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评论台湾两岸军事台商健康文化旅游视频资料周刊社区专题艺购
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近日,河南省文物局明确在今年推进二里头申遗的前期工作,将尽快编制好申遗文本,争取使遗址早日列入《中国世界遗产预备名单》,进而向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申报世界遗产。目前,洛阳市文物局正在与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偃师市等单位开展合作,收集筛选相关基础考古材料、二里头地形图及测绘图等资料,为编制申遗文本奠定基础。

    随着申遗前期工作的启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作为“华夏第一王都”的丰富内涵将得到充分保护与利用。“世界文化遗产申报需要大量工作要做,也需要一个过程,但我们会全力以赴,加快进度,争取早日列入申遗预备名单,力争申遗成功。”

    最早中国,从二里头开始

图片来源:网络

这是二里头考古遗址公园(2019年10月16日摄,无人机照片)。来源:新华网

    “从上世纪30年代,发现了商代殷墟遗址;1952年,发现了二里岗遗址;从1959年开始,徐旭生先生追寻夏文化,发现了二里头遗址。大多数考古学家认为,二里头遗址为夏代晚期都城,把中国历史向前又推了几百年。”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所长、研究员、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陈星灿说。

    陈星灿说,二里头遗址非常重要,是到目前为止国际学界最认可的最早的中国。从国家权力层面来说,良渚文明和二里头文化不是一个性质,不在一个层次。如果说良渚文明是古国文明,那么二里头文化应该叫做成熟的王朝文明。

    二里头遗址发掘历史与研究经历

位于河南偃师的二里头遗址3号基址,摄于2002年5月23日。图片来源:新京报

    考古工作人员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进行考古发现工作(2003年5月29日摄)。新华社发

    1899年甲骨文的发现和1928年安阳殷墟的发掘,证实了殷商的存在。对《史记·殷本纪》的肯定,必然引发出《史记·夏本纪》也为信史的认识。由此,二十世纪50年代考古界提出了夏文化探索的课题。1959年夏,中国著名考古学家徐旭生先生率队在豫西进行"夏墟"调查时,发现了二里头遗址,从此拉开了夏文化探索的序幕。经考古工作者对二里头遗址数十次的考古发掘,取得了一系列重大收获,1977年,夏鼐先生根据新的考古成果又将这类文化遗存命名为"二里头文化"。

    二里头遗址范围为东西约2公里,南北1.5公里。包含的文化遗存上至距今5000年左右的仰韶文化和龙山文化,下至东周、东汉时期。此遗址的兴盛时期的年代为公元前二十一世纪至公元前十六世纪的夏文化时期,考古界将其主要阶段称为"二里头文化"。

    从1960年至今,中国科学院考古研究所洛阳发掘队(今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二里头工作队)对遗址的发掘与研究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阶段:20世纪60年代初至70年代末 考古人员建立了一至四期文化框架序列,揭示了1号、2号宫殿基址,发现了青铜冶铸遗址,清理了不同等级的墓葬,确定了遗址的都邑性质。

    第二阶段:20世纪80年代至90年代 考古人员进行了一系列的抢救性发掘,其中包括铸铜作坊遗址;发现了多处建筑遗址和墓葬,出土大量陶器、青铜器、玉器、漆器、绿松石器等。

    第三阶段:20世纪90年代至今 自2001年起,工作队对宫殿区进行系统钻探与重点发掘,发现并清理大型建筑基址数座;对宫殿区及其附近的道路进行了追探,在宫殿区外围,发现了纵横交错的大路;2003年春季,对已发现的道路进行了解剖发掘,并发现了宫城城墙;2004年,又在宫城以南发现了另一堵始建于二里头文化第四期的大型夯土墙以及绿松石器制造作坊等重要遗存。

    “中国之最”:略窥二里头遗址的丰富内涵

  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1号巨型坑中用猪祭祀的遗迹(2010年11月28日摄)。新华社发

    ——中国最早的“紫禁城”

    2004年,二里头遗址发现一座东墙长300余米、北墙残长约250米、西墙和南墙分别残长100余米的宫城,总面积10万余平方米。虽然仅是明清紫禁城的七分之一左右,却是后世中国古代宫城的鼻祖。

  ——中国最早的城市主干道网

    2001-2004年,考古人员在二里头遗址钻探、挖掘出井字形大道,明确了城市规划、布局的框架。大路最宽处达20米,相当于现代公路4车道。在这条路上还发现了双轮车辙痕,比此前公认为最古老的车辙还早数百年,具有里程碑意义。

  ——中国最早的青铜铸造作坊

  二里头遗址出土的器物色彩绚丽、纹饰精美,得益于技术先进的官营手工业作坊。考古人员在宫城遗址南部发现了近2万平方米的青铜铸造作坊,陶窑、坩埚、铜矿石、木炭、陶范等一应俱全。

在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发现的绿松石龙形器(2004年9月27日摄)。新华社发

  ——龙图腾最直接、最正统的根源

  一件长64.5厘米的绿松石龙形器,是二里头文化的杰出代表。这条龙由2000余片绿松石组成,巨头蜷尾,龙身曲伏有致。其制作之精、体量之大,在早期龙形象文物中十分罕见,堪称中华民族龙图腾最直接、最正统的根源。

    二里头遗址形成的文化是中华文明主源头

图片来源:网络

这是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2019年10月19日摄,无人机照片)。

    中华文明的发端在哪里?二里头遗址、二里头文化在中华文明中的地位如何?中华文明探源工程首席专家、中国考古学会理事长、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考古研究所研究员王巍认为,二里头遗址形成的文化是中华王朝文明的主源头。

    王巍说,学界普遍认为,二里头遗址是夏代晚期的都城,中华王朝文明至少在夏朝就建立了,二里头就是出发点。经过60年的考古发掘,我们看到了夏代后期夏王朝都城的面貌,宫室制度、中轴线、多重院落等都对后来的商、周礼仪产生了深远影响,到明清时期,故宫的紫禁城仍然可以看到这种影响。这一系列制度的发端是在二里头遗址形成的。所以说,二里头遗址形成的文化应该是中华文明的主源头、主根,成为中华文明总进程的核心与引领者。

    “二里头遗址已经发掘了60年,他的重要性远远没有被国民所了解。我们要以二里头夏都遗址博物馆建设为契机,还原以二里头为代表的夏代王朝文明以及中原地区文明在中华文明起源中的地位、作用,让更多的民众了解,从而成为增强民族文化自信、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重要动力和源泉。”

    二里头遗址出土文物

    遗址中出土数件镶嵌绿松石的兽面铜牌饰,制作精美,表现出了极其熟练的镶嵌技术,是中国最早的铜镶玉石制品,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其他铜器还有生产工具刀、锛、凿等;武器戈、戚、镞等;乐器铃等。二里头遗址的玉器数量丰富,风格独具,器形有圭、璋、琮、钺、刀和柄形饰等,多为礼器。 还有大量石器、陶器、骨角器及蚌器等遗物,其中的青铜爵是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青铜容器。

编辑策划:张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