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人体模特的双重人生:以艺术的名义裸露
华夏经纬网   2007-09-29 14:43:55   
字号:

美术课上的人体模特

  他们或许是街头的盲流,或许是社区的义工,或许是公司的白领,或许是外来的民工,或许是温顺的妻子,或许是粗鲁的丈夫。在熙熙攘攘的广州城,只要他们不说,没有人猜得出,其实他们是——人体模特,一个以艺术的名义裸体工作的特殊群体。

  87岁的李光元一直很喜欢那本天蓝色封面的师生习作集。

  所以,2007年9月7日上午,闲来无事的李老汉又一次将这个小册子展露于明媚的阳光之下。在这本被翻卷了边的画册里,他被描成了一个瘦骨嶙峋的老头,或坐或站,都没有穿衣服。

  他是一个人体模特,一个以艺术的名义裸露着工作的职业。

  虽然非议难免,李老汉好像并不介意这些,他摸着10多厘米长的花白胡子,眯着眼有节奏地点头,像在欣赏,在赞叹。在附近的广州美术学院里,他已经当了12年的人体模特。

  但与李光元难得的坦荡不同,在大多数人眼里,“人体模特”却常常成了一个忌讳的字眼,即使是正在从事着这一职业的人,他们忌讳谈论他们的职业、身世和未来。他们谨慎地生活和工作,辗转在艺术和世俗的夹缝中。

  人体素描课

  9月10日上午,出现在广州美院油画系第三工作室的李光元特意带了一根红木拐杖,在接下来的4节素描课里,87岁的他必须如石像般站立3个小时,给一帮20岁出头的姑娘小伙儿做裸体模特。

  虽然地处广州东南郊的大学城人影稀疏,正式上课前,授课老师陈海还是认真地把拉严的窗帘检查一遍。日光灯下,李光元已经站到画室中央那两个用粉笔圈定的脚印上,开始解纽宽衣——这份从容来之不易。9年前刚做人体模特时,李老汉每次脱衣服总是紧闭着双眼,涨红了脸。

  不多时,一个精瘦的男人体就在人们面前完全袒露开来。佝偻的背、痕迹分明的肋骨以及刀刻般的皱纹,都让他显得像一尊做工精细的雕像。

  李光元理了理被弄乱的胡须和头发,双手拄拐,大方地站着。他的胡须因长期吸烟而被熏黄,齐肩的长发也用一条褪色的女式头巾扎成一个髻,脸庞瘦削,鼻子高挺,活像一个道士。

  10多个学生马上托着一人高的画架围上去。

  画室里安静得只听见画笔与纸张摩擦的声音。十多张年轻人的脸在画架边上探出探进,一丝一毫地打量着李光元赤裸的身体。李老汉目不斜视,只是偶尔用手挠挠被头发或粉尘弄痒了的地方。跟他合作过的师生对他都这样评价:领悟力强,肢体动作到位,而且很敬业。

  但他毕竟还是老了,每40分钟一次的休息,他都要披上一件白大褂坐在地上,小腿酸了就揉,困了就喝口咖啡或抽根烟。老师陈海不时过来询问他是否支持得住,李光元的回答很简单:“还行。”

  4节课,3次休息,一个上午就这样结束了,下课铃一响,迫不及待的学生来不及收拾现场就奔向了食堂。空荡荡的教室里,李光元慢悠悠地穿上衣服,来到画架丛中,十多个跃然纸上的“自己”包围了他。李光元逐一地看着,似懂非懂地眯眼点头,看看哪个画瘦了,哪个又画胖了……

  他说,这种感觉挺好。

  当农民遭遇艺术

  在成为人体模特之前,李光元当了75年农民。在河南省周口市太康县毛庄乡小李村,他种植高粱小麦,生了8个子女。子女们又为他带来7个孙子,8个孙女。

  然而,人丁兴旺反而成为负担,到了1994年,李光元一家全年收入也只有可怜的1000多元,同年秋天发生在他身上的一次鼠药中毒,更把这个家庭拖入债务的深渊。为了减轻负疚感,1995年春节过后,李光元不顾反对独自离家打工。他一路靠乞讨南下,但在广东中山小榄被招工骗子骗走仅有的300元后,李光元就陷入了绝境。

  几个月后的一个星期天早上,一个背着画架的美院学生在公园叫住了正在捡垃圾的李光元,说请他做一回模特,李光元问什么是“模特”。女孩说:“您坐着别动就行。”

  但只过了不到10分钟,李光元突然转身就跑,女孩追上去问怎么回事。李光元吞吐着说,以前没照相机的时候,村里老人也这样找画匠画过,还挺贵的,他没这个钱。女孩笑了,塞给他20元,说这是报酬。

  后来,女孩还塞给李光元一张纸条,说他相貌独特,可以凭此到广州美院当个专职模特——就是刚才那个坐着不动就可以赚钱的美差。

  李光元当然去了,上岗后还住进了校园。由于轮廓线条好,画他的人越来越多。一天,一位姓张的教授把他拉到一边,建议他可以尝试做“人体模特”,那样一个月可以有1000多块钱——相当于他们农村家里一年的收入。李光元喜出望外,但聊了半天后才知道原来要光着身子的,他憋红了脸,走了。

  后来,更多的教授来找他,跟他说这是艺术,是奉献,是高尚职业,还给他讲女画家潘玉良对镜自画裸体的传奇故事……最后,李光元答应先尝试一下半裸,结果第一节课就紧张得穿反了裤子。直到3年后,他才最终扯下了最后一块遮羞布,这是他平生最出格的事情,但由此得到的回报就是可以寄钱回家还债了。

  与此同时,李光元颇有风骨的外形流传开来,找他画画的人更多了,报纸、电视台也来了。李光元坦荡地向外界展露着他的模特生活,还学着当年教授的口吻说:“人体模特是艺术,是奉献……”

  乡亲们在村子里看到了久违的李光元,才知道他成名人了,还是艺术工作者,一下子觉得他崇高起来,包括当初诋毁他是“老流氓”的几个乡亲。

  2003年春节,李光元攒了一万块钱拿回家,村民们挤满了他的院子要听城里的事。最后,7个被迷住的年轻人决意要跟他一起回去当模特,此后,更多的人随之南下。到现在止,李光元已经从村里先后带出过20多个人体模特。

  但毕竟不是从骨子里接受这个东西,后来大部分人都转了行,宁愿干个保安、保姆或清洁工之类的,最起码,这些工作说起来正儿八经一些,靠谱。虽然,李光元不这么认为。

  居委会大爷的秘密

  与李光元的坦荡不同,更多的人体模特都选择让他们的身份处于隐匿状态。

  比如陈丕庚,64岁的他最广为人知的身份是昌岗东社区义工,他有着一副典型的居委会大爷的派头,笑容可掬且爱管闲事。他最常做的工作是拿钢丝擦和水桶,清除那些无孔不入的街贴广告,还经常到一些乱摆乱卖的摊档面前,对档主进行一些言者谆谆、听者藐藐的治安管理教育。

  在昌岗东社区,人们都叫他陈伯,都清楚他原来在居委会旁边经营一家理发店,擅长剪老式平头。现在他每周起码有一半时间泡在居委会里,帮助派发计划生育传单、解决邻里纠纷等。但甚少人知道,这个好好先生式的男人,还有一个身份是人体模特。

  陈丕庚的家在广州美院西南角的一座6层楼房里,楼下竹林成荫,墙上还有蓝色的涂鸦。沿着楼梯找到502,“理发陈”几个大字映入眼帘。

  房间只有20平方米,一大一小两张床,一个衣柜,一张可折叠餐桌,两个电饭锅,一台电视机,陈丕庚就在这个斗室里,带着妻子和3个小孩生活。

  几沓被塑料纸包得严严实实的资料被放上了衣柜的最高处,里面有几本画册,其中一幅由画家谢楚余操刀的写实作品《理发师》,就是陈丕庚10年人体模特生涯里最有名的作品,他在里面头发竖着,神情很严肃。

  那是1997年,由于经营不善,陈丕庚的理发店和杂货铺宣告失败,成了低保户。为了供女儿读书和医治中风的妻子,陈丕庚到处托人找工作。一个在美院工作的亲戚帮他找了个做人体模特的名额。不明就里的他就到教备科报到,结果一名负责老师端起相机就要他脱衣服。

  这是挑选模特的规定,教备科逐一给应聘者照相,然后由任课老师挑。陈丕庚为难起来,他一向是个规矩的男人,大伏天也穿得严实,更何况还要拍裸照?陈丕庚很难接受,来回折返了几次,但想到孩子的学费和妻子的药费,还是闭着眼照做了。

  后来这些相片被来选模特的老师看见了,说是块料。再后来正式通知上课了,每小时7块钱,陈丕庚还是犹豫,后来又想到了学费和药费,还是去了。第一次赤身对着一帮姑娘小伙儿,陈丕庚身上直起鸡皮疙瘩。

  这份工作可谓帮助陈丕庚度过了那段艰难日子,但2004年,妻子还是因中风复发去世了。或者已经习惯,妻子去世后,陈丕庚并未因此而停止做人体模特。“反而有时想到那些学生很需要我,心里就觉得温暖。”陈丕庚时常感到这样的慰藉。

  2007年年初,陈丕庚再婚,对方是一个37岁的女人,属于老少配。陈丕庚很喜欢新妻子以及随她过来的两个还在读小学的女孩,只是他得把以前的裸体作品藏得更严,免得吓坏孩子。

   赵琼是一位女人体模特,他不但像陈丕庚一样对外人守住秘密,连丈夫都不想让他知道。她终日活在紧张和恐惧中,怕这个“并不光彩“的职业会拆散她的家庭。

  这也是大多数女模特共同的想法,由于性别的特殊性,她们要承受比男模特更大的社会压力和家庭风险。

  广州美院的大部分住校模特都集中分布在校园东南角一座红色两层楼房里,赵琼就住在这里的二楼。这是一个对外来者高度警惕的地方,人们进出房间都是低着头,匆匆忙忙,仿佛怕在室外多逗留一秒钟。

  在这里,“人体模特”是个不合时宜的词语,每当外人以这个词语发问时,大都会被抱以警惕的目光甚至转身进屋关门,除非你能证明你是学生或老师,并且真心实意聘请他们去做模特。

对很多模特特别是女模特来说,这份工作是一种无奈的选择。

  33岁了,赵琼仍然有很多的梦想,或者是一个芭蕾舞演员,或者是个影视明星,或者是个T型台名模,又或者是个广告宠儿……她有足够的信心去保持着这些憧憬——在大多数人眼里,她至今仍是一个标准的川式美女。

  赵琼的房间很小也很乱,和另一个模特分享一张木质上下铺,桌椅都没有,灰尘厚得能踩出脚印。一幅近1米高的大特写挂在墙上,她喜欢别人说她像张曼玉。

  在这座污水横流的老楼里,赵琼绝对是个另类,她喜欢戴夸张的耳环项链,过日夜颠倒的生活,对寒暄和聚会不感兴趣。她高傲地认为,她和别的模特不一样,她终有一日不再需要靠这份“见不得光”的职业为生。每逢周末,她都喜欢把自己关在房间里,看有品位的书,或非常小资地完成一幅随意绘就的炭笔画。

  赵琼出生在四川一个街头能望到街尾的小镇。她现在后悔把大部分的青春消耗在那里,读书、结婚、生孩子,过日子,这种平淡时常让她感到窒息。直到在当地一家服装厂里过了两年朝九晚五的枯燥生活后,她才强烈地意识到,她要摆脱这种死气沉沉的地方。所以,7年前,她告别丈夫和孩子,来到广州。

  她先向朋友借了2万元投资了一间服装店。她的初步设想是,先攒点钱,然后拍点广告之类的。只是她不考虑消费人群,只卖贵货,最终因货品滞销而关门。负债累累的她用尽最后500元,拍了一辑艺术照,寄给各大广告公司,但都无果。2004年,在朋友的介绍下,到美院来做人体模特。

  “朋友当时说,如果遇到名师名家,我也会很有前途的。”赵琼说话的时候托着腮,小指微翘,无处不显示出她是一个举止优雅的女人。

  “我们最怕丈夫或家人知道这件事情。”赵琼说。丈夫是机关行政人员,好面子,这样的事情若传出去对家庭将是毁灭性的打击。

  赵琼现在最害怕的是每个周末与丈夫的通话,赵琼骗他说正在广州一个朋友的化妆品公司帮忙,提成不错等等。但撒过的谎是要记住的,不然就前功尽弃了。

  赵琼因此经常高度紧张,失眠是常事。

  幸好有些老师对女模特挺好,每次人体课都安排女生在前面,男生到后面。有时候男学生眼神不对或盯的时间过长了,老师都会婉转地提醒。

  和赵琼一座楼的女模特,她们同样瞒着丈夫,同样忍受撒谎之苦。倒是曾经有一个年轻女孩过来兼职,说是体验生活,让她们面面相觑。

  名家大师终究还是没有出现,赵琼仍像刚来的时候一样,只是充当课堂习作的描画对象。没有积蓄,没有朋友,在广州的7年,从起点又回到起点。赵琼觉得不能这样空手回去,所以只好坚持。

  她后来又陆陆续续地找过很多广告公司和摄影棚,拍过一些印在卡片上的小广告,她都保留着,有时间就翻出来看。

  最近有件事让赵琼心情不错,美院一个老师觉得她的镜头感不错,准备免费给她拍一组艺术照,这是个让人兴奋的事情。最重要的是,这些照片也可以寄给远方的丈夫,以解思念之苦。

  (应采访者要求,赵琼为化名)

  资料链接

  人体模特100年

  自上世纪初画家刘海粟拉开人体模特写生的帷幕以来,中国人体艺术史就是一部浓缩的社会思潮史。在崇尚礼教的中国,在一个世纪后的今天,它仍是一场遮遮掩掩的观念或道德层面上的博弈。

  100年来,中国人体模特在艺术上的应用经历了四个历史时期的发展变化:

  培育期(上世纪初至1949年):1917年,中国第一个人体模特(绰号为“和尚”的15岁男孩)出现在刘海粟创办的上海美专,第一位女人体模特则是一位白俄妇女,1920年才诞生。

  幽闭期(1949年至1980年):新中国成立以后的30年,由于特定的体制和路线,裸体艺术创作样式被禁止,甚至被划归黄色一类,即便是世界名画,也不能在国内刊物上发表。此后,这个领域便成了“禁区”。

  复苏期:(1980年至上世纪末):改革开放,带来了宽松的社会环境,也带来了中国人观念上的急剧变化。出现了唐大禧的雕塑《猛士》、袁运生的壁画《泼水节--生命的赞歌》等先锋代表作。一些大城市的美术专业院校也开始了新中国成立以来首次公开招聘模特。

  泛裸体时期(21世纪以来):“裸体”这种样式或手段被广泛使用,有艺术的也有非艺术的,甚至有的还成为一种时尚,而社会对此也给予了普遍的关注和理解。(叶伟民 刘子超 唐思)

来源:南都周刊

转自中新网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性文化学家担忧国人性意识 “性技巧”亟待培训
·调查:男性给自己的性生活质量的平均分为73.6分
·英国气球飘落中国 流浪两万里专家不解其因
·沈阳一青年为相亲八千元隆鼻 打个喷嚏鼻尖掉落
·调查显示:87%的男性更喜欢丰满圆润的女性
·"汗血宝马"征集中国名字 一匹宝马将拍卖助奥运
·郑州一校长"捐"自己漫画像 供老师发泄减压
·大学校长乘阅兵车检阅军训学生 引发争议
·上海:吃蟹高手大比拼 夺冠女子透露十大诀窍图
·“鬼吹灯”类悬疑盗墓小说流行 满足猎奇无内涵
·中国如何养老? 民调显示:八成人养老没依赖政府
·上海富豪征婚派对门票开出58800元天价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二元经济结构为精准扶贫做点什么
·为中国孩子取英文名网站为啥会火
·命案案卷丢失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马青莲:重塑医患和谐的“医疗大同”
·邓海建:多些“悦借”的巧心思
·明年供给侧改革或突出“去杠杆”
·莫让高校就业率沦为数字游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文创企业在上海合作设立“创新发展基地”
·两岸企业家吁打造普惠共享的新经济体
·北京控烟一年半2719人遭处罚 总罚款近200万元
·女大学生在网络平台贷款惹纠纷 被“裸照”要挟
·韩国一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在世者减至39人
·印尼亚齐发生6.5级地震 至少25人死亡
·最新研究:剖腹产“影响到人类进化”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韩国民众举行第七轮大规模集会要求朴槿惠立
民进党前“立委”重批蔡英文:看不到执政价
大绿小绿互杠 黄国昌:民主社会彼此竞争是
蔡英文:转型正义不针对任何人 不是政治追
推反核食联署争党主席? 郝龙斌:别多做政
支持党部反击火力? 国民党团下周拟邀党产
战场开太多 总预算审查延宕新当局恐断炊
国民党推罢免“绿委” 柯建铭:看谁罢免谁
王祖贤父亲胃癌病逝 宋楚瑜悼念:丧父之痛
首周票房近4亿 拍部中国版《你的名字。》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