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  天气 [简体]  

此页面上的内容需要较新版本的 Adobe Flash Player。

获取 Adobe Flash Player

办事指南
  历史风云
石牌要塞保卫战
2013-10-17 16:04:09    华夏经纬网

  石牌,位于长江三峡西陵峡南岸,距宜昌城约25公里。石牌要塞保卫战,是抗日战争时期中国军队与日本侵略军进行的一场殊死保卫战。

  1937年7月7日,中国抗日战争打响了第一枪。同年,淞沪抗战失利,上海、南京相继沦陷。1938年10月,日军侵占武汉,中国政府被迫迁都重庆。日军为了达到吞并全中国的目的,加紧了对陪都重庆的进攻部署。三峡石牌因其地势之险、战略位置之重而成为拱卫陪都重庆的第一道大门。由此历经四个阶段、长达五年之久的石牌要塞保卫战拉开帷幕。

  第一阶段:日军声东击西,张自忠殉国,宜昌沦陷,石牌要塞有效阻敌入川。

  武汉沦陷后,为阻止日军沿长江三峡航道西侵,1939年春季中国海军开始在石牌等地修筑要塞炮台,构筑大小炮台十余个,安装各种大炮102尊,形成严密的火力网,能有效地封锁三峡航道,构成了铜墙铁壁式的阵线。

  宜昌号称“川鄂咽喉”,战略位置极为重要。为确保宜昌安全,以李宗仁为司令长官的第五战区,辖七个集团军、四十个师、三十五万人,以鄂西宜昌为轴,排成了由东北到西南的阵式,总司令部设在老河口。中日两军在以襄樊为轴心的襄河两岸对峙。1940年4月中旬,日军开始将鄂东、赣北、湘北各部陆续向钟祥、随州、信阳等地集结,总兵力达20余万人。

  1940年4月30日,日军采取声东击西之计,在北线的鄂北、豫南全面发起进攻,企图造成放弃宜昌石牌而从北线进攻重庆的假象,以此达到分散中国军队对宜昌石牌这一战略要地的注意,继而乘虚夺取石牌要塞,打开入川通道。日军来势凶猛,李宗仁判断失误,从宜昌抽调郭忏的江防军,宜昌顿时成为一座无人防守的空城。此举正中日军下怀。6月1日,日军占领襄阳,3日,日军占领南漳。南下日军迅速攻占宜城、远安、荆门、当阳。6月7日,右翼军团张自忠总司令亲率总部直属特务营和第74师的两个团渡过襄河截击敌人。8日在新街与敌相遇,激战中日军败退。张将军率部乘势追击败敌,击毙敌高级军官两名。战至16日,敌增兵万余,掉头向张自忠将军围攻,从早上至下午两时,张将军在身中四弹的情况下,仍全力督战,下午四时,张将军身中第七弹,在宜城南瓜店壮烈殉国。6月8日,日军第3、13、39师团分三路向宜昌进攻,当阳沦陷。6月12日下午4时,宜昌沦陷。中国军队凭借三峡石牌要塞阻敌西侵。

  第二阶段:凭险防守,陈诚督阵,与敌咫尺相峙,石牌成为拱卫陪都重庆的第一道防线。

  宜昌沦陷,重庆震惊。长江上游江防军总司令郭忏被撤职。国民党军委会紧急重组第六战区,调军委会政治部长陈诚赴湖北任第六战区司令长官。并令陈诚“确保重庆中央陪都安全,阻敌西犯。”

  陈诚接令后,亲赴宜昌,实地查勘,作出布置:令长江上游江防总司令吴奇伟率第94军和第18军驻扎在三斗坪等地,凭借三峡、石牌险要地形设防;令第8军军长郑洞国驻宜都,守宜昌江南的前沿阵地,牵制敌侧后方;令周岩第26集团军第75军驻兴山沿马良坪、蛟龙寺、雾渡河、分乡场、黄花场、柏木坪设防,其前沿阵地从长江边往东延伸至三游洞、下坪、鄢家河、小溪塔、珠宝山等地,和32军接防,与日军对峙。左翼联系33集团军和孙连仲集团军,右翼紧接江防军,将日军压缩到宜昌市及以东的古老背等地区。

  陈诚调整布置坐镇恩施指挥,多次亲临石牌、三斗坪督战,同时就地开展抗日救国宣传活动,发动群众参军。敌我双方围绕三峡石牌要塞凭险防守,咫尺相峙,互闻鸡犬之声,相持达三年之久。

  第三阶段:决战石牌,蒋介石督战,双方拼死厮杀,倭寇溃败龟缩,石牌要塞扬名世界。

  1943年4月,与欧洲战场盟军对德军全面反攻相呼应,美军在西南太平洋向日军发动反攻,令日军难以招架。为摆脱困境,早日从陷于泥沼中的中国战场抽出兵力,转用于太平洋战场对付盟军,日军加紧了对中国军队的攻势。

  1943年5月,日军集中7个师团,约10万兵力,杀气腾腾地从洞庭湖北岸直奔石牌而来,阴谋夺取入川门户。蒋介石电示第六战区司令长官陈诚:“军事第一,第六战区第一,石牌第一”,陈诚乃命长江上游江防总司令吴奇伟率江防军固守宜都至石牌一线:18军扼守石牌核心阵地,以固守石牌要塞为主,86军和32军防守石牌外围阵地,确保石牌要塞外围安全。并决定以石牌为轴,以五峰渔洋关、长阳津阳口、石牌为决战线。战斗过程中,蒋介石又电令第六战区:“江防军守备现阵地,确保石牌”,江防军即令18军以固守石牌要塞为主,在其它要地分别布置有力部队,确保石牌要塞外围安全。经过激烈交战,中国军队依计撤退,日军西进。5月22日,蒋介石再次电示:“江防军应死守石牌要塞之线拒止敌人。石牌要塞应指定一师死守”。江防军及时调整部署,令18军战斗力最强、资格最老的11师死守石牌。11师1万多名官兵在师长胡琏指挥下,同仇敌忾,浴血奋战,打退了敌之步骑炮空各兵种的联合进攻,确保了石牌要塞的安全。这次战役,中国军队投入兵力达15万人。石牌之战,日军伤亡共达25718人,损失飞机45 架、汽车75辆、船舰122艘,中国军队伤亡10000余人。这次战役的胜利,使陪都重庆转危为安,敌人染指大西南的美梦破灭。西方人士把它和前苏联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相提并论,认为石牌保卫战的重大胜利,是“一个难以令人置信的奇迹”。

  第四阶段:敌我相持2年,冯玉祥前线督导,石牌迎来抗战胜利。

  石牌之战,大挫了日军的嚣张气焰,日寇侵占石牌的美梦破灭。收敛了西犯重庆的野心,龟缩于江北防线。中国军队全面恢复战前态势。18军被抽调参加常德会战,“血战台儿庄”的主力第30军31师在师长乜子彬率领下来到石牌驻防。为确保石牌要塞,国民党军事督导委员会派要员冯玉祥到石牌、平善坝、三游洞等前沿阵地实地督导,与日军对峙,直到抗战胜利。

  宜昌石牌要塞保卫战历经四个阶段,敌我双方对峙长达五年之久,是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相峙时间最长的一个战役。由于石牌要塞保卫战的辉煌胜利,粉碎了日寇觊觎重庆的美梦,成功地阻截了日寇进犯大西南的铁蹄,保卫了西南半壁江山,确保了整个中国没有沦陷。这次战役,敌强我弱,实力差距悬殊,而我军却能以伤亡一万余人的代价歼敌两万五千之多,成为二战期间中国抗日战场以弱胜强的一次著名战役。因此,石牌之战被西方史学家们称为东方的斯大林格勒保卫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