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观察
余秀华诗走红之后
华夏经纬网   2018-08-10 10:28:10   
字号:

  余秀华诗走红之后(艺海观澜)

  我们写在更高效、更及时、更博人眼球、更光怪陆离的介质上时,不要忘了一张白纸承载的写作分量,不要忘了文学和生命息息相关

  “网红”诗人余秀华的首部散文集《无端欢喜》前不久问世并且引发关注。事实上,自2014年年末突然走红起,余秀华一直没有淡出过大众视线。一边是读者、媒体、诗歌界褒贬不一热议不断,一边是《月光落在左手上》《摇摇晃晃的人间》等诗集接二连三出版,据说余秀华是近20年来除海子以外中国诗集销量最高的诗人。在文学很难再有轰动效应的时代,她是屈指可数的文学热点,而《无端欢喜》的出版让我们看到,在作为热点、作为事件过去之后,余秀华这个名字并没有随风而逝。

  和她诗歌有时是滚烫的抒情有时又是戏谑的反抒情一样,《无端欢喜》中的40余篇散文也很有性格:她写“成名”后既光鲜又苦恼的个人生活,写新农村建设中就在眼皮底下变化着的乡村,写完落落寡合的人情又去写飞扬跋扈的爱意,趣时“破罐子破摔,输得惟妙惟肖”,痛时“我身体里住着孔乙己”——身体的残疾逼迫着生活方式甚至思维方式都不得不作出改变……思想高处的与生活内里的,世象观察的与个人情绪的,温情的与生猛的,严肃的与粗俗的,这种忽上忽下、面貌参差不齐、质量高低有差的作品集,会让读者像她的诗名说得那样“摇摇晃晃”地看下去。

  “摇摇晃晃”也正是余秀华及其文学的存在方式。她是文学的,但又不是那么的文学,她是成千上万非职业写作者的代表,只不过她身上的反差更鲜明更巨大:脑瘫患者、农村妇女、40年没离开过乡土,一出手却是抒情、想象、戏谑、反讽,行文无拘无束,语言放荡不羁。余秀华说:“我有三种身份:女人、农民、诗人,但你若读我诗时,忘了我所有的身份,我会尊重你。”的确,忘掉她的身份,抹掉她身上残障的标签、农妇的标签,单单看她的作品,仍然算是一个有天分的优秀诗人;但这些标签背后复杂的生命经历,在她的写作中始终在场,也让她的诗歌醒目、独特、有质感、有重量。“日常生活,惊心动魄”,她把这来自日常生活的“惊动”写出来,所以能“惊动”更多的普通读者,哪怕有时候有金句无佳篇,有时候为图畅快缺乏锤炼,有时候难免踉踉跄跄经不起推敲。

  而余秀华并不是横空出世的唯一一个,有多少王秀华、李秀华、张秀华正在不同的角落里写作?余秀华在那个叫横店的村庄里割草、喂兔子时,有人在手术台上执手术刀,有人在敲击键盘编写冰冷的代码,有人在机器轰鸣的车间计件作业,但当他们卸下日常生活的重担,开始写作,召唤出的却是同一种文学的真。他们是文学创作活力最朴素的来源。

  “我们在洁白的纸上写的字”(《无端欢喜》中的一个篇名),这里不是敬惜字纸的古典式虔诚,而是任何人需要一个抒发空间时很自然的举动,不是面向“高大上”的文学经典,不是面向翘首以盼的读者群,不是面向出版发行、面向出名盈利,而是面向一张洁白的纸,写下最深处的惊心动魄。这些字既醒目,也可能歪歪扭扭,像余秀华因为身体的原因,写作时不得不左手压住右腕,如同犁地似的一道道翻出疙瘩坷垃,让人见了再难忘记。我们写在更高效、更及时、更博人眼球、更光怪陆离的介质上时,不要忘了一张白纸承载的写作分量,不要忘了文学和生命息息相关。

  正如在网络上最早发现余秀华的《诗刊》编辑所说,余秀华走红,有其偶然,也有其必然,“我们的纸笔在进步,我们的发表渠道在进步,我们的语言和思想在解放,我们的写作人口在成百倍地增加,另外,还有全世界经典作品的技巧和经验供我们借鉴与运用,且这片大地上从未缺少过天才。”这是一个文学杂花生树的时代。专业写作与非专业写作的界限正在模糊,在不那么文学的地方、不那么文学的人身上,文学正“摇摇晃晃”地被创造着。余秀华的走红其实是以非常特殊的个例,把新诗写作的变化、把当代文学写作的变化反映了出来。随着社会文化的进步,随着人们对精神生活的需求日益强烈,随着当代汉语日渐成熟,这种变化还将更加剧烈。

  当然,在洁白的纸上写下的未必就是好的文学,非职业写作、与个人生活太过近身的写作有它的局限性。自我重复、缺乏节制,沉溺于小格局之中,这是余秀华们需要警惕的陷阱。一方面人人都是写作者,另一方面真正好的文学有其专业尺度,一方面文学需要去功利化、需要回到生命的源头活水,另一方面文学要往上长、要突破既往经典从而日臻完美,类似这样的矛盾还会一再制造文学事件和文学热点,余秀华的走红是对类似问题的一次激活。诗人走红之后,有更长的路要走,文学打开以后,有更艰巨的命题要面对。

    颜 妍

来源:人民日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电视综艺节目展现原创新趋势
·霸屏剧的吸金逻辑
·非遗与爆款电视剧的互相成就
·综艺节目炒情怀,炒变了味儿
·古装剧怕是要“凉”上一阵子了
·影版《爱情公寓》要“借壳上映”?
·正剧导演转型如何不掉分?
·“90后写作热”,需要一些“冷思考”
·以儿童为本,少儿节目才能实现价值引领
·《延禧攻略》:大女主靠反套路逆袭
·《如果国宝会说话》:与文明的超时空对话
·让经典形象照亮现实生活
·看“慢综艺”,找童年回忆
·是枝裕和与戛纳金棕榈大奖,还是值钱的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8年7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6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8年5月文化关键词
·探源工程实证中华文明5000年
·383个项目入选第一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目录
·汉语拼音60年:迈向世界 焕发新生机
文化视野
  更多
·第28届全国书博会:文化盛宴 亮点纷呈
·第29届香港书展:"情"意浓浓 展现文化魅力
·贵州梵净山入选世界自然遗产名录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六:世界记忆文献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五: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文化365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农历戊戌狗年为“单春年” 全年只有一个“
编辑推荐
 
·2018上海书展阅读活动多达1150余场
·接地气、网感强,这样的“国宝”谁不爱?
·电影暑期档上半场:诞生两部爆款 喜剧最受
·亲子共读,我们怎么做
·故宫博物院首发《四景山水图》特种邮票
·“延禧攻略”的攻略,这些细节“绣”出非遗
·盘点2018年7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永定河》为北京母亲河立影像传
“未来书店”什么样?用“内涵”留住读者
书名本身不受著作权法保护
《一出好戏》片方不回应抄袭风波 爆料者:
周末影市有三个“没想到”
“纯妃”王媛可:倘若我在宫中,活不到5集
《小偷家族》:安藤樱一场“哭戏”无声胜有声
上万种动漫衍生品亮相“动漫北京” 助力形
南派三叔:把《盗墓笔记》中最大"坑"青铜
乾隆与弘昼:龙兄御弟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