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河南简介
·行政区划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河南省科技概况
·河南省卫生计生事业发展概况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河南省各省辖市和省直管县台办
·河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
·郑州市台资企业协会
 
  当前位置>>地理河南
禹王台两千多年传奇身世
2017-06-29 15:20:17 华夏经纬网

    禹王台的诞生,是开封这座千年古都历受黄河之苦的见证;在黄河一次一次的灭顶之灾中,开封人希望通过它来降服洪水,并佑民平安。但禹王台的诞生并非如此简单,它有着怎样复杂的荣耀,又有着怎样的传奇与秘密?

□首席记者 李长需/文 记者 闫善良/图

禹王台建筑


供河神,也供李白杜甫?
    1923年3月21日,位于开封东南一隅的禹王台,迎来了中国近代史上的一位重量级人物——康有为。

    这是极尽轰动的一幕:争相一堵康氏风采的仕女百姓,包括省长、督理在内前呼后拥的各路要员,所有隆重的元素都在禹王台汇聚、上演。

    这一年,康有为已经65岁,白发苍苍中,他前往洛阳为吴佩孚贺寿,之后便来到开封,龙亭、铁塔、相国寺一番饱游,便到了告别的时刻。告别的舞台,被选在禹王台。

    八十多年之后的一个上午,霏霏细雨打在禹王台上,悄然无声,寂寞的院落,少见游踪。冷冷清清之中,已无法想象康氏当年送别时的辉煌,只能从镌刻在禹王殿墙壁上的诗碑上,领略一番:“将军勒马出郊关,前驱百骑走材官。……远上吹台饯行人,洒扫桧柏陈花熏。将军先侯立于门,登高万里来风云。……”

    这是一幕诡异的场景,多年之前,最初读到这个故事时,就有点疑惑:康氏的送别,为何选在这样的一个地方,因为从名字上来看,禹王台更像一座类似龙王庙的所在,但为何偏偏当时的文坛大腕儿喜欢上了这里?

    原为10米高的高台,经过尘沙淤积,只剩下4米有余。我们远远望去,并不觉得多么巍峨。直到跟前,才从其台前竖立的题有“古吹台”字样的牌坊上,感到了高度的变化。

    牌坊下有石阶直通台上。拾级而上,迎面是面阔三间的御书楼,该楼是为康熙所题的“功存河洛”四字门楣所建;“功存河洛”原迹保存在别处,这里不过是复制品罢了。

    在该楼一侧的墙壁上,即镶嵌着康有为的《游禹王台诗碑》,我们关于历史的想象,即来自于其开张自如的笔意。


乐师雕像


    御书楼后面的院子里,雕刻有师旷抚琴雕像,这位盲音乐家的神态,还是刻画得比较细微的;过此院进入另一重院落,就是禹王庙。禹王庙正殿内供奉着大禹的雕像,其东西两墙则是砖雕的大禹治水图和治水成功后的庆功图。

    遗憾的是,此大禹像已非1927年前的彼大禹像。那时的大禹像为八尺高的铜像,明嘉靖年间所造,可惜的是,“破坏大王”冯玉祥主政河南时,将之毁掉造了枪弹。

    在禹王庙两侧各有一个偏院,其中东偏院为供奉着李白、杜甫、高适的三贤祠,西偏院为供奉着38位治水功臣的水德祠。

    既供奉河神大禹,又供奉乐师、诗人、治水功臣,禹王台的信仰为何如此庞杂?

乐师吹箫为何选高台?

    “这跟禹王台复杂的历史有关,禹王台最初为师旷的古吹台。”禹王台公园管理处副主任冯磊介绍说。

    我们在御书楼后的院子里,看到端坐在竹丛间沉迷抚琴的目盲老人,就是师旷。说起师旷,很多人并不陌生,古代著名的《阳春》、《白雪》古曲,就是他的杰作。

    师旷这位春秋时期的晋国人,祖居山西洪洞,少时来到卫国边城仪邑(今开封)学习音乐,最终在此成为旷世大师。

    有意思的是,他选择的学习场所非常特别,既非华堂,亦非茅屋,只是一座高高的台子而已,也就是今天的禹王台。

    在那个时代,高高的土台子,俨然已成审美的客体,寻欢,宴乐,无高台而不尽兴,无高台也不华贵。

    最有名的“始作俑者”是周文王,他建的灵台,引发了中国园林史上壮观的一幕,众多的效仿者引之为时尚潮流,如之后的楚王先后在湖北的潜江、安徽的亳州修建的章华台,吴王夫差在江苏苏州建造的姑苏台,都是一时之胜。

    因此,在师旷学习音乐的地方,就出现了吹台。

    吹台是师旷人生的转折点。他不仅在这里技艺大进,而且还收获了美丽的爱情。他娶了美丽的小师妹高娥为妻,从而在她的帮助下技艺登峰造极。

    我们无法还原师旷在吹台的甜蜜往事,更无法追怀其艰难的学琴岁月,只是在历史的影子中,可以追踪到这位后来成为晋平王御用乐师的大师的存在。

    巧合的是,我们留恋在师旷抚琴的雕像前时,细雨突然迅猛起来,“啪啪”地落下,砸在师旷所抚的琴上,掷然有声。

    这是历史记载的形象注脚,还是自然的黑色幽默?我们不禁哑然。


吹台可是旧梁园?

    师旷之后,吹台几经繁落。

    西汉时期,成为吹台发展的转折点。正是经过汉文帝次子梁孝王刘武的刻意经营,吹台才成为西汉时期仅次于西安上林的皇家巨型园囿。

    这一时期,它有一个别致的名字,叫梁园。

    刘武是一个很有趣的人。他深得母后窦氏喜爱,被赏赐了许多金银珠宝。钱多了,这位被封为梁孝王的纨绔,便想玩些高雅。

    他在自己的封地都城大梁(今开封),以吹台为基础大兴土木,广设亭台楼阁,其中有山石叠成的百灵山,山上有肤寸石、落猿台、栖龙岭,又开凿有巨大的雁池,池中有鹤洲等,宫馆与景区相连,连绵数里,奇果异树,珍禽异兽,无不毕备。

    玩高雅光有“雅”的环境还不行,还需要一众玩文字游戏的文人,这样才能“雅”到千古。司马相如、枚乘这些当时的“头牌”都被延揽到梁园。所以,著名的《梁王兔园赋》等名作就出来了。

    梁园因此成为开封的名片,历朝历代的文人“头牌”、“花魁”,到了开封没有不到吹台凭吊的。所以李白、杜甫、高适结伴来了,李白写下了著名的《侠客行》;他好像还不过瘾,又写下《梁园吟》。这样的名人效应,即便到了后来的康有为,他也是抵制不了的,不到这里来送别,好像有点入不了历史上的文人座次一样,所以颠颠儿地来了,又诗兴大发了一通,我们终于知道他来过了。

□首席记者 李长需/文 记者 闫善良/图

梁园为何在商丘?

    令人疑惑的是,说到梁园,之前曾听到过“梁园在商丘”的说法,怎么忽然跑到了开封?

    而北魏郦道元在《水经注》中,有“梁孝王始都大梁,以其土地下湿,后迁睢阳”之说。此后的《括地志》、《元和郡县志》等典籍皆从其说,认为梁园在开封,梁孝王的都城最初就在开封,只不过后来迁移到了睢阳而已。

    有意思的是,几年前,河南某地理研究部门曾利用航空遥感技术拍下约1200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地表下的影像,据此将对梁园是在商丘还是在开封做最终的了断,但似乎现在还没有公布结果。

    孰是孰非,似乎还没有定论。


禹王台荣衰演变

    一朝天子,一朝荣衰。经过了梁园的繁荣之后,吹台曾经一蹶不振,直到在唐代做阅兵的讲武台、在宋代做二姑庙的二姑台时,才小小繁荣了一把。

    明代,为吹台又加进更为丰富的元素:先是在明正德十一年(1516年),建了三贤祠,纪念李白、杜甫、高适的结伴登临;过了一段又改为“五贤”、“六贤”;直到今天又给李白弄了个“千金买壁”的“二奶门”。

    明代加进的另一个元素,就是明嘉靖二年在古吹台上修建禹王庙了,古吹台因此也有了禹王台之名。
    为何要在古吹台上建造禹王庙?

    这与开封的沧桑命运相关。开封是一座因黄河而兴、因黄河而废的城市,“开封城,城摞城,地下埋着几座城”这句顺口溜,说的正是开封屡次被黄河淹没的命运。无论灾害还是“以水代兵”,开封似乎常常难逃水劫。

    征服黄河,成为开封人梦寐的夙愿。前来治河的于谦曾在城北两三公里远的铁牛村,铸镇河铁犀,希望借此镇住泛滥的洪水。

    在古吹台上请来禹王,也是此意。漫步在开封城中,虽然丝毫体会不到洪水的危险,但已在黄河大堤10米以下的处境,可以想象当时开封人的担忧。建造一座禹王台再正常不过了。这与清代在开封城大规模建造几处龙王庙的做法异曲同工。

    清代,在康熙七年和康熙三十年,禹王庙得到重修;到了乾隆十五年,南巡的乾隆曾至禹王台题诗一首,随后又修建了一座木牌坊。我们今日所见的禹王台格局,大约是这一时期所建的格局。


禹王台为何龟蛇围绕

    有意思的是,禹王台周围的地形是按照龟蛇形态布置的:禹王台本身像一只俯卧的乌龟,周围修建有环形水渠,台南渠上修建了一座桥好像龟的头,台北修一桥像龟尾,而在台的东南、东北、西南、西北渠上修建的四座小桥像龟的四只脚;在台西北至东北渠外堆一似蛇的土山,叫蛇山。

    这样有趣的布局,看起来像一只驮着禹王台的龟,浮游在河流中。“这暗合了风水中的讲究,龟蛇即玄武北方之神,有保佑人们平安幸福之意。”禹王台公园副主任冯磊说。

    匆匆转上一圈,禹王台的整体结构虽然了然于心,但总觉得还不十分过瘾。冯磊说,还有一通神秘的岣嵝碑没看呢。

    这通碑也被称为禹王碑,镶嵌在禹王殿中禹王像后面的墙壁上,共77个字,分刻在四方碑块上。

    冯磊指着碑上的字迹说:“你看,这些字的字体多奇特,非甲骨文也非钟鼎文,非篆也非隶,非草也非楷,很难辨认。”

    我们一个字一个字地看了半天,有的看起来像象形字,有的根本无法猜测,看起来真如天书一般。

    冯磊说,这些字相传为大禹治水成功后亲笔所书,原刻石立在湖南衡山的岣嵝峰顶,但从来没有人见过。唐代著名诗人韩愈曾经下了很大一番工夫寻找这通碑,但没有找到,他曾很遗憾地写过一首诗:“岣嵝山尖神禹碑,字青石赤形模奇……我来咨嗟涕涟洏,千搜万索何处有,森森绿树猿猱悲。”

    韩愈没见过,但有人见过。这个人叫何致,记载在《游宦记闻》里。该记载里说,在南宋嘉定五年(公元1212年),何致曾到衡山寻找这块石碑,经过樵夫的指引,终于见到了这块碑,拓片了两份,并将其中的一份献给转运使曹彦约。曹见拓片后十分惊奇,赶紧派人登山再去寻找,却没有找到。

    后来昆明、绍兴、南京、成都、西安和开封都有摹刻,其中开封的为清光绪二十三年河南巡抚刘树棠所摹,距今也有100多年。

    岣嵝碑是否为大禹手书的真迹?不少人认为,中国最早的文字为公元前1300年~公元前1000年殷商时期的甲骨文,而治水的大禹生活在公元前21世纪,其文字怎么可能比甲骨文还接近现代的文字?这可能是后人的伪造附会而已。

    但即便是伪造,这些文字该怎么识读却难倒了不少人,它们究竟记载了什么样的内容?长时期内成为未解之谜。

    直到明嘉靖年间,金石学家杨慎,结合前人的研究成果,终对碑文内容进行了破译,原来记载的是大禹率领先民历尽艰险治水的事迹。

    对于一个饱受水灾最多的城市,大禹的愿望,何尝不是开封人民的愿望?

  相关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