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民俗地理 大陆
漫步夕照寺街追寻消逝的古老记忆
华夏经纬网   2009-08-19 10:11:44   
字号:

    育婴堂的负责人坐牛车冲了圣驾

    反而受到乾隆帝嘉奖

    雍正二年(1724年),皇帝“特宣恩旨,颁币千金,并赐功深保赤匾额,又御制记文以示奖励。并敕各省督抚,募劝好善之人,照京师例行之”。育婴堂受到了皇帝的奖励和表彰,作为官办民助的慈善机构,成了各地学习的典范,从此名扬天下。到了乾隆年间,育婴堂有位勤勤恳恳的负责人,名叫柴世胜。他经常坐着牛车到处去捡弃婴,带回来抚养。据说,一次他坐牛车外出,因为光盯着路边有没有弃婴,没注意道儿上过来的车驾,躲避不及,竟然冲撞了乾隆皇帝的圣驾。他被抓到刑部问罪。

    乾隆帝过问此事,得知柴世胜是因为寻找弃婴,才不慎冲撞御驾,大为赞赏,下旨赦免他的罪过,还给他一面龙旗插在牛车上,这样,无论车子走到哪里,别人都不能阻挡,大大方便了柴世胜的工作。同时,乾隆帝还赐给了育婴堂不少银两。传说,柴世胜去世后,人们在育婴堂里修建了柴公祠,塑了他的泥像,虔诚地祭祀这位慈善家。

    清代后期,育婴堂由顺天府管理。民国时改名为“河北省第一救济院”,由河北省政府直接管理。无力抚养孩子的父母,只需来到育婴堂门外的“收婴室”,把孩子放进一个大抽屉里,育婴堂就会派人把孩子收走抚养。听老人说,当时这一带非常荒凉,育婴堂附近有十户人家,人称“十间房”,对面有几十户散居的农民,坟地遍布,污水横流,蚊蝇乱飞。由于连年战乱,育婴堂的条件越来越差,婴儿们三天两头吃不上饭,不少都夭折了,勉强活下来的也是骨瘦如柴,发育不良,往往还要当童工,备受摧残。直到1951年育婴堂改为育婴堂小学,孤儿们才迎来了新生,在宽敞明亮的教室里读书、识字。

    回想三百多年的历史,在这片小小的土地上,从育婴堂到育锋小学,再到崇文区教育委员会,始终与“育”字分不开,所体现的,正是中华民族“幼吾幼以及人之幼”的高尚情怀。

    夕照寺街南段曾有拈花寺

    清初是盛极一时的万柳堂别墅

    离开了崇文区教委,从夕照寺中街往东,我回到了夕照寺街。沿着夕照寺街向南,我开始寻找下一处古迹——拈花寺。

    和育婴堂一样,拈花寺也是我在翻阅《民国十年新测北京内外城全图》的时候发现的。当时我很惊奇:拈花寺不是在西城区吗?难道崇文区也有?查了一些资料才知道,崇文区的拈花寺最早叫做“万柳堂”,是清初大学士冯溥的别墅。冯溥(1609年-1692年),益都(今山东青州)人,顺治三年(1646年)进士。历任庶吉士、编修、宏文院侍讲学士、吏部右侍郎、刑部尚书等职,为人刚正不阿,从不屈服于鳌拜等权臣。他曾多次向清廷提出富国安民的建议,很多都被统治者采纳,在朝中颇有威望。

    据方志记载,夕照寺街的南段原来是大片的农田和坟地,万柳堂一带是片洼地,积满了雨水和污水。很多大官儿都觉得它又脏又臭,避之唯恐不及;冯溥却独具慧眼,花钱买下洼地后,雇人筑了围墙,成为一个占地百亩的园子。在园子里,疏浚积水,修好莲池,堆起土山,种了很多杨柳和花卉。每到春末夏初,垂柳依依,荷香飘飘,风景非常优美,冯溥把园子命名为“万柳堂”。这个名字还颇有一番来历。早在元朝,维吾尔族政治家廉希宪(1231年-1280年)在草桥(今300路内环公共汽车总站附近)修建了一处别墅,名曰“万柳堂”。廉希宪自幼熟读诸子百家,汉语流利,学养深厚,有“廉孟子”之称。可见冯溥是敬慕前贤的高名,才给自己的别墅起了同样的名字。清人戴璐的《藤荫杂记》就认为他肯定是“仿廉孟子万柳堂遗制”。冯溥的万柳堂里修了五座御书楼,楼内悬挂着康熙帝御笔匾额“简廉堂”,堂前殿柱有一副对联:“隔岸数间斗室,临河一叶扁舟”。闲暇之日,冯溥召集文人名士,在此吟诗作赋,好不自在。有意思的是,冯溥还曾经继承金之俊、胡兆龙的事业而主持育婴堂,足见他对夕照寺附近的土地有着深厚的感情。

    康熙帝曾御笔亲题“拈花禅寺”匾额

    古寺原址现在成了学校

    据《宸垣识略》记载,康熙四十一年(1702年),仓场侍郎石文桂买下了万柳堂这块地,他又雇人修了大悲阁、大殿、关帝殿、弥勒殿,建起了一座寺庙,康熙帝御笔亲题“拈花禅寺”匾额。从此,万柳堂变成了拈花寺,第一任住持是高僧德元。不过,和万柳堂一样,拈花寺仍然是文人墨客雅集之地,宗教的气氛反而淡薄了许多。有些方志上还提到过拈花寺附近的鹿圈,是同仁堂的养鹿场,后改为京纶织布厂,现在恐怕也难觅遗踪了。

    快到中午,明晃晃的阳光有点刺眼,我已满头大汗,也转到了路东的板厂小学门口,停下脚步,认真对照民国年间的地图,我认为板厂小学就是昔日拈花寺的所在地——尽管看不出什么遗迹。隔着大门,可以看见几栋楼房,还有操场上鲜艳的五星红旗。门外,夕照寺街依旧宁静,偶尔有一两辆车子驶过,却不急促,三三两两的行人,也少有逗留。

    我请教附近的老住户。有位老先生告诉我,他小的时候,相当于民国末年,拈花寺已经非常破败,庙舍改成了造纸作坊,还有粉坊,乱七八糟。解放初期,拈花寺大悲阁和“拈花禅寺”匾额尚存。20世纪70年代,拈花寺拆除,改为拈花寺小学,后来又改成了板厂小学——看来,我的判断是对的!只可惜,当年万柳堂的美景,早已消逝在历史的长河中了……

侯晓晨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王佳

共4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二十八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二十七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二十六章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河南博物院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二十五章
·中华四书五经系列之《道德经》第二十四章
文化365
   
·“竖蛋”迎春、粘雀子嘴……春分习俗知多少
·二十四节气的由来
·趣谈新春年俗:古代过年为啥要贴门神像?
·趣说“元旦”:春节、阳历年傻傻分不清楚
·重阳说“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
编辑推荐
 
·让文物“活”起来 文物表情包的视觉盛宴
·"伟大的变革--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大型展览"
·多款文物表情包走红 回应:促使大家更了解
·文化产业发展迎来新红利
·“掌门人”单霁翔:故宫开放步伐要坚持下去
·首个长城修复中心将设立:保护更细致
·箭扣长城修复工程即将再启动 未来三年修17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香港电影《新龙门客栈》将搬上京剧舞台
三月文艺片精彩不断 现实主义电影迎来小阳
奈飞的《爱、死亡和机器人》被大家高估了
“文化+”将成电视节目新热点
用布料塑造生命,这位艺术家的手艺不一般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河南博物院
《what if》作者兰道尔·门罗新作《
越剧《家》亮相国家大剧院 改编自巴金同名
嘉靖帝迷恋道教天天炼丹 学者疑其死于慢性
天堂电影院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