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晋商文化
三晋风情
走遍山西
投资之窗
繁体
简体
  当前位置:首页 -> > -> 纵横山西 -> 文章

介休冀氏

02月23日13:46
华夏经纬网
 

    冀氏是宋代从山西临晋县迁入介休县邬城,后又迁人介休北辛武村。冀氏是大户,其“支派分出,丁口益众,梓里相逢,每难识别,兼以宦游远省者有人,服贾他乡者有人,又迁广平、迁湖北、迁陕西、迁北口”。冀氏约在乾隆时开始发迹,到冀氏十七世冀国定时期,冀氏商业已相当可观。《清稗类钞》称介休冀氏有资产银30万两。

 

    道光初,冀氏在湖北樊城、襄阳等地的商铺有7O多家,经营以当铺为主,次为油房、杂货铺,其中资本在10万两以上的商号有钟盛、增盛、世盛、恒盛、永盛当铺和平遥谦盛亨布庄。这时,冀氏有资产达300 万银两。但冀氏富后不愿露富,冀国定为掩饰其富,有对联云:处世无才惟守拙,容身有地不求宽。

 

    冀国定是冀氏单传,到国定年逾40岁时,又膝下无子,遂继娶四房马太夫人,后生以公等五子。国定去世后,因“诸子未更事”,内外造事皆由马太夫人经理。她“不出户庭,而大辔在手,综理精密”,丝毫不比国定逊色,据说平遥县开标利,如马太夫人不到,就开不了,因为不知她是放还是收。其经营才干由此可见。。据清人徐继畲《冀母马太夫人七十寿》载:

 

    “太夫人为诰赠资政大夫一斋冀公之继室,母家簪缨世胄,夙娴诗礼,赠公自祖父以上单传者七世,家称富有,而苦于襄助无人,自太夫人来归,乃准母家仪式相之,以立家规,赠公资业半在荆楚,又有在京师畿辅山左者,往来照料,井井有条,而家政则一委之太夫人。赠公自奉俭约,两岁恒杂粗粝。太夫人曰:此惜福之道也。然自奉宜薄,待人不厌其厚。即擅素封之名义,所当为不宜居人后。赠公深以为然,故指囤赠舟之事,不一而足。会垣修贡院,首捐万金,族戚邻里之待以举火者,无虑数十百家,皆太夫人赠助成之。赠公既逝,太夫人以诸于未更事,内外诸事悉自经理。南北贸易经商字号凡数十处,伙归呈单薄稍有罅漏,即为指出,无不咋舌骇服。不出户庭,而大辔在手。综理精密,不减赠公在时。又待伙极厚,故人皆乐为尽力。……太夫人男子五,有己出,有庶出,抚之如一,教文如一。诸子虽得高爵,而躬躬修敕不敢以裘马耀乡闾,供客极丰腆,而家中两餐仍俭素。曰:惜福则福自长也。故诸子生富家而能饱粗粝。”

 

    大约在咸丰六七年间,马大夫人曾为五个儿子分家各立门户,从此冀家有“五信堂”之称。冀氏所经营的商业,除平遥谦盛亨布庄(后改为票号)归五堂共有外,其余均分给各门,加上他们在分家后又新设的商号,各门的情况是:

 

    以公(悦信堂):析产分到增盛、广盛当铺,之后在直隶大名府又设当铺、颜料庄数家,在介休张兰镇设悦盛昌、悦来号钱庄,又在湖北通过当铺放帐兼并了部分土地。

 

    以廉(笃信堂):析产分到钟盛、益盛当铺,后在介休张兰镇又设谦盛晋钱庄、平遥县宝兴成绸缎庄。

 

    以中(立信堂):析产分到恒盛、文盛当铺,后在介休张兰镇又设恒盛茂商号。

 

    以和(敦信堂):析产分到永盛、星盛当铺,后在湖北樊城又设鼎顺、永顺二当铺,在北京设仁盛当铺,在库伦(乌兰巴托)、喇嘛庙和张家口等地设恒顺发等皮毛商号,又在介休万户堡购买土地二顷多,在洪山购买水地一顷多。

 

    以正(有容堂):因同马太夫人在一起,析产只分到世盛当铺,另有现银10万两,后在祁县设天聚和茶庄。以正是秀才,据说为考举方便,在平遥设其德昌票号(兼营布匹),在太原设其昌水绸缎庄,在晋祠设其世昌、其昌泰杂货庄,号称“四杆旗(其)”,并在晋祠购稻田四顷。

 

    “五倍堂”除在外地购买土地外,在原籍本村共有土地30多顷,占全村土地的三分之一。光绪初年,以廉、以中各以银30万两建大宅院,以正用银10余万两购北辛武村破产财主“阎百万”房舍,以和用银10多万两新建房舍和花园,只有以正留住原宅。冀氏房室装满富丽堂皇,十分讲究,又在北辛武村开设杂货、肉、药、当铺,以方便其生活需要。

 

    冀氏十九世灵哥是冀氏家族中的纨绔子弟。前述介休民间流传的说法:“介休有个三不管,侯奎灵哥二大王。”灵哥是冀以公的长子,名惟聪,灵哥是乳名。他自幼娇生惯养,长大后奢侈浪费,挥金如土。介休县张兰镇逢农历九月二十日有庙会,灵哥与介体二大王(郭可观)各养一戏班,比赛哪个戏班的戏演得好。灵哥又与北贾村侯奎比赛跑马车,压死人后,行贿地方官吏,竟逍遥法外。

 

    冀氏商业从咸丰时起已因战争遭受损失。太平天国战争爆发,冀氏“商号之遭兵燹十余家,资已去大半”。马太夫人从湘南两湖调回山西现银五六十万,资本向北方转移,并在天津设立当铺。这时“晋省捐输之议亦起”,冀氏“接连六七次,计前后捐输凡数十万金。”第二次鸦片战争期间,冀氏在北京的“海淀字号被焚掠者四,山左直隶诸字号资本亦大半被焚掠,较之以前家资不及十之二三”。光绪二十六年(1900)庚子事变,冀氏在天津、北京的当铺被抢掠烧毁,平遥县、介休县张兰镇的谦盛亨票号、谦盛钱庄发生倒账,损失银 150万两,冀氏商业从此衰败。冀氏到光绪时,人丁稀缺,庚子事变前“五信堂”只有冀以和一人在世。庚子事变后,男子只有惟清,女性只有惟聪小女儿马奶子在世。冀氏商业衰落后,由他俩代表各处清理债务。他俩又邀请张兰镇贾退安协助。并公告大家称:“庚子年后,民家生意,四处损失,无法清理。协同债权,邀请张兰贾退安先生。破产还债,以清各处财源。止利归本,分期归还。”

 

 

摘自《晋商兴衰史》,山西古籍出版社,张正明著,1995

发表感言
 
主办单位:山西省台湾事务办公室
华夏经纬网络信息中心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