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古今杂谈
司马光砸的是个什么“缸”?
华夏经纬网   2019-04-29 10:32:43   
字号:

故宫太平缸

汉代陶瓮

    “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家喻户晓,因为太过耳熟能详,人们往往忽视了其中的一些疑点。近年来,有学者从缸的器形和制作工艺等方面对“司马光砸缸”提出质疑,认为司马光砸的应该不是“缸”。那么事实真相又是如何呢?

    宋代水缸难以溺死孩童

    缸是我国古代常见的容器,它下窄上宽,敞口,体积有大有小。小的缸多为文房用具,置于室内;大的缸多为水缸,常摆放于庭院中央。古代水缸的主要用途是汲水、灭火,水缸里还可以养鱼、养花,这也是中式园林的一道别样景致。

    老水缸存世量很大,比如著名的山西乔家大院,院落里大水缸随处可见;在号称中原第一宅的河南马氏庄园里,同样摆着数口盛满水的大缸;在明清两朝皇帝居住的紫禁城里,水缸就更多了,足足有308个。

    提起水缸,人们很容易联想到“司马光砸缸”。现代人大多没使用过水缸,在人们的想象中,水缸应该是比较巨大的,所以才会导致孩童溺水。那么古代的水缸究竟有多大呢?以故宫的“太平缸”为例(这种水缸又称“门海”),其口径为1.6米,高为1.2米。在明清中原地区的水缸中,“太平缸”算是比较深了,其他大多数水缸深度尚不足1米,孩童即便落入其中,也很容易够到缸沿爬出来,而不会溺水。

    “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发生在宋代,据考古发现,宋代水缸的高度多在1米以下,比如杭州白马巷南宋制药作坊旧址出土的水缸,口径为1米,深为0.8米;而宋代陶瓷窑址出土的水缸口径普遍在50厘米左右,高度也在50厘米左右。由此看来,北宋庭院中水缸溺死孩童的可能性并不大。

    至于古代水缸为什么不高,原因其实很简单,就是为了方便人们取水。此外,较矮的器形便于拉坯,在烧造时也更容易成形。

    砸的是“瓮”不是“缸”

    “司马光砸缸”的故事虽广为流传,但“缸”的深度并不足以溺死孩童,这一点引也得到马未都等学者的认可。如果“司马光救人”的故事是真的,那又是什么导致了危险发生呢?有学者经过考证,发现了“司马光救人”故事的另一个版本。

    北宋诗僧惠洪著有《冷斋夜话》,内容为论诗,间杂传闻琐事。书中卷三之“活人手段”中提道:“司马温公童稚时,与群儿戏于庭。庭有大瓮,一儿偶堕瓮水中,群儿哗然弃去。公即以石击瓮,水因穴而进出,儿得不死。盖其活人手段已见于龆龀(即儿童)中,至今京、洛间多为《小儿击瓮图》。”这是此故事迄今所见最早的版本,内容与现代流行的版本大致相同,唯一不同的是,司马光砸的不是“缸”,而是“瓮”。

    瓮是个什么东西呢?据了解,瓮与缸的器形有些相似,缸壁呈坡形,底部到缸口逐渐张开;而瓮一般是大肚,瓮壁呈一定弧度。简单来说,缸口一般是向外敞开的,而瓮口则是向内收敛的。瓮的形状特殊,动物放在其中不会轻易逃出,所以古人还用它来养蛇。

    如果司马光砸的是“瓮”,那么故事里的情形就不难理解了:孩童失足落入盛满水的瓮里,由于瓮的器形呈一定弧度,且器口较小,孩童在水中慌乱挣扎时接连触壁,无法找到出口,眼看就要溺水。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司马光以石头砸破瓮壁,救出孩童。据了解,在后来的一些史料中,也有“司马光砸瓮”的说法,由此看来司马光砸的确实是“瓮”而不是“缸”。

    那么“司马光砸缸”的故事又从何而来呢?据考证,“砸缸”一说出现于清朝,例如清光绪三十一年十月出版的《最新初等小学国文教科书》第二册中就有:“温公(司马光)俯取石,急击缸。缸破水流,儿不得死”这样的文字。民国时期,各种白话版本与童谣版本纷沓而至,“司马光砸缸”的故事也逐渐被描述得绘声绘色,并单列出来成为儿童启蒙的必读之物。

    对于“司马光砸缸”一说流行的原因,有学者认为这是为了方便学生阅读。很明显“司马光砸缸”比“司马光砸瓮”更合仄押韵。

    品赏古代珍贵瓮器

    在古人眼里,瓮与缸的区别还是比较明显的。从使用方法上看,缸与瓮虽然都可以用来盛水,但缸偏向于陈设,瓮更偏向于厨具。从材质上看,陶器在发展的过程中逐渐被更加坚固的石质以及金属器具取代,而瓮却一直保持着陶器的本色。有个成语叫“瓮牖绳枢”,就是说拿破损的瓮做窗户,形容家里穷,可见瓮是古代百姓生活里常见的器皿。

    瓮早在新石器时代就已出现。1950年,甘肃临夏积石山县三坪村出土了一件彩陶瓮,其精美绝伦的造型和图案,引得无数参观者惊叹,被誉为中国的“彩陶王”,列为国家一级保护文物,现藏于中国历史博物馆。这件彩陶瓮属马家窑文化的彩陶代表作,被命名为马家窑文化旋涡纹彩陶瓮。瓮高约46厘米,口沿有4只提耳,平口、短颈、阔肩,腹部逐渐下收,平底,系泥制红陶。陶器外壁用黑彩绘出上、中、下三层纹饰,上层为花卉纹,中层为旋涡纹,下层为水波纹。上层的花卉纹和下层的水波纹,纹带均窄;中层的旋涡纹纹带最宽,是主体花纹。彩陶瓮通体共有4个波浪式大旋涡纹,每个大旋涡纹都围绕其中一个点旋转,这说明早在新石器时代晚期,先民们就有了等分的数学概念。

    古代瓮的存世量很大,但先秦瓮比较少见,比如现藏于温州市东瓯国历史陈列馆的战国印纹硬陶瓮,高约52厘米,口径24.9厘米,底径21.7厘米,保存完整。此器侈口、卷沿、短颈、圆肩、深腹,腹下敛收,平底。瓮颈部拍印斜方格纹,间饰篦划纹,纹饰较模糊;器身遍饰斜方格纹、回字形方格纹和米格纹,间饰篦划纹,纹饰清晰;肩部塑贴对称锚形附加堆纹。瓮材质为夹砂红陶,胎质坚硬,器形硕大,制作规整,装饰繁密,是南方地区较少见的战国大型陶容器。

    “司马光砸缸”虽与事实有所出入,但仍不失为一则好故事。了解了“缸”和“瓮”的区别,下回您和孩子讲这个故事时,可讲的内容就更丰富了。 (宗合)

来源:西安晚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古人如何读书?匡衡凿壁借光 祖莹“以昼继夜”
·谷雨“吃春”:古人的香椿情怀
·揭秘海昏侯刘贺:头脑不甚灵光 曾患有风湿病?
·书圣隐金庭,后裔自成村
·揭秘素纱襌衣:2200年前穿透纱的女子经历了什么
·崔护桃花诗后
·谁拨转了盛唐书法(下)
·收藏的境界
·绍兴的诗酒风流与不绝文脉
·一件“六榕”碑拓 几许学士光阴
·寒食节和清明节:中华民族的传统文化不能丢
·清明物候 沾衣欲湿杏花雨
·即使身为帝王,唯有与自己和解,才能“都挺好”
·广州镇海楼上的明代铁炮见证了历史风云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中国国家博物馆
·“考古中国”发布两项重要考古成果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甘肃省博物馆
·盘点2019年7月文化关键词
·《故宫里的博物学》:120种奇珍异兽集体“
·中国发现亚洲首例霸王龙足迹
文化视野
  更多
·2019南国书香节:闻书香 赏岭南文化魅力
·2019上海书展:书香浸润满申城
·《长安十二时辰》刮唐风 展现传统文化之美
·聚焦第29届全国图书交易博览会
·《哪吒》:见证中国动画电影高光时刻
·第三十届香港书展:聚焦科幻推理文学
文化365
   
·立秋里的仪式感:今天你“啃秋”了没?
·“大暑”中的古人风雅:饮酒赏荷 暑月游船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7月12日“入伏”,今年“三伏天”40天
·端午风物志:中华气节 古韵悠长
编辑推荐
 
·苏轼传世真迹长春展出 受墨客热情追捧
·第十六届上海书展——让阅读浸润整座城
·2019南国书香节开幕 文化题材及非遗展示受
·《哪吒》衍生品盗版猖獗 电影全产业链如何
·从“西游”“还珠”到“十二时辰”——暑期
·清代沉船古瓷入藏国博
·“博物馆之夜”探索地球奥秘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人世间,有一个梁晓声
导演汪俊:《小欢喜》写妈妈是因为可以撒开
上海科博会下周五开幕
鹿晗也拯救不了《上海堡垒》 “鲜肉”电影
导演饺子:做《哪吒》没别的,就是死磕
“24小时影院”精彩“看点”多
《小别离》后鲁引弓再写《小舍得》
宋庆龄与孙中山
天堂电影院
“成人漫画”遭遇儿童不宜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