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华南虎照调查:摄影家指华南虎照是彻头彻尾假虎
华夏经纬网   2007-12-09 09:16:08   
字号:

    陕西镇坪县城关镇文彩村村民周正龙据称十月三日下午在文彩村神洲湾拍摄到的野生华南虎照片。 中新社发 周正龙 摄

  被采访人:

  周正龙

  关 克 陕西省林业厅宣传中心主任

  刘宽新 摄影家

  奚志农 野外摄影师

  骆光临 年画生产商

  胡 华 北斗星图片社设计总监

  黄恭情 苏州华南虎繁育基地

  孙承骞 陕西省林业厅副厅长

  吴 平 陕西省镇坪县县长

  覃大鹏 陕西省镇坪县林业局局长

  李 骞 陕西省镇坪县林业局

  王廷正 陕西师范大学教授

  谢 焱 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

  王锡锌 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

  郝劲松

  于 海 村民

  曹清尧 国家林业局新闻发言人

  2个月前,这张照片由陕西省林业厅发布,宣告陕西农民周正龙拍摄到了已经失踪多年的野生华南虎,但是紧跟着,这张照片被怀疑是伪造,并且引发了巨大的争议,直到今天,也没有平息。照片的真假之争,已经不仅仅是专业或技术的问题,而是事件各方科学精神的检验,新闻调查跟踪此事。

  这是一次引人注目的鉴定会,在座的是由中国摄影家协会召集的国内摄影界、后期合成以及野外动物摄影的专家,会议的主题要对在全国引发巨大争议的陕西华南虎照片的真伪作出鉴定。

  这些照片之所以吸引了中国最权威的摄影协会来组织鉴定,是因为在过去的一个多月里,有关华南虎照片真伪的争论甚嚣尘上、不断升级,而由此引发的事件更是犹如戏剧一般一幕幕上演。

  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发布由镇坪农民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的照片,并宣布野生华南虎再现大巴山区,但仅仅是几个小时之后,照片就引发了巨大争议。有人认为照片真实,有人判断照片有假。有人对照片存疑。反对的声音中,从专家到网民,主要从照片中老虎与植物的比例、野生动物常识等方面对照片的真实性提出质疑。但在一片质疑声中,照片的拍摄者周正龙始终坚称照片为真。

  记者:华南虎这张照片,老虎和照片是不是真的?

  周正龙:我认为是百分之百是真的,没有一点假。

  坚持认为照片真实的还有照片的发布方陕西省林业厅。

  关克:我看到他拍的这个照片之后,我从心里对他的敬仰之情,他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照片拍摄者和陕西省林业厅的说法并没能打消人们的疑问。越来越多的网友搜集照片为假的证据,围绕照片的真伪,在网络上迅速组成了打虎派和挺虎派。

  面对质疑,周正龙一度以脑袋担保照片真实,但他的拍照经历始终无法被质疑者所信服。10月3日,他面对老虎共拍摄71张照片,拍摄时间为25分钟,按照周正龙的描述,他距离老虎不足百米,最近处甚至只有20几米,在拍摄过程中还两次亮起闪光灯,但老虎始终直视镜头,既不攻击也不逃跑。在镇坪当地,很多居民也对他拍到的老虎持怀疑态度。

  村民:周正龙拍的老虎就这么听话,趴到那儿动都不动。

  记者:你是觉得很奇怪是吧?你觉得很古怪吗?

  村民:老虎这个东西是很敏感的东西,要不就是老虎感冒了,实在动不了的。

  记者:我怎么觉得你们村里头把这个当笑话说呀?

  村民:本来不是个笑话的,它本来不是个笑话的,它最后成了个笑话了。

  但周正龙对这些争议有自己的解释。

  周正龙:专家教授最后开新闻发布会,跟我是这么说的,他说你老周命大,我最后通过多次验证,这个老虎就是那天吃饱的,它要不吃饱,老周今天还在什么西安啊。

  关克:周正龙是一个了不起的猎人,这些猎人在面对野生动物的时候,他的一些举措,他能跟动物之间,达成的这种交流不是我们常人能够想象的。

  记者:你说周正龙有一种力量能够让老虎镇静下来。

  关克:不是说周正龙有这种力量让老虎镇静,但是周正龙有一种力量,让他面对老虎这么近的时候他个人能保持镇静。

  陕西省林业厅和周正龙的这些说法没能被质疑者所认同,一些动物研究人员对这种说法表示了异议。被称为华南虎之父的苏州华南虎饲养基地的专家黄恭情曾经这样评价周正龙所拍摄的老虎。

  黄恭情:它就是所谓它要临终状态,临终状态它才不动。

  但是,众多的质疑依然不能撼动认为照片真实方的看法。直到11月16日,一名网友在网络上公布了一张老虎的年画,年画虎与周正龙拍摄的虎高度相似,这个发现成为华南虎照片事件的一个重要转折。

  在12月2日的摄影协会组织的鉴定会上,与会专家专门对年画虎和周正龙拍摄老虎做了同一性鉴定。

  刘宽新:我们采用的是六张照片,06、24、27、29、36、40,六张照片,这是一个动画效果。

  刘宽新:两虎重合,华南老虎、年画老虎,这个年画老虎把它抠出来做个单独形象,两虎重合。

  摄影家刘宽新经过分析认为,年画虎和周正龙拍摄老虎不仅体态一致,甚至包括眼睛、胡须等细节处也高度相同。

  刘宽新:这块,这儿,还有这个地方,再看下一张,这张照片就是胡须,40号照片与年画老虎对比除虎纹一样以外,至少有四处胡须重合。

  年画虎的消息发布后,周正龙认为年画是对他拍摄照片的复制。甚至一度表示要通过法律程序对年画进行调查。

  通过网友和媒体调查,被周正龙质疑的年画生产商,早在2002年就已经印刷发行了这张名为"老虎卧瀑图"的年画。

  骆光临:我们看一下这张画上的印刷的时间,它的印刷时间是2002年的7月10号。

  而这样的信息在网上批露后,这一年画又不断在全国各地被发现。11月下旬,某网站拿到了周正龙所拍摄的数码照片41张,这也使得在经历了一个多月的争论之后,虎照的真伪终于有了一个新的进展。在鉴定会前,专家们已经通过背靠背的形式各自对照片作了分析, 专家们一致认为这些照片正是之前在网络上广泛传播的华南虎照片,而且照片的技术指数足以对照片的真伪作出认定。

  刘宽新:我们用华南虎自己和自己比,它们如果是有变化,哪怕有丝毫的变化,我们都认为它是个活体,它喘着气都会变嘛,所以现在06号照片和40号照片,也是完全一致的,刮一点风都会变。对,刮点风都会变。好,看这个,这是06号和40号就是第一张照片和最后一张,这个基本相隔有20分钟了,25分钟,这个时间算是25分钟时间也是完全一样的。

  而通过对使用闪光灯拍摄照片的分析,专家认为照片更是疑点重重。

  刘宽新:咱们都照过猫、狗,都照过吧,照过动物,如果闪光灯直对的时候动物的眼睛是会发光的,它这张照片是这样子,你们看一下我把它放大了,它这个发光是这样子的。真正的眼睛在哪儿呢?,在这儿呢,看见没有,这只眼睛和这只眼睛,这是两个眼球,而现在的发光都是来自非眼球的部位,鼻子这块和额头这个地方出现了这么大的反光,老虎的这个地方是毛的,毛的根本不可能出现这么亮的反光,这样的反光只有一个解释,就是被摄物具有明亮的反光,所以我的判断这是一个喷绘的东西,平面的,喷绘的。而且光洁度非常高,对,光面的。

  专家还从照片中老虎头顶的叶片所形成的投影做了分析。

  刘宽新:我找了八张比较典型的照片,这八张照片你们看看,我们只看头顶上这个叶子,你们看见没有这个叶子完全一样,看见没有完全一样,而且从这两张比较清楚的照片能看出来,这个叶子头顶上就是这个投影在阴天的情况下,这个投影的关系非常具体,这么具体的东西我在家里面,在阴影下我仔细对照过,它这个距离不会超过五厘米,换句话说,这个老虎头上这个叶子离老虎是非常近的,它近到什么程度呢?这个叶子是贴上面照的。

  刘宽新认为:由于华南虎与年画老虎相同,所查验照片中每张照片的老虎也相同,活体动物不可能在25分钟时间内稳稳着顶着一个树叶而保持体态不动。因此,可以判定,华南虎没有活体动物的形为,是一个静止的形象,是用老虎平面模型放置在树丛中,用树叶等物遮盖身体边缘拍摄而成。

  摄影师高磊认为:图像中的老虎为二维图像, 跟三维图象无关,即老虎为平面。在做完计算机分析模拟之后,认为拍摄者与老虎之间的距离为11米,在这样一个距离内能否对野生华南虎进行长时间拍摄,希望由照片拍摄者周正龙作出回答。

  北京电影学院刘灿国团队认为:通过仪器测试,照片上面华南虎胸前那个白色的皮毛明显地出现了偏蓝色。 另外,照片中老虎边缘的地方颜色较深,但虎胸前的毛却特别异常明亮,不符合光影的效果常理。

  奚志农:如果这个照片是真的,那是中国野生动物摄影师的耻辱。

  胡华:这张照片我觉得肯定是存在很多很多的疑点。

  刘宽新:我的态度非常清楚,华南虎是彻头彻尾的假虎,这个不需要很复杂的鉴别,可以把它说得很清楚,我对这个鉴定结果我敢负责。@pages@

  12月3号,中国摄影家协会的鉴定结论对外界公布,同时,一起发布的还包括来自华夏物证鉴定中心、著名华裔侦探李昌钰在内的其他五方专家的意见,专家们一致认定照片有假或着存在着种种疑点。就在这些鉴定结论发布之后,陕西省林业厅发布声明,坚持11月23日的表态,即坚信照片真实。并感谢广大网友对野生动物保护工作的支持。

  面对众多机构所作出的华南虎照片疑点重重的鉴定结论,陕西省林业厅为什么还坚持认为照片真实的看法呢?

  10月下旬,新闻调查记者曾经就华南虎照片到陕西做过调查。当时,作为林业厅新闻宣传中心主任的关克接受了我们的采访。至今为止,关克对于照片的看法没有改变。

  记者:关主任我想您一定也很疲惫,接受这么多媒体采访,事情发展到今天按理说,林业部门发布一个结论是非常权威的应该,为什么这个结论本身却受到这么多的争议?您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

  关克:这个问题我回答不了,但是这个问题确实引人深思,我们组织这项工作,我们在发布的时候,我们是坚信,我们发布的东西是真实的。

  记者:那关主任,您能不能向我提供一下你们当时鉴定的记录?

  关克:我这样,我只能告诉你,这个鉴定是什么程序,作为林业厅面对这些东西是什么样一个程序,我无权回答,因为我从来不组织这种鉴定工作,我们有专门的野生动物管理部门。

  记者:那么在开这个新闻发布会之前,林业厅有没有派人去现场核实过这张照片?

  关克:这个我不清楚。

  究竟当初关于照片的鉴定是如何作出的,在向公众发布这样一个重大发现之前林业部门是否遵循了应有的工作程序,我们打通了正在北京开会的省林业厅副厅长孙承骞的电话。

  记者:厅长是这样,现在我拿到的是新闻发布会的通稿,上面说对这个照片陕西省林业厅组织了野生动物的专家和影像的专家进行了鉴定,分别都是哪些人参加鉴定呢?

  孙承骞:参加的话就是主要以我们林业厅为主。

  孙厅长介绍,当时对照片的鉴定,都是林业厅内部人员,并没有组织专门的鉴定会。

  孙承骞:但是作为镇坪县人民政府以及县林业局正式向我汇报,向我们林业厅动管站其它几个单位汇报的时候,我们一再要求他们必须进行现场核实。

  记者:后来县里头有没有向您提交过核实的材料?

  孙承骞:口头的汇报,镇坪县人民政府以及镇坪县林业局向我汇报并且承诺到现场核实拍摄地点是真实的。

  记者:当时林业厅为什么没有要求他们出示这些核实的资料呢?

  孙承骞:我们认为作为一个地方人民政府,他给我们承诺这个东西是真实的,我认为就够了,我就相信他们。

  那么,镇坪县政府是否对周正龙拍摄的照片进行过现场核实呢?

  记者:这个东西送到省厅汇报之前,县里的林业部门有没有向您递交过现场的核实报告?

  吴平:听林业局的覃局长汇报的。

  记者:覃局长有没有给您提交相关这次调查核实的资料?

  吴平:我没有看,林业厅的覃局长他都看了。

  记者:有吗?

  吴平:有。

  我们在一些媒体的报道当中也看到,动管站工作人员李骞在接受其他媒体采访时,曾经说过:10月6号他曾经上山核查情况并拍摄照片。我们找到了李骞,希望他能够提供10月6号现场核查的资料,他却表示无法提供。

  记者:但是之后你在接受媒体采访的时候说,10月6号你带了相机上山,而且呢,还自己站在老虎曾经待过那个位置,让周正龙帮你拍摄这是怎么回事?

  李骞:这个我不太清楚。

  李骞:媒体不知道怎么说的,我不太清楚。

  记者:这是你接受采访的时候公开刊登出来的资料?

  李骞:那我不太清楚。

  采访李骞的记者向我们提供了当时的采访录音。

  李骞:我去核查的时候,让他蹲在老虎那个地方,把他当成老虎这样当参照物。

  记者:为什么要这样呢?

  李骞:因为他蹲在老虎那个地方,我在他照相那个地点,如果说我站在他那个地方照不到他,那说明他那个照相是假的。

  记者:你是用什么相机照呢?

  李骞:我是用一般相机。

  记者:是数码还是傻瓜?

  李骞:数码相机。

  记者:按照数码相机拍的情况和他对比的那个是不是吻合的?

  李骞:基本上吻合。

  记者:基本吻合?

  李骞:我现在也想不起来了,我只是说我10月6号去看了现场。

  记者:现在录像照片资料有吗?

  李骞:没有。

  记者:那次有笔录吗?

  李骞:对于周正龙的没有笔录,去是去了,但是没有证据,这个我承认。

  按照林业部门的工作程序,现场核查需要在尽快的时间内,有两名以上工作人员对现场动物遗留痕迹,做出专业的测量、拍摄、分类。对周围的植被地理等环境做出准确描述,还需要对当事人及周边群众进行调查走访,并做出记录和初步判断,以保证核查信息的及时可靠和完整,但在调查当中我们却发现,对于周正龙拍摄的华南虎照片这一重大发现的核查工作没有任何资料可以证明。这也使得在照片引起巨大争议后,丧失了一个重要而有效的解决手段,但是,这样一次无法证明的核查行为是如何被认定和上报的呢?

  记者:那么李骞当时有没有给你出示说,他认为这个背景真实存在的证据?

  覃大鹏:那就是口头上就是这样。

  记者:仅靠他一个人的说法吗?

  覃大鹏:难道不可以相信他吗?

  记者:除了他的说法之外,他没有任何其它的依据能够证明他去过?

  覃大鹏:我对我的干部,我在用他的时候,我对他们我是很省心的,就是干部是什么品质,哪种人是什么人,我心里非常清楚。

  那么,把核查事实上报省林业厅的镇坪县政府对这一情况是否知情呢?

  记者:您当时相信覃局长工作,所以没有问他要现场的核查,您认为肯定有,但是结果我们调查发现是没有。

  吴平:这个情况我不太清楚。

  记者:从刚刚这个细节上可以看到说,这种主观相信,有的时候是很脆弱的,很难占得住脚的。

  吴平:那你说可能对这个有一点忽略。

  在采访中我们发现省林业厅也是首次获知县里没有按照程序进行核查这一信息。

  孙承骞:你今天说的这个情况,我第一次了解。

  野生华南虎早在20年前就被宣布灭绝,而10月12日,陕西省林业厅发布周正龙拍摄野生华南虎照片无疑是个震惊世界的重大发现,但对于这样一个重大消息的发布,有关部门却没有执行应有的核查程序。@pages@

  实际上,一次拍摄行为并不孤立,在它发生的前后必然存在很多的印证,我们在采访当中,对周正龙的拍虎故事做了调查 。

  按照周正龙的说法,10月3日,凌晨三点他上山找虎,上午十点发现老虎喝水的水印,下午四点三十分左右,遭遇老虎,开始拍摄,他最后一张照片的拍摄时间为下午5点03分,而从拍摄地神州湾走回家又有4、5个小时的路程,这一信息周正龙曾多次向媒体讲述过。

  记者:你拍完那个照片大概那时候几点了?

  周正龙:我反正从山上走的时候是5点多一点。

  记者:往回走?

  周正龙:嗯,走到家里是9点了。

  我们了解到,10月3日下午就有人见过周正龙,我们找到了他。

  于海:5点到6点半之间(碰到周正龙),他说华南虎拍上了,我问他用什么机子照的?他说有胶卷有数码的,我说你把数码相机给我看一下,他用数码照的,当时我自己拿来看了,他还挺神秘的,但是我拿过来他还是给我看了。

  于海回忆,10月3日他是去接亲戚,就在周正龙居住的文采村的路上碰到周正龙,而且当时周正龙还告诉于海,自己已经拍到了华南虎的照片。

  记者:10月3号当天,你拍完照片回来之后,你有没有碰到村里的什么人?

  周正龙:没有。

  记者:于海说他当时开着车在路边碰见你,把你捎上了车,你还给他看了华南虎的照片。

  周正龙:他在瞎讲,他根本没依据,我怎么可能在山上下来,就遇到他了呢?

  记者:你没碰见他是吧?

  周正龙:我在哪个地方碰过他?

  究竟于海和周正龙的说法哪个真实?我们了解到当时车上还有其他的居民,我们又找到他们做核实。

  记者:有一天你坐车然后从外面回来的时候,你有没有碰到过一个,拿着照相机给你看老虎的人?

  碰见过,我和我妈妈坐他(于海)的车回来的时候,就遇见了他(周正龙),然后我哥哥就让他(周正龙)顺道就带他(周正龙)回去,然后他就在车上就告诉我们,他拍到了华南虎的照片。

  记者:他是在车上给你们看这张照片吗?

  村民:对。

  记者:是用什么看的?

  村民:好像是数码照相机吧。

  记者:你看到什么了?

  村民:就看见了有两张照片,其中都有华南虎,然后旁边都是树叶。

  记者:你还记得那天是什么时候吗?

  村民:天刚刚黑。

  记者:是几号还记得吗?

  村民:3号吧。

  记者:你怎么能有印象是3号呢?

  村民:因为10月1号的时候,我在写作业,2号回去的,3号再回去,第二趟就遇见了他(周正龙)。

  在有关10月3号发生的事情上,这些目击者和周正龙产生了截然不同的说法。按照周正龙的说法,他下午5点03分拍完最后一张照片走了4个多小时,夜里9点多才到家,但如果按照村民的说法,他天没黑就已经到了山下。而在我们的采访当中,周正龙关于拍照的描述,也存在着很多矛盾之处。

  周正龙:当时第一眼看到它,我想怎么这么大。

  记者:你当时大概离它有多远?

  周正龙:从这儿就到上面那个树。

  记者:山崖上那个树吗?

  周正龙:可能比那个还远一点。

  记者:离咱们这儿。

  周正龙:嗯。

  记者:那这么估计的话,也就是个不到50米吧?

  周正龙:那不止的,我往前头爬的时候,它耳朵一下就竖起来了。

  记者:隔了这么几十米远50米之外你能看到?老虎的耳朵竖起来吗?

  周正龙:哎呀,那就讲不清楚了,反正很近了。那个闪光灯我也不清楚,是怎么打开的,我也不太会使,反正这么一按,咔嚓一下,当时我把那个机子都甩掉了。

  记者:你就没拍了?

  周正龙:它听到一响"嗷"的一声。那个时候你还拍什么?拍石头啊。

  记者:但是根据你数码相机的时间记录,你拍闪光灯亮起的时候是你30多张照片当中的第4张。

  周正龙:第4张?

  记者:对。

  周正龙:还有20多张是不是?

  记者:对,这是相机的记录。

  周正龙:现在有点记不清楚了,到底是在这儿闪的,还是在这儿闪的,时间有点长了。

  我们到镇坪采访时,距离周正龙拍摄照片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的时间,我们希望了解,当地政府部门在向外发布消息之前和出现质疑之后,有没有对周正龙这次拍摄过程进行更详尽的调查呢?

  记者:现在外界对周正龙照片的真伪都存在争议和质疑的情况下,您做过这方面的调查和研究吗?

  吴平:我觉得没有必要。

  记者:为什么?

  吴平:因为我相信这张照片是真的,就是对周正龙其人我觉得这样一个普通的农民,为什么把他想得那么复杂,好像和造假、制假联系在一起。

  记者:但是如果没有调查研究依据的是您相信一个人的人格,您觉得这个态度科学吗?

  吴平:对照片就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我们觉得是真的。@pages@

    那么,究竟当地坚信虎照真实的看法是怎样得出的呢?

  时至今日,在外界对于华南虎照片质疑不断升级的情况下,在众多专家对照片作出疑点重重的判断下,陕西省林业厅和镇坪县政府依然认为照片真实,这样的态度和当初接受新闻调查采访时的基本一致,

  记者:怎么面对这个真假之争?

  吴平:我们心里是坦然的,我们是非常有底气的,周正龙拍到野生华南虎的活体照片,它其实是必然结果,绝不是偶然现象,说镇坪有野生华南虎生存,不是我们说的,是专家说的,专家认定的。

  吴县长说之所以坚信周正龙的照片真实,关键性的依据在于今年7月林业厅组织专家鉴定会,已经对镇坪有野生华南虎生存做出了鉴定。

  吴平:如果周正龙拍不到的话,可能李正龙、王正龙或其他人同样也可以拍到。

  也就是在今年的论证会后,在镇坪县城的要道上树立起这样一幅广告牌"闻华南虎啸",如今已经成为镇坪的一张名片。在林业局我们看到了当时论证会的论证报告。

  记者串场:镇坪存在华南虎这个结论是省林业厅的调查报告得出的,而这份调查报告是在周正龙拍摄照片,前三个月公布的它也成为了现在很多人判断周正龙照片真实可靠的一个重要的心理依据。

  我们找到了7月6号专家论证会的组长,陕西师大的教授王廷正。

  记者:7月6号评审会得的这个结论主要的依据是什么?

  王廷正:主要的依据就是雪地上行走的系列的脚印,再就是老乡的反映。

  王廷正介绍当时的华南虎论证会就在西安召开,专家并没有到镇坪当地调查,鉴定依据是省华南虎调查队提供的疑似华南虎的脚印、虎爪,以及当地群众的反映。

  记者:您觉得当时7月6号依靠这个脚印和它曾经历史上存在,还有村民的这些说法,能够认定镇坪肯定有华南虎吗?

  王廷正:可以初步认定。

  国际上通行的认定物种生存的前提是,一要有活体、二要有尸体、三是有影像资料、四、是有研究者目击及其他证据。而王廷正所说的群众反映并不被国际惯例所认可。那么,当初针对脚印照片所作的判断又是否有充足的依据呢?

  记者:您当时的判断这个脚印是?

  王廷正:我认为是真的。

  但在采访当中我们了解到镇坪的副县长杨高,曾经拿这些动物的脚印找中科院动物研究所的谢焱教授做过鉴定,我们通过电话向谢焱做了核实。

  记者:喂,您好,请问是谢焱吗?

  谢焱:嗯。

  记者:我是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的记者,因为我这次采访到他们原来评审组的组长,得出鉴定结论的人,他认定这个脚印是真的,我们想告诉大家说,你关于那个脚印的判断。

  谢焱:看到的那些照片那些脚印都是一些灵长类、熊类或者说其它那些动物的脚印。

  记者:通过照片就能够辨认吗?

  谢焱:对,我们在东北地区也有很多的这种经验,那么能够非常明确地判断,那个确实不是老虎脚印,老虎的脚印基本上是一个圆形的。

  记者:那么您看到照片上的脚印不是这样的吗?

  谢焱:对。

  其实有关科学问题上的不同争论非常正常,但我们了解了王廷正的专业背景,发现他的研究方向为啮齿类动物,他的专著及论文都是有关田鼠的研究。

  记者:您没有发表过关于华南虎这方面的论文是吧?

  王廷正:我没写这个。

  记者:您也没有在华南虎的基地做过专项研究?

  王廷正:没有。

  记者:就是说您是在没有研究过华南虎,也没有实地考察的情况下,做出这个地方有华南虎的判断的。

  王廷正:只能是根据我搞动物分类学,这个角度上我认为它应该是华南虎。

  我们还查询了其他几位参与论证会专家的专业背景,发现也并无大型兽类的研究方向。

  记者:您是研究啮齿动物的,刘教授主要是研究金丝猴的,还有一位许教授主要是研究鱼的?

  王廷正:对。

  记者:听上去这个跟华南虎差距都挺大的。

  王廷正:人家要开鉴定会了,这个省上没有研究这个的,他只能是找动物学工作者。

  记者:不管是哪个级别的鉴定吧,比如说假如是一个关于田鼠的鉴定,可是由研究华南虎的专家来做,您觉得合适吗?

  王廷正:好像也不太合适。

  就7月6日,镇坪野生华南虎论证会的相关问题,我们还采访了陕西省林业厅。

  记者:您觉得他们做的这个鉴定有公信力吗?

  孙承骞:这几位专家,你谈到了他的专业方向是对的,但是首先他是动物学家,比如说王廷正教授,他是我的老师,他搞了一辈子兽类,华南虎能不是兽类吗?这是一个。第二个的话呢,我觉得他们是了解陕西的情况。

  记者:他们也许熟悉陕西的山水,可是他们不熟悉华南虎啊。他们怎么做这个鉴定呢?

  孙承骞:那你认为我应该相信谁呢?

  记者:在苏州跟福建都有华南虎的繁殖基地,有很多人熟悉虎的习性,中科院也有十几位研究大型猫科动物的专家,他们可能权威一些,你们有没有想过邀请他们?

  孙承骞:我认为陕西的专家可以代表陕西的水平。

  专家论证往往要影响政府决策,如何保证专家论证会的科学性,我们采访了北京大学的行政法学教授王锡锌。

  记者:我们采访关于7月6号,这次评审会的时候邀请的专家都是陕西方面的专家,那么这几位专家,他们的研究方向,比如说是田鼠或者是鱼,他们没有见过华南虎,也没有研究过华南虎,但是他们得出了镇坪存在华南虎这样一个结论,这样足不足信?

  王锡锌:我们既然强调要研究的问题是一个有关华南虎的,这样一个专业问题,那么有资格能够对相关的信息进行处理,并且做出判断的,一定是要在这个领域中相关的,有专业知识的专家,你有没有这种专业知识决定了你有没有能力,甚至更极端点说你有没有资格来做这样一个鉴定。

  记者:林业厅给我们的说法是他们邀请这些专家,是因为他们已经是陕西方面,最权威的专家了。

  王锡锌:这是一个科学分析的问题,科学无国界,你怎么能够去强调省界呢,所以回到问题的起点,专业论证到底要干什么?专业论证是要用专业知识来解决我们所面对的问题,那么如果我们从这样一种理论框架出发和制度要求出发,陕西林业厅所提出的理由至少从我们专业的角度来看是很不充分的。

  王廷正教授在接受我们采访时,也承认这一结论得出的并不充分。

  王廷正:7月6号的鉴定会,评审的时候我作为评审组的成员,我希望他进一步的考察。

  拿出更有力的证据,比如说照片之类的,并没有说你们现在这些就够了。

  记者:但是你们的结论就是被作为说这里肯定有华南虎生存而公之于众的,是这样写的。

  王廷正:也可能是草率一些。

  而事实是,时隔三个月之后,当周正龙的照片备受争议后,这一原本需要照片作为证据的论证结论,反而成为了当地认定照片真实的重要依据。

  吴平:最终这个照片的真伪需要国家的权威部门来对真伪进行鉴定,但是作为我们,我们肯定是确信无疑,镇坪发现了野生华南虎,不仅仅是镇坪的荣耀,同时也是中国的荣耀。

  记者:为什么这么说呢?

  吴平:我觉得这个还是一个就是我所说的,盛世出国虎,虎啸振国威。

  记者:您不觉得?

  吴平:因为华南虎是中国虎,是国虎。

  记者:但您不觉得它首先是一个科学问题,而不是一个政治问题。

  吴平:当然它首先肯定是科学的问题。

  记者:那您不觉得说现在外界对于周正龙照片的真伪,包括镇坪是否存在华南虎这样的结论都存在争议和质疑的情况下,首先应该弄明白真相问题,然后再去寻找它的意义吗?

  吴平:这个应该是相辅相成的。

  记者:这么多的媒体来关注这样一张照片的真伪,您怎么理解?

  覃大鹏:我们不想媒体他们到底想什么?其实野生华南虎在镇坪的存在不容置疑。

  记者:覃局长我们都非常愿意相信华南虎在镇坪存在,只是我们知道在国际上认定这个虎种的存在的话,需要有几个前提条件,首先是要发现活体,其次是发现尸体,然后是要有影像资料,然后是有研究者的亲眼目击。

  覃大鹏:关于你说的这几点我确实还不知道。

  记者:我们只是说对于一个重大的发现认定之前,是否在态度上,应该更严肃、更科学更有所保留,会不会比较好?而不是不容置疑。

  覃大鹏:留有一定的余地,保留一点也许好一点,但是我还要说,对镇坪有华南虎我深信不疑。

  从华南虎照片公布之日起,这一事件以罕见的热度吸引着人们的视线。而从最初的质疑到后来更多证据的出现直至12月初,民间机构发起的对虎照的鉴定,在华南虎事件中,是无数民众的参与在不断逼近虎照的真相。

  记者:我们也听到有一种声音说,虎照的真假不重要,重要的是保护华南虎。

  王锡锌:保护华南虎很重要,但是虎照的真假也同样重要,那假如在华南虎的照片这件事上,假如真的存在着虚假的信息,不真实的信息,甚至是误导性的信息,我们又如何相信当地政府,有诚意、有能力去保护华南虎。

  在照片引发争议后,国家林业局曾派出十名专家到镇平做专题调查,并确定了20万公顷的调查范围,镇平究竟有无华南虎生存还需要科学家们长期的科学努力。但目前,公众对虎照真伪和镇坪是否存在华南虎的关注同等强烈。

  青年法律学者郝劲松选择了法律诉讼的方式介入了虎照事件。

  记者:你是以公益诉讼而知名,这次为什么要介入虎照事件?

  郝劲松:我觉得这次仍然涉及到公众的利益。

  记者:您指什么?

  郝劲松:现在华南虎事件已经不是简单的,一个照片的一个真假问题,而是关系到社会诚信,社会道德底线的问题,我们说一个不关注真相的民族,是一个没有前途的民族,一个不追求真相的社会,必然是一个堕落的社会。

  记者:为什么我们一定需要一个真相呢?

  郝劲松:真相是一个民族发展的一个最基础的东西,即便将来就是你查到华南虎,这个照片真假你仍然不能绕过,因为这是民意的要求。

  从起诉周正龙到向国家林业局提起行政复议,郝劲松选择了他熟悉的方式。

  记者:面对一个这样的社会问题的争议需要司法的介入吗?

  郝劲松:我觉得非常有必要司法介入,我觉得只有法律才能捍卫正义。

  尽管包括中国摄影家协会在内的六方专家对照片作出了权威鉴定,但陕西省林业厅和镇坪县政府依然坚持照片真实的态度。而此时,距离华南虎事件已经过去了近两个月的时间。

  记者:这个事件会不会就这样不了了之?

  王锡锌:我们不希望它不了了之。

  王锡锌认为针对目前的事态,有关部门可以组织对华南虎事件的特别调查,而依据相关法律,陕西省政府和国家林业局都具备启动调查的主体资格。

  王锡锌:假如它是真的,为什么一个真实的一个结论依然引起了公众的质疑呢,是不是我们程序上出了问题?假如它是假的就应当及时地改正并且道歉。

  12月4日,在国务院新闻办公室召开的有关林业工作的新闻发布会上,新闻发言人曹清尧在回答了众多记者关于华南虎照片的问题后表态说:我们相信陕西省人民政府和陕西省林业厅会科学、认真地对待公众的这些质疑。

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调查

转自中新网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家称“华南虎风波”被炒热 主因人类猎奇心理
·时评:林业局回避虎照真假只能让闹剧无休无止
·林业局:照片中老虎真假难以评估该地区华南虎状况
·国家林业局今日公布华南虎事件调查结果
·中国摄协鉴定华南虎照 多专家认定为平面虎图
·陕西省林业厅:即使没有华南虎也应把保护区建好
·国家林业局发言人:华南虎首批专家调查已经结束
·周正龙开博讲拍虎故事 称做堂堂正正的中国农民
·陕西林业厅展示华南虎原始照片 警方或介入调查
·专家组不会采取大规模搜山的方法搜查华南虎
·国家林业局:仅凭几张照片不能确认华南虎的存在
·国家林业局尚未接到针对华南虎照片的复议申请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二元经济结构为精准扶贫做点什么
·为中国孩子取英文名网站为啥会火
·命案案卷丢失已经涉嫌违法犯罪
·马青莲:重塑医患和谐的“医疗大同”
·邓海建:多些“悦借”的巧心思
·明年供给侧改革或突出“去杠杆”
·莫让高校就业率沦为数字游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文创企业在上海合作设立“创新发展基地”
·两岸企业家吁打造普惠共享的新经济体
·北京控烟一年半2719人遭处罚 总罚款近200万元
·女大学生在网络平台贷款惹纠纷 被“裸照”要挟
·韩国一日军慰安妇受害者去世 在世者减至39人
·印尼亚齐发生6.5级地震 至少25人死亡
·最新研究:剖腹产“影响到人类进化”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国民党推罢免“绿委” 柯建铭:看谁罢免谁
周日起北京雾霾再度来袭 PM2.5峰值浓
人类首次在琥珀里发现恐龙尾巴化石 将在上
是否参选国民党主席 吴敦义:目前未做任何
降低公投门坎 蓝力拼径付二读 绿喊封杀
马英九定机场地铁票价?新北:"九二共识"
张忠谋婉拒“资政” 蔡英文与科技业蜜月期
赖清德为“大选”铺路?台中议员劝进林佳龙
国民党罢免公投阻核食 蔡当局网络听证有解
郝龙斌联合新北议员推反核食公投 传朱立伦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