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河南简介
·行政区划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河南省科技概况
·河南省卫生计生事业发展概况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河南省各省辖市和省直管县台办
·河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
·郑州市台资企业协会
 
  当前位置>>地理河南
千里走单骑 东岭关是否存在?
2017-06-29 16:02:29 华夏经纬网

  □今报记者 李长需/文张晓冬/图

  【缘起】

  关羽千里走单骑,目的是到河北(黄河以北)与依附袁绍的兄长刘备会合。他从许昌灞陵桥辞别曹操,开始了著名的 “绕圈运动”,这项运动的第一站,就是东岭关,从这里,他转道洛阳。这也是他过五关斩六将中的第一关。

  这个第一关究竟在哪里?现状如何?关羽又是如何经过这里的?

  东岭关让人很困惑

  离开许昌灞陵桥,我们的下一站是白沙水库的东岭关,在禹州西北30公里处,离许昌也不过70多公里。这是一次令人忐忑的行程。

  按照《三国演义》的描述,关羽千里走单骑,目的是去河北(黄河以北)与依附袁绍的兄长刘备会合。灞陵桥送别之后,他径直取道洛阳,所过的第一关就是东岭关。

  东岭关是一处诡异之地,按照元代《三国志评话》的说法,关羽千里走单骑时,所走关口并没有东岭关的名目;而罗贯中借用其故事,将关羽从长安出发的史实改为从许昌出发,大笔一挥在许昌与洛阳之间添加了东岭关。

  东岭关是实有其地,还是罗贯中的凭空虚构,这很让人疑惑。遍查各种历史地名大辞典,均没有“东岭关”这样的地名;而搜索网络,则看到在禹州花石乡白沙水库,有东岭关。

  这处东岭关是否为关羽所过的第一关,我们并没有把握。但按照现实的地理位置考察,这里正好在许昌与洛阳之间的中间位置;而许昌到洛阳的起自战国的古官道,也正好经过这里。我们从许昌出发前,灞陵桥公园工作人员也告诉我们,关羽正是沿着这条古官道,前往洛阳的。

  这条古官道大致沿着颍河河谷蜿蜒,与我们所走的许洛公路相距不远。透过车窗外望,很难再寻找到它的踪迹。

  70多公里的路程,一马平川,并无多大的地势起伏,我们所乘坐的汽车,也只走了两个小时左右,就到达了白沙村(白沙水库因其得名)。

  千年古镇上的关爷庙

  白沙村规模不小,显然在万人以上。让我们惊讶的是,它至今还存在着一条古老的街道,一色古朴陈旧的门面板房,保存的完整程度中原罕见;在这条老街道上,还有两三座完整的一进四的老宅院,门头宽大,镶嵌着精美的徽雕,而房屋则是攻防兼备的地主堡垒式的两层楼式建筑。

  一位熟知白沙村历史的老人告诉我们,白沙村原为白沙镇,撤并乡镇时被合并到花石乡。它已有数千年的辉煌历史。秦汉以来即为阳翟(今禹州市)西北边陲的经济文化中心;到明嘉靖十一年,知州刘魁曾在这里创建白沙书院;顺治十五年,清政府在此设立驿站;康熙十二年又在此设立钧阳里治所;只是在民国以后因兵匪劫掠才败落。

  听说我们是来寻访关羽遗迹的,老人兴奋地说:“我们这里还有座关爷庙呢!那里面有关羽的塑像。”

  关爷庙就在老街附近,相传原为西汉将军灌夫为其父灌何所建的祭殿。灌夫祸害乡邻,倒台后殿中灌氏塑像被砸;三国以后,祭殿成为祭拜关羽之所,人们也先后在殿内塑造了关羽、张飞、赵云、黄忠、马超五虎的塑像。所以又俗称“五虎庙”。

  关爷庙大门紧闭,庙门前的道路似乎成为村中活动的广场。有不少老人带着孩子在路上玩。

  老人和孩子所在的马路,就是著名的古官道,北边不远就是有着几百年历史的“望嵩桥”,晴天站在桥上,能望见西北嵩山的模样,而嵩山地带,正是关羽过了东岭关之后所经之地。

  神秘的东岭关关口

  考察老街与五虎庙,只是我们此行的小插曲。而我们想真正考察的,还是东岭关的情况。老人们指点,沿着古官道向南右拐,可直接走到白沙水库,东岭关就在水库内。

  古官道向南右拐处,即为许洛公路,其在白沙水库门前拐向登封、洛阳的方向。而我们则直接走进库区。这里已发展成景区,门口值班人员说,东岭关就在坝顶库区办公楼后边的山上。

  上到坝顶,是一处面积不小的广场,其西侧靠山处为一排办公楼,东侧为水库主水坝。我们绕到办公楼后,登上两层台阶,即到了一块石碑前,这块石碑即为新立的东岭关石碑。按照碑文记载,该碑所在的逍遥岭与对面的龙头山之间原为一条峡谷,颍河从中间穿流而过。两山夹一谷,在古代,这样的地形足以屯兵成为关口。这里大概就是东岭关形成的原因吧。

  在附近劳作的白沙村村民李大爷说,现在立碑的地方并非关口所在地,关口所在地为现在的主坝所处的位置。

  我们观察发现,在整个原来的颍河峡谷中,也只有这里的两山之间距离最近,具备作为关口的条件。

  李大爷说,我们所站的山顶上原来曾有城寨,新中国成立前还有几座山洞,为白沙村村民躲避土匪之处。1951年修建水库时,城寨被毁,但至今还遗留有一段寨墙。

  关公握绿豆憋成红脸

  ?

  景区内不少工作人员说,古官道就是直接进入现在的景区,再通过大坝主坝所在的关口,进入颍河河谷一侧的土路,也就是今天库区的水底,蜿蜒向西北的登封境内的石羊关。

  李大爷纠正说,库区水底的确有一条土路通向登封境内的石羊关,但这条土路并非古代的官道,真正的官道在关口西一二公里处的天爷庙旁。

  这条官道对于李大爷来说,相当熟悉,因为他父亲新中国成立前一直在这条官道上谋生。李大爷说,这条古官道全是用整块的条石铺就。

  李大爷说,实际上,古官道进入水库景区后,不是经过东岭关关口进入颍河河底延伸,而是从关口前左转,沿着颍河西岸(即今库区西岸)的逍遥岭南下,至天爷庙处进入库区,并穿越库区到达登封境内的石羊关。

  李大爷带我们来到天爷庙。原来的古官道,已被林木、草丛覆盖,李大爷领着我们找了半天,才在草丛中找到了几块已经残败的条石。而再往下走,则为库区的水面,我们又在水面旁发现了几组庞大的条石,斑驳的条石刻上了历史的年轮。

  关羽走古官道前往洛阳,他经过东岭关时,也必定从这里走下颍河河谷,打马前往嵩山方向。《三国演义》说,关羽在这里一刀杀掉阻拦的把关将领孔秀,顺利过关;而在东岭关碑文里,记载着一则民间传说,说关羽遭到孔秀的刁难,要他把一盆绿豆全部握碎,才能过关,关公的红脸就是因为握绿豆憋红的。

  民间传说无法考证。但不管怎样,关羽还是顺利通过了。他从这里重新踏上官道,过登封,前往洛阳。

  相关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