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观察
《战狼2》与《第一滴血》完全不同
华夏经纬网   2017-08-24 10:58:18   
字号:

    【一家之言】

  8月19日,电影《战狼2》的票房正式突破50亿元大关,将国产片最高票房纪录又推高了一个台阶。与此对应的,除了普通观众的观影热情和主流媒体的肯定,也伴随质疑和争议。全球化时代,很多国外媒体也对《战狼2》的超高票房发表了意见,但对于把《战狼2》说成是中国版《第一滴血》的论调,是完全不能成立的。

  《第一滴血》的本质不是“反战”而是“好战”

  据报道,很多外媒在介绍票房超过50亿元的中国电影《战狼2》时,形容其是“中国的兰博(RAMBO)”(注:《第一滴血》的主角,由史泰龙饰演。该片于1982年10月22日在美国上映。讲述了退伍军人兰博在小镇上屡受警长的欺凌,逼得他逃入山林,被迫对警察展开反击的故事)。

  表面看起来,说得挺像回事。而且,《战狼2》导演吴京也确实主动和史泰龙比较过,他在央视《开讲啦》栏目说过,“国外有汤姆·克鲁斯、史泰龙、阿诺德·施瓦辛格,咱中国荧屏上也应该有这样的纯爷们,我要拍一部纯爷们的电影。”

  在超级英雄的形象和爱国主义的渲染上,和《第一滴血》也有相似性。吴京本人表示:“中国的观众憋得太久,我们太需要在银幕上看到一个中国的超级英雄了,我只是恰好点燃了观众的爱国热情。”

  然而,这些相似性只是指浅层次的艺术手段,也仅此而已。除此之外,两者的时代背景、英雄个体的价值观,都没有可比性。或许连吴京本人,也未必意识到这一点。

  对《第一滴血》的评价,包括美国在内的西方观众存在严重的对立,原因在于对其中坏警察、沙文主义和偏僻地区的愚蠢居民等复杂内容各自管中窥豹,难以达成一致。唯一不可否认的事实是,越战作为第一场通过电视为世界所目击的战争,这种大规模的炫耀武力和军事暴行引发了强烈的反战运动。

  《第一滴血》影片结尾,兰博说了一段意味深长的独白:“我曾经为了胜利竭尽全力,但是有人不想让我们取胜!当我重新回到这个世界以后,我发现这些寄生虫在机场等着我,他们把我当成一个罪犯那样群起而攻之,他们用各种下流话辱骂我,他们叫我‘屠夫’。他们有什么资格谴责我?他们曾经像我那样身处丛林吗?他们对我评头论足却不知道自己究竟在说些什么。”

  兰博嘴里的“有人”、“寄生虫”、“他们”是谁?是指美国国内反战的和平主义示威者,也指向来反对好战倾向的民主党政客。法国学者雷吉斯·迪布瓦对这部电影的本质则洞若观火,迪布瓦教授指出,“我们在此处可以清楚看到,电影隐约地勾勒出了意识形态方面的意图:为备受嘲讽的越战英雄们昭雪,恢复军队和国家的荣誉,并且赋予美国神话和帝国主义以新的生命”。

  持同样观点的另一位精英是美国经济学家克鲁格曼。他指出,这部电影是为越战失败寻找借口,矛头直指国内的反战派,将后者斥为“背后插刀”。克鲁格曼说,承认失败总是很难的,第一次世界大战之后很多德国人认为德军被软弱的平民领导人“背后插刀”,同样,越战后美国人也开始接受“背后插刀”理论。换言之,有些美国人存在一种心理幻想认为,如果不是被文官束缚了手脚,军方原本可以赢得战争。

  因此,兰博才会在电影中高喊,我拼尽全力去赢,但有人不想让我们赢。此后,好莱坞又推出了幻想拒不从命的军人打赢战争的《越战先锋》、《长驱直入》和《第一滴血2》等——电影迎合了美国国内的好战情绪。

  “兰博”和“冷锋”从来不是一路人

  总结起来,《第一滴血》是反反战,而非反战;是对侵略越南失败的国家颜面进行矫饰,把责任推卸给国内反战民众和文官“背后插刀”;是保守派意识形态的服务工具,而非纯洁的国民英雄;从兰博这个个体来说,是对个人声誉的撒娇行为,试图把自己塑造为国家英雄,摆脱战争屠夫的指控。

  对比之下,《战狼2》主张的,是制止战争尤其是制止雇佣军无差别杀戮暴行,是人道主义,是对有些国家搅乱人类文明起源地非洲的正义指责。主角冷锋从来不是为个人声誉而战,而且也不是狭隘的爱国主义,他既保护本国公民也保护被欺凌的他国公民人身安全。冷锋原本为爱复仇,但在国家需要和人道主义灾难面前义无反顾地承担起军人(尽管已经不是军人)的职责,高举起人性的光芒,维护世界秩序的道义。相反,兰博不是承担起军人的职责,对外幻想为侵略和屠杀行为正名,对内大肆杀戮本国的公民,暴露军事机器的冷酷残忍。

  有意思的是,即使在爱国主义和超级英雄这个仅有的相似性上,国内有些人的分裂态度也是非常值得玩味的,他们指责吴京把爱国主义当成一门好生意,但他们绝不会指责上世纪80年代红遍中国的史泰龙。而且,中国观众在当时对《第一滴血》的热捧和不吝赞词的表现,绝不像今天美国人用定势思维把《战狼2》视为教条政宣片加以排斥那样狭隘。经历过封闭的中国人彼时表现出开放的热情,而长期开放的美国人此刻表现出封闭的冷漠,这真是绝妙的讽刺。

  所以,我希望,包括吴京在内的中国导演和观众们,忘了兰博吧,不要和《第一滴血》相提并论,我们从来就不是一路人。

  □肖郎平(知名媒体人)

来源:新京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杀破狼·贪狼》 中泰合作动作更出色
·脱离娱乐漩涡,综艺节目何去何从?
·关之琳救不了《我们来了》
·人民日报批慰安妇表情包:有些人有些事不能随意涂抹
·评:纪录片的春天来了?
·主旋律电影如何讲好“人”的故事?
·电影造船出海叫好又叫座 影视“华流”来了吗?
·评:网络文学创作的“借鉴”必须有边界
·亲子共读受欢迎:家长的陪伴是对孩子最好的教育
·热议《二十二》:历史不容忘记
·以阅读之名,放大城市文化“热岛效应”
·文化类节目接连登场 题材需突破创意待开掘
·四部新剧同档开播 实力演员齐转型你习惯吗?
·评:《侠盗联盟》惊喜大于套路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8年6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5月文化关键词
·探源工程实证中华文明5000年
·383个项目入选第一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目录
·汉语拼音60年:迈向世界 焕发新生机
·盘点2018年4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视野
  更多
·贵州梵净山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六:世界记忆文献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五: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四: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三:世界文化景观遗产
文化365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农历戊戌狗年为“单春年” 全年只有一个“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个丙戌狗年少31天
编辑推荐
 
·这个暑期,国漫能否再领风骚?
·5000年前“山东大汉”亮相国博 身高近两米
·寻找张献忠江口沉银用上“黑科技”
·“活起来”更“火起来”:动漫如何激活中华
·故宫文物都成了卡通 中国历史就这样融入现
·北京:中轴线申遗已确定14处遗产点
·中国文化发展指数排名“出炉” 粤沪浙分列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第四届清明公祭粥祖黄帝两岸名家书画将赴台
《阿修罗》撤档 片方业内“看法不一”
《猎毒人》导演:吴秀波徐峥没到频繁出场时候
投资7.5亿、票房不到5千万 《阿修罗》
姜文究竟哪里变了?
上映三天票房不足5000万 《阿修罗》撤
吴京上太空 科幻片《流浪地球》偏写实
新版《流星花园》:一心想翻新 或将成“流
线上内容付费行为:知识变现,怎样实现
“成人漫画”遭遇儿童不宜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