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晋商文化
三晋风情
走遍山西
投资之窗
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纵横山西 -> 戏说山西

发现美洲第一人

02月20日14:51
华夏经纬网
 

欧洲人哥伦布首先发现美洲大陆,这几乎是妇孺皆知的事。然而,1998年七月的一天,在山西省政府机关大院,一位来自台湾的老者,不经意间道出一句惊世之语。他说,山西不仅有晋商辉煌,美洲也是山西人最早发现的。

 

这位老者名叫原馥庭,原籍山西万荣,今年85岁高龄,但精神矍烁,行走自如,思维敏捷,言谈儒雅。原先生早年因文才出众,英武敏捷,入选省府,任秘书,后随国民党赴台,现任台北市山西文教基金会董事,台北市山西同绘常务理事。

 

原先生告诉笔者,在台湾有两位杰出的历史学家,一位是山西阳城人达鑑三先生,一位是山西万荣队卫聚贤。他们都用大量的考古证据及现代考察资料论证了最早发现美洲的是中国人——东晋高僧法显和尚。法显和尚是山西人。原先生返台写来一封信,并将珍藏的达鑑三先生著《法显首先发现美洲》、卫聚贤先生著《中国人发现美洲》寄来,两书一为六十年代出版,一为八十年代初出版。达先生、卫先生均已作古,遗著均无法购得,两书之珍贵价值自不必言。

 

原先生信中写道:“法显高僧东晋时赴印度学佛,飘流至美洲墨西哥,比哥伦布发现美洲早一千零八年。”此言原先生在山西时即讲过,此次又在信中重述,足见重视。万县人李寰先生在《法显首先发现美洲》考证序中介绍了达鑑三先生:“山西阳城达鑑三苏氏先生,好古敏求,寝馈不忘研究中外史地考据有年,鉴于太炎虽有法显最先发现西半球之论述,然语焉弗详,犹为大略之椎轮,且其说法显登陆地点与年代,众多疑窦。乃下定决心,广征东西书籍,博访中外专家,依据真实凭证,折中纷纭众说,以卓越之眼光,作确切之论断,著为法显首先发现美洲考证一书,证明墨西哥神人归萨克(Quetzalcoatl)即中国高僧法显,而其登陆之地点,即为今日墨西歌之里加布谷(ACAPULCO)引证确凿,堪称定论。经此阐幽发潜,不惟法显含笑九泉,而中华先民之冒险求知精神,亦应扬眉吐气,傲睨世界矣。”序中并说法显发现美洲可与美洲人一千五百年后登陆月球媲美。美国太空人称可乘太空船为太阳神,而墨西哥人称东方神人归萨克(法显)亦为太阳神,彼此命名,如此心契巧合。显见中美文化历史关系,渊源有自,不同泛常。”

 

  正如李寰先生序中所言,《法显首先发现美洲》及《中国人发现美洲》两书中列举引用大量考古实证,史料记载,论证了中国人比哥伦布早一千多年到达美洲,最早发现美洲的就是东晋高僧法显。达鑑三先生书中引南史东夷传所载扶桑国史绩文中记载:“宋大明二年(南朝宋,公元四五八年),严宾国尝有比丘五人游行其国,流通佛法经象,教令出家,风俗遂改。”“扶桑在大汉东二万余里,地在中国之东。”以荆州为中心中国之正东考之,更显明的证明扶桑不是北美之加拿大,亦不是北美之美利坚,而正是北美之墨西哥,更不是日本。扶桑,即墨西哥到处生长的特产龙舌兰,叶片长一至三公尺,形似桐叶。并证实法显乃五比丘之首领。如《西代墨西哥》(AneientMexico)69页碧特游图(FrederickPetetson)即记述了归萨克即法显、第四个青年比丘。在墨西哥传教时间、地点、人物与《佛国记》及《南史》等其他史料所述完全一致。墨西哥大量史迹也都证实了这点。

如,亚加布谷港所立中国帆船到港纪念碑,是省市政府所立,为纪念千余年前到该港的一艘中国帆船。墨西哥历史学家所著《墨西哥史话》第七页记述:“在一千四百年以前,曾有一艘中国帆船驶抵墨西哥亚加布哥港。”《佛国记》云,东晋安帝隆安三年(公元三九九年),为寻求经律与慧景等五比丘由长安出发,经天竺、锡兰等于东晋安帝郸熙八年(公元四一二年),因大风而飘流至耶奖提国,即今墨西哥之亚加布谷。达先生认为,此乃铁证。

 

史料记载,法显和尚为平阳郡武阳人(今山西省襄垣县或临汾市西南),成帝咸和元年(公元334),显有三兄,皆幼年先后夭亡,其父恐祸及显,三岁便放出家。居家则病,送寺则愈。十岁遭父忧,叔父以其母寡独不立,逼使还俗。显曰:“本不以有父出家也,正俗远尘离俗,故入道耳”其叔父善其言乃止。顷之母丧,至性过人,莽事既毕,仍然还寺。一日,众沙弥数与数十人于田中割谷,一群饥民来抢谷,诸沙弥都跑了,唯独法显留下来对饥民说,要使谷可随意取,但今日你们的饥饿正由于过去不布施行善,今天又抢寺他人,恐来世更残,我为你们着想才留下讲这些话。法显说完就回去了,众饥民丢下所抢谷走去了。众僧数百人莫不叹服。法显二十岁受大戒,志行明洁,仪轨整肃,常慨佛教经律舛阙,誓志寻求。

 

法显出海时已六十五岁,不因老而却步,壮志弥坚,奋发西游。由陆路而往,从海道而返,所到三十六国。沿途寻圣迹,访名师,学习各国语言,宣传中国文化,历尽艰险,前后计十五年,是在外国留学最早最长的人。是最早从天竺(印度)大批取回经曲的人。法显回国后将亲历所见著《佛国记》。并与他人共同翻译经律经典。《佛国记》甚受西方学者重视,自清代传至西方后,各国学者争相译注。

 

  达鑑三先生书中还引用多幅考古文物照片,如墨西哥赤美嘉人古时所用中国汉代三足陶器,纪念太阳神归萨克的金字塔、庙宇、神像……

 

卫聚贤先生书中考证了大量自东晋以后历史中中美洲交流的文字风俗、植物、器皿、祭器、刀币等。如首篇印考证论述了1865(清同治四年)秘鲁人瓜基CordedeGugui在秘鲁北部山洞发掘出的“老当山”神像,证实早在一千六百年前中美文化交流已经开始。还有关于自秦朝徐福及以后历代太乙、刘向等到美洲的传说;李白也在美洲吸过烟草,南瓜、蕃茄、落花生、驼鸟等由美洲传入……第二册《中国古代移民美洲》中有春秋时越国人范蠡部下将居东北及西伯利亚为鲜比族,又过伯令海峡,移居美洲。此册主要讲中美风俗交流及美洲土人系中国迁移者。第三册题为《中国人知道及到达美洲》。三册共十类三百多万字。二、三册未能出版,实属憾事。

 

  达先生、卫先生爱国之心、爱乡之心由此可见。原先生用意一为宣扬祖先之宏功伟迹,更为激励今人开拓探索奋斗。我想起数年前到甘肃农村,与众农友在田里攀谈,一老者见同去的有在美国教授者,即道:“美洲印第安人就是中国人!”其时我甚不以为然,今日想来,才理解老一辈之苦心。中华民族自古即有勇敢探险精神,后人不仅应该熟知,更应弘扬光大。

 

来源:中国山西网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山西省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