一间石棉瓦房里。虽然人前他拍胸脯表示家人十分支持。可是当着老婆的面,他就脖子一梗:“谁说我买彩票了?”

  在老婆眼里,买彩票就是乱花钱。为这事夫妻俩没少吵架。“女人家,懂什么?”郭子吸了口烟,“我这是为家里赚钱呢!”

  较之于温莎酒吧的优雅,彩印店显得有些喧闹。晚上7时刚过,门口就挤满了人,再过一个半小时就是福利彩票3D的开奖时间。大家正在七嘴八舌地讨论。一个光头胖子从塑料文件袋中拿出笔记本,里面用蓝色圆珠笔记录着每期中奖号码。他翻开本子,频频点头:“这期应该有5。”

  “有可能。”一个白发老者顺手捡起路边石子,在地上画起来,“5是有段时间没出来了!”

  “可不一定!没准儿今天它就不出来。”

  “管它呢!我就猜345了。”一个中年妇女拍拍腿说。

  “行,我就投275!”光头胖子也下了决心。 @pages@

    不一样的彩民,一样的大奖梦

  虽然一再声称不买彩票,老张仍然认真地把中奖号码记在投注单上,像扑克牌一样排列整齐,一旁是盒555香烟,下面压着4张一元的钞票。

  “他一天也就买10块钱的。”高锦明压低了声音,“一大早就来了。”

  如此小气的出手,50多岁的“孟主任”有些看不惯。在某部委下属贸易公司上班的他每隔几天,就心痒痒地溜出来,买彩票“找找乐子”,一次就扔进去三四百元。

  在温莎酒吧,他常买一种名叫“快乐8”的北京福利彩票,投注方法是从1至80个号码中任意选择1至8个号码。这种彩票每5分钟开一次奖,能够带来即时中奖的快感,一上市就风靡京城。

  “你说我们这样的年龄,还能有什么娱乐?”“孟主任”穿一件红色七匹狼体恤衫,啤酒肚微挺,“打麻将,多伤和气;去歌厅,没有伴;高尔夫,又消费不起;找小姐,那是违法乱纪!”

  不过,像他这样出手大方的彩民并不多见。根据北京大学中国公益彩票事业研究所的研究,目前国内彩票购买者多为中低收入阶层,属于社会弱势群体。一份关于上海市足球彩票消费者的调查也显示,彩民中月收入1001~2000元者比例最大,占34.1%,其次是501~1000元者。

  对此,该研究所执行所长王薛红博士解释为“求富心理”:在经济高速发展的情况下,中低收入者容易产生“一夜暴富”的幻想。受限于教育水平等客观因素,彩票成了他们的最佳选择之一。

  郭子就是这种想法:“这年头没有钱什么都干不了!可我们穷人不能偷,也不能抢,该怎么赚钱呢?就买彩票吧!”

  此前在家乡安徽无为,他也是个手下有30多个工人的包工头。因为欠款,2000年来到北京投靠妹妹,指望“接个奥运会的活儿挣点儿小钱”。

  没想到,“北京的水太深”,半年过去了,别说工程,连工作都没找到。在老乡的介绍下,他当起了停车收费员。

  在那间不足8平方米的屋子里,放着一张高低床,上面摞满了卖水果用的塑料泡沫箱。办公桌上有一台巴掌大的电视机。窗户被报纸糊上,密不透风。没有自来水,每天要拎着水桶到邻居家打。

  虽然对面就是超市,郭子从没去过,而是走路十多分钟到早市上捡些便宜货。如今,有了彩票这个生财之道,偶尔也能多几百元外快,这都是为留在老家念书、即将读大学的儿子攒点儿学费。

  谈起中500万元大奖的美梦,他先是向周围人打听个人所得税的规定,然后手一挥:“行,100万用来缴税。等儿子考到北京后,再买房买车。还要留点儿给他找工作用。”说着,他叹了口气,“现在找工作不都要钱来疏通吗?”

  “等一切都安顿了,我就回老家钓鱼去。”郭子眼睛亮亮的,“虽然有些不切实际,但谁不想中大奖啊!就是不知道有没有那个命!”

  这和“孟主任”的说法如出一辙。尽管月入万元,拥有一套百平方米的住宅,但他也想中个大的,“人无外财不富嘛!”

  可惜,半个小时过去了,他一分钱也没中,倒是赔了100元钱。

  “都是骗人的!”他急得吼起来。

  “可不!我今儿都赔了1000多元钱了。”边上附和道。

  埋怨归埋怨,“孟主任”又掏出一张“大票”,“不买就不可能中,买了还有可能,重在掺和嘛!”

  “什么彩民啊,我们都是财迷!”旁边有人半开玩笑地说。 @pages@

    一样的彩票,不一样的心态

  3年前,复旦大学经济学博士李刚动手撰写有关中国彩票业现状的博士论文。消息传出,不少哥们儿前来讨教“中奖真经”。这令他哭笑不得,“稍有概率常识的人都知道,彩票是没有规律的,根本无法预测!”

  然而一经调查,他发现不少彩民坚信彩票有规律。不少彩票报纸,甚至官方网站也会推出预测大师、星相秘笈等栏目,对此推波助澜。

  为解释此事,李刚花了不少心思。他常用的比方是,目前最为火爆的“双色球”彩票,一个人中头等奖500万元的可能性微乎其微,只有1/1800万,而过马路被撞死的可能性都有1/300万。

  可惜几乎无人相信。有些人反问他,“宇宙飞船都能上天,彩票规律怎么就研究不出来?”

  他的一位室友一天早上醒来,说梦中有位高人指点,中午12时在学校附近的某家小摊买彩票,可以中大奖。

  “结果?肯定没中嘛!”李刚很是无奈。对于这种现象,他分析为人性的愚昧和贪婪,就像“渔夫和金鱼的故事”中的老太婆,永远得不到满足。

  王薛红则把这种号码预测心理称为“善意的无知”。她指出:彩票是一种以小搏大的概率游戏,如果投入太多的时间和金钱,久而久之,彩民就会产生“输了钱想赢回来”即“翻本”的想法,逐渐引发部分自控力较低的人对彩票产生过度依赖,身陷其中,无法自拔。此类接近“病态彩民”的人,从早到晚脑中想的和嘴上说的都是彩票,诸如怎样选对的号,哪一次选错了哪个号,以及中了多少奖等等,而不是把彩票当成茶余饭后的休闲娱乐看待。更有甚者还把买彩票错误地当成“投资”行为,其实这应该属于“投机”范畴。彩票这种游戏方式本身包含了使人产生心理依赖的可能性,就像毒瘾、烟瘾、网瘾一样,有时需要心理医生的介入。

  因此,郭子等人以彩票赚钱的想法,在她看来是不健康的彩民心态。因为彩票只是一种概率游戏,“中了就中了,不中也就当献爱心了”。

  然而据李刚所做的一份上海彩票购买者的行为调查显示,55.3%的受访者购买彩票的动机是“中大奖”,表示“献爱心”的只有9.7%。

  这与彩票发展较为成熟的国家有所不同。一位墨尔本大学的医学博士生介绍,在澳大利亚,博彩产品分为赌博(Casino)、赛马(Horse Racin g )和彩票(Lottery )三类。作为学生,他每个赛季都会花上25澳元左右参与赛马,不过主要目的不是赢钱,而是娱乐。尤其到了一年一度的赛马节,比赛时刻,所有的电视同步实况转播,连图书馆内也不例外。除此之外,还有精彩的帽子秀和时装展,“好玩极了”。

  与这些国家相比,根据李刚的调查,中国彩民中穷人的比例高得多。“老百姓发财的机会很少,又缺乏完善的社会保障,于是就会求助于彩票。”调查中大部分人表示中奖后首先就买房的现象,似乎印证了他的看法。

  笔者在温莎酒吧提出同样的问题。“肯定是先买房!”高锦明毫不犹豫地说,“够住就行,100多平方米!花十几万元简单装修一下。”他晃着脑袋继续憧憬:“再买辆车,不用太好,就马六(马自达6型轿车,售价近20万元)吧!剩下的,买股票,作投资。”

  中国目前尚未对彩民的购彩行为、习惯和心理预期等做过全面的调查,也缺乏专业彩民心理咨询和救助机构。为此,王薛红呼吁建立“责任博彩”意识,即政府、彩票发行机构及媒体等,有责任教育和引导公众正确消费,形成良性的博彩心态,并对“问题彩民”的产生给予预防及相应的救助。

  有研究者称:“把彩票当成中国传统的‘小赌怡情’,或者西方一些国家的全民休闲娱乐,对当前中国社会的大多数底层彩民来说,都太奢侈了。他们节衣缩食投注的一张张彩票,其实是他们通往一个虚幻的‘中国梦’的门票。当其他的门都难以企及时,只有这扇门似乎还向他们开着。只是,这门票、这门,会把他们带向何方,恐怕是他们同样无力掌控的。”

  李刚则把许多人的彩票梦想描述为虚无缥缈、望得见却碰不着的“海市蜃楼”。

  他认为这个问题很严重。“老百姓把赚钱的希望寄托在概率很小的彩票上,会不会引发社会问题?并且这样的彩民队伍还在不断壮大。”他手上的一份彩票年鉴显示,全国有10%的人有过购买彩票的行为。“这一数字仅限于城镇,算上农村的地下六合彩,应该在40%以上。”他忧心忡忡地说。

  但是,当事人自得其乐。快到中午1时了,老张才开始点餐。跳过60元的金枪鱼三明治,服务员直接把菜单翻到最后一页,问:“您今天吃馄饨还是面条?”这是温莎酒吧最便宜的饭菜了,8元钱一份。

  “算了,我还是出去吃包子吧。”老张说。

  (稿件来源:中国青年报,作者:杨芳)

转自中新网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门点击
  更多
世界互联网大会与会嘉宾齐聚小镇,共享"中国红利"、共治"世界网事"。
李克强出席中国-中东欧国家领导人会晤并访匈牙利、出席上合组织成员国总理会议
精彩时评
 
·长城内生火 熏黑了素养
·让慈善捐赠进“玻璃口袋”
·"第一批90后"体是网络伪话题
·姚桓:深刻理解坚持和加强党的全面领导
·曹林:好人的自信不需要佳话滋养
·手术签字与患者利益最大化
·“甲醛超标”风波折射监管缺位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确认2018年春节加班等航空运输安排
·北京地区今冬电网负荷将创新高 电采暖占40%
·南宁警方严打赌博 上千台赌博游戏机秒变废铁
·“黄牛”扰乱理赔市场:欺瞒当事人赚高额差价
·美国首次公布伊朗违反核协议证据 伊朗:系编造
·日本小学教师呼吁日本向南京大屠杀死难者道歉
·性丑闻酿苦果!美政客接连落马 肯塔基州议员自杀
精彩博文
 
·[我心飞扬]“鸵鸟心态”的蔡英文当局还能装多久?
·[张良骅]蔡办为何弹压“绿委”为“赦扁”集体逼宫
·[贾永辉]融合发展 汇聚起两岸和平发展强大正能量
·[阳光不锈]网信办整顿娱乐八卦账号 “全民星探”等被关
·[宠辱不惊]地铁设女性车厢防色狼? 大声说“不”更有效
·[坐看云起]各国考试防作弊啥招? 印度高科技韩国查厕所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偷故事的人”:张惠妹新专辑十首歌讲述十
玖富犇犇受邀出席决战港股2017海外投资
黄晓明出演《琅琊榜2》不惧比较:不为别人
袁立怒撕《演员的诞生》 真人秀的真与秀,
网贷理财潜力股平台:米缸金融、唐小僧、极
国民党团声援马英九:检调不应沦为斗争工具
“普惠通”APP落根兰考试点运营,积极推
土拨鼠MARMOT自行车山地车品牌:共享
拒绝排队!到脉宝云店开启疯狂购物新模式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要官员负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