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娱乐 -> 酷闻辣评

 


评论:玉米族与卑南族

2006年07月19日15:10
华夏经纬网

   第六届华语传媒大赏的主题是“音乐人的世界杯”,世界杯前后,但凡有主题都是那个球,虽然泛滥但也世俗,世俗这东西,就应该像左小祖咒在舞台上说的,大家玩好。

  玩得好的,比如玉米族,我的邻座就有一台玉米电脑,屏保是8个李宇春(blog)的大头像,电脑上装一个摄像头,电脑窗口一打开,就可向会场外守候在电脑前的玉米传递颁奖礼的实况,某著名网站的中层说,真专业!专业对于我这种仍旧觉得电脑就是高级打字机的人来说,很难描述,我就觉得好玩,因为那摄像头估计不是职业间谍用的,画面模糊,类似“偷窥系列”,让人想起香港某周刊探访黎明的老故事。这台玉米电脑经常打一枪换一个地方,估计是在为李宇春的出场寻找一个最佳角度。

  等到李宇春真的出场了,场面就开始进入一个疯狂状态,玉米族的势力遍布会场,欢呼与尖叫,鲜花与海报,那一刻让人觉得这个世界只有李宇春和她的玉米族。而等到李宇春唱完《唱得响亮》,玉米族紧跟其退场的步伐,离开晚会现场,留下一片空位。那时,我瞄见55岁的胡德夫,独自坐在座位上,直到晚会结束,才起身离场。

  比起刚刚兴旺一年多的玉米族的突然消失,我看见的是几千年的卑南族的无限放大,与其说是敬业,还不如说是尊重、是尊严,那是比胡德夫演唱《牛背上的小孩》更令人感动的一刻,虽然我看见有的人边听这歌边哭,但我觉得那一刻不应该哭,因为在势力强大的玉米族面前,还是应该不卑不亢、不哭不闹,唯有这样,才可以像胡德夫那样,找到自己的尊严。

  尊严这种词,我是不太相信辞海里面的解释,因为任何词语都会有一个解释,但一到实际生活里面就立刻变味,必须去琢磨,比如,李宇春就穿得很顺便,但按照玉米族的理解这就是帅气、纯真、有平民味,这就可以和自由这样的词语相联系起来,包括集体早退一样,因为,在他们的眼睛里,只有玉米,我觉得这与自由泛滥没有什么关系,只是觉得这样就不好玩了,因为天大地大,总不能只有一个玉米族吧,胡德夫虽然是卑南族的,但国语、英语照唱,前一个晚上,我在一家小酒吧听胡德夫的专场演出,他把卑南族的无词民谣与经典爵士名曲《SummerTime》唱到一起,天衣无缝;他的歌一遍一遍地吟唱太平洋,虽然卑南族放在太平洋上就那么一个小点,但那坚韧的歌声却一点都不渺小,所谓的尊严,大概就是这么一回事。

  晚会很多,但不是任何晚会都可以以崔健的《像一把刀子》结束,再加上胡德夫、陈绮贞、左小祖咒,是我个人的“音乐人的世界杯”四强名单,这恰恰也是华语传媒大赏与众不同的地方,向公众传播好音乐在目的就是在寻找音乐的尊严,而我恰恰看见了胡德夫他们,这个事情就变得好玩了。(郭江涛 南方都市报)

  
发送给好友】【打印 】【 关闭窗口
相关报道

发表评论
网友昵称: 匿名
评论内容:        (剩余字数:
    查看评论
发表评论须知:
一、所发评论必须遵守《互联网电子公告服务管理规定》;
二、严禁发布供求代理信息、公司介绍、产品信息等广告宣传信息;
三、严禁恶意重复发帖;
四、严禁对个人、实体、民族、国家等进行漫骂、污蔑、诽谤。
热点文章排行
热点专题
频道特别推荐
星闻情报站 影视广角
音乐天空 酷闻辣评
明星档案 演出信息
明星档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