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走遍山西 | 寻根山西 | 晋商探秘 | 三晋风情 | 投资之窗 | 博客 /
当前位置:走遍山西 - 漫谈名山
侧写恒山去与来

    五岳中的北岳恒山,历史上曾有过究竟它在山西浑源还是在河北曲阳的争执与尴尬。明朝时,这种争执曾达到十分激烈的程度。皇帝要祭祀,一些人主张在此,而另一些人则偏说在彼。一时弄得一座赫赫北岳竟失去了准确的祭拜地理方位。


  类似于北岳恒山的这种无奈与尴尬,在五岳之中实在是独一无二的。而这种无奈与尴尬所经历的时间,事实上也并非始自于明朝。遍览史书记载,较权威的说法是从隋代以后就有了这样的怪现象。一边是山西浑源有山而无庙也无祭祀,另一边则是河北曲阳有庙有祭祀而无山。拿清朝乾隆二十八年(公元1763年)大同知府的话讲,祭祀五岳从来就是历代皇帝的大事,为什么东岳泰山、西岳华山、中岳嵩山与南岳衡山之祭都能就山而祀,而为什么北岳恒山之祭偏偏要放在远离浑源恒山主峰300余华里以外的河北曲阳去举行呢?这位大同知府如此大惊小怪当然有他的背景,那是因为早在他说此话之前103年的时候,也就是清顺治十七年(公元1660年),顺治皇帝业已明令诏告天下,令从此年开始正式再将北岳恒山之祭祀改回山西大同府浑源州进行。


  除了乾隆年间大同知府的大惊小怪,与他同时代的另外一痊朝廷官僚的话则讲得更为苛刻。他以为对北岳恒山的历史,清前之人应该都是一些“又乏博雅之才,或援引浮谬”者。这真有点站着说话不腰疼的神气。他只知道此时的大清已一统天下,塞外之地也尽属中原,而他哪里想到过,在有清以前的千余年间,浑源恒山一带多情况下常被来自北方少数民族政权的连事武力的威胁或是占领控制。虽然恒山还是恒山,但中原政权皇家祭祀恒山的地址却不得不另有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