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揭开温州炒团运作秘密:“地下钱庄”放高利贷
华夏经纬网   2008-07-13 08:47:35   
字号:

    在从紧的货币政策环境下,温州人手里的钱又成了大家关注的一个问题。到处都缺钱,似乎只有温州那边手头宽裕,民间资金走南闯北,到处投资。

  温州人手里到底有多少钱?一直是个众所纷纭的未知数,可在很多地方,我们都能感受到温州民间资金的巨大身影,从席卷各地楼市的“炒房团”,到征战山西、新疆的“炒煤团”、“炒棉团”,再到出击股市的“炒股团”,温州游资的动向这些年始终牵动着大家的视线,但今年的经济环境与往年有些不同,银行银根收紧,楼市、股市风向突变,温州资金到底何去何从?

  温州资金炒到哪儿,哪儿的市场就一下火爆起来

  2001年8月18日,第一个温州购房团157人浩浩荡荡开进上海,157个人坐满了三节火车车厢,三天买走了100多套房子,5000多万元现金砸向上海楼市,温州炒房的第一笔交易就成为外界关注的热点。

  温州第一批购房者:“那个场面就是人抢着买的,好像觉得这个十来万元对温州人来说无所谓的,它只有十来万元,然后办按揭贷款。”

  此后几年时间,温州资金如旋风一般席卷了上海、杭州、青岛、重庆、北京、沈阳,所过之处房地产的价格几乎都以每年至少25%的价格飞速上涨。

  温州第一批购房者:“觉得还是这个好赚,赚得快,现在这个房子这么涨,一下子就是十来万元,不会是几千块,几千块我们根本不会去想的,也就没有意思了。”

  据温州商会的估算,超过1000亿的温州资金,在全国的房地产行掀起猛烈的“圈地运动”,一时间,温州资金出手的行业,都掀起了不小的波澜,2001年,全国能源短缺、煤炭价格飞涨,温州资金投资煤矿,山西省60%的中小煤矿,都掌握在温州人手中;2005年,股票进入牛市,800亿到1000亿的温州资金开始介入股市,资本市场再次让温州投资客赚得盆满钵满,手握巨资的温州商人如旋风一般,炒热了各地的地产、能源市场。

  记者:“温州资金具备什么样的影响力?”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会长周德文:“可以用这几个数据来说明温州资金整体的规模,在民间的老百姓手里的民间流动资本大致有6000亿的人民币,温州估计投资在房地产上的资本就达到了2000多亿,光在上海跟北京两个城市,就几乎达到1000个亿的民间资本。”

  周德文,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会长,曾经组织过几十次温州投资团,对温州地下金融市场的发展历史极为了解,据他介绍,从1999年开始,温州众多中小企业的一部分多余资金开始逐渐脱离生产经营领域,而进入到房地产市场,温州人的投资先从本地房地产开始,97、98年温州房价大约2000元钱一个平方,99年以后迅速以年增长20%的速度上涨,有时甚至每个月都出现大幅上升,有一段时间温州房价甚至超过了北京和上海,炒高本地楼市后,温州投资客又转战全国一线城市炒楼,随后炒股、炒煤、炒油,现在更是转向了产权投资,令周德文印象深刻地是,温州投资客几乎是屡战屡胜,在每一个投资领域都取得了不错的收益。

  周德文:“像我们温州人民电器集团,它在上海就一口气就兼并了37家国有企业,那么迅速在一年里面,这37家国有企业就创造了10个亿的产值,所以温州资本也是一个非常强大的一个武器。”

  为何会有温州资金?

  这些年,温州资金几乎就成了民间投资的风向标,只要它炒到哪儿,哪儿的市场就能一下火爆起来,要说温州资金力量雄厚、规模大,这也只是一方面,国内和温州一样富裕,甚至比温州更富的地方也还有,比如京、沪,还有广东、江苏的一些县市,可为什么钱只有偏偏到了温州人手里,才会爆发出这么大的能量?来了解一下温州资金背后的秘密。

  记者:“为什么会出现温州资金?举个例子来说,上海、广州、北京也都是非常富裕的地区,也有大量剩余的资金,为什么没有出现温州资金现象?”

  温州中小企业发展促进会的会长周德文:“这个我觉得跟温州人的特点很有关系,温州人很善于抱团,温州的资本,我前面讲了也是分散的,资本也是分散,但是温州形成一个非常灵活的一种民间的机制,它可以小资本,大积聚,可以在迅速之间围绕着利润,围绕着投资的商机,迅速地积聚起来,我们温州人到了哪个地方,它都组建自己的商会,商会就是一个资本积聚的一个核心,一个组织者,那么又有好的项目,商会一发号召,马上资本积聚,共同去投资,共同去创造利润。”

  2004年温州一家媒体组织的温州投资团,温州的投资人都是按照报纸上的广告信息参加的投资团,这些投资者大部分都是温州的普通市民,有家庭主妇也有温州近郊的农民和中小企业主,因为人人都参与投资,因此每一次投资团出手,资金总额都不会低于5000万元。

  记者:“你们周围做这个的多吗?”

  姜女士:“做投资的很多很多,我们温州人头脑很精明的。”

  最近一次温州中小企业商会组织的投资团,这次的温州投资团到外地投资不仅带着随团律师,还带来了包括会计师、银行分析师以及温州市招投标交易中心的工作人员,经过几年时间,温州投资团俨然变成了一支专业的投资评估队伍,所不变的是,参与投资的商人仍然是普通的温州市民和企业主,是什么在支撑温州资金的循环?

  记者:“温州资金流动的必要条件是什么?”

  周德文:“温州的老百姓,哪怕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她都敢拿出这样的钱去投资到一些所谓集股集资的项目里面去,能够获取固定的,高于银行存款的回报,第一温州人敢冒风险,只要回报是高的,我愿意冒这个风险;第二个,温州人,特别是民间的资本,它凭的是一种诚信,如果一个人在温州借了钱不还,从银行借了不还,无非是打官司,在民间如果你借了不还,你这个人在温州就永远立不住脚了,所以它的民间,就是我们,就说江湖吧,江湖有它自己的一套标准。”

  记者在温州街头拍摄到的担保公司、投资咨询公司、物资调剂商行、中小企业行会等等,尽管名称各有不同,但经营项目都一样,它们实际上就是温州投资的中介机构,在谈到温州资金现象的时候,温州人普遍承认,他们并不是全国最富裕、资本最雄厚的地区,但是温州民间资金能够在短时间内抱成团,集中投向高利润的地区和高利润的行业,却是全国之最。温州整个地区方圆100公里,却能搅动全国的投资市场,除了资本的雄厚,更重要的原因是温州民间资金形成了民间的商业信用体系,同时也形成了大量的投资中介和组织机构,而这一系统的形成,往往能迅速调集散落在民间的大量资金,集中投向高利润的行业。

  周德文:“这个就是温州资本的一种魔方,它的一种力量,它能够迅速地积聚,投到他希望投的,有利润的地方,这个有利润的地方,就有温州资本的影子。”

  追逐更高的利润一直是温州资金的演变的线索,上个世纪80年代,温州几乎家家户户都以个体经营的形式,从事加工制造业,到上个世纪90年代末,在个体加工的基础逐渐形成了产业的集群,温州生产的眼镜、打火机、皮鞋制革、阀门、小五金等产品,都占据着全国甚至世界市场的重要分额,然而随着制造业的利润率逐步降低到现在的5%左右,温州的资金开始流向房地产等利润率超过25%的增长行业。

  记者:“从最初的温州市的皮鞋、岳清的小五金、瑞安的眼镜,温州最初通过外贸通过制造业赚取的资金现在已经流向了其他各个行业,温州资金的流动的历史轨迹是什么?”

  周德文:“2001年到2003年,温州的资本开始进入到能源的领域,2003年,山西省开始治理,特别是中小煤矿,9万吨以下的煤矿,开始进行关停并转,那么这个时候温州人又从煤的市场退出,那么温州的资金又开始进入到新疆的所谓炒棉,当时投出来可能30多个亿的资金收购棉花,棉花的价格也是在上涨。”

  周会长向记者阐述的温州资金的流向:

  1999年以前,温州人从制造业中积累了第一桶金,资金总额在2000亿元左右,具备了向外扩张的能力;

  2001年,温州2000亿资金投向房地产,其中仅北京上海两地就集中了1000亿温州资金,2003年国家加大对房价的调控力度,温州资金逐步开始撤离房地产投资;

  2002年,温州400资金流向煤矿,2003年山西关闭中小煤矿,温州部分资金回流;

  2003年,棉花减产,棉价上升,温州30亿资金收购新疆棉花,次年退出;

  2005-2007年,股市行情看好,1000亿温州资金介入其中;

  2007年以后,石油价格上涨,50亿温州资金投入西部乃至国外的油井;

  2008年温州资金开始介入风险投资、创业投资。

  记者:“你说不赞成别人说温州资金是炒,但是当中的炒字我是这样理解的,一个是温度高、另一个就是动作快,这是不是也符合温州资金的特点呢?价格高、利润高,并且快进快出?”

  周德文:“这个你分析的是对的,但是这个炒的概念往往是给人家代理一种投机的概念,而不是投资。”

    温州民间借贷年息高达72%,“私人钱庄”有机会转变成合法生意

  揭开了温州资金的运作秘密,对温州人抱团投资的举动,周德文做了个形象的比喻:“我们温州人现在是蚂蚁进京城,我们这些都是外出的蚂蚁,在找食,一旦找准了,后面大蚂蚁群就过来了。”然而,这样的民间投资也并不是所向披米,无所不能,巨大的金融风险一直是笼罩在温州资本头上的一道阴影。

  1986年温州乐清、苍南曾经兴起了一种民间互助资金,在当地称为“抬会”,“排会”,它以“高息”为条件吸引群众入会,最后由于资金连断裂引起倒会,当时经波及十多万人,并引发当地民间信用危机和社会不安,如今的温州街头也有众多民间金融组织,尽管规则和经营模式与当年的“抬会”并不相同,但是高息是他们共同的特点。

  温州立泰包装材料有限公司总经理许方明:“他一开价就是说八分、九分。”

  许老板说,月息6分已经是温州民间借贷的底价,换算成年息的话,这就是72%的高息,记者在温州的调查中发现,由于收益相当丰厚,很多温州市的普通市民甚至把自己的房产拿出来作抵押,通过担保公司向银行贷现金,然后再交给中介公司进行民间放贷,获取中间的利差。

  市民:“我们房产证也是放在家里,放这也是放这,如果拿这里贷,我们可以活动一点资金。”

  记者在温州了解到,参与到民间借贷中的温州市民并不是少数,大部分温州市民以月息4%借给中介公司,以1000万计算,一年以后仅利息部分就可以高达480万元,因此参与者非常踊跃,而中介公司又以8%的月息向外进行放贷,因此借款人拿到资金的时候已经是天价的利息。

  民间借贷公司工作人员:“利息很高很高的,假如你做生意拿去你是不合算的,如果你周转一下是可以的,周转十来天半个月是可以的,你专门用我这个钱,那你除非就是去贩毒,能赚到这么多。”

  中国人民银行温州市中心支行监测的数据显示,今年一月份,温州地区的民间借贷的平均年息在14.124%以上,这一利率水平比目前银行贷款7.47%的年利率高出了一倍,而据台州市发改委的检测,2月份民间借贷年利率加权平均高达17.42% ,短期临时性的周转资金的年利率更是高达36-60%,有些甚至达到了120-300%。

  记者:“这其中会蕴含什么样的金融风险?”

  周德文:“高利贷,比较高的利贷本身会带来风险,因为民间金融也好,本身它是存在风险,第一个它是法律上的风险,因为民间金融目前给我们国家来讲,它是不受法律保护的,那么相对来讲,它就有法律风险,第二个它利率比较高,本身这个就有风险。”

  刚刚倒闭的飞跃集团就是为了寻求周转资金,偿还银行利息,而向民间借贷上亿元短期资金,然而长期业务不振,让飞跃已经无力偿还银行和民间的借贷款,无奈之下向政府申请“破产”。飞跃集团所在的台州市发改委专门对全市的民间借贷情况进行调研,并警示民间融资产生的支付风险,民间借贷作为一种地下金融的方式出现,尽管操作灵活、利息高,但是获取贷款的门槛低,又缺乏信用体系管理、抵押担保等种种保险机制,一旦市场发生大幅波动就有可能发全社会的系统性风险,对银行体系造成一定的冲击,然而,随着近期股市下跌、楼市转冷、中小煤矿停业整顿,温州的民间资金又出现了新动向,大量温州资金开始回流本地,人民银行温州中心支行统计,仅今年头两个月,温州全市人民币存款余额就同比增长了18.1%,增加了257.98亿元。

  温州市金融办主任张震宇:“它要找一个出路,它找出路它投资总是要找一个比较高利润的地方。”

  张震宇对于温州的民间资有着多年深入的研究,银根紧缩导致企业生产资金紧张,从而致使民间借贷再次活跃,而与此同时,温州现在的很多活跃的民间资金都是以往在外地从房地产投资与矿业投资中撤回的资金,有效地利用雄厚的民间资本,无疑是促进产业发展的加速器。

  温州欣顺船业公司董事长胡志兴:“我随时一个亿是一点问题都没有,比如说给我两天三天时间融到一个亿一点问题都没有的。”

  胡志兴是温州市的一家造船厂的老板, 由于每一艘船在在制造期间都要占据大量的资金投入,而要获得正规银行的贷款即使是对于胡志兴这样的企业来说,也是难上加难,因此船厂60%以上的企业资金都依赖温州民间资金,他告诉记者,他的船厂连续10年利润率都在20%,不仅收益较高而且非常稳定,因此想给他投资的温州人都非常踊跃,而企业也正是靠这样的融资迅速扩张起来。

  张震宇:“银行银根收紧,企业生产还要照样,这个时候民间的借贷就活跃,所以它的利润就增加就提高,特别是这一轮的宏观调控,所以它就更显得活跃,特别是他的利润,比前几年还要更高。”

  如何更好地利用民间资金、防范地下金融的风险?今年的5月8日,银监会和央行联合发布《小额贷款公司试点指导意见》,允许自然人、企业法人和其他社会组织投资设立小额贷款公司,这一指导意见的出台让原先一直处于地下的温州“私人钱庄”有机会转变成为阳光下的合法生意。

  周德文:“国家对小额贷款的公司,扩大它的试点,那么对这个市场逐步地放开,那么我们已经,在我熟悉的圈子里,就已经有不少的民营企业家开始积极筹建小额贷款公司,也就是说这个民间资本这个领域,金融的这个领域,也同样汇集了大量的温州的资本,大致在温州民间的金融这块,大致已经,现在形成了600亿的规模。”

  目前,600亿温州民间借贷资金已经在蠢蠢欲动,浙江省的小额实施细则一旦出台,温州资金将有大量资金投入这一领域,在很多温州投资客看来,通过法律手段,早日为民间资金验明正身成为温州很多人的一个共识。

  半小时观察:树挪死 钱挪活

  虽然八大菜系里,没有温州菜,但温州人的炒功却是全国出了名。开个玩笑。

  只要有利润空间的地方,几乎到处可以看见温州民间资本的身影。更快、更高、更强,对利润的追逐是温州资金惟一的目标。温州资金用它敏锐的嗅觉,让我们发现了更多的投资热点,也通过民间借贷的方式解决了不少中小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在中国经济飞速发展的大背景下,温州资金的生存土壤变得越来越湿润。

  但是温州资金的却存在着一个“死穴”,那就是它为了追逐利润经常游走在法律边缘,时不时地伸出脚去踩一下“雷区”,那些“地下钱庄”,那些“高利贷”都因为踩错了步点儿而变得“非法”,变得危险。

  如何使温州民间资金能够浮出水面,引导它为经济发展贡献正面的作用,一直是温州当地政府和金融监管部门所关注的问题。如果能够通过法律法规和制度规范使温州资金从地下状态变成“正规军”,不但温州资金的生命力会得到激发,很多游走在生死边缘的中小企业也会重新焕发生命力。如果能通过发展小额贷款公司等方式为温州资金找一条出路,让“温州蚂蚁”去寻找更多的利润区而不是在堤坝上挖洞,那么我们相信温州资金将会让我们耳目一新。

  主编:张凯华

  记者:鄢闻余

  摄像:张小明

   中央电视台《经济半小时》     

 

责任编辑:包玮玮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热门点击
  更多
一架载有77人客机在哥伦比亚坠毁 6人幸存
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去世,享年90岁。
精彩时评
 
·司法别在家庭壁垒前退让
·"奖孝金"强迫尽孝是越界行为
·罗尔的“坦诚”是赤裸的自私
·赵欧仁:奇葩规定折射出人文情怀缺失
·张建:谁能化解奥运冠军的职称忧虑?
·需彻底清理不良定点旅游购物店
·"野蛮收购"争议折射分业监管漏洞
新闻推荐
  更多
·“两马”游共推惠民政策 马祖明年欲揽20万陆客
·海外“淘药”图个啥:进口药审批滞后百姓需求
·最高人民法院再审改判聂树斌无罪
·“罗尔募捐”续:260余万元原路退回 或卖房治病
·普京发表2016国情咨文:俄罗斯人团结爱国
·奥地利发生家庭惨剧 女主人枪杀5名亲属后自杀
·日本2016流行语大奖揭晓 特朗普现象等热词入选
精彩博文
 
·[张良骅]“习洪会”为两岸关系注入正能量(时评解析)
·[风云变幻]民进党对待洪秀柱"大陆行"依然是一贯嘴脸
·[我心飞扬]蔡英文的"台独"把戏该收场了 把台湾带向何方
·[袁周]行走西藏——大湖.天路.古原 与珠峰不期而遇
·[宠辱不惊]王宝强朋友遭空壳公司欠薪近千万 帮转发消息
·[坐看云起]2015预算报告执行情况"出炉":民生支出是重头
·[我心飞扬]观察:柯文哲的无常 加速台湾政治生态恶化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锦绣未央》难成经典:细节粗糙逻辑缺失
马英九办公室首设发言人 罗智强:面对抹黑
9省份涨最低工资标准 居民收入仍在“上行
陆客团锐减 业者推"买菜观光团" 两小时
"反核食公投"传党中央不支持 洪秀柱辟谣
不反对核食公投 吴敦义:最后当然走这条路
不反对核食公投 吴敦义:最后当然走这条路
狼父猥亵幼龄女 妻目睹却因怕挨揍隐忍1年
2016:中国“十三五”开局之年
台媒:习近平十年任期将是中国扮演国际要角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