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近平强调,坚持“一国两
·共同开创中华民族美好未来
·台湾媒体山西根祖文化民俗
·汾酒飘香 台湾记者三晋行
当前位置>>近代山西
山西曾经的岢岚山,缘何成为南匈奴的神山和精神图腾?
2016-03-18 09:52:18    华夏经纬网

  东汉建武二十四年(48年),匈奴内部为争夺王位发生内战,呼韩邪单于率领部众归附汉王朝,从此匈奴分为南、北两部。南匈奴部众被汉光武帝安置于并州北部地区。202年,南匈奴首领率部归附曹操。为了维护北方的统一稳定,212年,曹操将南匈奴分为五部,大规模迁入今晋北、晋西地区,从此管涔山两麓完全成为南匈奴新的家园。

  大约也在这一时期,管涔山出现了新的名称“岢岚山”。

  “岢岚”为匈奴语

  “岢”字在《说文》中没有记载,最早见于汉魏间的官印“臣岢”、“岢凤私印”。

  “岚”字也不见于《说文》,清人孙星衍认为是《说文》中“葻”的俗写,义为“草得风貌”。他说:葻上的草头可以省做“山”,后人因此误写为“岚”。这种解释未必对,但是,可知“岢”、“岚”是两个后起字。

  “岢岚”二字合为一座山的名字,专指晋西北的管涔山。有关较早的记载有《元和郡县志》:“岢岚山在宜芳县北九十八里,高二千余丈,西北与雪山相接。”《太平寰宇记》:“岢岚山在岚谷县东二里。”从“岢岚”两字的字形分析,两字皆从“山”,含义明确是指山,完全符合中国传统的造字命名的特点。同时,这又是一个表音的地名,也就是说,这个地名的含义与其字义无关。再从这两字出现在汉魏间的时间分析,我们认为“岢岚”应是北方民族匈奴语言中的音译。

  东汉建安末,曹操徙南匈奴五部入居今晋北和晋西地区,“岢岚”之名当产生在南匈奴入居之后。

  岢岚山在汉代以前就有汉语专名,统称为管涔山,又名燕京山。管涔,本作“菅岑”,“菅”,是草类植物的菅茅;“岑”,是指尖状。“菅岑”意谓其群山森列如菅草芽尖,故后人俗称“芦芽尖山”、“芦芽山”。而“燕京”又是“菅岑”一音之转,实为同名之异写。后人又相其阴阳,把整个山脉分别称为北山、南山、东山,又将其主要山峰分别称为荷叶坪山、东雪山、西雪山等。汉晋以后又出现了“岢岚山”的称谓,显然是出自另外一个语言系统。

  这种判断也得到了文献资料的证实。

  据《晋书•四夷列传》对北狄中的匈奴有如下记载:“前汉末,匈奴大乱,五单于争立,而呼韩邪单于失其国携率部落,入臣于汉。汉嘉其意,割并州北界以安之。”又载:“后汉末天下骚动,群臣竞言胡人猥多,惧必为寇,宜先为其防。建安中,魏武帝始分其众为五部,部立其中贵者为帅,选汉人为司马以监督之。魏末,复改帅为都尉。其左部都尉所统可万余落,居于太原故兹氏县;右部都尉可六千余落,居祁县;南部都尉可三千余落,居蒲子县;北部都尉可四千余落,居新兴县;中部都尉可六千余落,居大陵县。武帝践阼后,塞外匈奴大水,塞泥、黑难等二万余落归化,帝复纳之,使居河西故宜阳城下。后复与晋人杂居,由是平阳、西河、太原、新兴、上党、乐平诸郡靡不有焉。”

  然后又详细分析了匈奴各部落的种类:“北狄以部落为类,其入居塞者有屠各种、鲜支种、寇头种、乌谭种、赤勒种、捍蛭种、黑狼种、赤沙种、郁鞞种、萎莎种、秃童种、勃蔑种、羌渠种、贺赖种、钟跂种、大楼种、雍屈种、真树种、力羯种,凡十九种,皆有部落,不相杂错。”

  以上是当时匈奴人入居今山西的概况,特别是提到了匈奴部落19种的“贺赖种”。

  据胡三省《资治通鉴注》:“盖内者为贺赖氏,留北方者为贺兰氏。兰,赖语转耳。”

  从这里我们可以判定“贺赖”、“贺兰”是匈奴语。

  “贺赖”与“驳马”

  “贺赖”这一语言虽已消亡,但是仍保留在我国北方的一些地名中,成为古老民族语言的活化石。如宁夏有“贺兰山”;内蒙古杭锦旗有“贺兰驿”;唐代在今内蒙古呼和浩特置“贺鲁州”;甘肃省平凉县有“可蓝山”,又作“岢蓝山”,《十六国春秋》记载:“赫连定胜元二年,畋于阴槃,登岢蓝山,望统万城而泣”,即此地。而山西的“岢岚”与“贺赖”、“贺兰”、“贺鲁”、“可蓝”、“岢蓝”同为汉魏时期匈奴遗语“贺赖”一词不同音译在地名中的保留。

  那么,“贺赖”是什么含义呢?最早的解释见于唐代杜佑的《通典》:“突厥谓驳马为曷剌。”成书稍晚几年的《元和郡县志》也作同样解释:“贺兰山在(保静)县西九十三里,山树木青白,望如驳马。北人呼驳为贺兰,故名。”文中的“曷剌”为“贺赖”的又一音译,与“贺兰”同样含义,即“驳马”、“驳”。

  “驳马”又是什么样的马呢?一般解释为“马毛色不纯”、“毛色斑驳之马”。《诗经•豳风•东山》:“之子于归,皇驳其马”,这句诗是写一位远征士卒回忆迎娶妻子时,所骑的黄白色的迎亲花马。“贺兰”是指山上林木错杂,远望如一匹毛色斑驳的马,这应该是《元和郡县志》解释的本意。

  当代很多辞书据此将贺兰山的名称含义释为“骏马”(如《辞海》、《中国地名大辞典》等)。

  但也有人提出“驳马”并非指马,而是一种能食虎豹的猛兽。《易经•说卦》:“乾为天,为驳马。”孔颖达《疏》曰:“言此马有牙如倨,能食虎豹。《尔雅》云:‘倨牙,食虎豹’是也。王廙云:驳马能食虎豹,取其至健也。”司马相如《子虚赋》:“楚王乃驾训驳之驷,乘雕玉之舆。”张铣注:“驳,兽名。”明谢肇淛《五杂组•物部一》:“鵔鸃食驳,驳食虎。”《太平广记》所载:“似虎而略小,食虎能尽者是已。”如果按此解释,驳马当时一种猛兽,是古人敬畏的一种神灵。

  近年来,宁夏等地的学者对“贺兰山”地名含义的解释不断翻新,大致认为“贺兰”不是山形如驳马,而应该是匈奴贺赖部在这一带定居生活的历史见证。甚至有人还把“贺兰”与鲜卑破多罗部族(又称破多兰)联系起来,认为鲜卑破多罗部曾在此生活云云。

  顺便应该提一下的是,在唐代北方曾有国名叫“驳马国”,国境大致在今贝加尔湖附近。《新唐书》:“又有驳马者,或曰弊刺,曰遏罗支,直突厥之北,距京师万四千里。随水草,然喜居山,胜兵三万。地常积雪,木不雕。以马耕田,马色皆驳,因以名国云。北极于海,虽畜马而不乘,资湩酪以食。好与结骨战,人貌多似结骨,而语不相通。皆劗发,桦皮帽。构木类井干,覆桦为室。各有小君长,不能相臣也。”这个驳马国可能与东汉末期的匈奴贺赖部有着渊源关系,“驳马”是义译,而“贺赖”是音义,二者应属同一种族。

  南匈奴心目中的神山

  现在我们可以把目光转向山西的“岢岚山”。确切地说,“岢岚”与匈奴贺赖部没有关联,因为从其字形和部首“山”分析,是当初造字者为了准确表达“山名”的心理所致。“岢岚”是匈奴人对管涔山的称谓,含义就是“驳马”,也就是我们常说的花马、骏马,或者是那种食虎的神马。从这里我们可以感受到匈奴人对这座山的景仰和崇拜。

  匈奴是典型的马背上的民族,他们闲时围猎,战时攻伐,从小就马不离身,弓不离手,他们与马有着我们难以想象的依存关系,对马有无与伦比的感情。法国历史学家勒内•格鲁塞在《草原帝国》一书中对匈奴人的宗教有过研究,他说匈奴人的宗教“是以祭神化了的天和崇拜某些神山为基础”。当匈奴人入居今山西北部,看到雄奇神秀的管涔山后自然会产生许多复杂的幻想,也会把自己和民族的命运归结为山的自然力,并进行崇拜祭祀。他们还将管涔山想象成为一匹心目中的驳马,称之为“岢岚”,以表达崇敬热爱之情。

  从历代史籍对管涔山神话故事的记载,都可以反映出匈奴人对这座命运攸关的神山所寄予的深厚民族感情。

  《水经注•汾水》记载了刘曜受管涔山神庇佑成就霸业的故事:“刘渊族子曜,尝隐避于管涔之山,夜中忽有二童子入,跪曰:管涔王使小臣奉谒赵皇帝。献剑一口,置前,再拜而去。以烛视之,剑长二尺,光泽非常,背有铭曰:‘神剑服御除众毒’。曜遂服之,剑随时变为五色也,后曜遂为胡王矣。”

  《魏书•尔朱荣传》记载了尔朱荣在管涔山天池听箫鼓而至公辅的故事:“秀容界有池三所,在高山之上,清深不测,相传曰祁连池,魏言天池也。父新兴曾与荣游池上,忽闻箫鼓之音。新兴谓荣曰:‘古老相传,凡闻此声皆至公辅。吾今年已衰暮,当为汝耳。汝其勉之’。”后尔朱荣军事力量不断壮大,被封“天柱大将军”,完全控制了北魏朝政。

  《北齐书•神武下》记载了高欢在天池获瑞石的神奇故事:“六月壬申,神武如天池,获瑞石,隐起成文曰‘六王三川’。”据说“六王”指高欢的字“贺六浑”;“三川”指中原的黄河、洛川、伊川。这又是一个高欢代魏而王天下的神奇谶语,而且仍然来自于管涔山的天池。

  尽管这些故事我们看作是神奇传说,但是当时却是史官忠实记录的国史,是君权神授的重要合法性依据。从这里反映出北方民族对其精神图腾管涔山的崇信和依赖。

  在民族信仰的影响下,北魏置岚州和岢岚县,州县同城而治,治所均在今岚县岚城镇北。正如《元和郡县志》所释:“后魏置岚州,因州西岢岚山为名也。”隋开皇三年(583年),岢岚县迁治于今静乐县城。隋大业三年(607年),在今岢岚县城置岢岚镇,后演变为岢岚军、岢岚州、岢岚县。明洪武二年(1369年),改岚州为岚县。

  一千五百年来,这些政区地名在匈奴文化“岢岚”的影响下产生、演变,并沿用至今天,从这一地名化石中,让我们看到了山西境内民族融合的悠久历史。

  本文原名:岢岚山,南匈奴的精神图腾

  

  

  

  

  

  

  

  

  

管涔山雪景,曹建国拍摄

  

婚俗 生育习俗
春节 庙会
游艺 其他节日
近代山西 古代山西
地方小戏 山西锣鼓
山西民歌 文化遗产
山西戏曲 万荣笑话
艺术人物 艺术研究
三晋王侯 政治名家
山西名将 历代佳丽
文化名人 当代名人
名人与山西 名人故里
特色晋菜 特色面食
地方名吃 名酒名醋
五谷杂粮 地方特产
手工艺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