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河南简介
·行政区划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河南省科技概况
·河南省卫生计生事业发展概况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河南省各省辖市和省直管县台办
·河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
·郑州市台资企业协会
 
  当前位置>>地理河南
地理河南-传奇“申之师”助楚王筑城千里
2017-06-29 15:42:35 华夏经纬网
  □今报记者李长需/文闫善良/图

  【缘起】

  楚立国后,自武王起,即开始确立铁血扩张战略,其子文王更是将此战略演绎得出神入化,到楚庄王时代,铁血政策终于获得回报,最终确立了其春秋霸主地位。在此过程中,楚长城无疑成为其铁血称霸的关键。2000多年过后,脚踏楚长城,回望这段历史,不禁让人想到:楚长城为谁所修?源自何处?修筑主力为谁?

  “国家工程”连绵群山

  一阵急雨,掠过南召县板山坪镇水磨垛山顶,齐腰的荒草,如血的红叶,簇拥着一道干石堆砌的城垣,蜿蜒向两侧连绵的伏牛山深处。

  在南召县文管所原所长尹彩春眼里,这只不过是楚长城中毫不起眼的一段。楚长城蜿蜒在伏牛山、桐柏山山巅,长达1600多里,雄关高墙,比这一段壮丽者多的是。

  但对我们来说,在这四五百米高的山巅,不用泥灰,仅用大小不一的石块,堆砌起一座三四米高、两三米宽的城墙,足够震撼。

  很难想象,历经2000多年的历史风烟,它依然保持基本面貌,越过山谷,跨过山顶,构筑成楚国强大的防御城堡。

  站在城墙之上四望,急雨中的伏牛山重峦叠嶂,连绵有序,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之中,暗藏人类的智慧,它们之中,谁被楚人选中,筑之以墙以寨,皆有道理。

  周家寨楚长城遗址就在水磨垛楚长城对面东南方向。山高林密,荆棘丛生,几无路径可寻。周家寨这段长达20公里的城垣我们只行走了一小段,就苦不堪言。其复杂的城堡、城门、城墙所构筑的完备防御体系,我们已经领略。

  行人难行,更何况修筑如此规模的工程。这些庞大的石块,如何搬运到山顶,耗费了多少人力物力,花费了多少时间,令人难以想象。这显然并非个人所为,而是“国家工程”。

  坚固的墙体已现斑驳,而累积起来的厚厚松针,仿佛穿透时光,让我们触摸到楚国的气息。

  众王之中,谁修建了长城?谁为楚国的铁血霸业扎下这牢固的根基?

  楚成王惧齐筑城垣?

  要想寻找答案,并不容易。楚地千里,飞越千年,历史的痕迹朦胧如深秋的水雾。

  楚长城初名“方城”,最早的历史记载见于《左传》。在楚成王十六年(公元前656年),齐桓公带领“八国联军”攻打楚国,大将屈完率兵迎战,以“楚国方城以为城,汉水以为池,虽众无所用”应对齐桓公的恐吓,最终使齐桓公因“方城”的存在而自退联军。

  这是楚长城正式进入人们的视野,并且以强悍的姿态,达到御兵百万的成效。这是一个了不起的不战而屈人之兵的战争案例,在春秋时代混乱的征伐战争中,尤为耀眼。

  不战而屈人之兵,说明了楚长城的威力,说明了此时的楚长城已相当完备。这一点至少说明,楚长城的建造起码要早于楚成王十六年。

  据此有人推测,楚长城建造时间大约在楚成王元年(公元前671年),因为此时楚国较为强盛,也是向北扩张欲望最强烈的时期。

  据《楚文化志》记载,这一时期,楚成王先后灭国据城邑262座。其最想灭掉的国家是宋国和郑国,因而烧毁郑国城乡房屋,堵塞宋国河道。但又担心齐桓公率领诸侯前来讨伐,所以一方面用珍宝贿赂齐桓公及其左右,一方面又必然在其要塞地区修筑防御工程。

  这种推测是否有合理想象的成分?

  尹彩春认为,楚国发展到楚成王时代,已经完全占领了南阳盆地,楚国的战略重点开始转向问鼎中原,并且一路攻打到黄河南岸。史书所云“楚地千里”,事实上并非所指“方城”之内的“楚地千里”,而是“方城”之外的楚地千里,即黄河南岸地区,这些地区已经成为楚境,有黄河作屏障,则“方城”已失防御作用。楚成王再修建长城已失去意义。

  很显然,修建楚国长城另有其人。

  楚文王灭七国修长城

  在尹彩春看来,这个人就是楚文王。

  在楚国称霸的过程中,尹彩春认为有三个重大的转折点:第一个是周恒王十六年,楚熊通自立为武王,楚国开始有了自己的军队,建立起从属王权的文武兼备的统治集团,真正意义上的楚国开始形成。

  第二个转折点是公元前689年武王之子文王继位后,迁都于郢,并于公元前688年跨汉水假道于邓,一口气灭掉南阳盆地七个国家,为楚国北扩创造了条件。

  第三个转折点是楚成王开辟“方城之外”,然后穆王、庄王灭国40多个,饮马黄河,问鼎中原,第一次使楚国走向鼎盛。

  在三个转折点中,其中第二个转折点对于楚国修建楚长城具有重要意义。楚国跨汉水南下,将直接威胁到已成春秋霸主的齐国的利益,楚国虽然逐渐强大起来,但还不能跟齐国抗衡,齐国随时可借周王室号令诸侯,征讨楚国。出于防御齐国征讨的目的,楚国修建长城,成为必然。

  从人力与资源上来说,占领南阳盆地以后,楚国已经完全具备条件。南阳盆地向为富庶之地,楚国先后占领了申(今南阳市)、邓(今邓州)、谢(今南阳市与唐河间)、唐(今唐河)、吕(今镇平南)等七国,这些地区的农业发达,以铜、铁为主的矿产资源比较丰富,物阜民丰,为修建长城提供了雄厚的物质基础。

  因而,尹彩春认为,楚长城应该形成于公元前688年到之后的公元前678年间,可说是楚文王一手缔造的。

  楚长城修建源自三苗城堡

  楚文王怎么想到了修建长城这种防御工程?穿行在周家寨的密林城垣间,这个问题愈发显得神秘。

  尹彩春说,楚长城的主体线路是在古城堡基础上,通过石墙或土墙对古道关隘的建设形成的。

  楚人的先人为苗蛮部族中的三苗。在上古龙山文化时期,江汉地区生活着苗蛮部族集团,他们在转战流徙中于公元前3500年左右从周口出发,进入南阳盆地,然后才到达江汉平原。

  龙山文化时期是一个由氏族制度向国家制度过渡的时期,这又是中原洪水泛滥的时期。根据文献资料显示,现在的京广线以东地区当时几乎全部是沼泽地,仅山西、陕西和河南的洛阳、南阳等地及湖北襄阳一带才是人类的活动区域。而这个区域正是尧、舜、禹华夏部族跟苗蛮部族的分割区,他们以伏牛山为界,北为华夏部族,南为苗蛮部族。

  为了生存,两大部族在今河南南阳的西部、北部和东部进行连绵不断的战争。在公元前2500年左右的最后一次战争中,苗蛮部族被彻底打败。

  苗蛮部族的居住地主要在丹江、唐河和白河流域,包括湖北西北地区,苗蛮各个部落这一时期已是一个个独立的酋邦或雏形国家,然后再组成部族联合体即苗蛮集团。在与华夏部族进行的几次决定生死存亡的大决战中,他们在边防线上修筑了一系列凭险据守的城堡,用来抵御华夏部族的进攻。这些城堡为夯土城或石城,为中国最早的城堡型防御设施,但还不是长城。

  先人的这种做法,自然让急于自保的楚文王获得启示,他在楚国尚存城堡的基础上加以重修和扩建,并在城与城之间加修了诸多连接墙和关门,使之成为一个坚固的防御实体,这就形成了我们今天所看到的楚长城。

  与先人城堡不同的是,楚文王的寨城基本呈带状分布,形状呈正方形或长方形,其不仅规模宏大,而且结构也比较复杂,与古道、关口和河口之间都有连接墙,防御功能更为完备和强大。

  “申之师”成为修城主力

  望着规模庞大的楚长城,很自然让人联想到,楚文王靠什么力量修建了如此庞大的工程?

  几乎所有到过现场的专家都认为,楚长城并非依靠地方政府和家族势力修建,除了国家力量,没有任何人有此人力与财力。

  研究中国长城修建史,可以发现修建长城的力量有三种:第一种是戍防军队,他们是修筑长城的主力;第二种是国家强征的民夫,他们是修筑长城的重要力量;第三种是发配充军的犯人,这些人只是修筑长城的补充力量。

  那么,楚长城修筑过程中,主要依靠的是哪种力量呢?

  楚长城研究专家艾廷和认为,楚长城修建同样主要依靠了军队,这支军队就是春秋时期著名的“申之师”。

  在灭申之后,楚文王对申国贵族采用了招抚政策,任用申国被俘的很有名望的贵族代表彭仲爽为令尹,帮助管理原申国地盘,并在原申国组建强大的精锐部队“申之师”,由自己直接领导,帮助楚国攻城拔寨。

  事实也证明,“申之师”的确作用巨大,经常令中原诸侯望而生畏,成为楚国问鼎中原的重要棋子。

  艾廷和认为,在问鼎中原间隙,楚国利用“申之师”修建楚长城,是可信的。这是当时楚国所能利用的最可靠的力量。

  相关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