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评论台湾两岸军事台商健康文化旅游视频资料周刊社区专题艺购
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三孔”景区、青岛崂山景区、秦始皇帝陵博物院、黄鹤楼等景区已经或将举行价格听证会,主旨只有一个——涨价。与此同时,在日前召开的两岸经贸文化论坛上,中国国民党副主席蒋孝严对内地旅游景点的高票价“开炮”。他认为自然创造的景色应是中华儿女共同享有的。

    门票是否应该涨价、景观遗迹是否应共享?…平遥古城的门票涨价风波再次把这些问题推到了风口浪尖上。

    平遥古城顶风而上

    19日,山西平遥举行古城门票价格调整听证会。门票价格由100元调整到125元。涨价理由有三。参加听证的代表来自晋中市和平遥县共27人。25名代表中有24人赞同调整方案。这场听证会更是被民众认为是“自听自证”,引起质疑。>>>>

    解读平遥古城门票上涨的官方理由

    平遥古城的归属权,属于谁?

    平遥古城这次门票上涨正好摊上两件事,燃起了公众对于“意外情况”出现的一点渺茫希望。一是平遥每年公务接待人数高达10万人次,门票涨价因而大有让普通游客为“尊贵嘉宾”埋单之嫌;二是国民党副主席蒋孝严先生几日前批了一下“部分大陆景点门票价格偏高”,有关部门随即在第一时间回应表态:将采取有效措施防止门票价格过高、过快上涨,并大力推进游览参观点免费向社会开放,逐步摆脱“门票经济”发展模式。>>>>  

    景区门票价格“涨”声四起

    恰逢“解禁”之年

    2007年,国家发改委下发通知,规定旅游景区门票价格的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然而有意思的是,今年3月31日正是“三孔”景区的3年“解禁”日。据了解,包括“三孔”景区在内,国内许多景区的最后价格调整时间是在2007年,也就是说,今年恰逢这些景区的3年“大限”。

    在资深旅游研究人员赵明看来,“调整频次不低于3年”这一政策是“限涨令”,“限涨令”一到期,景点又可以进行新一轮提价,并且都可以罗列一大堆理由,几乎是逢“听证会”必涨,逢节假日就调。随着这次3年“限涨令”的到期,今年国内可能会迎来一次景点门票价格的普遍调整高峰。>>>>

   "三孔"门票涨价 孔子答应吗?

   黄鹤楼门票价格上涨遭质疑

   “申遗成功后门票涨价不可避免”

    为何景区票价“涨”风不断?

    目前乱涨价的原因主要有两个:一,由于景区经常要接待免费参观的贵宾,并且将其纳入游客数量的统计,为了达到预期收益,会采取调高票价的做法;二,有些地区的相关部门独揽景区,坐山吃山,自定票价,比如武汉的黄鹤楼,门票说涨就涨,没有任何让人信服的理由。

    而且国内景区的重复收费现象严重,明明在景区门口已经购票,里面的小景点却还要收费,这是非常不合理的。香港迪斯尼乐园300元的门票虽然较贵,但一票到底的形式让游客在园内任何景点游玩时都不用另购票。>>>>

    发改委:坚决遏制门票价格相互攀比

    国家发展改革委有关负责人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将采取有效措施,坚决遏制门票价格相互攀比、过快上涨,对越权定价、违反规定调整价格和游览参观点擅自涨价的行为,加大查处力度。

  针对当前门票价格存在的问题,发改委表示,将重点做好以下主要工作…… >>>>

 

    揭秘“门票经济”潜规则

    有一种涨价叫“调节游客增幅”

    有一种涨价叫“重新核定价格”

    看景区遗址玩“三十六计”

    古人云“秋风起于青萍之末”。就在上个月,媒体曝光平遥古城因公务接待频繁导致门票收入大打折扣,民众还在云里雾里地为平遥“打抱不平”。谁知,平遥古城门票涨价的消息陡然传出,我们才突然惊觉自己被忽悠了:原来人家玩的是“三十六计”。

  假如把前后两个阶段联系起来就会发现,平遥整体上似乎有一套“连环计”,为的是“瞒天过海”,以实现门票涨价的初衷。其过程明显分为两阶段:先搞个“声东击西”,诉公务接待之苦;再“围魏救赵”,力推门票涨价。 >>>> 

    景区涨价哪能“何患无词”

    景区门票价格为什么控制不住?核心因素还是景区及其背后地方政府的利益冲动。按现有的体制,景区多属地方管辖,门票收入成为政府的预算外收入,作为企业的景区有逐利的冲动,作为主管部门的地方政府有逐利的冲动,内有冲动,外无约束,涨价自然是难免的事儿了。至于应对发改委的要求,“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对策永远比政策多”的底层智慧早已提供了充足的经验。>>>>

    意欲涨价,何患无词,如果对景区涨价没有有效的制约机制,不准涨价就只能停在纸上。

    “君子爱财,取之有道”

    严格来说,文物保护费用和部分设施维护费都应该由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支出,而目前,文化保护的责任却主要都落到了曲阜市政府的头上,这也是曲阜的苦衷。

    只有在中央财政和地方财政有保障性投入之后,其他的一些开支才可算做“三孔”门票的价格成本。当地还把曲阜旅客接待服务中心、孔子文化会展中心和沂河公园这些建设项目也纳入涨价因素。这也不禁令人产生疑问,曲阜没钱保护“三孔”,又哪来的资金去搞这些形象工程?

    很多游客更是带着朝圣的心态而来,又带着一肚子恶心而归。大家所痛心的是,在儒家文化的发源地,已经难以找到半点儒风。曲阜早已经从文化圣城,变成了一座文化商城! >>>>

    “用足”、“用活”政策

    2008年,发改委等8部委曾发布过“1年内景点门票价格只能降不准涨”的禁令。可去年禁令刚一到期,包括四川乐山、北京妙峰山、潭柘寺以及天津八仙山等景区就纷纷宣布涨价,刚好处于禁涨期限之外。山东省消费者协会副秘书长赵序水则认为,“三孔”2004年、2007年已经上调过价格,这次再次上调,过于频繁。>>>>

    “门票经济”承载不了文物之重

   毋庸讳言,文物保护的资金匮乏问题,是许多景区都绕不开的难题。比如不发展大型工业项目,因此在财政上捉襟见肘。然而即便如此,涨价也不能成为筹集文保资金、发展旅游产业的“华山一条路”。

  作为公共资源,文物景区肩负着普通商品所不具有的公共属性和文化功能。单单依靠“门票经济”,恐怕难以实现景区的可持续发展,也难在游客和景区间构起和谐关系。如果门票价格过高,导致门可罗雀,最终可能不但筹不到资金,还会有损于文物的文化功能。>>>> 

    被门票遮蔽的文化和历史

   这些景点,尤其的历史文化景点,并不纯粹是商品,哪怕说是文化商品,它们,其实承载了更多的社会价值。对于那些有世界文化遗产、全人类精神财富美誉的景区,为何不能以举国之力经营,使海内外游客都能有幸触摸它的精神和灵魂?>>>>

    刺激消费是根本

    像故宫这样的景点,它08年吸引了80%的北京市的客流量,它的综合旅游收入给北京贡献了300多个亿,它不仅仅是门票几个亿的收入,我们讲门票是景点的小算盘,我们要算区域经济的大帐,要把区域旅游消费的刺激提高起来,加强旅游消费,娱乐餐饮这样的消费才是根本的途径,而不仅仅是提高票价。>>>>

    “产业经济”更靠谱

    面对此番景区门票价格竞相跟风上涨的热潮,不少业内人士认为,究其原因是由于我国多数景区还在走“门票经济”的老路,而这种单纯依靠卖门票来筹措保护资金和发展旅游的方式,已不是当前景区发展科学之道,“门票经济”无法承载景区发展的重任。

    靠门票涨价来增加旅游收入,其实是一种短视行为,发展旅游应该算大账。杭州去掉西湖围墙,门票少收了一两个亿,但全市旅游产业7年增长6倍。世界旅游强国也大都实行低票价战略,以此聚拢人气,带动旅游及相关产业发展。 >>>>

    景点门票该走哪国路线

    日本除了商业性质的主题公园收费较贵,大批景点是免费开放的,其中包括一批大名鼎鼎的“世遗”,如富士山、广岛原爆遗址等。

    印度作为发展中国家,国情应该和中国最有可比性。印度票价最大的特点是双轨制,本国人一个价,外国人一个价。不管多牛的景点,内宾价一般是5卢比到10卢比,泰姬陵才20卢比。20卢比相当于人民币多少钱呢?按当前牌价,人民币3元有找。

    我们到底是把祖国的大好河山和文化遗产当作公共资源普惠大众,还是把它们当作一般性经营资产赚钱牟利,这才是真正的路线问题。所以,明确一下走哪国路线,景点门票价格争论可以休矣。>>>>

    景区门票价格应与台湾接轨

    “美景共享”何时成为社会共识

    国民党副主席蒋孝严先生提出部分大陆景点门票价格偏高等问题。国家发改委16日回应称,部分游览参观点确实存在门票价格偏高等问题。将采取有效措施防止门票价格过高、上涨过快,并将大力推动免费开放制。

  三孔景区涨价、黄鹤楼“调价”、平遥古城涨价,近来景区涨价的消息让人目不暇接,对于想走进名胜古迹舒缓疲劳神经的游客来说,无疑是大煞风景。

  从长远来看,实现“美景共享”的愿景,还原了景区公益本质,诠释了景区发展的方向。这一方面需要国家发改委积极引导、监督,另一方面需要地方政府与景点形成共识,才能真正有力的执行下去。>>>>

   “景观遗产共享”的常识与现实

  《大学》有云:“国不以利为利,以义为利。”大陆景观遗产的门票价位过高问题,是当下整个社会趋利化甚至是唯利化的一个缩影,若要扭转这种令人堪忧的趋势,把原本就应该由民众共有共享的景观遗产实行免费或低价位开放,是个不错的突破口。

编辑:王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