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老照片
真实的红色娘子军:曾500多天中战斗50多次(图)
华夏经纬网   2015-10-29 10:29:03   
字号:

电影《红色娘子军》海报。

  在“天涯海角”的海南岛,平均年龄不足20岁的百余名女战士,在战火纷飞中书写了中国革命史上的一段传奇——红色娘子军。

  她们的故事,是艺术作品中的经典。1961年,电影《红色娘子军》一经上映就风靡全国;1964年诞生的芭蕾舞剧《红色娘子军》,至今仍是中央芭蕾舞团的保留剧目。

  然而,这段传奇的真实历史,却在长达二十多年的时间里只有一句话的简单记载:“在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师部属下有一个女兵连,全连有一百廿二人。”当电影《红色娘子军》创下全中国8亿人口有6亿人观看的盛况时,健在的大多数娘子军战士,还在琼岛的家乡过着最普通的农妇生活。

  时至今日,所有的娘子军战士都已离开人世。关于她们的历史细节和英雄事迹,鲜少有年轻人说得上来,而对娘子军无中生有的污蔑、对作品中反派形象的所谓“洗白”,却吸引了一些人的“猎奇”眼光。

  走近真实的红色娘子军,需要讲述的太多。

  一句话的历史

  “怎么也没想到,当年偶然采访的故事,现在会有这么大的影响力!”81岁高龄的刘文韶聊起寻找采访红色娘子军的经历,依然感慨不已。他所说的“当年”,距今已经将近一个甲子。

  1957年8月,刘文韶的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在《解放军文艺》上发表,首次把娘子军的故事从尘封的史料中带到了大众面前,也第一次给这支女兵部队命名为“红色娘子军”。

  刘文韶1934年出生,1950年参加过解放海南岛的战斗,后来当了海南军区(海南军区隶属于广州军区,海南行政公署隶属于广东省)政治部宣传干事。

  1956年,为了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建军30周年,总政治部在全军展开征文活动。海南军区的征文组织工作落到了刘文韶的肩上。刘文韶当时20多岁,正年轻气盛,自己也想动手写一篇有分量的东西。他的构想很大,想写海南军区的前身琼崖纵队。

  海南岛是老革命根据地,琼崖纵队建立于工农红军时期,其中有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事迹。刘文韶想借着建军30周年的征文,把琼崖纵队的历史好好挖掘一下,于是开始查阅资料。

  当他翻到一本32开的油印小册子《琼崖纵队战史》时,里面的一句话深深吸引了他:“在中国工农红军琼崖独立师师部属下有一个女兵连,全连有一百廿二人。”

  刘文韶当即眼前一亮。军史上,女指挥员、女英雄都不少,但作为成建制的完整的女兵战斗连队却鲜有听说。如果琼崖红军中真有这样一个连队,那可真是值得一写的好题材。没想到的是,他翻遍能够找到的琼崖纵队资料,却再没有发现任何女兵连的记载。他又询问了不少曾在琼崖纵队工作的同志,还是一无所获。直到找到时任海南军区副司令员的马白山将军。

  “马副司令听了我讲的意图之后,非常赞成,他肯定当时确有一个女兵连,称女子军连,活动了两三年时间。不过具体情况他也不清楚,建议我到女子军连活动的乐万老根据地找当年的女兵。”

  马白山是琼崖纵队的老领导,既然他肯定,那么女子军连的历史十有八九是真的。随后,刘文韶又找到了当时的海南区党委书记萧焕辉,萧焕辉同样肯定了女子军连的存在,并交代相关部门对他的采访给予帮助。

  刘文韶听不懂海南话,军区政治部便安排摄影记者王学海和他同行,并当翻译。俩人先找到了马白山所说的乐会县(今琼海市)委。接待他们的县委办公室主任很热情,可是向他打听“女子军连”,却好像被泼了一盆凉水:从没听说过乐会有红军的“女子军连”。

  刘文韶有些气馁,但不甘心放弃,他换了个问法:“县里有没有女的老红军?”这一问才有了点眉目,乐会县妇联主任冯增敏就是一位老红军,只是恰好下乡去了。

  第二天下午,刘文韶和王学海应约去妇联,冯增敏如约出现。“高个子,大眼睛,齐耳短发,皮肤黝黑,一副风尘仆仆的样子。”刘文韶回忆说,“我刚开口介绍完来意,她就哈哈大笑,‘我就是当年女子军连的连长’……”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刘文韶喜出望外,就这样开始了在乐会县长达一个多月的第一轮采访。

  “冯增敏的记忆力很好,也很健谈,或许是20多年前女子军连的往事长期埋在心底,不曾对人诉说,她很兴奋,滔滔不绝,一口气讲了一个下午。”刘文韶清楚地记得,当讲到女子军连的英勇战斗时,冯增敏手舞足蹈,慷慨激昂;提起女子军连姐妹壮烈牺牲的事迹,40多岁的大姐黯然落泪。

  由于语言不通,事情间隔的年代又太久,弄清当时的情况并不容易,尤其是重要的情节、细节以及人名、地名、物名,即便有翻译,理解起来也是相当吃力。有时,刘文韶只能让冯增敏写出来,或画图解释。比如,女子军连攻打国民党民团炮楼时叫“蒸团猪”或“烧猪窝”,反复询问之后,才明白这几个字的写法和意思。原来,当时红军部队的火炮、炸药、手榴弹都少,攻打炮楼最常用的办法就是火烧,而“团猪”就指民团一类的国民党地方武装。

  冯增敏工作很忙,刘文韶的采访大部分都是根据她的工作安排,挤出时间。再加上语言交流不便,仅女子军连的历程和主要事件就采访了好几个星期。

  然而,刘文韶和王学海的发掘之旅才刚刚开始。他们需要寻找更多的女子军,这是一件更加困难的事情:距离女子军连成立已过去了20多年,何况,对于那个年代的人来说,每一天、每一年都在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冯增敏只能勉强记得一些姐妹住在哪个村子,昵称或绰号是什么,确切的名字和现状几乎一个也想不起来。

  没有别的办法,刘文韶和王学海从县委借了两辆自行车,凭着冯增敏回忆起的简单信息,沿着乡间小路甚至稻田埂,下乡进村,挨家挨户问有没有女红军。俩人花了十几天时间,居然找到了10多个人,包括当年女子军连的指导员王时香、排长庞学莲、班长蔡亲民和战士冯锦英等。这些曾经的女战士已是农妇模样,白天劳作忙,采访只能在晚上进行,没有电灯,煤油灯不舍得点,刘文韶的采访几乎全凭脑子记,偶尔借着灶火和抽烟的火才能记几笔。

  一个多月后,带着满满的第一手资料,刘文韶和王学海返回海南军区。为了解更多的历史背景,刘文韶又辗转专访了当年琼崖纵队的负责人冯白驹将军,并第二次前往乐会县补充采访。“前前后后历时大半年,采访的女子军总有三四十人。”刘文韶说。

  因为女子军连事迹丰富,写作时材料并不缺,所以报告文学中的事件、人物、地点和主要情节都是真实的,唯一进行文学化处理的就是大标题“红色娘子军”。

  女子军连的真实番号是“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特务”,当年只是表示特别任务的中性词,但到了刘文韶写作的上世纪50年代,“特务”一词已经演变成了与今天同样的含义,即“间谍”“特工”。刘文韶想避开“特务连”这个名字,最初,他想了“琼岛英雄花”“永不熄灭的火花”等名字,但又觉得太文气,不够朗朗上口。苦思良久,他终于想到,中国自古就有花木兰、杨门女将,一直都有娘子军的叫法,红色寓意革命,娘子军可以包含女干部、女兵,干脆叫“红色娘子军”,既威武又响亮!

  如今家喻户晓的“红色娘子军”,自此为世人所知,已经尘封20多年的女子军连历史,从此徐徐展开。

1956年,前去采访的刘文韶(左)与冯增敏在乐会县合影。

  琼崖“小莫斯科”

  女子军连诞生的1931年,正是琼崖第二次土地革命的高潮;女子军连诞生的乐会县第四区(今琼海市阳江镇),则是当时琼崖革命活动最为活跃的“小莫斯科”。

  琼海市阳江镇前文化站站长、娘子军研究者庞启江说,1927年国民党发动“四·一二”反革命事变后,中共琼崖地委书记王文明就带领地委机关撤到乐会四区,并将琼崖地委改为琼崖特委,开展武装斗争,建立红色政权。原本偏僻的山区腹地,在白色恐怖的年代成了琼崖工农革命的红色中心:琼崖第一块革命根据地在这里形成,琼崖第一届特委、第一个区级苏维埃政府在这里成立……

  红色的种子逐渐在乐会四区及周边播撒开来,妇女解放协会、赤卫队、少年先锋队、劳动童子军等进步群众团体如雨后春笋,“能顶半边天”的妇女自然也不甘落后。据1928年的统计,全琼女党员有3000多人,女团员有1万多人,妇女协会会员有7万多人;在中共领导的群众团体中,妇女人数占30%。

  最早被刘文韶找到的女子军冯增敏,就成长在这片被誉为琼崖“小莫斯科”的红色热土。

  冯增敏出生于乐会县和均乡美党村(今琼海市阳江镇美党村),王文明以及后来成立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就在她的家乡一带活动。冯增敏十几岁时,经常给王文明送饭、报消息,在王文明的引导下,她16岁参加共青团,先在劳动童子军中当中队长,后到团县委当妇女干事。平时,她带领儿童在村头路口站岗放哨;战时,她带领妇女以尖刀、长矛、铁锹和斧头为武器,配合红军打仗。红军看到她,乐呵呵地叫她“小革命”;红军练兵时,冯增敏就去“参观”。几十年后,面对前去采访的刘文韶,她吐露心声:那时看到真刀真枪心里真羡慕,常想要是红军收女兵就好了!

  冯增敏果真成了女兵。

  1931年3月26日,乐会县赤色女子军连宣告成立,这支只有一个排人数的女子军连,是女子军特务连的雏形。不过,赤色女子军连并不属于正规红军连队建制,而是乐会县委和苏维埃政府直接领导的地方武装组织。尽管赤色女子军连的主要工作只是后勤、宣传、联络等,但它的号召力丝毫不弱,十里八乡的女青年纷纷被它吸引,要求参加女子军。

  冯白驹将军后来在《关于我参加革命过程的历史情况》一文中回忆道:“在琼崖第二次土地革命高潮时期,琼崖妇女强烈要求参加红军,拿枪上前线杀敌,为了表彰和发扬琼崖妇女的革命斗争精神,琼崖特委决定成立女子军特务连。”就这样,一张张配有插图、图文并茂的征召布告在各地张贴开:“英雄的、经过考验的乐会县妇女们,拿起枪来,当红军去,和男子并肩作战……”

  看到布告,冯增敏当天下午就到合作社买布,连夜赶缝一件大襟衣穿上,兴冲冲去报名。当时,她的左脚被竹篾扎伤,脚板还是溃烂的,冯增敏怕被拒绝,索性挺直身子,在屋里大步走了起来,脚板钻心地痛,她还边走边说:“脚烂了算啥,离心远着哩,我能走路,不信你看!”

  21岁的庞学莲得知招女子军的消息时,她的丈夫已经参加了红军,家里只剩自己和婆婆。国民党对红军家属监视很严,为防备袭击,她经常白天吃不上饭,夜间要到山里睡觉。她在后来的回忆文章中写道:“与其这样躲躲闪闪过日子,倒不如和我丈夫一样参加红军去,拿起刀枪和敌人干!”征得婆婆的同意,她便和同村的姐妹一起去报名。

  庞启江告诉记者,参加女子军特务连的程序很严格,首先是要本人申请,然后乡、区苏维埃政府推荐,最后由县苏维埃政府和红三团批准。然而,女子军的征召布告一贴出,像冯增敏、庞学莲一样的女青年纷纷涌现,仅记录在册的报名者就有700多人。最终,包括冯增敏、庞学莲、潘先英在内的一百多名女青年被批准参加红军。

  1931年5月1日上午,正是凤凰花开的时节,女子军特务连在乐会四区赤赤乡内园村成立,正式划归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建制。“小莫斯科”的热土上,又添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中国工农红军历史上第一个成建制的、完整的女兵战斗连队在这里诞生。

女子军特务连战士使用过的斗笠和军帽。

  “洪常青”和“南霸天”

  《琼崖纵队战史》和刘文韶的报告文学《红色娘子军》中,女子军的人数均为120余人。经过后人更严谨的考证,最终确认,1931年5月1日成立的中国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第三团女子军特务连,全连编制三个排,每排编制3个班;每个班10名战士编制,全连各排编制共90名战士;加上连长、指导员各1人,传令兵、旗兵、号兵、庶务员、挑夫等8人,全连指战员编制共100人。1932年春末,女子军特务连又扩建了第二连,两个连加起来实有140人左右。

  值得一提的是,女子军特务连中除了庶务员、挑夫和号兵等为男同志外,剩下的均为女性。那么,很多人耳熟能详的电影和芭蕾舞《红色娘子军》中的男主角、娘子军连指导员洪常青,历史中是否有其人?如果有,他的原型又是谁?

  1962年,《红色娘子军》获得第一届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后,编剧梁信的一句话,或许可以给出一些回答:“主人公不求一人自传体,不采自一人,而是由几位人物‘合成’的。”琼海市党史办原主任陈锦爱的研究给出了类似的答案,洪常青这一人物是艺术典型,但其历史原型却是有据可查的。

  陈锦爱认为,洪常青的事迹归纳起来主要有三点,一是“指路”,洪常青引导被压迫、被奴役的劳动妇女走上彻底推翻反动政权的革命道路,吴琼花就是在他的指引下投奔苏区参加革命的;二是“哺育英雄”,洪常青具体负责组建娘子军工作,并带领其在战斗中茁壮成长;三是“英勇就义”,洪常青在指挥娘子军战斗时被捕,坚贞不屈,英勇就义。

  “指路”的洪常青,其历史原型是对冯增敏影响颇深的王文明。在冯增敏的记忆中,王文明经常对妇女们说的一句话,就是“男女要平等,妇女要从十八层地狱里解放出来,就要和男子一样拿起枪,打倒国民党反动派。”她参加共青团、担任团乐会县委妇女干事以及加入女子军特务连,王文明这个“领路人”不可或缺。冯增敏的前任、女子军特务连的第一任连长庞琼花,以及女子军特务连历史上真正的指导员王时香,都是经王文明的引导而走上革命道路的。

  “哺育英雄”的洪常青,历史原型是女子军特务连隶属的红三团团长兼党委书记王天骏。王天骏是女子军特务连的组织者和指挥者,他亲自负责批准娘子军战士入伍、编队和配备连排两级干部工作。女子军特务连参加的伏击沙帽岭、火烧文市炮楼等几次影响较大的战斗,均由王天骏直接指挥。

  而“英勇就义”的洪常青,历史原型则来自于工农红军第二独立师师长王文宇。冯增敏记得清楚,女子军特务连成立时,就是由王文宇代表师部为女子军特务连授连旗。1932年春末,女子军特务连扩建第二连后,第一连则归王文宇直接指挥。而在女子军特务连被迫化整为零疏散时,王文宇也被捕入狱,英勇不屈,最终壮烈牺牲。

  王文明、王天骏、王文宇三位男性糅合成了洪常青的艺术形象,而作为洪常青搭档的吴琼花,也是“杂取种种人合成的”。吴琼花的名字是从女子军特务连第一任连长庞琼花的名字衍化而成,英雄事迹则主要来源于第二任连长冯增敏。

  考证洪常青、吴琼花的历史原型,是出于对英雄的敬意。然而,近年来,有人却打着历史研究的旗号,为电影《红色娘子军》中的反面人物南霸天“洗白”,并据此批判《红色娘子军》弄虚作假。

  网上一度流传这样的“考证”:南霸天的原型是海南省陵水县一个叫张鸿猷的地主,1931年女子军特务连组建时,张鸿猷已去世4年,因此,南霸天欺压百姓、强抢民女完全是虚构的。事实上,如此“考证”的唯一依据,只是电影《红色娘子军》中的南府是在张鸿猷家的张家庄园取景拍摄的,着实荒谬。

  真实的南霸天与张鸿猷没有关系,其历史原型其实是乐会县“剿共”总指挥陈贵苑和国民党民团中队长冯朝天。

  陈贵苑,乐会县乐城人,是乐会县民团总指挥。1928年,他曾把冯增敏等关进乐城监狱残酷迫害。女子军特务连成立后,陈贵苑恨不得立刻除之而后快。1931年6月,当他听到红军主力南下万宁县,只留下女子军连留守苏区的消息时,按捺不住心中的狂喜,立即集中全县民团窜犯苏区,企图将女子军连一网打尽,结果反而中了埋伏,被女子军连活捉。乐会县苏维埃政府召开群众大会,对他进行公审后执行枪决。

  至于南霸天强抢民女的恶行也并非虚构,刘文韶告诉记者:“当年采访的三四十个女子军中,的确有地主家的丫头趁着天黑逃出来的。”他在采访冯白驹时,还曾听到这样一个女子军的故事:这个女子叫吴伯兰,出生在贫苦农家,长得很漂亮,被国民党一个团长强迫去做小老婆,后来不堪忍受这样的生活,趁团长睡觉时用小刀把他刺死,逃出来参加了女子军特务连。

  南霸天的另一个历史原型叫冯朝天,他的父亲冯业坤是当地一霸,自己则在国民党军队里当过军官。1931年,冯朝天带领一个民团中队据守在文市炮楼,自吹自擂说文市炮楼是“铁桶江山”。只是,这个气焰嚣张的民团队长很快也被女子军连俘获。

 

责任编辑:虞鹰

共2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美国新州教堂发现大量华人遗骨 述说华工血泪史
·日本人记忆中的东京大轰炸:一晚有约10万人被烧死
·毛泽东曾3次游故宫:观看展品 在城墙上坐马扎休息
·抗战时国民党军队曾重视过游击战 战绩却十分糟糕
·决死纵队一班长抗战中牺牲 家属获抚恤粮1800斤
·专家:没有长沙国货陈列馆,就没有西安事变
·陆小曼眼中的林徽因:私下言论含颇多误忆诋毁(图)
·日军轰炸广州图:哪里人多炸哪里 小学也不放过(组图)
·抗战期间美籍空军将士江西脱险照片现身(图)
·1964年毛泽东举枪瞄准珍贵照片 眯起一只眼睛(图)
·周恩来与国民党军官合影现江西 见证国共抗日史实(图)
·1860年被攻陷后的大沽炮台:清军官兵尸横满地(组图)
·"燕京门户"古北口抗战:日军在汉奸带领下攻入阵地(组图)
·毛泽东如何评价周恩来等老一辈革命家(组图)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医者首当其冲 中国古代抗疫名医辈出
·看中国古代人如何防治疫病
·《本草纲目》详载吃野味易染疫病
·盘点2020年1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9年12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9年11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365
   
·林岫:福瑞迎祥话鼠诗
·十二生肖都咋来的?为啥鼠是第一个?怎么没
·“鼠年话鼠”: 谁说老鼠都是负面形象?
·“元旦”趣谈:春节、新年日期如何确定?
·22日12时19分“冬至”:阴律随寒改,阳和应
编辑推荐
 
·用镜头记录武汉的爱与暖
·文旅部推公共数字资源在线服务
·音视频平台给战“疫”加油
·民间文艺齐发力 全民创作助防控
·新四大年俗出炉:集五福、抢红包、全家游入
·“七巨头”鏖战,谁能春节夺冠?
·“2019年度影响力图书”出炉 打通阅读推广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