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南海一号”出水全揭秘:整体打捞创世界先例
华夏经纬网   2007-12-25 08:05:25   
字号:

南海一号考古打捞副总指挥王仁义

南海一号考古打捞潜水队副队长钟荣兴

  李小萌:观众朋友,我现在是在中国最大的一艘救助船上,在海上已经航行了三个小时的时间了,不过这一次救助船并不是执行救助的任务,而是为南海一号成功打捞去庆功的,在我的右前方这个庞然大物,就是亚洲最大的,有着四千吨起重能力的“华天龙”号起重工程船,这几天如果说在海下沉睡了八百年的南海一号是第一主角的话,那么“华天龙”就是当之无愧的第二主角。在一本描写沉船打捞的书上我看到这样一句话说,海难只是写了一半的剧本,而句号是靠那些沉船打捞者来完成的,今天就请您跟随我一起到“华天龙”号上去看一看这个句号究竟是怎么划下的。

  2007年12月21日上午10点50分,华天龙4000吨起重臂下几百米见方的海域开始混浊,而这一刻,一个巨大的物体正在被华天龙从30米深的海泥中拔起,它就是已经在海底沉睡了800年的南宋沉船“南海一号”。脱离海底之后,装有“南海一号”的沉井以每分钟一米的速度缓慢上行,大约半个小时之后,南海一号落出水面,起吊成功。

  为了这一刻,中国考古界整整准备了二十年,而能够安全顺利完成此次打捞任务,眼前这个被称为亚洲第一吊“华天龙”号起重工程船和船上的打捞者们功不可没。所以当第一时间踏上华天龙号之后,李小萌就迫不及待地开始寻找为“南海一号”成功打捞画上句号的人和物。

  李小萌:这里是“华天龙”驾驶舱外的甲板上,我身后这个写着“华天龙”三个字的大家伙就是有着四千吨起重能力的华天龙的主吊臂,现在“南海一号”就在它的掌控之中,它被人玩笑地称作是中国海上姚明。现在我就请到了“南海一号”打捞项目的副总指挥王仁义,还有潜水队长钟荣兴,你们两位在工作当中这么忙接受我们的采访,很感谢。但现在应该是你们心情比较轻松的时候吧?

  王仁义:对,“南海一号”从开始制定方案到沉井制作,到沉井下压,到现在起浮历时了将近九个月的时间,在九个月当中我们苦也苦过,累也累过,现在终于起浮了,所以很放松,压力没有了。

  李小萌:压力完全没了吗?

  王仁义:完全没了,剩下基本就是路上常规的拉移,就没有太大的压力了。

  李小萌:那钟队长呢?

  钟荣兴:我也差不多,在这个工地上所有人的感受都差不多,都是一样的,看到自己经过这么长时间的努力,有这么大的成绩,终于完成了一项那么大的项目。

  李小萌:你们有没有举办一个庆功宴或者有没有准备举办一个庆功宴?

  王仁义:应该会吧,这么大个工程完成应该有个庆功宴的。

  李小萌:到时候你们两个别喝醉了。

  王仁义:不会,可能会被别人灌倒。

  李小萌:“南海一号”的打捞从大的时间段上讲是一直在推迟,先是大的时间来讲推迟了二十年,然后从今年来说是4月份又推到8月份,现在12月份,可是从打捞时间点上却是在不断提前,从12月24号预计到提前到23号、22号、20号,为什么会提前呢?

  王仁义:因为最近这几天天气特别好,天气好对我们打捞工作很有帮助,如果天气不好,风浪很大,可能会造成打捞工作会中断。

  李小萌:你们做好一切准备,看天公什么时候作美什么时候就下手。

  王仁义:对。

  李小萌:如果说按原计划24号,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王仁义:根据气象台的天气预报到23号夜里冷空气就会过来了,如果这个时候不起浮,推迟到明天,那到时候就会造成无法作业,也可能起浮工作会推迟到明年。

  李小萌:太长了。

  王仁义:太长了。

  李小萌:现在“南海一号”是成功起吊,就在它从几百年的淤泥当中被拔起那个瞬间,你们两位分别在什么位置?

  王仁义:我就在后面那个“南天顺”上面指挥这个吊机慢慢起吊,起吊完以后装到船上。

  李小萌:口令要从您这边发对吗?

  王仁义:对,我们还有总指挥,我们是相互协调,总指挥在“华天龙”号上,我在“南天顺”上,就是相互配合,一起来指挥这个船。

  李小萌:在起吊的时候,在水下20多米的地方还有潜水员在工作?

  钟荣兴:有。

  李小萌:他们起的作用是什么?校正位置吗?

  钟荣兴:他是确定沉井在起吊的过程中有没有发生什么变化,确定吊落有没有正常的状态。

  李小萌:这个过程当中有一点点小意外发生吗?

  钟荣兴:没有,都很顺利,非常顺利,因为我们的前期准备做得非常充分。

  李小萌:这个瞬间是不是整个工程当中算是非常关键的瞬间之一?

  王仁义:对,因为前几个月做的工程都是为最后的起吊做准备的,也可以说最后吊起来就是摘果子的时候。

  李小萌:为什么这个瞬间是很要劲很关键的?

  王仁义:这个时候就是彻底把“南海一号”从海底吊出来,放到半潜驳上,就是说整个打捞起浮工作完成,就是靠最后这一吊。

  李小萌:这一吊的危险性在哪儿?

  王仁义:我们用“华天龙”这个吊船,因为“华天龙”是四千吨的吊力,用的钢丝绳也保证足够的安全负荷,达到了安全负荷,经过计算,很多方面危险的因素全部排除了,可以说我们做到了万无一失。


  “南海一号”位于海面下20米深处,被2米多厚的淤泥覆盖。令人惊奇的是,这艘沉没海底800多年的古船船体保存相当完好,整艘船没有翻、没有侧,而是端坐在海底,船体的木质比较坚硬。

  考古学家认为:“南海一号”在海底沉睡800多年还保存较为完整,说明它适应了所在的海底环境。如果离开这种环境,光照条件、水循环及沉船上附着的微生物等因素都会发生改变。而我们也了解到,早些年从“南海一号”上打捞出的几千件瓷器已有部分出现了裂缝。因为之前没有更加科学安全的打捞方法,“南海一号”1987年被发现后在海底都呆了20年。

  从2002年“南海一号”发掘工作进入高速期开始,围绕如何将其打捞出水就成了除古船本身以外世人争论的热点。直到2005年整体打捞方案确定下来,争议和质疑仍始终集中在传统打捞和整体打捞方案之间。作为国际上第一次整体打捞,这个方案也曾受到国际专家的质疑,如今“南海一号”已经成功整体打捞出水,沉井内的古船是否安然无恙呢?

  李小萌:这次工程受到这么大的关注,除了“南海一号”本身有很大的考古价值等等,跟这次打捞方式也有很大的关系。

  王仁义:对,常规的考古是现场发掘,就是有考古人员发现古船以后,到水下一件一件把文物扒出来,但是“南海一号”这个地方水深24米,能见度很低,考古人员很难看到文物在哪里,所以说发掘的时候也可能造成文物的破坏,所以采取整体打捞,我们就可以把船连泥带土带文物装到沉箱上面,运到水晶宫里面,在一个透明的环境中给考古人员发掘,可以尽最大可能保留这个文化信息。

  李小萌:能见度差,考古难度大,是决定整体打捞的原因之一,还有其它原因吗?

  王仁义:另外就是现在打捞技术成熟了,能整体打捞了,也是创造了一个世界先例吧。

  李小萌:对于潜水队员来讲,工作难度上增加了多少呢?因为整体打捞?

  钟荣兴:工作难度来讲,可能难度会增大很多,因为我们潜水普通常规的这种来打捞,把它一件一件捡起来,只不过把那上面的沉积物清洗,冲完之后,把文物一件一件捡起来,但是像这样整体打捞,要考虑到,因为用沉井的话,一不小心就要损伤到下面的文物,所以在每一个潜水细节上都要做到很仔细,很小心。

  李小萌:您有亲自下水打捞的经历吧?下去过多少次,为了“南海一号”?

  钟荣兴:这次可能下了一百多次水。

  李小萌:每次大概平均工作时间有多长?

  钟荣兴:一个钟头。

  李小萌:第一次下去的时候看到了什么,摸到了什么?

  钟荣兴:第一次下去,说实在的,主要是凝结物,碰到的摸到的都是凝结物,能见度基本上比较差。

  李小萌:刚才王总也说了能见度非常差,差到什么程度?

  钟荣兴:我们带着潜水工具之后,手伸出来,20厘米之外一般是看不到的。

  李小萌:那你们靠什么作业?只能靠触觉作业了?

  钟荣兴:对,我们就靠双手,靠双手去摸,去感觉。

  李小萌:你在哪次的时候真正摸到了那些价值连城的文物呢?

  钟荣兴:文物我们也捞起不少,但是对我们来说,说实在的,不知道到底是哪件文物是值钱的,有意义的,但是我们摸到的都尽量把它完整地保存起来,把它打捞起来,或者放在一个安全的位置。

  李小萌:你跟我讲讲你第一次真正摸到了和文物有关的东西是什么过程?

  钟荣兴:挺兴奋的,那种感觉。

  李小萌:摸到什么?

  钟荣兴:类似一个花瓶的那种罐体,它过了一层釉,很光滑,白色的,挺漂亮的。

  李小萌:然后要把它完整地带到水面上来是吗?

  钟荣兴:对。

  李小萌:王总刚才我们一直说整体打捞,但是可能没有特别关注这件事儿的人还是不太理解这个事儿,到底怎么做,怎么一个过程,特别幸运您这儿有一个模型,结合这个模型给我们讲一下。

  王仁义:好,像“南海一号”实际上是在泥面下两米深的地方,整个船是埋到泥里边,我们的方案就是做一个沉井,把这个船给罩起来,罩起来以后在底下穿上一根一根底梁,就是这个模型。

  李小萌:这个模型有一米长吧,咱们真的这个沉井有多长?

  王仁义:真的沉井就是35.4米,宽就是15.2米,高是12米,中间实际上我们船在沉井当中,沉井分上下两层,底下这层到时候打捞的时候会把它割下来,上面这层就装着文物,底下一个一个洞就是穿底梁,靠这个梁给这个船罩一个底。

  李小萌:在箱体外侧标好几条线,我们“南海一号”是在哪条线之上呢?

  王仁义:“南海一号”就在蓝的方块以上的。

  李小萌:所以这个箱子要做得比船大出来很多。

  王仁义:对,它都有一定的安全的距离。

  李小萌:好,请坐。您刚才拿的那个底梁穿过去就是要穿到“南海一号”下面,这是大概水深多少米的地方?

  王仁义:这个大概水深是30米,有时候高潮会达到32、33米。

  李小萌:每一根梁有多重?

  王仁义:每一根梁五吨多。

  李小萌:五吨多的钢梁,一共多少根?

  王仁义:一共36根。

  李小萌:这个工作又是非常困难,很关键的工作。

  王仁义:对。

  李小萌:这第一根梁穿的过程是怎么样?

  王仁义:第一根梁穿的是相当困难,也可以说是打捞工作中最关键的一步,我们从第一根梁是8月23号开始穿的,连续穿了将近十天的时间,反反复复穿进去、拿出来,穿进去拿出来,主要是到了另外一端的时间,要不是偏到上面,要不是偏到下面。

  李小萌:它必须从同样的出口穿出来,就是另外一侧,出口要出来,所以对不准。

  王仁义:对,要求是相当精确的,所以后来就是通过改进工艺,大家慢慢熟悉了,穿梁的进度就大大提高了。

  李小萌:第一根梁反复了多少次才能够准确地插进去?

  王仁义:反复三进三出。

  李小萌:这么一根梁三进三出。

  王仁义:对,后来我们穿到一定时候,所有的方法用尽了,想到没办法了,潜水员都到下面,我们安排潜水员下一步做什么,都是自己心中都没底了,后来说算了放弃吧,从头开始,在前面那个地方重新来穿,当然经过这个工艺优化,后来终于成功了。

  李小萌:最后到到底是采取了什么关键性的措施,能够一次性穿成功?

  王仁义:它在沉井下面留一了根钢丝绳,这个钢丝绳用的细钢丝绳带动粗的钢丝绳,粗的钢丝绳连接底梁的头,在另外一头用液压千斤顶一段一段收过去的。

  李小萌:第一根穿了十天,接下来第二、第三根大概用了多长时间?

  王仁义:以后最快的不到24小时吧,十几个小时穿。

  李小萌:一天一根。

  王仁义:一天一根。

  李小萌:钟队长当时穿底梁的时候你的工作压力应该很大。

  钟荣兴:非常大,上面压力大,到了他们这一层,这一层再到我们这一层,我们穿底梁的工作,就24小时吧,24小时在那里进行,一直没有停过。

  李小萌:潜水员一般规定在水下工作多长时间必须要上来?

  钟荣兴:按我们的专业的要求,一般不要求你超过一个钟头,就是一个钟头之内你要出来。

  李小萌:穿一根底梁得有多少个潜水队员轮换?

  钟荣兴:正常,到了中期,就是第一根底梁穿完之后,到了中期的时候还要最少要八个潜水员。

  李小萌:一小时还得一换人,一班是多少人?一班八个?

  钟荣兴:我们一班12个人。

  李小萌:就是这么换?

  钟荣兴:对。

  李小萌:其它方面呢赶上过很大的风吗?最严重的时候多大风力?

  王仁义:现在最大的危险还是天气,天气不好对我们作业造成很大的困难,特别是在10月2号的时候,本来天气预报没有太大的风,到晚上忽然起风了,达到十级,我们的作业母船就走锚了。

  李小萌:这个作业母船距离“南海一号”大概有多少距离?

  王仁义:在“南海一号”上面,它的锚是在四角抛的,假如走锚,如果不控制,钩到沉箱上面,有可能会把沉箱钩倒,造成打捞失败,我们当时就是根据GPS定位判断它的走向,马上通知拖轮过来处理,后来终于把这个危险渡过去了。

  李小萌:从发现走锚到处理结束经历多长时间?

  王仁义:经历了四个小时。

  李小萌:这四个小时你是怎么过的?

  王仁义:我们一直在前面,我拿一个罗经来指示着船的方位,用GPS测到沉井的距离,一直关心着,心一直悬着,怕锚走到上面。

  李小萌:能够避免主要得益于什么?措施采取得迅速、果断?

  王仁义:一个是我们发现得早,用另外的锚将这个船偏离到沉井以外,再一个有拖轮马上过来增援,把这个船拖到一边去。

  李小萌:这个沉井是整个把“南海一号”罩住,它做多大,距离“南海一号”船体有多少距离是最合理,最安全的,这怎么确定下来的?

  王仁义:一米这个距离也是靠潜水员水下摸出来的,首先找到沉船以后逐渐往外测,来挖掘,挖掘到没有文物的时候,再向外再找到确实没有文物了,就把这个一米的距离定下来。

  李小萌:当时挖掘的时候是一个怎么样的具体过程呢?

  钟荣兴:我们从下到里面,海平面,海底里面,海床,发现第一块凝结物开始,以那个点为中心点,往外一米一米扩散,到最外延,到没有凝结物那个点开始,往里面侵,侵到比较确定船体大概方向那个位置的时候,就把那个位置定下来。

  李小萌:在筛查淤泥的时候有没有惊喜发现吗?

  钟荣兴:不时有古董,我们现在说古董,瓷片,还有那些船体的结构,船上的物品都有,好像毛块那些都有发现,都有上来。

  李小萌:保持一米的距离是出于对什么的考虑,是出于对“南海一号”安全性的考虑还是不仅这个船要出水,它周边淤泥当中的那些文物也不能落下?

  王仁义:一米的距离主要从安全性考虑,一米以外的文物就是在发掘一米的时候,就会向外逐渐找,就把一米以外的文物给拿出来,我们清外围的文物是用气冲法,把泥从海底抽出来,在船上放一个过滤网,底下有东西就会在网里面过滤出来,后来发现很多精美的文物都是在过滤网找到的,其中最好的就是金手镯,很大的两个金手镯,应该报纸上都有,还有一些铜钱、金器,还有一些漆器,还有精美的竹制品之类的。

  李小萌:如果铜钱都能够被过滤网拦住,这个过滤网的网眼应该很小。

  王仁义:很小。

  李小萌:一点点地筛。

  王仁义:一点点筛。

  李小萌:当时金手镯发现,看到一瞬间您在吗?

  王仁义:我在。

  李小萌:当时是怎么样情景?

  王仁义:那个年代还有这么大的金块,还有这么大的镯子,拥有这个的人肯定是个大富翁。

  这条保存于广东省博物馆的镏金腰带长1.7米,由四股8条金线编制而成,表边装饰充满异域风情,正是它的出现才引起人们对这片海域的关注。从而开始了“南海一号”的考古和打捞工作。让考古学家们更加兴奋的是2002年的探摸出水了更加精美的瓷器。

  而从今年“南海一号”整体打捞正式启动以来,陆续出水的文物更是越发让考古学家们感受到这艘古沉船的神秘魅力。这个镏金手镯在整体打捞开始后不久,就出现在考古人员的视线中。7月,在清理打捞上来的沉井周边凝结物的时候,考古人员又发现了同样的一只手镯。除此之外,打捞人员还打捞上来很多注有宣和通宝字样的铜钱和很多精美文物。

  随着这些文物地陆续出水,“南海一号”沉船的考古价值也在不断地被印证和提升,而这些也在不断地为“整体打捞”项目加入压力和风险。装有“古沉船”的沉井拥有将近3500吨的重量,在巨大的水压之下,如何让如此庞然大物平稳脱离海泥,避免大幅晃动地上升至水面,是决定“整体打捞”方式成功与否的关键时刻。

  12月21日“华天龙”号成功起吊之后,“南海一号”里面的更多宝藏即将展现在公众面前。

  李小萌:现在我们是在“华天龙”号上面,如果不是说我知道这是一艘船,觉得就是在岸上一样,一点感受不到这种晃动感,“华天龙”也是你们感到特别自豪的打捞当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原因。是不是?

  王仁义:对。

  李小萌:它现在这么稳定是靠什么样的方式固定下来的?

  王仁义:它是有八个锚,八个锚在四个方向把这个船拉起来,这个船体特别大,能压住浪,船比较稳定。

  李小萌:“华天龙”被称作是中国第一、亚洲第一、世界第六,到底在哪些指标上它这么厉害?

  王仁义:一个是起重能力,“华天龙”的起重能力是四千吨,在亚洲还是第一位的,再一个就是船的长度跟宽度,这个船长是167米,宽是48米,深度是16.5米,加上上面那个上升建筑,足足有十几层楼高,所以这么大个庞大物在亚洲也是比较大的一个船舶。

  李小萌:因为成功打捞“南海一号”,“华天龙”也变成明星了,现在预约它的计划怎么样做得?

  王仁义:“华天龙”主要是运用救助打捞和海洋工程,因为目前海洋工程市场是特别繁忙,它现在来以前是在西江油田做石油平台的安装和单点的安装工作,“华天龙”来了之后也会势必造成那边的工程停工,所以我们这边一定要抓紧时间,把这个完成以后,然后支援石油工程的安装。

  李小萌:我听说租这个“华天龙”的预约已经约到五年以后了是吗?

  王仁义:对,现在目前到手的有三年的合同。

  李小萌:三年合同都有了。其实在“华天龙”制造投入使用之前应该说我们国家海事打捞的水准并不是特别先进在世界范围来看,我们当时为什么下决心说并不是请国外打捞队,并不是租用国外先进设备,而是要自主打捞呢?

  王仁义:因为我们国家现在是有能力来承接这个大的打捞工程了,在外国一般考古打捞就是几个公司来进行合股,根据投资的大小分成,毕竟是打捞的风险太大了,一个公司有时候实力很难承担,但是我们用“华天龙”自主来打捞就可以保证每件文物归我们国家所有。

  李小萌:这是从文物的保全上属于国家这个角度上考虑,另外一方面是不是也看重了打捞市场本身的前景?

  王仁义:对,因为现在毕竟我们国家从20年来,打捞设备的相对落后,特别是2003年以后,救捞分家以后,国家投入加大了,打捞力量相对提高了,因为以前我们的船舶都是二十年以前的船,不能满足打捞需要,造一个大的吊船就是我们打捞人多年的梦想。

  李小萌:这是第一艘,还会有第二艘、第三艘吧?

  王仁义:但愿有吧。

  李小萌:刚才你们说到庆功宴,庆功宴计划什么时候举行?

  王仁义:听我们局长的安排。

  李小萌:参加庆功宴的会有多少人,和这个项目有关的人大概都有多少?

  王仁义:我想应该是一个很大范围的庆功宴,因为毕竟“南海一号”打捞工程牵扯到各个部门,包括广东省文化厅、广东省人民政府和我们救捞系统的很多单位给予了大力支持,包括你们新闻媒体,我想到时候争取邀请你们参加我们的庆功宴。

  李小萌:好,再次祝贺你们。

  今天,运载“南海一号”沉井的驳船已经到达专用码头前海面,即将从码头登陆并运往水晶宫。

  进入“水晶宫”后,“南海一号”仍会被“浸泡”在海水中进行保养,海水温度、微生物生长情况等都要与之前的海洋环境相同。在经过3个多月的脱盐工作之后,考古人员才可进入沉箱内进行文物挖掘和清理。预计5到10年后,人们才能看到“南海一号”的真实面貌。

来源:中央电视台新闻会客厅

转自中新网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南海Ⅰ号”抵达临时码头等待上岸 图
·60天“海水浴”保湿南海一号 28日入住水晶宫图
·武警阳江支队驻防博物馆守卫“南海一号”
·“南海一号”沉井将于12月24日登陆码头
·专家解读3亿元打捞保存南海1号古船的背后价值
·"南海一号"21日小露一脸 今打捞将全程监控气象
·“南海一号”二十二日将出水 全部挖掘或需百年
·20年期待一朝实现 南海一号今夜牵动多少不眠心
·南海一号:首期吸引50亿投资的南粤旅游的新标志
·“南海一号”打捞出水在即 气象数据六分钟一报
热门点击
  更多
英国曼彻斯特一体育馆发生爆炸袭击事件,已致多人死伤...
中国第三个具有全国意义的新区——河北雄安新区横空出世!
精彩时评
 
·谁来为踩踏女儿的母亲解困
·大学教授的工资多高算合适
·全班连坐的无人监考只是场"秀"
·朱昌俊:无人监考,一种可疑而不必要的“创
·然玉:“男保姆”不被接受,职业性别隔离自
·走出产业转移的后发困境
·追求更高层次的社会满意
新闻推荐
  更多
·两岸在宁启动南京大屠杀死难者80周年公祭活动
·纪录片《南京1937》今天开机
·台商李大维谏言台湾青年:没有理由还留在台湾
·北京台联两岸青创交流参访团感受深圳创业热潮
·警方认定曼彻斯特爆炸事件是有组织袭击
·韩政府将同丹麦协调遣送崔顺实之女回国事宜
·日本山口组成员沦落到偷米偷西瓜:组织缺钱
精彩博文
 
·[袁周]“习特会”之后台湾将日益“被边缘化”
·[贾永辉]蔡当局退回重审“前瞻计划”是妥协还是迂回?
·[与我同飞]推动两岸经贸合作,关键在“两岸一中”
·[阳光不锈]《春娇救志明》首映 余文乐杨千嬅8年"长跑"
·[宠辱不惊]伊万卡名媛朋友圈 登《时代》邓文迪亲撰简介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陈广江:别等媒体曝光才严惩“别车175秒
善心汇行善兼济天下 揭秘背后的金融陷阱
韩国演员金宇彬确诊患上鼻咽癌 目前正接受
“世卫台湾青年团”换旁听证被拒 工作人员
国民党主席移交对口 吴敦义阵营敲定曾永权
世界顶级儿童山地自行车品牌MARMOT土
全球高端运动自行车领导品牌MARMOT土
世界顶级自行车运动品牌MARMOT土拨鼠
世界顶级山地变速自行车品牌土拨鼠MARM
赏樱团车祸事故33人死 "蓝委"要官员负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