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河南简介
·行政区划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河南省科技概况
·河南省卫生计生事业发展概况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河南省各省辖市和省直管县台办
·河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
·郑州市台资企业协会
 
  当前位置>>地理河南
地理河南—鲁山藤牌军远征罗刹之谜
2017-06-29 15:43:22 华夏经纬网
  【缘起】

  一本发黄的家谱,不仅引出一个家族的沉浮,也钩沉出300多年前一段跌宕起伏的历史。历史上郑成功著名的藤牌军威猛如何?他们装备怎样?又如何不远万里远征侵入中国雅克萨的罗刹人?

  【远征军历史谜团】

  家谱上隐藏的秘密

  鲁山县马楼乡沙渚王村村民林应选至今还在懊悔不已。

  24年前,林姓族人重新修订家谱找到他时,他才意识到自己当年的草率:“文化大革命”开始破“四旧”时,他主动拿出家藏的10册《闽豫林氏近支宗谱》,一把火烧了个精光。

  林应选说,这部宗谱修订于1944年,是父亲组织人力根据以前的宗谱修订的,父亲用毛笔小楷一个字一个字地誊抄在白绵纸上,字迹挺拔秀美。

  族人都以为林应选家应该藏有副本,但结果让大家很失望。这让他们顿生飘萍无根的失落:他们都知道自己是客家人,清初被调入鲁山屯田驻防,祖上曾经被征调打过大仗,打仗出征之前正好是大年三十,所以年就在三十晚上过了,这一风俗保留至今。

  没有了宗谱,重修家谱陷入僵局。林应选隐约想起,父亲修订家谱时,曾给过让河乡裕流村林旗德家一本,不知道他们家还有没有。

  没想到的是,林旗德让林应选看到了家谱,但就是不让他带走。林应选保证,他一定会妥善保管家谱,如果遗失一页,就剁他一根手指头。林旗德这才让步。

  获得了祖传的家谱,林应选轻松了许多。但家谱上究竟藏有多少家族的秘密,对于识字不多的林应选来说,他并不清楚,但一段关于远征罗刹的历史隐秘,却由此揭开。

  【远征军统帅揭秘】

  郑成功旧将亲属为领袖

  根据对宗谱的整理,林家的历史逐渐清晰。

  林姓的始祖为林顺,福建海澄人,生于1625年。林顺为郑成功旧将,曾率兵在江南地区与清政府周旋,后随郑成功打下台湾。郑成功在康熙元年死后,郑氏集团发生内讧,康熙三年(1664年)正月,已经厌恶郑氏集团纷争的林顺,率领金门、镇海郑兵降清。康熙五年,林顺率官兵又驻防河南府洛阳;康熙七年,林顺奉命带领43名将官和806名士兵,到鲁山县驻扎屯垦。

  林顺率兵来到鲁山沙河以南、彭河以西划片安营,仍按部队原作战单位设立闽兴屯,供官兵及其家眷生活军垦,这些军垦点如今形成了各个村庄,分布在马楼乡、让河乡等地。如林顺驻扎地取名为沙渚王,其部下陈枢驻营地取名为老将庄等,沿用至今。

  林氏宗谱的发现,让一段尘封300余年的历史逐渐还原。这个消息也让5公里外老将庄的陈志格外兴奋。陈志是陈枢的后裔。

  他辗转借得林氏宗谱之后,惊奇地发现,上面竟然记载着林家军征伐罗刹的会议稿和出征路程日志。

  罗刹是对沙俄军队的称呼。从17世纪中叶起,沙俄军队开始入侵中国东北边境,并在雅克萨、尼布楚驻城据守,对中国边民进行烧杀抢掠。1658年7月,清军设伏将其赶出雅克萨,但7年后他们重新占领。因其绿眼、红须,且凶残异常,故被称为恶鬼般的罗刹。

  康熙二十四年(1685年)正月二十七,已经平定海内的康熙终于忍无可忍,命林兴珠带兵征讨。林兴珠为林顺的侄子,当时驻守河南府洛阳。

  兵部为林兴珠的出征专门召开了会议。此次出征,鲁山原林顺部官兵出征人数不详,但陈志知道的林兴珠所率军队的20名负责人中,林顺的侄子林建为副将,其先祖陈枢的孙子陈昂为佥事都督,其余18人中还有谁无法确定。

  【远征军身份揭秘】

  原是威震清兵的藤牌军

  鲁山原林顺部兵将正月初一从鲁山出发,正月二十八到达北京。正月初一正好是农历新年,他们和家人只好提前到年三十晚上过年,这也是这一带闽营人后裔一直在年三十过年的缘由。

  到达北京后的行程,林氏家谱《进征罗刹路程》日志上有着详细的记述。

  日志从农历二月初一开始记录。这一天,林兴珠前往玉泉山见驾;两天后,又带领400名官兵在玉泉山操演。

  日志并没有描述操演的宏大场面,但从康熙的反应可以体会到他的满意程度。康熙观看之后,显然十分满意,特赐宴慰问全体将士,还为每人发了赏银。

  事实上,这些郑成功的旧部,曾经是令清军闻风丧胆的藤牌军,他们作战的厉害,也曾让拥有洋枪火炮的荷兰军队无可奈何。

  藤牌军起自嘉靖年间俞大猷、戚继光的抗倭斗争。

  而在明末,郑成功则充分发挥闽人灵巧多变、刚勇善斗、重义轻生的身体特点与个性特点,组建了一支可完全作为战斗主体的藤牌军。他们在一六五二年三月的长泰战役等大小战斗中神威大显,更是在随后的收复台湾战斗中被荷兰统帅称为“疯狗”。

  清人计六奇在《明季南略》中作如下描述:当清军骑兵进攻时,藤牌军“严阵当之,屹然不动,俱以团牌自蔽,望之如堵。清军三却三进,郑阵如山,而清之长技尽矣。遥见郑兵背后黑烟冉冉而起,欲却马再冲而郑兵疾走如飞,突至马前杀人矣。其兵三人一伍,一兵执团牌蔽两人,一兵砍马,一兵砍人,其锋甚锐,一刀挥铁甲军马为两段”。

  面对藤牌兵的灵活多变战术,清军束手无策,总兵管效忠哀叹道:“吾自满洲入中国,身经十七战,未有此一阵死战者。”

  藤牌兵所使用的藤牌为山中老藤制成,呈圆盘状,中心凸出,边沿高起,直径3尺,重不过9斤,内编两根藤条用于手臂执持,兵器极难破入。

  据林家后人传说,制作好的藤牌需在油中泡上半年,再晒上半年,如此十余次,陆战时可做盾牌,水战时可做船只。

  清朝政府对藤牌军极其忌讳,收降后将之分散内地,藤牌留在福建。这次征伐罗刹,还是从福建飞马取回的。

  但事实上,正是这400名藤牌军的出动,决定了战争的进程,他们越过三道壕沟,秘密潜伏到雅克萨城下,在大炮的掩护下杀进去。

  【远征军行军揭秘】万里征途遍熊虎

  根据日志记载,藤牌军在京休整三日后,于二月初八开始了万里远征历程。从初十开始到十六,每日行程80里,二月十七行90里到达“天下第一关”的山海关。随后,以每日数十里速度推进,过凉水河、绥中、宁远州、锦州、盛京等地。

  三月十三,到达老边上木城下营。这里已是中国与外国分界处,“过此边门,日行至晚,俱是荒山,到站方有木墙草屋,绝无货物、吃食之类,且多陷泥难行”。此后数天路程越来越难走,在深山泥泞的小路上盘旋,“此山多蛇”,“唯见豺狼熊虎”。

  三月二十七过西北鞑子边门后,“过去俱是各类怪异之人,且国名甚多。深山荒地,水洼黑泥,人马被陷,日行不过数里,一日并不见人家,亦无人影”。

  此后面临的困难越来越多:四月初行20里后遇大江,无船渡水,掘大木剜成小船来往渡兵;四月十四行40里至唆罗国地盘,无渡船,跣足过河,水势甚急;四月十五走水30余里至澜江,系排渡急水,甚是危险,至晚尚在浅水中下营,在水中站立了一夜,彻夜未眠。

  次日行走100多里到达唆罗国时,遇到了粮草匮乏的问题,本来想买一些做补充,但这里的人根本不要银钱,这让他们惊异之外很是无奈,只好用战士们的衣服和货物换一些零星的米充饥,这种米煮熟之后呈糊状,很不好吃。

  这时,已经疲劳饥饿万分的将士们接到了康熙的慰问,抖擞精神,克服喝黑龙江黑水患毒瘴病等困难,于五月十九开始进入作战区域,当日活捉4名红毛。

  从二月初八出征,到五月十九看到零星沙俄红毛,整整百天,藤牌军长途跋涉万里,九死一生,可谓吃尽艰难困苦。

  【远征军作战揭秘】水陆夹攻半天夺下雅克萨

  又行4日后,终于到达雅克萨城外安营扎寨,并抢走敌人数十匹马。

  通过观察,林将军发现,雅克萨城纯粹是木头搭建的木城。其城门开一方洞,高三尺,阔二尺,仅可容一人低头弯腰进入。城内有木塔,高十余丈,木屋层楼,盘旋而下。其中木屋用大木横搭,缝中塞着青苔,上用木片遮挡。城门外有一水沟,沟外又加木栅,防守相当坚固。

  五月二十四,沙俄救兵赶到,被林将军率兵顷刻杀退,生擒其六员名将。林家军随后展开进攻,水陆两路围困雅克萨。当夜,都督佥事王国忠、副将黄伟、参将蔡盛率藤牌军越三重壕沟,直迫雅克萨城下,并堵住要口,防止敌人黑夜突围。

  五月二十五黎明,藤牌军开始发动总攻,用炮火打伤很多敌人。都督王志、参将蔡盛、游击张天命请命作为先锋,堆柴火于城下,准备用火烧城。

  一座木头城,如果用火攻,显然顷刻间就会烧为灰烬。罗刹兵见大势已去,奔逃无路,到中午的时候头目伊立喀只好率众投降。

  五月二十六,林兴珠上报朝廷,报告雅克萨大捷的消息;六月初二,林家军顺水路凯旋。

  一场著名的“自卫反击战”,在日志中记述得栩栩如生,令人如临其境。

  相关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