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瑰宝 京剧精粹 京剧杂谈
访名武生王金璐
华夏经纬网   2003-07-24 15:02:32   
字号:

    秋高气爽的季节,我再次来到北京,中外游客如云,到处都是熙熙攘攘的人群,但彼此的目的不同,他们是来观光中国的首都,游览八达岭万里长城的,我是要算采访一些文艺界的动态,尤其是梨园故人的信息。听说一个月前李万春逝世,这使我为之怆然。十年动乱中,京剧界的前辈被迫害殆尽,幸喜武生一行还留下了象李万春、高盛麟、王金璐这样身怀绝技的人,而今李死高病,王金璐成了凤毛麟角,就在我到达北京的前几天,他还在天津河东工人文化宫(旧回力球场址)演出了绝迹多年的武戏《连环套、《翠屏山》、《战宛城》,能容纳三四千人的大剧场,场场爆满,座无虚席,轰动津门。为此笔者在老同学金永祁(原北平戏曲学校校长金仲孙先生的公子)陪同下,来到西郊一幢新建的高大住房里,对他进行了一次访问。
   
    王金璐已是六五高龄,但从他的风姿和谈吐中,始终感觉到他很年轻。刚一见面,他就风趣的说:"您别嫌我住的远,这地方可清静呢,叫'老人村'。这里住的有宣统皇帝的妹夫,退休的工商界名人,也有唱戏的,大都已是耄耋之年,在这里我还是个小弟弟呢!"
    彼此哈哈大笑,我们的谈话也就从他当年小弟弟时期开始。
   
    回忆当年戏曲学校
    王金璐出身于北京一个贫苦的家庭。他父亲是厨子,生活环境迫使他幼而失学。十岁的时候就被送往北平戏曲专科学校学戏去了。
   
    提起北平戏曲专科学校(以下简称戏校),笔者插言道:"我曾看到很多人写的文章,都说这所学校是李石曾出钱办的,其实并非如此。早在北洋政府统治时期,当时的中国银行就有捧角的两派:总裁冯耿光是'梅党'魁首,副总裁张嘉璈则是捧程的领袖。北伐后,迁都南京。冯幼伟已隐居不出,张公权则获蒋氏赏识,青云直上出长铁道部,戏校原名中国戏曲音乐院戏曲分校。戏曲音乐院即在南京建院,出钱办戏校的人实际是张公权,不过由李石曾出面而已,实际负责人是程艳秋。李氏与法国素有渊源,因而建校之初的校长焦菊隐后来去法国留学,程艳秋也到过一次巴黎。"

    接着我话头,王金璐就从焦菊隐谈起了,他说:"焦校长很年轻,他当校长时只有二十六岁,在那个年月里,他已经懂得要做一个培养京剧人才学校的校长,非自己在行不可,为此他不仅经常向老艺人们虚心求教,还不耻拜师学艺,向冯蕙林学小生,向心泉学昆曲,成为懂行的校长,这在当时来说,可谓难能可贵了。"
   
    他沉思片刻后,回忆起难忘的童年,他说:
    "我入校之初原名黄金禄,学的是老生,戏校的老师人才济济,仅教老生的就有蔡荣贵、张荣奎、张连福、王荣山(艺名麒麟童)、陈少五、朱德福等著名艺人。那时戏校老生一行的尖子是关德威、王和霖,我是轮不到演正戏的,他们演《四进士》,我只能演个次要配角杨春,最多也只能轮到我演个二路角色而已。后来焦校长突然辞去校长职务到法国留学去了,据说他是因为改革《汾河湾》,删去一些迷信部分而遭到当时卫道士们的抨击,愤而离开戏校的。继焦之后金钟荪先生出任校长,就在戏校改组后,我改学武生,戏校教武戏老师有沈三玉、丁永利、朱玉康、曹尔彦、刘佩永等人,我最初学黄派武生,学的是《刺巴杰》、《独木关》、《铜网阵》、《翠屏山》这路戏,金校长对我很提携,他认为我有老生底子,宜走武戏文唱的杨派路子,于是后来就叫我专向丁永利老师学习杨(小楼)派了。"

    这时在座的金永祁插言,他说:"我父亲对金璐是有偏爱的。"王金璐似乎被他这句话提醒了,接着就说道:"这真不假,金校长喜欢我收我为义子,在学校我被称为'干殿下',加以这时我已能挑梁演出,很受欢迎,就有些飘飘然了。当时唱小生的徐和才是我的'军师',常为我出谋献策,记得有一回,饭菜稍差,和才就怂恿我去到校长那里去告状,我向校长哭诉了,校长立刻就把管伙食的庶务李显庭(李维康的祖父)找来,他打着浙江官话对李说:"金璐他们的饭吃不好怎么演戏/为什么吃不好?"李显庭看到校长发火,只好唯唯诺诺,从此对我们的饭菜大有改善,现在回想起来,我们可真算是一群调皮的孩子。"
   
    童伶选举荣获冠军
    根据笔者的所掌握的资料,"戏校"是一九三二年九月十六日日场,在东安市场(今名东风市场)内的吉祥戏院举行第一次公演的,那天的戏码是《南天门》、《泗州城》、《游六殿》、《长坂坡》。至于王金璐演的是那一出,他已记不起来。他说:"当时是以德字辈为主,他们高我两班,演武戏的有陆德忠、傅德威,我是以后才崭露头角的,经常和宋德珠合作。演出的剧目有《刺巴杰》、《巴骆和》、《战宛城》、《翠屏山》、《湘江会》、《夺太仓》等戏,在我们学校由崇文门外木厂胡同搬到椅子胡同之后,我又和他开始合作演出新戏,第一出《平阳公主》,那时我已跻于戏校台柱之林。不久,金校长又叫我主演连台本戏《宏碧缘》,听翁(偶虹)先生说:校长早年曾在上海大舞台看过小达子排演的这部戏,留下深刻印象,要翁先生用京派路子把它改编,而由我扮演主角骆宏勋,这当然是校长对我的一次鼓励。"
 
    谈到排演《宏碧缘》,他似乎历历在目,记忆犹新,呷了一口茶后,又接着谈了下去:
    "戏校这出《宏碧缘》,是第一次排演的本戏,搭配非常齐整,我演骆宏勋,傅德威演花振芳,宋德珠、李金鸿演花碧莲,张金梁演花奶奶,李金泉演骆母,费玉策演任正千,萧德寅演余千,于金骅演王伦,张和元演贺世赖。原定由范宝亭、阎岚秋(九阵风)、陆喜才、钱富川他们几位老师导演,后来丁永利重返学校任教,就由他和翁先生合作排这出戏,那时内行是瞧不起外行的,丁老师不知翁先生的底戏,以为他是个文人怎么能够排戏,有意识的叫我去问翁先生,骆宏勋的父亲叫什么名字,其实这与演戏无关紧要,只是丁老师想考考翁先生而已,我是丁老师的学生当然唯命是从,可是翁先生很自然的回答我道:"骆宏勋的父亲叫骆龙,字腾云。"丁老师知道翁先生有学问肚子渊博,这才服气,从此他们论交,后来不拜了把兄弟。"

    我听了金璐讲的这段插曲很感触,现在有些不学无术的人,也在排戏,可惜没有第二个丁永利了,谁也不敢去考他们。
   
    接着他又说道:"我在学校期间,还有两件事永远不会忘记,一件事是一九三四年我们的演出多以王和霖为主,那时和霖专演马派戏,还得到马连良先生亲自指点,红极一时,学校为了培养他要他去拜马连良为师,但是只派他一个学生又不妥当,于是我就当了陪衬,和他一起进了马门,拜师典礼是在长安饭店举行的,所以我虽然是武生,却是地地道道的马门桃李,另一件事是一九三六年我将要毕业的时候,北平有个立言画刊,举办了一次'童伶选举'。经过半年时间的投票,于一九三七年一月十七日上竿在'富连成'科班举行发奖大会,选举揭晓,我以一万零九百二十二票荣获生行冠军,其次是叶世长(即叶盛长)获九千四百九十五票,第三黄元庆获七千八百五十二票。从此奠定我的基础。毕业后,在一九三九年我曾经先后与宋德珠、李玉茹合作去沪演出于黄金大戏院,所以上海观众对我是比较熟悉的,那时我们是清一色的戏校毕业生,只是由于和霖已败嗓,找不到合适的老生,把一位票友下海的纪英甫邀去,为了依照我们德、和、金、玉的排行,他改名为纪玉良,玉良嗓冲深受沪人欢迎,从此他就在江南落户,并成了著名的老生之一,这也是一段小小的掌故吧!"

    从那时起,王金璐就成了京剧界著名武生之一,誉满全国,直到一九五九年他演《七侠五义》时摔伤后,才暂时告别舞台。
   
    重登舞台演《挑滑车》
    "十年动乱时期,传统京剧遭到禁锢,我也陷于绝望之中。"王金璐接着谈下去。
 
    "那时候的所谓样板戏我去看了,当我看到《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也有踢腿,也有武打时,我获得启发,心想练工不犯罪,于是在绝望中我照样练工,只是练得很隐密,譬如我在做家务劳动时就随时找机会'耗腿'。下厨房切菜时我用'前弓后箭'的姿式,既练了工也省得哈腰,总之我不肯轻易把人小练成的工底废于一旦,即使不让我再演戏,锻炼对自己的身体也有好处,因而我能把幼工保持下来。"
   
    "傅统戏开放之初,最早上演的剧目之一是《逼上梁山》,是由我来教耿其昌演出的。未几,文化部点名要我演一出戏,因为当时我已年近花甲,随便我演什么都行,但是我考虑再三,不行干脆别演,要演就是能行。能行就要挑重头戏,因而我决定演出《挑滑车》。当时大家听了都一愣,一些好心人对我说:'您在家里呆了快上十年了,随便什么演一出算了。您还能动《挑滑车》吗?'我知道他都在为我担心,但是我自己心中有数,坚决要演不改戏码,俗话说'拳不离手,曲不离口'十九年后演戏,说演就演这么一出繁重的武戏是有困难的,于是我就背着人暗自排练起来。但是大家还是不放心,要我先举行一次彩排,我拒绝了。有位青年武生对我很关心,他婉言劝我穿上靴子到练工厅去走走台步,我答应了,进而又要我拿起武器比划比划,我就又耍了个'枪花',这位青年很有办法,他看我耍了'枪花'又进一步对我说:'王老师!干脆我给您穿上靠,捆上靠旗,您练个痛快吧!'我被他的好意所感动,于是就照他的意思办了,就在中国戏曲学院举行了一次《挑滑车》的响排,那天排练厅里竟然挤满了数百观众,李万春、高盛麟都来参观,就这样我在一九七八年十月在北京首演了这出《挑滑车》,总算没有辜负观众对我的期望,获得一致好评。"
   
    功夫不负有心人
    王金璐演出《挑滑车》后,据说出场后随着"四击头"锣经的一个"亮相",胸不扣,腰不塌,神情内敛而外透英气,一下子就拢住观众的"神"。接着后面的起霸、走边、开打、挑车的表演,包括其中的一些难度很高的动作,直到最后的"僵尸"都不丢不减速,一丝不苟。而且身手矫健,动作舒展圆活,准确优美,生动地表现了高宠的英武威猛的气度和狠勇刚强的性格。在整个演出中,他的根基深厚的腿功尤其突出,每每激起满场的采声。
 
    为什么王金璐近二十年不演戏了,以望六之年一旦登台,还能把一出重头武戏《挑滑车》演得如此精彩呢?它的结论是"功夫不负有心人"。
    王金璐从小勤奋练工,尤其是他的腿工有深厚的功底,至今正腿够眉心,旁腿,十字腿够太阳穴,而且不闪腰借劲,即可高抬过肩,而且轻松自然,游刃有余。去年笔者曾在上海睦他和陈永玲演《战宛城》,发现他还有一个非常出色的特长。就是穿上官衣潇洒美观。武生演员最怕穿官衣戴乌纱帽,贤如"国剧宗师"杨小楼他穿上官衣也不好看,所以他演《战宛城》总喜欢扮勾脸典韦,而不演穿官衣的张秀。王金璐这一特长大概和他当初学老生,尤其是拜马连良为师有关,这在今天的武生行中,已不可多得。

    王金璐有嗓子,也能唱,称得上是允文允武的才。他现在任教于中国戏曲学院,目前正在教授将近失传的黄天霸戏,包括"八大拿"这八出戏在内。他的得意弟子是杨少春,我在北京时他正在上演全部《马超》(包括《反西凉》、《战渭南》一些马超为主的戏),他本人并不满足教徒传艺,争取一切机会做示范演出。最近他在天津和费玉策演出《连环套》、和陈永玲、叶盛长合演《翠屏山》,青年演员说连这些都没有看过,纷纷去津观摩,观众也是来自四面八方,有一位三十岁的青年观众,到后台去访问他,对他说:他是专程从上海赶来看戏的,可见青年中也有戏迷。

    当我们向他告别,坐上汽车后,一路上我默默无言。金永祁兄问我为什么不言语,我说:"我在想,为什么老演员能号召观众,而新演员看了却使你坐不住?青年演员的腿工可能比这个老头子还要好,可是他举起腿来好象观众没看见,而王金璐的一举手,一投足都能显示在你的眼前,在台上一站就不一样,究竟是什么道理?这是发人深思的。"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医者首当其冲 中国古代抗疫名医辈出
·看中国古代人如何防治疫病
·《本草纲目》详载吃野味易染疫病
·盘点2020年1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9年12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9年11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365
   
·林岫:福瑞迎祥话鼠诗
·十二生肖都咋来的?为啥鼠是第一个?怎么没
·“鼠年话鼠”: 谁说老鼠都是负面形象?
·“元旦”趣谈:春节、新年日期如何确定?
·22日12时19分“冬至”:阴律随寒改,阳和应
编辑推荐
 
·用镜头记录武汉的爱与暖
·文旅部推公共数字资源在线服务
·音视频平台给战“疫”加油
·民间文艺齐发力 全民创作助防控
·新四大年俗出炉:集五福、抢红包、全家游入
·“七巨头”鏖战,谁能春节夺冠?
·“2019年度影响力图书”出炉 打通阅读推广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