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体简体
·河南简介
·行政区划
·河南省交通概况
·河南省教育概况
·河南省经济概况
·河南省科技概况
·河南省卫生计生事业发展概况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河南省各省辖市和省直管县台办
·河南省台湾同胞联谊会
·郑州市台资企业协会
 
  当前位置>>河南名人
反佛斗士 范缜
2008-08-06 10:25:05 华夏经纬网
    范缜,字子真(约公元450年——515年),南朝舞阳(今河南泌阳县西北)人,著名的无神论者,著有《神灭论》等。

  范缜简介

  范缜,字子真,南乡舞阳(今河南泌阳西北)人,大约生于南朝刘宋元嘉二十二年(公元445年,一说为公元450年),是杰出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哲学家。他是当时同反动迷信作不调和斗争的卓越代表。

  博通经术报国无门

  范缜所处的时代,正是我国历史上南北朝时期。范缜出生的时候,南朝北朝都发生了农民起义,社会动荡不安,范缜的家世也处于衰落之中。父亲早逝,范缜从小就依靠母亲,在家乡过着“孤贫”的生活。大约在18岁那年,范缜辞别了母亲,到千里之外的沛郡相县(安徽宿县)去求学。当时在相县讲学的是一位颇有名望的学者刘王献,向他学习的人很多,其中有不少是“大家子弟”。“华车丽服,无视贫者”。范缜在这样的环境里,不仅没有受到这种陋习的熏染,而且一直过着十分俭仆的生活,以学问的追求为目的,勤奋用功,很快就“博通经术”,成为诸弟子中的佼佼者。这使那位出身庶族,社会地位很低的老师对他十分赞赏,亲自为范缜束发加冠。范缜在刘王献门下学习了好几年,他对经学做了深入的研究,特别是对《周礼》、《仪礼》、《礼记》等“三礼”更为精通。这不仅使他熟悉了古代的各种礼仪,而且对古代的政治、经济制度也有了深刻的了解,成了当时很有声望的学者。

  泰始六年(470年),南北局势较为缓和,改革政治似乎又出现了可能。于是,26岁的范缜上书给王仆射,希望朝廷能“乐闻讥谏”,但是他给王仆射的信却石沉大海,改革的愿望又成了泡影。从这时起,直到刘宋灭亡前的八、九年,范缜报国无门,一筹莫展。深深的忧愤,使这位正当韶华之年的有志之士出现了斑斑的白发。29岁那年,他写了《伤暮诗》、《白发咏》以自嗟。这时的范缜实际上已经养成了一种不同流俗,淳朴正直的性格和深沉的思维能力。

  两朝辩论坚持“神灭”

  公元479年,握有军政实权的萧道成夺取了刘崇政权,建立了齐朝。为巩固自己的统治,萧齐政权自然要引用一批新人,从此范缜踏上了仕途。开始,范缜在地方上做小官,由于他的才能,后来做到尚书殿中郎。到了萧道成之子齐武帝萧赜时,为进一步缓和南北局势,范缜曾作为使者出使北魏,他的学识和能力受到北魏朝野的称赞。回到南齐以后,范缜在朝廷中开始发生影响。

  齐武帝永明七年(489年)暮春的一天,宰相竟陵王萧子良在西邸大会宾客,席上坐满了达官贵人、名人学士,以及精通佛教的高僧。范缜也应邀在座。席间高僧讲论佛法,大谈因果报应、生死轮回的老调子,并说,权贵们的财富,地位是前世修行来的。这些话,对反对佛教的范缜来说,无疑是一种挑战。齐建武元年(494年),范缜离开了京师,到宜都(今湖北宜都)去任太守。范缜下令废止祭祀神庙,劝人们不要供奉它。齐东昏侯萧宝卷永元元年(499年),范缜的母亲去世了;范缜于是辞掉了宜都太守的官职,回家守孝了。

  梁天监三年(504年),范缜被调回建业,转任尚书左丞。梁天监四年(505年),萧衍在光华殿大宴群臣。萧衍照例说了些皇帝应尊重臣子,虚心纳谏的话。不料范缜却当场对萧衍提出了批评。于是萧衍就借故把范缜贬到广州去了。梁天监五年(507年),范缜忽然被召回京师,做中书郎。说来也巧,这正是当年王融劝说范缜时许下的官。也许是偶然的巧合吧。可范缜回到建业以后,立即发生了萧衍对范缜的围攻。以此看来,这又不是巧台,而是萧衍有意安排的。这次关于神灭、神不灭的辩论,规模很大。这次是皇帝率领朝廷显贵、群臣、僧侣一齐上阵。萧衍亲自下诏书,攻击“神灭”思想是“违经背亲,言语可息”,又指令辩论的双方写出“自设宾主”的论文。范缜撰写了《神灭论》。

  萧衍看到范缜写出了《神灭论》,便指使大僧法云和曹思文等人出面,动员王宫朝官及佛教信徒70余人围攻范缜。曹思文先后写了两篇文章驳难范缜的《神灭论》,范缜一一做了回答。据《梁书·范缜传》记载,《神灭论》只有1885字,但却生动明快地阐明了“神灭”的道理。它是用当时流行的“自设宾主”的问答体写成的,因而双方论点鲜明,相互指责,层层展开,步步深入,读起来很引人入胜。《神灭论》讲了不少朴素的道理,它的发表,真有所向披靡之势,范缜自豪地声称:《神灭论》“辩摧众口,日服千人”。法云的反驳无济于事。善于诡辩的曹思文也只好说自己才思浅陋、“无以折其锋锐”,驳斥不倒《神灭论》。于是梁武帝萧衍下诏书,给范缜扣了“背经”、“乖理”、“灭圣”三顶帽子,这场辩论就算结束了。这场战后不久,范缜被调任国子博士。

  范缜的《神灭论》是一部坚持真理不朽著作,它闪烁着唯物主义的理论光芒。范缜针对“神不灭”的谬论,在《神灭论》中提出了“形神相即”的观点。诚然,形神一元论的观点,并不都是唯物论的观点,范缜只是明确表示“形神相即”,“形灭神灭”,显然是在形神关系上坚持了唯物主义一无论。为了一步论证形神关系,范缜又提出了“形质神用”这个前人从没有提出过的崭新命题。所谓“质”,就是实体、实质的意思,“用”则是指功用、作用。引申之,质则指主体,用则指派生。这就是说,形是实体,是神的主体;神是作用,是由形派生出来的。神既然是形派生出来的,只是形的作用,那么它决不能脱离形这个主体而单独存在。即然形是主体,神只是主体的作用,那么把形作为第一性的,神作为第二性的,从而更加彻底,更加明确地坚持了唯物主义的一元论。

  唯物哲学成就卓著

    范缜被调任国子博士后不久,于梁天监八年(510年)去世。范缜的神灭论思想在当时具有重要的实践意义。首先,他驳倒了神不灭论,就等于在理论上驳倒了轮回报应等迷信思想,客观上使人民群众从佛教的欺骗和麻醉中获得一次精神解放。其次,《神灭论》指出,上层统治阶级信仰佛教完全是出于利己的目的,这就击中了他们的要害。在理论上,范缜的无神论思想,达到了当时无神论最高的水平,在我国古代思想史上,做出了新的贡献。从整个人生哲学来看,范缜强调要顺应自然,这显然有其合理的一面,但毕竟忽视了人的主观能动作用。至于对社会贫贱富贵等现象的探讨,范缜更不能找到真正的根源,因而带有偶然论的性质。这也是时代的局限,是从王充以来许多思想家都未能解决的问题。范缜在无神论上的卓越成就,值得我们在同有神论的斗争中继承和借鉴,再则,他的不随波逐流,不惧权势、不卖论取官,一生坚持真理,矢志不移的精神风貌,值得后世景仰。

  相关文章
河南省人民政府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