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网络世界“造币工厂”:一天工作12小时还没底薪
华夏经纬网   2007-01-30 08:26:09   
字号:

网络游戏的世界很奇妙,它可以满足人们在现实中没法做到的或很难拥有的一切,如今的网络游戏,你要想在里面扬眉吐气,最重要的是,你得花钱!在网游世界里,流传这样一句话:金币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金币是万万不能的。

  网游世界也出现造币工厂?

  小吴:“其实虚拟世界跟现实世界一样,都需要花钱,那么这里面的钱就是我们所说的金币,游戏中的金币。”

  小吴,是北京某高校大二的学生,假期里他会去网吧玩它的喜欢的《魔兽世界》,记者在网吧里碰见他的时候,他正在《魔兽世界》里和一只怪物做斗争。

  小吴:“怪物被我打死了以后,会掉一些东西,我捡到他,现在我就回城里把它卖掉,这个是一个商人,我点开他,就会出现一个界面,这个界面可以让我卖东西,找到刚才那个物品,这就是我刚才捡得那个物品,那么现在我是294金,92银,我把它卖了,现在就变成295金了,我的钱就增加了。”

通过打怪物,小吴挣了一个金币,他打算用挣来的这个金币买一张飞机票去一个叫格罗姆高的地方。

  小吴:“我要想飞到格罗姆高的话,就要付上边这些,我点击的话,我就要付给他这些钱,我刚才是295金,现在变成294金,这就是我付得飞行费用。”

  而小吴告诉记者,在网游世界里,他也时常会有囊中羞涩的时候。

  小吴:“我现在是骑的40的马,我想换成60的。”

  记者:“有什么区别?”

  小吴:“40的马,就是速度上不一样,40的马需要一百金,60的马需要一千金。”

  记者:“那你现在只有294金,应该就不足以支付。”

  小吴:“对,所以在慢慢升级过程中,还要赚钱。”

  时间是宝贵的,要想要走在其他的玩家前面,成为呼风唤雨的风云人物,很多人便开始用真金实银购买虚拟的游戏金币。

  小吴:“像在美国有个叫ige的网站,就向大家出售金币。”

  小吴说的IGE,是一家美国网络虚拟游戏币的中间商,在它的网站上,出售很多种不同款游戏的游戏金币,记者注意到,在这里,花费85.27美元能够获得200个“魔兽世界”的游戏金币,那么,像IGE这样的网站,他的游戏币又是从哪儿来的呢?

  一边打游戏一边赚钱,这是很多游戏玩家做梦都想过上的日子,在我们周围还真有一群人,他们唯一的工作就是打游戏,而且他们真的从虚拟的网络游戏里,赚到了真实的人民币,只不过,这样的日子,并不像玩家们想象中那样美妙。

  距离北京市区30公里的房山区良乡,在这个叫文科书院的居民区内,黑暗的房间里,几个年轻人借着电脑屏幕发出的微弱亮光,痴迷的玩着网络游戏《梦幻西游》,他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获取更多的游戏金币,打开灯后,记者看见这些年轻人早已是疲惫不堪、哈欠连天、靠着一根接一根抽烟来提神。

  记者:“你多大?我看你好小啊。”

  游戏者:“19岁。”

  在望京某小区的一间地下室内,为了提高获取游戏金币的效率,老板不仅让每个人同时操作两台电脑,并且每台电脑也是24小时不停运转。

  北京望京某“造币工厂”老板:“上下班可以九点到九点,在这儿住的话12点到12点。”

  记者:“一天工作12个小时,还没有底薪。”

  老板:“没有保底,提成40%,没有底薪。”

  在一间韩国人开的“造币工厂”里,韩国老板忙得不可开交,一边接韩国来的电话,一边替新来的员工翻译游戏里的韩文规则,同时还催人赶快来换班。

  老板:“打的好的话工作时间从下午五点到凌晨四点专门去打,一天工作12个小时,两班轮。”

  记者:“那一个月能休息几天。”

  老板:“一个月,现在这个没法跟你说,我们现在就维护那天休息。”

  记者:“那要是不出什么问题就不休息?”

  老板:“对。”

 打游戏成了一个拿工资的工作,一个赚钱的行业,很多不玩游戏的人肯定看不懂了,来给您解释一下,在网络游戏里面,玩家扮演的角色必须有一些装备,比如说,战士要有剑,魔法师要有宝物,就像现实世界一样,这些装备也要花钱来买,只不过花的是游戏金币,而这些所谓金币农夫们干的事,就是每天打游戏来赚金币,然后老板再把金币卖给玩家去买装备,这样一来,网络游戏中的虚拟金币,就变成了真金白银,这门生意穿梭在虚拟和现实的世界之间,但对这些打游戏的小伙子们来说,无论在哪个世界里,他们都过着像农夫一样的生活。

  在这间位于良乡的造币工厂的墙角处,记者看到一口大电饭锅,里面有一些烧胡了的白米饭,这个正在玩游戏的小伙子告诉记者,这就是他们吃剩下的午饭,也是今晚的晚餐,为了挣游戏金币,他们已经连续十几个小时没有休息了,但现在离老板规定的金币数量还差得很远,所以尽管已经晚上9点多了,仍然没有人顾得上吃饭。

  记者:“你们没有固定的点吃饭吗?”

  小邢:“今天下午没有玩好,紧张得不行。”

  两个小时过去了,这些年轻人还在各自的电脑前拼命挣着金币,这时,老板来了,当记者询问老板这些废寝忘食的游戏者一个月能赚多少钱时,老板这样回答。

  老板:“他们这个月,怎么说,状态没发挥出来,现在连公司运营费都没赚出来。”

  记者:“那这个月赚多少钱?”

  老板:“看他们下半月怎么样吧。”

  记者:“如果下半月还是这种状况呢?”

  老板:“那不能怪我啊。”

  记者:“那他们就没钱了。”

  老板:“公司提供的环境就在这儿了,你下一步就要靠自己了。”

  这两个位于地下三层的十几平米的房间是游戏者的宿舍,房间里的光线昏暗得根本看不清里面的人,地上、桌子上、床上垃圾成山,整个房间臭气熏天、破败不堪,在门口站了不到一分钟,记者就被呛得喘不过气来。

  记者:“那如果有时候太累了,我能不能歇一下,不够12个小时,行吗?”

  老板:“那耽误我们时间。”

  记者:“一天必须得12个小时?”

  老板:“对,对。”

  与这些破败不堪的地下室相比,有的“造币工厂”里,游戏者们连拥有一张属于自己的床铺都很困难,记者尾随一个游戏者小龙来到他们的住处,小龙告诉记者,这个仅几平米的房间住了四个人,由于每天工作12个小时,两班轮流倒,所以四个人便两两轮流睡觉。

@pages@

 农夫开始造金币?

  每天12个小时的工作时间,晨昏颠倒,废寝忘食,没有任何休息日,这就是金币农夫们的游戏人生,有人统计说,像这样的金币农夫全国有不下50万人,他们就这样从网络游戏中,源源不断地打出金币来,交给他们的雇主——也就是所谓造币厂的老板,在不玩游戏的人眼中一钱不值的游戏金币,到了这些老板手里,就变成了一门财源滚滚的生意。

  记者:“有注册过吗?”

  老板:“没有,明年注册,还是以网络公司的名义,这工作一般不需注册吧。”

  记者:“那应该没有合同了。”

  老板:“没有,个人干,哪有什么合同。”

  老板:“不违法,不违规,也不合法。”

  小王:“我可以给钱,你能给我办下来吗?有这种照吗?没有这种照,因为这个行业属于IT吗,不属于,属于网站吗?也不属于,这行业就相当于当年的黑网吧。

  小王,今年二十出头,玩网络游戏已经有五六年的时间,渐渐的摸出了路子,和好友小张,准备在自己家里开一间“造币工厂”,初期的投入也就是几台电脑和数名低廉劳动力,为了节省花费,他们先从电脑租赁市场租来了四、五台旧电脑。

  小王:“15号以后我会再加3台电脑,人多的话,我会加到10台,到3月份,如果说好的话,正常的话是30到40台。”

  记者:“你见过最大的有多大?”

  小王:“我见过最大的是200个人的工作室。”

  记者:“就在北京啊?”

  小王:“对,知春路,知春大厦,第一年赔了几万块钱,第二年人家一天净挣20、30万。”

  200人的规模,每天二三十万的纯利润,这是小王的终极目标,为了尽快挣钱,他和小张赶往河南长葛招兵买马。

  记者:“怎么想到跑到那边去?”

  小张:“我们没人嘛,急着招人。”

  记者:“那边人多啊?”

  小张:“嗯,那边人好招嘛,便宜嘛每个月。”

  记者:“他们每个月多少钱?”

  小张:“管吃住才500块钱,12小时倒班。”

  去河南招人,一是为了节省成本,还有一个原因是他们不愿意使用北京当地人。

  小张:“我怕练着练着爹妈再找来,出点什么事,然后事儿多啊。”

  最让小王和小张得意的是,他们的生意得到了一位颇有实力的贵人相助,这个人能帮助他们将游戏币出口到美国,赚美国人的钱。

小张:“他是雇了个专八英语的,雇了程序员,美国那边有客服,直接和那边联系。”

  小王告诉记者,在网络游戏里,练功吃药得花游戏币,生产锻造得花游戏币,就连从一个场景到另一个场景都得花游戏币,而在一些发达国家,大量的玩家由于时间不多,但收入比较富裕,所以便用真金白银购买虚拟的游戏币,这几年来的需求量也越来越大,比如将游戏币出口到美国,它的利润就是卖给国内玩家的十倍以上。

  小王:“美服大概是一块到两块钱一个金币,一个金币大概就是五六分钟,十分钟。”

  一个金币价值人民币一到两元,而每个金币只需要花五六分钟,小王给记者算了一笔帐,如果每5分钟打出一个金币,那么每人每班12个小时,就可以生产出大约140个金币,一台电脑24小时不停运转,一个月就可以获得8400个游戏金币,按每个金币1.5元的人民币计算,仅一台电脑每月便可以获得12600元的收入,刨去每台电脑两位工人的工资1000元,以及游戏双月卡费198元、水电费、上网费、电脑租赁费等费用,利润至少在500%以上。

  虚拟世界里的金币交易

  金币交易,虽然发生在不可思议的虚拟世界里,它的产业链却和现实世界中的商品生产如出一辙,有最底层的金币农夫,也有组织生产的造币厂老板,甚至还产生了进出口贸易,随着交易规模不断扩大,这条产业链现在也变得越来越复杂,衍生出了专业的代理商和销售渠道,于是很多我们在现实生活中常看到的商业手法,开始频繁地出现在游戏当中。

  游戏币收购商李强:“高风险,高收入,有很多人愿意冒险,利润太可观了。”

  李强,2004年开始涉足游戏币收购,目前平均每日交易额达20万元人民币,收购的游戏币主要销往韩国。

  李强:“韩国是一个游戏大国,金币需求量很大,它有很大一部分的,韩国的国民有很大衣部分都在玩游戏,所以说他这个求量很大,中国当时有一段时间还供不上货。”

  和所有从事游戏币交易的收购商一样,在李强的韩服游戏币交易平台上,每天都会公布最新的虚拟货币对人民币的“汇率”,就是把人民币当作参照物,换算出给种游戏币的实际价值,记者在一家韩服游戏币交易平台上,找到了天堂二这款游戏的游戏币从2006年12月23日到2007年1月25日的历史汇率表,记者看到,2006年1月24日这一天,每1000万个天堂二游戏币的收购价格是74元人民币,而就在这一天,它的收购价就减到了72元。

  记者:“这个汇率是怎么形成的?”

  李强:“汇率的形成,是首先第一个我们对市场的摸索、评估,再一个先了解他们那边的需求,比如他需求的价格是100块,我不可能110去收中国的钱,我只能降到90,然后再是供求量,我们货存,存货是大了,还是少了,当我的货越存越少,那就必须得拉高价格来收,韩国那边也拉高价格来卖。”

  网游金币的生产者是中国“造币工厂”,消费者是国外的游戏玩家,中间则是像李强这样的中国代理商,他们通过低买高卖,从中赚取差价。

 记者:“公司每个月的销售额大概能到多少,现在?”

  李强:“到目前为止还是呈上升趋势,我就说上个月,上个月的销售月绩的话,应该是在,整个销售额在600万左右。”

  记者:“中国现在每年游戏金币出口贸易额大概有多少?”

  李强:“就以我自己来分析,我属于一种业内人士分析,一个月可能有20、30个亿吧,就现在韩国的就是进去的金币在85%以上都是中国过去的。”

  大量的游戏币出口到韩国,李强又是如何将“金币”换成的现金,汇到境内的呢?

  记者:“韩国会给你们汇款是吗?”

  李强:“他不给我们汇款,他只是打到我们韩国的帐户,都是私人帐户,就跟比如我有一个表弟在韩国留学,我要给他汇点钱就这么简单。”

  尽管每月有高达600万的销售额,但是,税收对李强来说,还是不用考虑的问题。

  记者:“公司有注册吗?”

  李强:“整个产业链上根本就不需要。”

  记者:“不用交税?”

  李强:“对,也没有交税,都没有交税,整个产业链上根本就不需要。”

  记者:“在采访中,李强告诉记者,他的公司上一个月的销售额是600万,而据他估计,中国每个月大概出口的游戏金币贸易额能达到200到300亿元人民币,但是他们却不用交税,与国外代理商之间的金钱交易也都是通过私人账户的性质转账,带着这些问题,我们联系了国家工商总局,从工商总局个体私营经济监管司得知:与此同时,由于目前虚拟财产在法律上的真实性认定还没有被得到认可,所以对于相关的经营行为,工商部门还无法给出一个明确的态度,而像游戏代练这些工作,由于还没有被列入行业门类的职业,暂不属于无照经营,工商部门也没有查处的根据,目前针对网络虚拟货币这种新兴的经济现象,中国人民银行还在牵头负责调研,而对于网络虚拟货币是否属于财产,只有全国人大拥有立法权限,工商部门没有相关权力,那么也就是说,盈利丰厚的造币工厂,日赚千金的代理商,他们还将继续行走在没有法律监管的灰色地带,而“金币农夫”们,也将继续的在网络游戏里疯狂的挣着金币,但他们的工作、生活依然无法获得必要的劳动保障。”

  半小时观察:虚幻的财富和真实的挑战

  网络给人营造一个虚幻的世界,但开设网络公司的人和从业人员并不虚幻,网络从业人员的权益并不虚幻,他们都是现实生活中的真实内容,必须遵从现实的法律和准则。

  现在一些传统的热点劳动合同问题已经引起大家的重视,法律对他们的规范越来越科学,执法部门对它们的监督也越来越严密,但是一些新出现的工作方式怎么来规范劳动关系,却还没有引起大家的注意,比如刚才的那个老板,找来几个年轻人玩网络游戏,这算不算一个新行业,怎么管理,对立法部门和劳动执法部门也许是一个需要研究的新课题,但对那些受雇于别人的年轻人来说,他们在给别人打工,他们的权益得不到保障,这是个已经存在的真实问题。

  维护劳动权益不能留下盲区,只要形成劳动关系,劳动者就有法律赋予的相应权益,老板就要履行相应的责任,我们希望,全国人大常委会正在审议的《劳动合同法》能够在保护劳动者权益方面,尽量扩大覆盖面,在具体的法律规范上也要充分考虑中国国情,考虑到现实生活的复杂性,也就是说,只要形成劳动关系,法律就管得上。

  其实,现在金融监管部门也面临着类似的挑战,财富在虚拟世界里流动,我们该怎么监管?现行的法律是不是够用?网络在改变我们的生活,也在挑战规范我们生活的法律,虚拟的网络世界已经向法律发出了真实的挑战。

  稿件来源: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

    转自中新网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网通电信宣布:受地震影响的国际通信业务全恢复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二元经济结构为精准扶贫做点什么
·为中国孩子取英文名网站为啥会火
·命案案卷丢失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马青莲:重塑医患和谐的“医疗大同”
·邓海建:多些“悦借”的巧心思
·明年供给侧改革或突出“去杠杆”
·莫让高校就业率沦为数字游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文创企业在上海合作设立“创新发展基地”
·两岸企业家吁打造普惠共享的新经济体
·北京控烟一年半2719人遭处罚 总罚款近200万元
·女大学生在网络平台贷款惹纠纷 被“裸照”要挟
·韩国一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在世者减至39人
·印尼亚齐发生6.5级地震 至少25人死亡
·最新研究:剖腹产“影响到人类进化”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韩国民众举行第七轮大规模集会要求朴槿惠立
“风四”T型太阳翼首次亮相太空
民进党前“立委”重批蔡英文:看不到执政价
大绿小绿互杠 黄国昌:民主社会彼此竞争是
蔡英文:转型正义不针对任何人 不是政治追
推反核食联署争党主席? 郝龙斌:别多做政
支持党部反击火力? 国民党团下周拟邀党产
战场开太多 总预算审查延宕新当局恐断炊
国民党推罢免“绿委” 柯建铭:看谁罢免谁
王祖贤父亲胃癌病逝 宋楚瑜悼念:丧父之痛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