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评论台湾两岸军事台商健康文化旅游视频资料周刊社区专题艺购
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蜀世子宝”金印   图片来源:新华网

“蜀世子宝”金印   图片来源:新华网

    “蜀世子宝”金印,方形印台、龟形印钮,印面铸有“蜀世子宝”四字。印台边长10厘米,厚3厘米,含金量高达95%。“蜀”字证明这枚金印原为明蜀王府之物,“世子”为亲王嫡长子。从印文可知这枚金印为明代蜀王世子所拥有,既是蜀世子的身份象征,也是蜀王府历代世子传用之珍宝。“蜀世子宝”是国内首次发现世子金宝实物,也是目前唯一的一枚。


    2020年1月10日,第三期考古正式开始挖掘,4月28日结束,前后历时3个多月,发掘面积5000平方米,勘探面积10000平方米,出土文物10000余件。主要为金银器,包括金银币、金银锭、金银食具、金银首饰和金银服饰等。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现场(4月15日摄,无人机照片)。新华社记者刘坤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现场(4月15日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2005年岷江河道内修建饮水工程,在施工过程中发现一段木鞘,内藏7枚银锭;2011年岷江河道内取沙,发现了金册、西王赏功等文物;2013年以来江口沉银遗址遭到严重盗掘,2016年国家文物局批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联合国家文物局水下文化遗产保护中心、眉山市彭山区文物保护管理所对江口沉银遗址进行考古发掘。

    ———2017年4月,四川彭山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水下考古首期收官,发掘面积约2万平方米,出水文物3万余件,实证了张献忠江口沉银的传说。“江口沉银遗址”成果入选“2017年全国十大考古新发现”。 

    ———2018年1月24日,江口明末战场遗址正式开始第二次考古发掘。此次考古发掘,前后历时近3个月,发掘面积10000平方米,共出水文物12000余件,其中最为重要的是发现了一枚蜀王金宝。

    ———2020年1月10日,第三次水下考古正式开始挖掘,4月28日结束,前后历时3个多月,发掘面积5000平方米,勘探面积10000平方米,出水文物10000余件。

金器出水现场    图片来源:网络

金器出水现场     图片来源:网络

    据地方县志记载,1646年,明朝末年著名农民起义首领张献忠顺岷江南下转移财物,在此遭明将杨展伏击,战败船沉。当地几百年来传说不断,称有整整1000船金银财宝沉于江底,有歌谣说:“石牛对石鼓,银子万万五。有人识得破,买尽成都府。”然而由于并无正史记录,对于江口沉银是否存在、具体地点在哪儿,之前史学界长期存在争议。直到2017年的首次考古发掘,这一传说终于得到证实。

    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中国社科院历史研究所研究员周远廉曾说过,张献忠确实是个有钱人,目前已知出土的宝物,还远远不是张献忠宝物的全部。“明末藩王,待遇都很好,不仅皇帝给得多,还有其他收入,都很有钱。当年李自成攻打开封,周王马上就筹集了50万银两,赏赐下属。”周远廉说,张献忠沿着陕西,过河南、河北,入湖北、湖南,再进四川,一路抢杀达官显贵,“收获的财宝不可计量。”

    历经多次发掘,“江口沉银”遗址为世人带来诸多惊喜,明末的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军事环境等得也以重现。

江口沉银遗址考古发掘现场(4月15日摄)。新华社记者刘坤摄    图片来源:新华网

1644年,明末形势图,图中的大西是明末张献忠创立的割据政权搜刮民产也是张献忠巨额财富的来源之一

    “江口沉银”考古及大量出土文物,为研究张献忠部农民军及大西政权提供了新的实物证据。作为张献忠部农民军辗转征战路线的佐证和大西政权在川活动的物证,在证实其征敛粮饷方式以及与明朝各地王府、地方官府关系的同时,也凸显了考古文物资料在历史研究中的重要性,说明即使是在明清史领域,考古文物资料同样具有基础史料的地位和至关重要的作用。


    运用这批新出土的考古文物资料,探究张献忠农民军及大西政权这一-老题目,有很多问题都需要考和做进一步地追问。

    相关链接:

            张献忠“江口沉银”

            张献忠“江口沉银”的面纱缓缓揭开

            江口沉银遗址出土“蜀世子宝”金印

            “江口沉银”第三期考古发掘 中国首枚世子金印出土

            当考古遇上“黑科技”——江口沉银遗址考古秘辛

编辑策划:张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