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国学经典
细节的芳香——品味《红楼梦》
华夏经纬网   2018-07-06 14:13:59   
字号:

  西方经典说,文学是一朵金蔷薇,由无数的金子碎屑合成。

  《红楼梦》无疑是中国文学的“金蔷薇”,而细节正是形成金蔷薇的那些碎金屑。它庞大丰富的内容,都是通过细节来表达的。

  当一个人要告诉另一个人:《红楼梦》这书好在哪里,为什么会百读不厌,书里的人物如何使人感动,作者的意图怎样含蓄、巧妙地传达……就要带着那另一个人去领略细节,回味对话,感受心灵的悸动。

  就像一座大观园,须要开门后一处处走来,一亭一院进去,一草一木赏过,才能知道这园子如何精美,如何曲径通幽。

  没有得到细节的滋润,就闻不到名著的芳香。

  乞红梅 悯妙玉

  妙玉是一位佳人型的女尼。

  第五十回《暖香坞雅制春灯谜 芦雪庵争联即景诗》,冬天赏雪,因宝玉联句落第,李纨罚他去栊翠庵向妙玉讨一枝红梅。“宝玉忙吃一杯,冒雪而去。李纨命人好好跟着。黛玉忙拦说:‘不必,有了人反不得了。’李纨点头说:‘是。’”可见妙玉对宝玉“独厚”之意,众人尽自会意。然而中间并无多少铺垫。某日那妙玉在惜春处下棋,见宝公子来,便红了脸。只写到此为止。

  《红楼梦》书中人物的可爱之处就在于:能“容情”。大观园中的小姐们芳心剔透,无所不觉,但恻隐暗怀。能不点破时,尽量不点破。即使李纨说妙玉“为人可厌”,却也没有嘲笑她“对宝玉独厚”这一点。黛玉的话中也含有关爱。这其实是中国古人的一种做人原则,也是美学法则。所谓温柔敦厚,温文尔雅者,自《诗经》始。眼睛干净,见“有”若“无”,乃真佳人。

  这与袭人那种“无”中看“有”,无中生有,并用一些无凭据的话去进谗于王夫人的品性相悖,故袭人不能算佳人。

  贾家仆人介绍妙玉时,说她“祖上也是读书仕宦之家”“文墨也极通……模样又极好”。昨天的妙玉曾是今日的众千金,而明天的她们又焉知不会成为另一个妙玉呢?惜春后来的命运果然如此。所以,众人对妙玉,多有惺惺相惜之意。

  书中没有描写大雪满山时,宝二爷与妙玉二人,在雪中摘梅相赠时如何相对的情形。想那妙玉见宝玉来讨梅花,必是亲到梅树下选择。一番交往,是为奇缘。但见一会儿,宝玉便擎了一枝极丰美的梅枝归来。这边李纨已经准备了美女耸肩瓶,贮了水准备插梅。接下来,宝玉所作红梅诗,则句句是对妙玉孤身清冷的赞美与怜惜:“不求大士瓶中露,为乞嫦娥槛外梅。”

  那观音菩萨的杨枝露,不排除有男女云雨甘露的意思。而对于这些,妙玉已经无可求。独居于广寒宫内的嫦娥,才是妙玉的写照。嫦娥是中国传统文化中一个美丽超凡、寂寞无边的形象。宝玉用此典表现了对妙玉命运的理解。

  事隔经年,宝玉过生日时,意外地接到妙玉祝贺的帖子:“槛外人妙玉恭肃遥叩芳辰。”他心中暗自称奇,颇有受宠若惊之感。记住别人的生日,送来祝贺,对于俗人尚且是一种亲近之举;而对于一个庵中的出家女尼,则更有芳心独诉之嫌。何况这被贺者又是一个满园春色的年少貌俊的公子哥儿。怡红院中花团锦簇的生日宴,妙玉去不了。只能是在她那山高月小的栊翠庵修行房中,写下这言犹未尽的帖子。

  宝玉对这一张突兀的帖子,会采取什么举动?万一在姐妹们中被随意取笑,遇上口角尖刻的,不免要受些嘲弄,亦无人保护,岂不是自讨无趣?但妙玉还是投了这张帖子。在寂寞的青灯古佛下,她已将宝玉引以为知音。也许在雪里赠梅时,二人曾有过面对面的私下交流?不过宝玉的性灵,还在于他有着不必口舌相告、自然便能意会青年女性的万般细腻。投帖与赠梅,成为妙玉清寂人生中的一段插曲、一个点缀。

  宝玉请教于曾与妙玉作邻的岫烟,她引出了妙玉所喜爱的诗句:“纵有千年铁门槛,终须一个土馒头。”借岫烟之口,讲出妙玉崇尚庄子,率性而为、不随俗的天性。宝玉遂以“槛内人”之名回帖。以“槛”为界,表达出双方那种欲近却远的心情。宝玉的爱护谨慎,表现了曹雪芹对于妙玉处境的深切理解和同情。册子上说她是“欲洁何曾洁,云空未必空”,这段判词不应看作是对妙玉的讽刺,而是对她这种边缘处境、迷惘情怀的担心牵挂。而除了能够替妙玉冲洗一下被刘姥姥弄脏的地面,宝玉实际上不能为她做得更多。

  现代社会心理学认为,人皆有“气息之别”,人与人之间的差别,是一种文化气息,难以消除。妙玉曾经主动邀请黛玉宝钗品茶。中秋月夜,湘云与黛玉联诗时,妙玉从山石后转出来喝彩,请两人到庵中烹茶续句,表现出她那“求其友声”的愿望。我们看待妙玉应该如正常青春少女。其受压抑尤深,何必责备求全?判词末二句说妙玉:“可怜金玉质,终陷淖泥中。”妙玉既依托权门,贾府败落,千金们落花飘泥,为娼尚且有之,何况一妙尼?后四十回写到妙玉被强盗轻薄一节,实在令人不忍。

  宝黛恋情遭到反对了吗

  第五十四回《史太君破陈腐旧套 王熙凤效戏彩斑衣》,史太君借听书说戏,痛斥当时说书人讲“才子佳人”故事的滥套:

  这些书就是一套子,左不过是些佳人才子,最没趣儿。把人家女儿说的这么坏,还说是佳人,编的连影儿也没有了。开口都是书香门第,父亲不是尚书就是宰相。生一个小姐必是爱如珍宝。这小姐必是通文知礼,无所不晓,竟是个绝代佳人,只一见了一个清俊男人,不管是亲是友,便想起终身大事来,父母也忘了,书礼也忘了,鬼不成鬼,贼不成贼,那一点儿是佳人?便是满腹文章,做出这些事来,也算不得是佳人了。比如一个男人家,满腹的文章去做贼,难道那王法看他是个才子,就不入贼情一案不成?可知那编书的是自己塞了自己的嘴。

  有些评论者认为,贾母在这里是在指桑骂槐地说黛玉与宝玉,表明这位老祖宗将来不会支持宝黛结合的态度。

  把史太君想得如此简单泼辣的,是没有读透《红楼梦》,也没有书香人家的生活经验的人。进了荣国府,就算是刘姥姥,也学会了说话含蓄,何况史太君作为两府至尊,素重人伦。

  这其实是曹雪芹借贾母之口,对那些说书人“佳人才子”套路痛加批评。那个时代的流行文化也存在商业化的滥觞。老太太的文化品位与鉴赏眼光,出自世家积淀。

  撤过残席,一大家人挪进暖阁后,贾母便说:“都别拘礼,听我分派你们就坐才好。”说着,便让薛夫人、李纨正面上坐,自己西向坐了,叫宝琴、黛玉、湘云三人皆紧依左右坐下。向宝玉说:“你挨着你太太。”于是邢夫人、王夫人之中夹着宝玉,宝钗等姐妹在西边。

  在上一回《宁国府除夕祭宗祠 荣国府元宵开夜宴》的宴席中,贾母也是让宝琴、黛玉、湘云与自己同席的。

  贾母最爱怜这三位女孩子。宝琴失母,黛玉、湘云都是孤儿,她们三位在姐妹中是个性清新、风韵深厚的。

  这晚到放烟火时,黛玉禀气虚弱,不禁“劈拍”之声,贾母使搂她在怀内。如此娇弱的外孙女儿,如此呵护的外祖母,怎么可能那样当着众人含沙射影地骂呢?

  贾母深知宝黛感情。第二十九回《享福人福深还祷福 多情女情重愈斟情》,黛玉与宝玉闹矛盾,一个摔玉,一个剪玉穗。贾母见他两个都生气,只说趁今儿那边去看戏,他两个见了,也就完了,不想又都不去。老人家急得抱怨说:“我这老冤家,是那一世里造下的孽障?偏偏儿的遇见了这么两个不懂事的小冤家儿,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真真的是俗语儿说的‘不是冤家不聚头’。几时我闭了眼,咽了这口气,任凭你们两个冤家闹上天去,我眼不见,心不烦,也就罢了。偏他娘的又不咽这口气。”

  这口吻,这牵念。这是老太太在一天就要呵护宝黛一天的宣示啊。贾府里还有谁能够得到“没有一天不叫我操心”的至爱呢?

  贾母对宝黛之情呵护至深。她送给两个玉儿的“不是冤家不聚头”,这句话里面饱含多少理解、疼爱和智慧,令宝黛思量不已。

  老祖宗明白,他们之间那种深刻的情分,那就是“剪不断,理还乱”“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才下眉头,却上心头”的相思情境。

  “冤家”在中国古典文学与戏剧中皆是指那种撕拉不开、丢不下的,灵魂中最重要的人。“冤家”也是戏剧中对至爱者的称呼。

  凤姐与贾母是某种聪明灵性的跨代“闺蜜”。凤姐对于黛玉的态度也值得重视。

  第三回《贾雨村夤缘复旧职 林黛玉抛父进京都》:这熙凤携着黛玉的手,上下细细打量一回,因笑道:“天下真有这样标致人儿,我今日才算看见了。况且这通身的气派,竟不像老祖宗的外孙女儿,竟是嫡亲的孙女,怨不得老祖宗天天嘴里心里放不下。”

  这是凤姐的心里话,她心里也从此认可了黛玉,认为是“自家人”。

  宝黛吵架,只见凤姐跑进来,笑道:“老太太在那里抱怨天,抱怨地,只叫我来瞧瞧你们好了没有。我说:‘不用瞧,过不了三天,他们自己就好了。’老太太骂我,说我懒,我来了,果然应了我的话了。也没见你们两个,有些什么可拌的,三日好了,两日恼了,越大越成了孩子了。有这会子拉着手哭的,昨日为什么又成了‘乌眼鸡’是的呢?还不跟着我到老太太跟前,叫老人家也放点心呢。”说着,拉了黛玉就走。

  凤姐对宝黛关系十分关怀,对黛玉有一种不分彼此的情意。拉了就走,何等亲密。

  第二十五回《魇魔法姊弟逢五鬼 红楼梦通灵遇双真》,凤姐对黛玉笑道:“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做媳妇儿?”宝钗在此处插话,但凤姐并不搭理,继续地追着林姑娘不放:“你给我们家做了媳妇儿,还亏负了你么?”指着宝玉道:“你瞧瞧,人物儿配不上?门第儿配不上?根基儿家私儿配不上?那一点儿玷辱你。”

  这些话说明了在宝玉的姐姐妹妹这伙人中,凤姐是认可黛玉的根基家私与门第的,在凤姐心目中宝黛是良配,她对宝黛关系由衷认可。

  第五十七回《慧紫鹃情辞试莽玉 薛姨妈爱语慰痴颦》,听说林妹妹要回苏州,宝玉立即以痴情回报予坚决抵制。他喊出了这句千古奇言:“凭他是谁,除了林妹妹,都不许姓林了!”薛姨妈的反应是:“宝玉本来心实,可巧林姑娘又是从小儿来的,他姊妹两个一处长得这么大,比别的姊妹更不同。这会子热刺刺的说一个去,别说他是个实心的傻孩子,便是冷心肠的大人,也要伤心。”后来去安慰黛玉时,她又说:“我想你宝兄弟,老太太那样疼他,你又生得那样,若要外头说去,老太太断不中意。不如把你林妹妹定给他,岂不四角俱全!”在这一回里,薛家母女,都自然可亲,令黛玉领略到了一种温情。这对纯情的青梅竹马的情侣,是受到举家上下温情脉脉的呵护的。

  人们眼中的宝玉与黛玉,并没有贾母所斥责的那类戏目“鬼不成鬼,贼不成贼”“做出这样事来”的不堪,也并不是说书人所编造故事中的那种“见一面就托付终身”和私奔的模式。宝黛二人从来没有逾矩的事情和念头,他们恪守“大家生活”的常规礼数,期待着家庭与家长对自己情感的认可。

  在这个大家族中,贾琏与凤姐这一对,就是“亲上做亲”。薛蝌与邢岫烟,是在投奔贾府的一路上见过的,相互中意的。薛姨妈在决策时,与薛蝌征求过意见。这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中包含的一份人情体贴,属于情理之中。

  可见,宝黛沿着这个模式,是可以走下去的,并不会形成对家庭的悖逆。那种认定宝黛爱情一直受到贾府排斥的观点,是一种贴标签式的逻辑思维,并不符合原著中所呈现的环境关系。

  所谓“花柳繁华地,富贵温柔乡”,是《红楼梦》故事的环境设定。宝黛爱情没有“西厢”之艳情,没有“淫奔”之意图。他们是在大家庭家长呵护下成长的一对温馨之花。

  宝玉与黛玉幸运地完成了一个从儿童感情到青春萌动的爱情过程。《红楼梦》对于这种青春萌动的渐进描述是贴切、形象和富于个性细节的。宝黛爱情没有婚姻的结局,美而不满,然而他们已经享受了漫长的纯情时光,这是大多数人一生都无缘有之的。

  曹雪芹所无限眷恋的人物与美境是那个社会的产物,他把这段爱情故事写得如此美好,又如此婉转哀怨,郁郁多愁,让读者感受到了一种悲剧美。

  宝钗“待选”:被忽略的情节

  宝钗进京是来“待选才人”的。这个细节基本上被评论家和读者们忽略了。

  薛姨妈携家眷一进贾府,就给上下送礼。一方面她是远亲,不似黛玉是“骨肉”;另一方面也是为女儿“选妃”作些打点。宝钗在贾府处处做出一副标准的“淑女”状,装得没有看过那些“杂书”的样子,是为“推荐”入宫作一种“贤德”的粉饰。

  宝钗“选妃”之事应该是先探了门路,不会像一般小家碧玉完全是候选的。门路,只能是姨妈王夫人的长女元春。甚至可能就是在元妃的示意下,选择家族中的淑女进宫的。

  过去有一个解释,元妃为宝玉选中了宝钗,所以无法抗御。然而,仅用元妃配送礼品时,宝钗与宝玉一样的事,不足以表明娘娘的旨意就是为宝玉“选妻”,也许另有深意。

  贾元春人老色衰,眼看宫中新人出现,自己无子,必然会边缘化。为了整个庞大家族的安全与发展,寻找“接班人”,也是宫廷惯例。

  元妃送礼品一事,发生在《红楼梦》开头不久贾府的极盛时期,情节上最近的衔接是宝钗进京“选妃”,而不应该遥远地对接到了后面的宝玉成婚。

  元妃的那份礼品,及其对宝钗的仔细端详,都可能是在考虑“选妃”事宜。最明显的是,在送礼之后,元妃指令宝玉也与姐妹们一同住进大观园去,这里就没有要规范宝玉情感的意思。

  王夫人时常入宫禀告家事,元妃不可能不知道老太太的安排,不可能不知道宝兄弟与黛玉最亲近的事实,然而娘娘并没有阻止。

  第三十回《宝钗借扇机带双敲 龄官画蔷痴及局外》,贾母要拿出自己的银子来给宝钗过生日,也有“待选”的因素在内。如此家族重大机密,是凤姐也不能参与的。贾母在席上当着薛姨妈大肆夸奖宝钗,其实是有点失身份的。只能解释为,宝钗已经走在去皇宫的路上了。

  而正是在这次生日宴会上,看戏的时候,宝玉与宝钗开玩笑,提到“怪不得人家将姐姐比杨妃”的话。这里值得推敲,究竟是谁拿宝钗比杨妃呢?或许是众人私下对宝钗“待选”的小议论。宝钗勃然大怒。这也有失身份。何至于呢?想来正是“待选”中的微妙心理,被宝黛窥破,所以敏感翻脸。

  宝钗“选妃”到后来却没有了下文,这极大可能是与元春的早夭有关。如果元妃一直健在,那么将这位端庄美丽的表妹引荐给圣上,是顺理成章的。

  虽然元妃的这一次赠礼,使宝黛二人产生了不快,但不足以表示来自元妃的旨意,就是要让宝玉娶宝钗。因为元春完全用不着那么含蓄,让人猜谜。“赐旨完婚”,就是最体面的恩典。

  如果真的是元妃有这层意思,那么还需要几个内眷在宝玉成婚时编排什么“调包计”吗?恐怕是连同贾政都要忙碌起来的大典。皇恩浩荡,是名正言顺的大事。

  质疑“调包计”

  关于《红楼梦》的作者,此前一般认为前八十回系曹雪芹所写,后四十回系高鹗所续。近年人民文学出版社根据红学界的意见,将该社出版的《红楼梦》的作者改为“曹雪芹 无名氏著”。事实上,红学界关于《红楼梦》的作者一直存有争议,有人认为:后四十回就是曹雪芹所写。《红楼梦》的前八十回和后四十回到底是不是同一个作者?其实通过对书中一些关键情节和细节的辨析,是不难做出判断的。

  第九十六回至九十八回用很多篇幅精心编造、刻意描写,将构成《红楼梦》全书主线与核心的宝黛结局用一个“调包计”来终结——宝玉的婚姻,由某几个内眷的阴谋手脚操作,以宝钗伪装黛玉,演出一场三个人的悲剧。

  从戏剧效果看,这样的演出非常震撼人。现在的电视剧和电影也沿用“调包计”的戏路,流传非常深广。于是,反过来影响到了对原著的阅读。一般的人们都以为这就是《红楼梦》的原本结局,也从这个结局给里面的人物定了调子。

  一大批《红楼梦》的读者是先看了电视、电影,才转而去看小说的。这也正是现代传播的一个规律。

  然而,这种从“调包计”入手的阅读,使得读者从一个“阴谋”的角度来观察全书。因为他们从结局得到暗示:原著的书写也包含了一连串的“阴谋”。“调包计”结局,误导了阅读,极大地损害了原著。曹雪芹的悲叹“谁解其中味”,一语成谶。

  我认为,“调包计”不符合《红楼梦》原著的生动内容及演绎的丰富性,不符合那个时代大家庭的情理。

  凤姐有没有教长辈们搞出如此下作的“调包计”?贾母是不是心冷而抛弃了她的外孙女儿?黛玉“泪尽而逝”的结局究竟当如何演绎?她是为宝钗嫁给宝玉而活活气死的吗?

  这个结局有许多疑点,它使得情节、色彩和趣味降格,原著奠定的格局与大气象全变味了。

  首先,不应将“金玉良缘”这种“和尚道士说的话”,当作贾府以此来处理继承人宝玉的婚姻之准则。

  贾府是世代大族,钟鸣鼎食人家。虽然有贾敬当了道士,但主流是仕宦传家。儒家的文化和道统牢牢地占领统治地位。王夫人信了佛,赵姨娘依靠马道婆,然而这些都不能拿到台面上来主宰贾府的大事。世俗中的小事,也没有听说是依照什么“和尚道士”之言而决定的。

  所谓“金玉良缘”,第三十六回《绣鸳鸯梦兆绛云轩 识分定情悟梨香院》,宝玉在梦中反抗道:“和尚道士的话如何信得?什么‘金玉姻缘’,我偏说‘木石姻缘’!”前面一句其实也是贾府的正统思维。薛家营造着“金锁姻缘”的附会之说,金锁之类的东西,是商人家庭里惯用的。生意人最是迷信,因为他们要见机而行,所以运气之类很重要。但薛家的文化,是不可能统治贾家,压倒贾家的。

  后四十回对贾府生活的“寒伧化”描述,早已经有人指出过,例如紫鹃为林黛玉点餐,“大头菜放麻油”之类,完全与前面的锦衣玉食不搭,整个就是小户人家的吃法。在对人物风采与性格的理解上,也出现了一个寒伧化和粗鄙化的处理。这是最严重的格调和品质的变化。

  试想,那种偷偷摸摸地打着灯笼,唤来雪雁举行的婚礼,不也是一套“大头菜放麻油”的矮化处理吗?在对宝黛爱情悲剧的演绎中,后四十回设计的“调包计”情节是违背曹雪芹原著精神的。

  宝玉是荣国府唯一的继承人,他的婚事大典,岂有贾政忙得顾不过来,由着几个女人在府内捣鬼的?这样捣鬼一般的婚礼,是直接违背封建婚姻的神圣性的,不是贾府这种诗礼人家、官宦世家会做得出来的。甚至《金瓶梅》与“三言”“二拍”的商人世界,或者《梁祝》里的员外人家,也不可能在这类大典上做手脚。这是要得罪祖宗与神明的。

  《红楼梦》的最珍贵之处,在我看来,无非“入心”二字。从文字到情节、人物、对话,以及风景、什物,凡温润“入心”的,都是曹雪芹原著。而疑似疑非的,则不是同一个出处来的。《红楼梦》前八十回的故事与深意,在后四十回都没有得到相应层次上的呼应。

  作品是有生命的,是灵魂的产物,自然也有“遗传基因”。借用一部好莱坞电影名“闻香识美人”,通过对这些基因的辨识,是可以知道它们之间是否有血脉关系,是否出自同一支笔了。

  2013年由商务印书馆出一套《新批校注红楼梦》,主持者提倡“回归文本”。其封底推荐词曰:所谓回归文本,就是追寻作者的创作本意,亦称“文本原旨”,这是最具学术可靠性的释义类型,是合乎学术研究的求真精神的。

  (作者:张曼菱,系作家、制片人,《曼菱说“红楼”》一书即将由世界图书出版公司出版。本版配图系中国邮政2018年发行的《中国古典文学名著——〈红楼梦〉(三)》特种邮票。)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傅承洲揭秘《三国演义》:刘备身份改写有原因
·是谁撰写《山海经》?找寻周王朝典籍的蛛丝马迹
·《诗经》里的物、事、情、理
·在美到窒息的插画里仰观《山海经》
·专家谈《史记》:是历史巨著也是一部治国宝典
·止庵:《诗经》的读法
·《孟子》“天下之言性”章与孟子性善论
·《红楼梦》的世界、人生与艺术
·是读《红楼梦》还是读《石头记》?
·《红楼梦》究竟有没有写完?张庆善揭开百年谜题
·张庆善解密:续写《红楼梦》的高鹗哪去了
·白先勇携手众多学者 探讨年轻人如何读《红楼梦》
·《红楼梦》中的元宵盛景
·新版《红楼梦》为何不再是“曹雪芹著,高鹗续”?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唐代精品文物亮相国博 再现“大唐风华”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盘点2018年8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7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6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5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视野
  更多
·聚焦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
·2018北京国际文交会 文创新成果精美吸睛
·《延禧攻略》中的非遗“攻略”
·2018上海书展:汇书成“海” 书香动人
·2018南国书香节:文化盛宴 智慧书香节
·第28届全国书博会:文化盛宴 亮点纷呈
文化365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农历戊戌狗年为“单春年” 全年只有一个“
编辑推荐
 
·故宫举办线下主题文创展 可体验“定制故宫
·2018北京国际文交会 文创新成果精美吸睛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故宫养心殿下周起修缮 2020年竣工献礼紫禁城6
·养心殿研究性保护项目为何迟迟不施工?单霁
·《延禧攻略》中的非遗“攻略”
·第25届北京国际图书博览会开幕 国际范儿中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故宫养心殿修缮正式开工 预计2020年完工
纪念音乐会 缅怀帕瓦罗蒂
《摆渡人》作者克莱儿•麦克福
金一南新书《心胜2》出版 深刻剖析当下时局
周作人16位后人索要手稿 终审败诉(图)
让公共空间再多些“精神绿地”
李贺与汉魏六朝乐府
福建邵武发现乾隆朱批奏折(组图)
“关云长”的“长”究竟该怎么念?
“五雷轰顶”的“五雷”是指什么?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