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综合新闻
游戏陪玩监管风暴:有玩家离场 陪玩公会散伙待整改
华夏经纬网   2021-09-15 09:01:34   
字号:
近期热词
深港通  洪秀柱  朴槿惠  复兴航空  菲德尔卡斯特罗  特朗普  “东方之星”长江倾覆  控烟  

  游戏陪玩监管风暴:有玩家离场陪玩公会散伙待整改

点击进入下一页

  小珂(化名)的手机传来振动,一位此前在游戏中认识的客人发来陪玩的邀请,“小姐姐,接单不?”几乎没有任何思考,小珂果断拒绝了对方,“最近陪玩行业正处在风口浪尖上,稍不注意可能就被举报,实在没必要冒这个风险。”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9月7日起,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等7款陪玩软件被无限期下架。

  近年来,游戏陪玩产业随着游戏被主流市场认可的利好得以迅猛爆发,吸引了包括小珂在内的无数年轻人涌入,而迅猛生长背后掺杂着情色、骗局等各种灰色现象。

  如今众多陪玩平台被下架,曾有着多年陪玩经历的张雪(化名)对于原因心里清楚,或许和行业涉嫌情色相关。“之前也屡次曝光过类似事情。但这么多平台全部下架感觉市场将遭遇大洗牌。”

  市场规模已达百亿的陪玩行业,光鲜背后有着怎样的暗影攒动?

  入圈

  深夜接单

  “玩游戏还能赚钱”

  小珂(化名)仍记得,大学毕业前,当自己正忙碌地找着工作时,同寝室的同学每天却泡在游戏里玩个不停。面对她的关心,对方挥了挥手中的手机,“这不是在挣钱么。”

  小珂这位同学在国内一家平台担任陪玩。仔细打听后更惊讶地发现,陪玩市场随着玩家的涌入早已形成规模,不少陪玩每个月能从中挣到五六千元,这比普通大学生的第一份工资高出不少。这让小珂也动起了当陪玩的心思。

  但真正入行后发现,陪玩并非想象中那么好做。

  小珂曾短暂地加入过一家陪玩公会,但很快发现对方的订单资源、外宣内容都早被资历深厚的大陪玩所垄断。自己在公会里就是个自生自灭的“小透明”,即使偶尔得到派发的零散订单,收益也不会太高。

  思索良久后,小珂决定“单打独斗”。和驻扎平台的陪玩不同,个体陪玩接单更多靠运气。研究了多个平台陪玩的时间,她特意将自己的陪玩时间定在深夜。不少玩家因工作、生活压力需要在深夜通过游戏发泄,而此时其他陪玩要么已经结束工作,要么正在陪同其他玩家玩游戏,这能让她从其中捡到机会。为此,她不断将陪玩时间进行调整,从最初晚上10点接单,延迟到夜里12点,甚至更晚。

  小珂内心清楚,深夜仍沉浸在游戏中的玩家不排除有无聊的人,而夜晚更能让人的欲望无限放大。曾经,她多次听说同行说过被骚扰的经历,时间大多发生在深夜。

  “当时没多想,只是觉得能赚钱就好。”果然,小珂在深夜里遇到六成以上的男性客人,都会在游戏时聊些敏感的话题。不同的是,有的隐晦暗示,希望小珂能当自己的女朋友;有的财大气粗,想每个月2万元的价格来包养她;有的则开门见山地开出价格,要求她去酒店线下陪玩。

  “在这个圈子遇到发骚扰信息的客人太常见了。”小珂说,“几乎每隔几天就会遇到一个。发生这种情况通常选择直接拉黑,否则他会觉得你能接受这种尺度的对话,以后会越来越过分。”

  不过,订单诱惑下,林菲(化名)却选择了另一个方向。

  游戏市场的火爆,推动着数以万计的年轻人涌入陪玩行业,林菲亦是其中之一。2019年5月,喜欢玩游戏的林菲在朋友的介绍下,结识了国内一家旗下有着近百名陪玩人员的游戏公会负责人。在对方极力邀请下,林菲在懵懂中开始了陪玩生涯。

  “既能玩游戏还能赚钱,这比正常工作有趣多了。”林菲告诉贝壳财经记者,“很多客人其实对输赢并不看重,只要你足够活泼就行。当然如果声音好听,也挺加分的。”

  林菲口中,加入公会自有好处。签约后不久,林菲除了学会如何营造氛围、如何黏住用户等话术外,每天还接到源源不断的订单。尽管这是个接单全看心情,自由度颇高的行业,但她几乎每天晚上8点到12点都会在游戏中度过,名气和收入上的巨大提升都让林菲乐在其中。

  陪玩的日子里,林菲和来自天南海北,年龄身份各有差异的客人一起玩过游戏。“圈里流传着‘铁打的陪玩流水的玩家’的‘行业规则’。尽管需要投入交流,但不能代入太多私人情感。”林菲说,“你需要随时根据对方的情况来转换聊天内容,寻找话题来营造氛围。但总归来说就是份工作,背后真伪谁也说不清楚。”

  越界

  “太老实”没生意,揽客打擦边球

  所谓陪玩,即是在玩家游戏时陪同对方玩耍的人。市场扩圈,底色已然发生改变。这些年轻的少男少女们不需要高强的操作和意识,也不需要每把必赢的觉悟。只需要在游戏中通过撒娇卖萌讨得客人开心,或者温暖贴心为对方开解愁闷,以让玩家得到更好的体验。

  “陪玩圈没外界想象中的那么不堪,但肯定也不是绝对干净。”9月10日,曾有着多年陪玩经历,如今却早已脱圈的张雪(化名)告诉贝壳财经记者,“陪玩本只是一门常规的工作,但受部分客人和陪玩‘越界’行为的影响,变成了如今的‘灰色产业’。”

  2018年,平时就喜欢玩游戏的张雪和朋友利用空暇时间当起了陪玩。尽管网上时常爆出“陪玩涉嫌情色”的新闻,但张雪并不以为意,“任何行业都有潜规则,守住底线就行。”

  不久后,张雪在一家陪玩平台注册了账号,除了将擅长游戏、游戏段位、陪玩价格等基本资料填写外,她还特意放了几张精修过的照片,以期望吸引客人的视线。

  作为初来乍到的新人,客人和流量是首先需要解决的难点。但在很长时间内,几乎很少有人找她下单,即使偶尔有寥寥几位客人,也在玩耍一两把游戏后匆匆离开。这让张雪很是纳闷,四处打听后发现,原来自己在游戏里“太老实了”。

  “很多陪玩小姐姐在游戏里嘴都特别甜,什么话都敢接。”朋友告诉她,“在陪玩圈中女性陪玩被客户在游戏中‘骚扰’太常见了。但只要钱到位,一切都好说。”

  在朋友的怂恿下,张雪从佛系陪玩开始主动起来。每每平台以及微信群里有人下订单时,她总会跳出来亲昵地向对方打着招呼。但和其他跳出来抢单的同行相比,自己还是太保守了。为了抢到订单,大家各出奇招。发照片、甩视频,甚至还有人用诱惑的语气发着语音。

  “感觉就像‘选秀’现场。陪玩发布自己身着各式服装的照片,用略带挑逗意味的语音卖力介绍着自己。而客人则依据自己的喜好挑中陪玩,再通过对方给的链接,前往平台下单。”张雪说。

  朋友告诉她,只要在游戏里让客户高兴了,每天都可能接到十多笔订单,按照每单40元的价格计算,即使平台扣除相关费用,每个月也能赚到近万元。

  巨大的利益刺激着张雪,她不自觉地逐渐降低起此前的底线。除了拍摄起更大胆的照片外,还在游戏中对客人的骚扰信息不时应付几句,“最开始听到客人露骨的话就很反感,后来觉得只要不线下见面就不会出啥事。”

  底线降低换来的是金钱。随着订单量的增长,张雪获得了远比此前更多的收益。尽管逐渐对于客人的“挑逗”开始应付得游刃有余,但她发现对方聊天话题和底线也越来越低,除了偶尔说几句游戏相关的话语外,更多则是聊一些诸如会穿什么样的内衣等敏感话题。

  让她彻底下定决心退出的原因,是一位经常下单的客户私聊张雪,问她能否私下见面,并愿意支付一些“更多的费用”。张雪明白对方的意图,也听说过圈内有同行答应过类似要求。但这让她开始不安起来,“如今的底线和入行的初衷已经相离甚远,如果答应了的话,未来可能彻底迷失在其中。”

  收缩

  公会解散团队曾靠包装“萝莉”抢单

  “最近风声太紧了,谁也不敢贸然接单。”在浙江经营着一家陪玩公会的老飞忐忑不安。几天前,他暂时性解散了团队,支付给手下一笔费用后,鼓励大家“就当放个长假”。

  但对于何时才能重新召回团队,老飞并没有底气,“不清楚这次风暴究竟会持续多长时间,更不知道未来究竟会走向何方。”

  建立陪玩公会的初衷源自一句无心之语。一次,老飞和朋友开黑玩游戏时,一个哥们开玩笑说:“每次都是几个糙汉子,啥时候能有个女生一起玩”。这让老飞动起了心思,“男性玩家都希望能和女生一起玩游戏,至少在玩游戏时心里舒服。”

  很快,老飞向父母借了10万元,招募到三四个技术不错的玩家,开起陪玩公会来,主打王者荣耀、英雄联盟和绝地求生等游戏。

  那段时间里,老飞每天都会将陪玩信息发布在微博、小红书、贴吧等平台,一旦有客户咨询就立即以“试玩”为名头拉拢对方,再以“低价”来吸引客户。

  深知无法和国内大平台相比的他决定走低价路线。相对同行动辄一单数十元的价格,他将价格压在10元上下,希望以此抢夺客源。无奈的是,这种近乎血亏的模式并未给他带来客源,“最多一天也就两三单,几天不开张也是常事。”

  几个陪玩凑在一起讨论后发现痛点:团队没有女生,这显然不符合玩家需求。

  老飞发现下单的客人里虽然也有女生,但终究只是少数。更多的男性客人在游戏过程中则多次吐槽本想有女生陪玩,结果花钱找来的却还是几个男人。

  尽管老飞辗转招来两位女性陪玩,但显然应付不了越发增多的客人。一咬牙后,他决定安排员工在游戏中假扮女生。他从网上下载了多张美女照片进行包装,更买来变声器等道具,以便于员工在陪玩时根据客户需求调出“御姐音”、“萝莉音”等相应的音色。

  “其实多次尝试后发现挺像那么回事的,只要你不露面,谁也不知道其实是个男人。”

  这一效果立竿见影。那段时间里,不少不明真相的客人寻着消息前来。但百密总有一疏,一次,一位员工在陪同玩家游戏时,无意中露出真声,对方很快反应过来,迅速下线指责阿飞团队“欺骗感情”,更声称要在各个平台去揭穿他们的骗局。

  “没办法,除了将对方此前下单的费用一并归还外,还给了笔‘封口费’才将事态平息下去。”老飞说。

  重拳

  多平台下架,“行业太多乌烟瘴气需整改”

  9月10日,初秋的重庆,闷热中透着一丝凉爽。晚上7点,林菲匆匆几口吃完饭,习惯性地坐在电脑前登上游戏。在准备等待客户上线时,她突然醒过神来,原来自己今天并没有任何订单。

  这是她停止陪玩的第3天。自9月7日业内多家陪玩平台无限期下架后,陪玩市场人人自危。她所在的陪玩公会为了避免被波及,同样宣布暂停旗下业务。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独家从多个独立信源处获悉,9月7日起,欢聚集团旗下Hello语音、虎牙旗下小鹿陪玩、比心等7款陪玩软件被无限期下架。

  游戏行业整顿的风口浪尖上,接近企业方的知情人士告诉记者,这轮下架主要是针对陪玩领域乱象进行的整改。“无限期下架”和“永远下架”有区别,“无限期下架”是指目前没有给出明确的下架时间,但企业按照相关要求整改后,即可上架。

  而另一位该领域的资深人士则乐观预测,整改时间大约两个月,可参考此前的秒拍和探探的情况。

  游戏陪玩由来已久。早在魔兽争霸、CS火爆网络的年代,新手玩家为了提升技术、体验游戏快感,习惯于寻找高手共同游戏,游戏陪玩应运而生。

  近年来,随着游戏市场的迅猛爆发,玩家对于技术、社交等方面的需求得以放大,游戏陪玩市场热度高涨,成为除游戏、直播、赛事之外的电竞产业“第四赛道”,也吸引到多家资本巨头青睐的目光。

  据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陪玩行业迎来融资高潮。包括比心、捞月狗等众多平台得到资本的青睐。

  2018年3月,捞月狗宣布完成由天图资本领投的两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比心平台则获得由IDG资本投资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当年7月,暴鸡电竞完成由启明创投领投,红杉资本中国、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融资金额为1500万美元的A轮融资。

  一时间,资本的刺激让陪玩行业热度达到高潮。但潮来潮去,上述几家行业头部玩家的最新一轮融资均停滞于2018年。

  遇冷有着各方面的因素。但据多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陪玩行业平台监管较弱,从业者鱼龙混杂,最终导致行业涉嫌暧昧、情色等灰色属性或许是最大原因。

  不过,目前陪玩规模不容小觑。公开资料显示,2017年我国游戏陪玩市场规模仅为1.82亿元,而如今市场规模已成数十倍增长。

  同样据艾媒咨询数据显示,未来电竞游戏市场的10%-20%会转化到陪玩产业,预计2020年中国电竞游戏市场规模为1353亿元,陪玩未来市场规模或超百亿。

  如今,林菲决定趁陪玩暂停的阶段让自己彻底放松下,也重新考虑未来,“陪玩也算是青春饭,谁也不清楚能做多久。下了游戏后还是要回到现实当中。”

  “行业里无论客人和陪玩都如同硬币的正反面。有单纯想玩游戏和陪玩游戏的人,也有抱着其他目的的客人,以及为了多赚钱而铤而走险的陪玩。”

  不同于林菲的彻底离场,老飞仍抱有期待。

  “陪玩行业不会因为平台的下架而消失。只是行业太多的乌烟瘴气需要整改。”尽管态度乐观,但老飞也为未来做好规划,“实在不行,就去当代打算了。至少接单更安全点。”

  新京报贝壳财经记者 覃澈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徐亚旻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游戏租号生意:一小时收费低至3元 刷脸难防未成年
·歙县厕所欺凌事件背后:小城中被忽视的留守少年
·助力宠物保护 光大信用卡用心经营“宠物公益专区”
·藏锋者·不显锋 锋自现 阿迪达斯“武极”系列2021秋冬新品正式发售
·直击第十四届中国·济南信博会 | 着力数据安全治理 护航数字经济发展
·玩转金融数字化营销,光大信用卡创新提升服务
·朕的心意·故宫食品,这款月饼为什么能出圈?
·每日黑巧,携品牌全球代言人王一博 以破局创新力,竞速新消费赛道
·书檀| 中式极简美学,留白艺术空间
·恒隆全国性周年义工日 推动低碳环保生活 传递爱与关怀
·伊丽丝成护脊床垫代表品牌 独家专利领跑行业
·"神秘感"刺激购买欲 多地监管部门整治文具盲盒市场
·养生方、“瘦脸仪”、牙刷……古人的精致生活
·监管空白地带 掉入“暑培”陷阱的大学生维权难上加难
热门点击
  更多
据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实时数据,截至北京时间27日8时23分,全球新冠确诊
美国约翰斯·霍普金斯大学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9月11日8时28分许,全球新冠
精彩时评
 
·“我就退家长群怎么了”,教师责任本不该转嫁给家长
·法官胁迫“黑老大”认罪被停职,冤不冤?
·13岁女生遭网络霸凌 保护未成年人不分线上线下
·江德斌:区长直播带货,岂能让家长冲KPI
·熊丙奇:彻查冒名顶替上大学,铲除冒名运作
·从全国两会读懂中国式民主
·媒体谈“家长群”:与孩子成长没有必然联系
新闻推荐
  更多
·旅游观迭代 “慢生活”度假游受青睐
·卖的是水还是瓶子?饮用水包装比水贵引质疑
·电影院等娱乐场所何时开放?多地近期答复
·亚太国家通过决议呼吁团结合作抗击疫情
·疫情下的美国:当种族问题遇到新冠病毒
·美国上周首次申请失业救济人数为243.8万
·疫情期间德国针对亚裔的歧视现象增多
精彩博文
 
·[张富学]大陆应积极应对金门期盼实行一国两制诉求
·[袁周]印航更名对蔡英文所谓“维持现状”的警示
·[贾永辉]融合发展 汇聚起两岸和平发展强大正能量
·[阳光不锈]网信办整顿娱乐八卦账号 “全民星探”等被关
·[宠辱不惊]地铁设女性车厢防色狼? 大声说“不”更有效
·[坐看云起]各国考试防作弊啥招? 印度高科技韩国查厕所
·[张良骅]台湾人为何对大陆“好感”首次超越“反感”
华夏周刊
  更多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更多
  精彩视频   更多
新闻中心
大陆新闻 | 台湾新闻 | 港澳新闻 | 国际新闻 | 综合新闻 | 图片新闻 | 热门点击 | 重大新闻 | 滚动新闻 | 国台办新闻发布会 | 热门评论 | 新闻说吧
媒体时评 | 看 世 界 | 国际热点 | 港澳风情 | 大陆人看台湾 | 社会广角 | 酷文辣评 | 星闻情报站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