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河南简介
·行政区划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河南省科技概况
·河南省卫生计生事业发展概况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河南省各省辖市和省直管县台办
·河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
·郑州市台资企业协会
 
  当前位置>>地理河南
黄河“豆腐腰”:花园口的悲壮
2017-06-29 16:05:01 华夏经纬网
  【缘起】

  花园口地理位置特殊,在黄河“豆腐腰”最紧要处,是黄河容易泛滥的地方。这也是当年国民党军队选择在这里扒口的原因。我们今天在这里寻找当年扒口的蛛丝马迹,却感觉到了花园口的沧海桑田和历史的诡异。

  花园口在“豆腐腰”紧要处

  当我们再次来到花园口时,这里没有冬日的暖阳,冷森森的雾霭,将天空遮得一片灰暗,站在雄伟的将军坝上,关于历史的这个疑问,再次涌上心头。

  今天所谓的花园口,实际上是指花园口险工段,从我们脚下的花园口引水闸开始,向东一直到找兰庄。这段长11.6公里的距离,分布着152座坝、垛及护岸。它们用坚固的岩石堆砌而成,已非扒口当年的堤岸可比。“确保黄河安澜”,在花园口引水闸的闸壁上,醒目的大字提示着对这一段险工的重视。这座建造于1955年的闸口,机房已被改建成仿古的建筑,虽然年代并不久远,但历史的痕迹浓重。“铜头铁尾豆腐腰”,这是黄河素有的称呼。作为“豆腐腰”的紧要地段,花园口当年的脆弱可以想见。要不然,当年国民党军队也不会选择在这里扒口。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在我们所站的将军坝的西侧不远,蹲卧着一尊铁制独角犀牛,坐南朝北,面向黄河。犀牛在黄河文化中占有重要地位,往往被百姓视为镇河的神兽。

  我们在铁犀的背部,发现了于谦刻写的《镇河铁犀铭》,看样子,有几百年的历史了。其实真正由于谦刻制的镇河铁犀在开封黄河岸边的铁牛村。这里所放的,不过是一件仿制品而已。

  在明朝洪武二十年和永乐八年,黄河在开封泛滥决口时,于谦均受命出任河南巡抚,治理黄河大堤及开封护城堤,并在铁牛村的回龙庙里安置了镇河铁犀,用以镇压水患。

  让人迷失其中的花园口

  我们一踏上花园口的地面,就感觉有一种历史的迷失,这种迷失仿佛是一种幻觉,提醒我们黄河决口其实不应该发生在花园口。

  但它偏偏选择了花园口,这让我们觉得不可思议。偶然或必然,或在不经意间,历史就拐了个弯。“事实上,蒋介石决定在黄河扒口时,第一个选择的并不是花园口,而是选择了中牟的赵口。”原邙金河务局(今惠金河务局)副局长余汉清说。

  赵口在哪里?翻开地图,顺着花园口向东,走上26公里的路程,就可以很轻易找到,因为这里有着非常醒目的标志——赵口引黄闸,以及一条1.6公里长的赵口引黄干渠。别小看这个闸口和这段干渠,它关系着中牟和开封尉氏、通许等三县的灌溉。

  从现在所建的闸口可以判断,赵口是一个适宜放水的地方。71年前的6月,这里也确实被挖开预备放水,但没有成功。正是那次没有成功才使得赵口显得比花园口寂寞了很多。

  还原赵口的扒口经过,无疑很难。被人们寄予厚望的赵口,在1938年6月4日,迎来了国民党53军万福麟部,他们来到赵口的三柳寨,在相隔40米以内的地方挖出两个口门,将黄河水从这里放出。

  这其实是一个完美的想法:从口门流出的黄河水,将沿着道光二十三年黄河决堤时的水流方向,顺贾鲁河河道,经中牟、尉氏、扶沟、西华、太康及安徽太和等地,到周家口(今周口)汇入沙河,再入淮河,以便阻断盘踞在这一带的日军。

  但现实是,第一天挖出的口门太小;而第二天重挖的口门,虽然成功,但主河道已经北移,黄河水已无法从这里决堤。

  历史没有选择赵口,它最终选择了花园口。

  当年的扒口处在哪里?

  走进花园口,人们不由自主地就会寻找当年扒口的所在。这实在是一个诡异的地方。

  我们从将军坝沿着河堤向东走数十米,就看到一处大坝上竖着一座人身状的石碑,这就是花园口决口口门的西界碑;有西界碑必有东界碑,然而我们在东边找到东界碑时,发现二者竟然有近1.5公里的距离,而其准确的距离则是1460米。

  这是一个令人害怕的距离,你可以想象,黄河在此决开的口门最大时竟然有将近1.5公里的距离,从此流出去的黄河水该有多大。

  余汉清说,其实刚开始扒口时并没有这么大,他们只扒开了50米宽的口门,而随后口门越来越大,这是黄河水冲刷和日军又炸过几次的结果。

  这是我们事先没有想到的情况。我们很想看看,最初挖掘的这50米宽,在什么位置。

  从西界碑向东,从黄河公路大桥下穿过,行走不远,就可以看到一个广场。这个广场就是“扒口广场”,在其入口处,竖立着一座低矮的纪念碑,最上端写着“一九三八年扒口处”字样;其下端则是当年河水泛滥、百姓流离失所的场景雕塑。

  从纪念碑所立的位置看,似乎此处即为1938年的扒口处,但曾主持修建“扒口广场”的余汉清说,严格地说,这里并不是十分准确的扒口处,原来的扒口处应该在今扒口广场的东边不远。之所以没有选择将广场建在原址上,是因为扒口原址现在正好在一处大坝上,因无法在其上修建雕塑而放弃。

  以关帝庙为坐标的抉择

  我们现在寻找扒口处似乎轻而易举,但当年选择在花园口的扒口处时,并不容易。

  余汉清说,赵口扒堤时,驻扎在花园口南京口镇的国民党新八师师长蒋在珍,曾经在1938年6月6日前往视察。在视察回来的路上,他认为扒口之所以失败是因为选错了地址。

  究竟选哪里比较合适,他在回京口镇的途中,跟随行参谋熊先煜反复讨论,最后确定了两个地点,一个是花园口,另一个是离赵口不远的马渡口。而他们最终选择了离敌人更远的花园口,这样可以有较充裕的挖掘时间。

  但选择在花园口的哪个位置挖掘,并不好确定。

  当日夜12时,蒋在珍、熊先煜和前去视察的魏汝霖一起,连同工兵连长马应援、营长黄映清等六人一同前往花园口查看,“清风拂拂,河水潺潺,月光暗淡,水位莫辨”,他们靠手电筒摸索到次日凌晨两点,也没有结论。考虑到关系重大,六人不敢盲目选址,就坐在车中,蜷缩了一夜。

  第二天黎明时分,熊先煜等人饿着肚子,沿河而上继续考察。他们路过河堤上的关帝庙时,忽然想起向关公敬香(实际上是香烟)磕头,熊先煜还跪在地上默默祷告:“关老爷,中华民族眼下遭了大难,被日本鬼子欺侮得惨。我们打不过他们,万般无奈,只好放黄河水淹,淹死了老百姓,你得宽恕我们。”

  熊先煜最终决定,以关帝庙为坐标,在关帝庙以西约300米处,进行挖掘。

  这里为黄河的弯曲部,河水汹涌而来,却突然受阻,产生较大的压力之后,冲向河堤。这样的阵势,很适合黄河水冲堤而出。

  那座被作为坐标的关帝庙,早已经不存在。几年前,当地村民曾呼吁重建,以示纪念,但因为资金问题,并没有成功。

  我们站在已经模糊不清的原址上,想象当初他们做出选址决定后,熊先煜等4人“神色庄严,泪光朦胧皆不能言”的情形,不禁欷歔。

  上世纪90年代,曾有人问起熊先煜的状况,得知他还在重庆生活,那人问余汉清:“他现在为当初的决定后悔吗?”

  余汉清回答:“作为军人,他没有选择!”

  没有选择的“破坏之师”

  同样没有选择的还有新八师,这支驻扎在京口镇的部队,担负着保卫黄河沿线防务的重任。早在1938年2月,在日军还没有攻打中原时,他们已奉命炸掉了郑州黄河铁桥,以防止日军过河南下。而这一次,在花园口扒口的任务,又落在了他们的头上。因这两桩事件,这支部队在抗战中落下了“破坏之师”的称号。

  花园口村80岁的崔双起老人对驻扎在京口镇的新八师格外熟悉。他经常在驻地附近玩耍,还观看士兵们操练。但在1938年6月7日早晨,他惊奇地发现,这支军队竟然开到了花园口,听说他们要在这里扒口。

  历史给这支军队抹上了悲壮的色彩。这个师共出动了三个团的兵力,一个团担任护卫,其余两个团担任扒口决堤任务。

  崔双起所能看到的,只是在外围担任护卫的人,这些人担负阻止村民进入现场的任务。

  虽然崔双起没有看到挖掘现场,但我们从当年新八师的参与者的回忆中,发现了不少还原当时现场的资料。

  挖掘是从河堤顶部50米宽处斜着向下进行的,这样挖到底可保证口底有10米的宽度,也可以防止像赵口扒堤那样造成坍塌堵塞。

  为了加快挖掘进度,士兵们在大堤内侧挖出了10个台阶,每一个台阶约3米宽,然后层层往上扔土,每层有人相互接应。

  这样的工作量,只用了两天的时间,到了1938年6月9日清晨6时,花园口土方挖掘工程就已完成,这时的口门处只剩下一米多宽的挡水墙了。

  最后放水的时刻到来,挖掘的士兵撤退后,“用电气发火,同时炸开全部挡水墙,水流猛急,不一会儿就把岸边柳树冲倒了”。

  花园口村的沧海桑田

  站在今天的扒口广场上,我已经无法想象当时的工程量究竟有多大。

  根据余汉清的介绍,现在的花园口黄河大堤有100多米宽,在2003年黄委会搞堤坝标准化建设时,加宽了一半以上。而以前所建造的纪念花园口事件的两座亭子,也在此次标准化中被完全掩埋。

  我们已不可想象原来河堤的高度了,而河堤外的花园口村,已经比原来的地势高了3米多。沧海桑田,只不过71年,改变却如此迅猛。

  崔双起说,原来的黄河水比现在大多了,而河堤外的地势也比现在低多了,黄河水很容易从河里流出来。

  而根据多位见证人的回忆,开始放水时,河水并不是很大,但一个小时后,水的冲刷力度加大,决口处扩展到10米以上,水势逐渐猛烈,黄河主流逐渐被南移,顺着决口而出。

  为了加大口门的宽度,师长蒋在珍还特地请来了炮兵,对着决口一连轰了六七十炮,又把决口扩开了6米左右。

  不可拒绝的黄河水,开始漫延,形成遍布3省44个县的黄泛区,80余万人成了战争的牺牲品,更有数百万人流离失所,无家可归。

  一场无声的战争,在花园口拉开了大幕。首席记者 李长需/文

  相关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