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晋商文化
三晋风情
走遍山西
投资之窗
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纵横山西 -> 文章

介休候氏

02月23日13:45
华夏经纬网
 

    徐珂《清稗类钞》称,山西侯氏有资产七八百万两,是仅次于亢氏的大户。侯氏住介休县北贾村,原是南宋孝宗隆兴元年(1163)由陕西迁入。康熙时,家境尚一般,有十七世侯万瞻外出经商苏杭一带,专贩绸缎。万瞻生二子,长生祥,次生瑞。二子长大后,与父一起贩运绸缎。他们南贩北运,经过几十年的辛苦,获利颇丰,家业渐兴。到万瞻之孙侯兴域时,侯家已是外有商号数十处、内有大量房产土地的赫赫有名的财主了,介休人称“侯百万”。

 

    侯兴域,字蔚观,生于清乾隆年间,卒于嘉庆年间。他在继承祖业的基础上,又苦心经营,使侯氏财产达数百万两以上。侯兴域发展起来的商号,著名的有在平遥设的协泰蔚、厚长来、新泰永、新泰义、蔚盛长;在介休张兰镇设的义顺恒、中义永;在晋南运城设的六来信等。这些商号大多是杂货绸布茶庄和钱铺。兴域有子六,即泰来、恩来、庆来、迪来、章来、荣来。清嘉庆十三年(1808),侯兴域已年过花甲,便将其家产,除留一部分自己养老外,余皆分作六股,分给了六个儿子。不久,兴域故去。之后长子泰来、次子恩来相继去世,三子庆来成了家长,侯氏六门的生意皆委庆来掌管。

 

    侯庆来,又名培余,字笃斋,清嘉庆二十三年(1818)考中副榜,为人精明练达,颇有才干。他主持家政后,首先把在平遥开设的蔚盛长、协泰蔚、厚长来、新泰水商号都改为带有“蔚”字的蔚泰厚、蔚丰厚、蔚盛长商号。据说所以如此改名称,是因其父字蔚观,改为蔚字号是永志其父创业维艰、教育后辈永世不忘之意。道光初年,侯培余又适应市场变化,把蔚字号均改为票号,又经过其子侯荫昌的大力经营,业务飞速发展,使蔚字号成为国内著名的票号。

 

    侯培余在北贾村大兴土木,建筑宅院,新建房屋、过厅、书房,极尽富丽堂皇。在侯氏新建大厅上曾有名书法家徐润写的一副对联:

 

    读书好经商亦好学好便好

    创业难守成亦难知难不难

 

    侯培余只活了三十六岁,死后由其子侯荫昌总管侯家生意。因为侯培余是三门中人,人们习惯上称为“三宅”,堂名是“九如堂”。

 

    侯氏的商号以蔚泰厚实力最为雄厚,是侯氏各商号之首。蔚泰厚原是绸缎店,开设在平遥西街,和著名的日升昌票号邻近。侯氏见日升昌由颜料行改票号后生意兴隆,十分眼红,但经营票号苦于无熟练人手。恰巧日升昌票号副经理毛鸿(岁羽)与经理雷履泰不和,毛受排挤,侯氏便趁机把毛氏拉了过来,于道光十四年(1834)将蔚泰厚绸布庄改组为票号,聘毛氏出任总经理。毛氏感激侯财东知遇之恩,誓与日升昌票号决一雌雄,锐意经营,使蔚泰厚票号业务蒸蒸日上。是年,侯财东便将蔚字号的蔚丰厚、新泰厚、蔚盛长均改为票号,并委毛氏统为指导,除在蔚泰厚给毛氏顶人力股一俸外,又在新泰厚给毛氏顶人力股一俸。毛氏对此感激零涕,大有“鞠躬尽瘁”之意。毛氏又以“加官晋爵”之法从日升昌拉出两个熟悉业务的伙友,委以重任。后来侯氏又将天成亨布店改组为票号,形成侯氏的蔚字票号“五联号”。在毛氏的主持下,五联号业务突飞猛进,大获其利。据冀孔瑞《介休侯百万和蔚字号》一文称,在侯荫昌掌握蔚字号时期,各号资本如下:

 

    蔚泰厚:24万两

    蔚丰厚:10万两

    蔚盛长:12万两(后增至16万两,内含平遥王培兰资金)

    天成亨:16万两(后增至20万两)

    新泰厚:16万两

    蔚长厚:15万两.

 

    “蔚”字号在毛氏的大力经营下,六号拧成一股绳,到处揽生意,设置分庄,与日升昌相对抗。经过道光、咸丰、同治30多年的发展,声势日增,大有后来者居上之势。当时蔚字号在上海、苏州、杭州、宁波、厦门、福州、南昌、长沙、常德、汉口、沙市、济南、北京、天津、沈阳、哈尔滨、成都、重庆、兰州、肃州、西安、三原、迪化、广州、桂林、梧州、凉州、开封、周家口、道口、昆明、太原、运城、曲沃等地均设分在。

 

    侯荫昌之子从杰(1848——1908),也是位经商能手。据《侯从杰墓志》称:“君姓侯氏,讳从杰,字卓峰,……诰授通议大夫,赏戴花翎,郎中衔,光禄寺署正加四级附贡生。……世以权奇子母为业,委任志成,推心置腹,以信为主,虽支部几遍全省,千里一呼无不相应。庚子以后,海内商业大局岌岌,君独筹划周密,他商亦均取其法,偶有岔事,得君一言而解。”

 

    侯氏蔚字号的发展,除其经营有方外,另有一种愚弄人的手段。太平天国革命期间,蔚字号在东南各省的分庄因战争影响损失严重,致使平遥的票号发生挤兑现象,票号信用摇摇欲坠。在这关键时刻,侯氏用骡马车成队结伙,从介休北贾村向平遥的票号运送银两,应付挤兑局面。谁知浩浩荡荡的运银车辆中,有一部分银箱内装的不是银两,而是石头。侯氏用“瞒天过海”手段,渡过了挤兑风潮。

 

    侯氏自兴域后,泰来六兄弟虽是分立门户,但商业经营仍在一起。具体办法是各门在各号均有股分。如蔚泰厚光绪五年(1879)重立的合约中,共有股分十四点二个,除外姓六家的八点一个外,侯氏共有十六点一的股俸,其中合有的九点一个,长门零点七个,二门一个,三门一点五个,四门零点六个,五门二个,六门一点二个。这样,对各商号须有一人主持管理。侯氏各门的主持又向来由三门主持,即先后由培余、荫昌、从杰掌管。侯氏众兄弟因三门给各门管理商号,特别在各商号给三门另立空股,后来这份空股作为“侯氏宗词”开支,并拿出过一些收入作为地方公益开支。

 

    侯氏家大,商号又为其家族共有,家中没有总管,经理银钱,并规定各门花费限额。

 

    侯从杰去世后,由其妻王氏代管蔚字号商事,人称“侯四太太”。这时蔚字号已呈现江河日下之势。但侯家豪华奢侈之风仍旧。侯从杰的葬期用了6个月,开吊3天,统共花费银一万余两。侯荫昌的侄孙侯奎,是介休县赫赫有名的挥金如土的阔少爷。当时介休流传着这样的话:“介休有个三不管,侯奎灵哥二大王。”三不管中第一位就是侯奎,灵哥是介休大财东冀国定的长孙,二大王是郭寿先,是介休大财东郭可观的弟弟。这三人在平遥、介休一带仗着有钱有势,横行霸道,无人敢惹。他们平日声色犬马,竞奢斗富。一次侯奎在太谷某绸缎店里吃了一顿饭,饭后经理请他选购绸缎,侯奎一时兴起,当下便把该店绸缎全部买下。灵哥听说此事,也不示弱,恰巧有一钟表店主请他吃饭,饭后灵哥便把该店的钟表全部买下。每年 920日至3O日介休张兰镇兴办10天庙会,侯奎、灵哥都要带仆从车马来赶会。他们在会上以赛车赌输赢,一家是景泰兰十三太保车,一家是关东灰鼠里围出风车,驾车的骡马都是不惜重资购买的上等好骡马,以燃两寸香的时间为准,由张兰镇西门跑到东门,再返回。看热闹的人拥挤不堪,快马如飞,常有踩伤人的事故。二位阔少毫不理会,只顾自己取乐。他们还用钱票点火吃水烟斗富,看谁吃得快,烧得多。一张钱票是一千文,当时二十文买一斤面粉,一张钱票被烧掉就相当于没有了50斤白面。这种斗富方法,可谓极尽挥霍之能事了。侯奎只活了43岁。辛亥革命以后,侯氏各地商号接连被抢、被烧,纷纷倒闭。但侯家的太太少爷仍然过着养尊处优、腐化奢侈的生活。他们吸食鸦片,每餐必酒肉海味。经济来源断绝了,就坐吃山空,靠出卖财产过活。到抗战前夕,显赫一时的介休侯家末代子孙侯崇基已日不果腹。不久日军侵入山西,侯崇基终因烟瘾发作和冻饿而死。

 

 

摘自《晋商兴衰史》,山西古籍出版社,张正明著,1995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山西省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