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国学经典
《聊斋志异》中的“夜半女子”为何都是美人?
华夏经纬网   2017-01-24 09:55:17   
字号:



资料图片

  ■灯前月下的女性往往给人以“美”的影像。这种“美”属于“朦胧美”。《聊斋志异》 叙述的大多是灯前月下的“夜间”故事,给人以烟云般模糊感。因而,作者笔下的女性多是美的,便不足为怪了

  ■《聊斋志异》善于通过写男性之“狂气”,影写女性“娇韵”之美。按照古代礼法,男子狂放地看女性是“犯规”的,但《聊斋志异》中的男子并不管那一套。这种“狂顾”的失态表现,源自美的吸引力

  聊斋世界,除了借写林氏、吕无病、乔女等为数不多的丑女以表达“心之所好,原不在妍媸”哲理之外,蒲松龄笔下的女性大多美艳绝伦。读者喜欢阅读《聊斋志异》,不少是为了满足爱美之心; 有的观众乐于观看《聊斋志异》改编的影视剧,也有奔着养眼的美女演员而去的。因此,总结《聊斋志异》写女性之美的经验,探讨作者传达这些人物之美的奥秘,是一个历久弥新的话题。

  灯前月下:

  烘托朦胧美的时空布设

  现实生活中,女性不可能都是美的。据此有人可能会问,《聊斋志异》是否违背了社会常态、生活逻辑?答案是否定的。

  我们可以先借“马上识将军,灯下(月下)看美人”这句俗语阐释。这句人们耳熟能详的俗语流行很广,古代小说时常应用或化用之。例如,《型世言》第二十七回说:“天下最好看的妇人,是月下、灯下、帘下,朦朦胧胧,十分的美人,有十二分。”《封神演义》第二十六回写道:“灯火之下看佳人,比白日更胜十倍。”这些都在表明一个道理,灯前月下的女性往往给人以“美”的影像。这种“美”属于“朦胧美”。

  《聊斋志异》叙述的大多是灯前月下的“夜间”故事,经常以虚拟的笔墨显示女性容貌的朦胧美,给人以烟云般模糊感。因而,作者笔下的女性多是美的,便不足为怪了。

  例如,《青凤》从男主人公耿生的眼中写女主人公首次露面,为此设置的背景是“巨烛双烧,其明如昼”。若漆黑一团,伸手不见五指,那“审顾之,弱态生娇,秋波流慧,人间无其丽也”的视觉效果就不会产生。对青凤的再次出现,作者依然从耿生的视觉来写,且同样没有忽视“烛光”布设:“俄闻履声细碎,有烛光自房中出。视之,则青凤也。”

  再如,《鲁公女》 也从男主人公张于旦的视角出发写女主人公的出场:“一夕,挑灯夜读,忽举首,则女子含笑立灯下。”在此,强调了男性夜读的“挑灯”、女性出场之“立灯下”。

  又如,《白秋练》写女主人公的出场也不例外:“日既暮,媪与一婢扶女郎至,展衣卧诸榻上。向生曰:‘人病至此,莫高枕作无事者!’遂去。生初闻而惊;移灯视女,则病态含娇,秋波自流。略致讯诘,嫣然微笑。”白秋练被人扶出后,其“病态含娇,秋波自流”之视觉效果,缘于男主人公“移灯”映照。

  还有,《伍秋月》写女主人公先是在男主人公的幻梦中三番五次地出现,致使他“心大异,不敢息烛”;又一次“梦女复来”时,王生“急开目,则少女如仙,俨然犹在抱也”。梦想成真的视觉效果,离不开“不敢息烛”那一笔的点染。这整个过程中,作者反复渲染月光,其中“仿佛艳绝”就是远距离月下人物的视觉效果。

  此外,《章阿端》写戚生对章阿端的印象是“对烛如仙”;《阿霞》通过景生“挑灯审视”传达出的阿霞形象是“丰韵殊绝”;《花姑子》写安幼舆眼中的花姑子“芳容韶齿,殆类天仙”,这种视觉效果的获得借助了“叟挑灯促坐”的光亮;《红玉》开篇用极为经济的笔墨,勾勒出女主人公的音容笑貌:“一夜,相如坐月下,忽见东邻女自墙上来窥。视之,美;近之,微笑;招以手,不来亦不去。”这里面,若没有“月下”时空的交代,“美”将无从说起。

  “妾见犹怜”:

  从他者反应看对象之美

  “互笔”是冯镇峦在评《聊斋志异》时所用的一个词,指的是借助人物与人物之间的互动关系写人。在谢赫《古画品录》那里,顾恺之的“神”被分解成“气”与“韵”两个概念,所谓“气韵生动”是也。关于二者关联和区分,徐复观指出:“所谓气,实指的是表现在作品中的阳刚之美。而所谓韵,则实指的是表现在作品中的阴柔之美。”

  《聊斋志异》善于通过写男性之“狂气”,影写女性“娇韵”之美。按照古代礼法,男子狂放地看女性是“犯规”的,但《聊斋志异》中的男子并不管那一套。《细侯》中的满生面对“妖姿婉妙”的细侯,“不觉目注发狂”;《邵九娘》中的柴廷宾见到邵九娘“光彩溢目”,也情不自禁地“狂顾”;《婴宁》中的王子服在发现游女群中的婴宁“容华绝代”,便“注目不移”“目灼灼似贼”。

  《青凤》写“狂放不羁”之士耿去病夜间独登旷废已久、时有怪异的楼舍,直至闯入狐妖闺闼。面对狐叟的叱问,他竟理直气壮地自报家门:“我狂生耿去病,主人之从子耳。”狐叟只好以礼相待,席间耿生侃侃而谈,开怀豪饮。尤其是,耿去病一看见青凤“弱态生娇,秋波流慧,人间无其丽也”,顿生爱意,盯着她看,看得人家都不好意思地低下了头。耿去病随后“狂不可支”,拍案大喊:“得妇如此,南面王不易也!”意思是,若能得到这样的佳人,当皇帝也不换。这种表白背后的青凤之美,可想而知。

  试问:这些“名士”身份的男性为什么会如此疯狂?是否有失身份?借用五代牛希济《临江仙》中的两句话来说就是:“须知狂客,拼死为红颜。”面对美女,狂生这种本能的反应,本是爱美悦色的人情之常,但在被各种清规戒律异化了的人们眼中,这种人之常情反而被说成“狂气”。现在我们理解,这种“狂顾”的失态表现,源自美的吸引力。

  除了通过写异性反应,烘托女性之美,《聊斋志异》 还善于通过写同性反应突显所写对象之美。《莲香》有这么一句狐女莲香赞美女鬼李氏的话:“袅娜如此,妾见犹怜,何况男子。”《巧娘》 也有这样一句:“此即吾家小主妇耶?我见犹怜,何怪公子魂思而梦绕之。”无论“妾见犹怜”还是“我见犹怜”,都是在夸说女子极其美丽温柔,即使同性别的竞争对手也生出喜爱之心。这个经典句法出自虞通之《妒记》所载,大将桓温之妻被其妾李势女之美感化的故事。

  这种文本创意,还可变通。例如,《聂小倩》 写老媪夸小倩:“小娘子端好是画中人,遮莫老身是男子,也被摄魂去。它这属于另一种衬托性笔墨。”

  “嫣然一笑”:

  对女性“娇韵”的瞬间捕捉

  《聊斋志异》写女性之美,善于捕捉“嫣然含笑”“俯首拈带”等“包孕性瞬间”予以传达。所谓“包孕性瞬间”,也可理解为“最富有包孕性的顷刻”。这种瞬间的艺术,是德国美学家莱辛在《拉奥孔》中提出的一个影响深远的美学观念。

  例如,《小翠》写小翠“嫣然展笑,真仙品也”;《胡四姐》写胡四姐“嫣然含笑,媚丽欲绝”;《花姑子》写花姑子“嫣然含笑,殊不羞涩”;《白秋练》写白秋练“病态含娇,秋波自流。略致讯诘,嫣然微笑”;《侠女》写侠女“忽回首,嫣然而笑”。

  在《连城》中,更是索性以“嫣然一笑”立意,淋漓尽致地叙述了乔生为连城的倾城一笑死而无憾的情景。生告媪曰:“为知己者死,不以色也。诚恐连城未必真知我,但得真知我,不谐何害?”媪代女郎矢诚自剖。生曰:“果尔,相逢时当为我一笑,死无憾!”媪既去。逾数日生偶出,遇女自叔氏归,睨之,女秋波转顾,启齿嫣然。生大喜曰:“连城真知我者!”在此,乔生表示甘愿为连城之“嫣然一笑”牺牲生命;而连城在被逼嫁给盐商的途中,果真对乔生“秋波转顾,启齿嫣然”。后来两人共赴黄泉,演出一场可歌可泣的生死之恋。篇末“异史氏曰”感叹:“一笑之知,许之以身,世人或议其痴。彼田横五百人,岂尽愚哉!此知希之贵,贤豪所以感结而不能自已也。顾茫茫海内,遂使锦绣才人,仅倾心于蛾眉一笑也。悲乎!”

  女性的“笑”如此珍贵,价值连城,千金难买。宋代贺铸《木兰花》那首词:“嫣然何啻千金价,意远态闲难入画。”意思是说,“嫣然一笑”千金难买,又难以投放于绘画。《聊斋志异》的口径,似乎由此脱化而出。

  在《婴宁》中,作者赋予其倍加喜欢的“我婴宁”这样的品格:“善笑,禁之亦不可止。然笑处嫣然,狂而不损其媚,人皆乐之。”如此看来,《聊斋志异》乐于以“嫣然一笑”写令男性神往的女性媚态。与此相仿的用词用语,还有“俯首微笑”。《胡四姐》中写道:“四姐惟手引绣带,俯首而已。”《连琐》 中写道:“女俯首笑曰:‘狂生太罗唣矣!’”《白于玉》中写道:“女拾杯含笑,俯首细语云:‘冷如鬼手馨,强来捉人臂。’”《小翠》中写道:“夫人往责女,女俯首微笑。”《白秋练》中写道:“邀女去,女俯首不语。”《王桂庵》中写道:“女似解其为己者,略举首一斜瞬之,俯首绣如故。”《粉蝶》中写道:“阳心动,微挑之;婢俯首含笑。”这种笔墨远承古代诗词关于女性“低头”之类的娇羞描写,近师《金瓶梅》所写潘金莲等女性之“低头微笑”。只是它传达的是充满韵味的女性娇态,而不是《金瓶梅》中人物的淫姿浪态。

  总之,《聊斋志异》 所写的女性之美,的确令人心驰神往。朱光潜在《谈美》中曾坦然承认:“我在读了《聊斋》之后,就很难免地爱上了那些夜半美女。”(李桂奎)

  (作者为上海财经大学人文学院教授)

来源:解放日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冯其庸:《红楼梦》最了不起的是什么
·学者找到新证:有明诗暗指《金瓶梅》作者是孔天胤
·明朝人已使用椰瓢 《水浒传》一把椰瓢智取了生辰纲
·南京一教授发现《三国演义》部分情节地理方位混乱
·探究:白龙马是西海龙王亲生的吗?
·曹操的陵墓外面为什么画上关羽的肖像?
·女儿国真的存在吗?
·唐僧的胡人弟子石槃陀:从“胡僧”到“猢狲”
·太白金星是颗什么星?
·托搭天王为什么会收老鼠精做女儿? 要从他原型说起
·唐僧和哈姆雷特之间,隔着一个乌鸡国太子
·吃了唐僧九回的人是他!揭沙和尚被贬流沙河前经历
·《周易》传递了怎样的生活之道
·汤显祖《牡丹亭》中杜丽娘的生存场域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苏州博物馆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山东博物馆
·盘点2019年6月文化关键词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七十五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七十四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七十三章
文化365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7月12日“入伏”,今年“三伏天”40天
·端午风物志:中华气节 古韵悠长
·二十四节气里为啥有小满没“大满”?
编辑推荐
 
·观众可零距离“触摸”文物
·良渚珍品亮相故宫 展览将持续到10月20日
·博物馆开夜场如何能双赢?
·833件文物讲述“天下龙泉”
·西藏布达拉宫珍宝馆将闭馆改造 暂不影响游
·2019儿童戏剧嘉年华在京开幕
·世界遗产大会落幕 新增29处世界遗产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数字故宫再升级 第十款APP“紫禁城60
“24小时影院”精彩“看点”多
近20个国家和地区国际友人齐聚河北衡水中
《三体》在日本火了!一周加印10次 名人
良渚古城遗址公园开园人气火爆
第十三届全国美展进入评选阶段
叫停!中国演出行业协会戏曲演艺委员会进行
天堂电影院
罕见红军纸币现身常州
“成人漫画”遭遇儿童不宜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