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新闻评论台湾两岸军事台商健康文化旅游视频资料周刊社区专题艺购
文化信息文化观察文化人物考古发现古今杂谈文史知识文明探源申遗·保护文物收藏悦读

“考古中国”重大研究项目新进展

图片来源:国家文物局

    11月25日,国家文物局在京召开“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通报了河南二里头遗址、安徽禹会村遗址、河南时庄遗址、余庄遗址、黄山遗址等5项重要考古发现。这些重要新发现,将有力推动夏文化研究、中华文明起源研究等重大学术课题。

 河南偃师二里头遗址

 二里头都城中心区的多网格式布局示意 国家文物局供图

二里头都城宫城南墙西段平面   国家文物局供图

二里头都城宫西一区南墙垣平面 国家文物局供图

二里头都城宫北路西延及道路南侧的夯土墙  国家文物局供图

图片来源:百度

   考古成果:

    二里头遗址位于河南省偃师市翟镇二里头、圪当头、四角楼、北许四村之间。现存面积约300万平方米。自1959年发现并发掘以来,累计勘探近200万平方米,发掘约4.5万平方米。二里头遗址的考古发掘已持续了四十多年,遗址内发现的二里头文化遗迹有宫殿建筑基址、平民居住址、手工业作坊遗址、墓葬和窖穴等;出土有大量石器、陶器、玉器、铜器、骨角器及蚌器等遗物,其中的青铜爵是目前所知中国最早的青铜容器。遗址中还出土数件镶嵌绿松石的兽面铜牌饰,制作精美,表现出了极其熟练的镶嵌技术,是中国最早的铜镶玉石制品,也是不可多得的艺术珍品。其他铜器还有生产工具刀、锛、凿等;武器戈、戚、镞等;乐器铃等。二里头遗址的玉器数量丰富,风格独具,器形有圭、璋、琮、钺、刀和柄形饰等,多为礼器。二里头遗址是二里头文化的命名地,并初步被确认为夏代中晚期都城遗址。

   重要意义:

    重大考古发现始见于二里头文化晚期的1号、2号宫殿基址,是此前学术界确认的中国最早的大型宫殿基址。进入二十世纪90年代以来,二里头遗址的发掘面积进一步扩大,成果层出不穷。2004年,考古人员在2号宫殿基址下面发掘出了一座时代更早、规模更大、结构更为复杂的大型建筑基址,将迄今为止可确认的中国宫城的最早年代提前约百年左右,为中国早期国家形成、夏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依据。对研究华夏文明的渊源、国家的兴起、城市的起源、王都建设、王宫定制等重大问题具有重要的参考价值,学术界公认为中国最引人瞩目的古文化遗址之一。

 安徽禹会村遗址

图为2020年禹会村龙山文化城址考古工作平面图 国家文物局供图

禹会村龙山文化城址局部堆筑剖面图   国家文物局供图

禹会村龙山文化北城垣内壕沟  国家文物局供图
 

   考古成果:

    安徽蚌埠禹会村遗址发现并确认一座龙山文化城址,年代距今4400年-4100年,整体规模超过18万平方米。现存东、北两段城墙,长300米-600米,以往发现的“祭祀台基”应是城址东城墙的一部分。城墙均堆筑而成,仅存城墙基础,宽18米-25米,城墙内外分别挖有壕沟。北城墙现存长度约300米,东城墙现存长度约600米,西、南城墙已被淮河冲毁,以往发现的“祭祀台基”应是东城墙的一部分。根据已发现的城垣走向,复原城址规模至少18万平方米。

    三种祭祀坑的出土器物,显示出了两种不同的现象,一是小型器物如蛋壳陶类的高柄杯,器形规整,制工讲究,火候较高,应为陶器中的高档品;二是大型陶器,多见鬶、盆、罐、鼎、器盖等,火候较底,制作粗糙,陶质极为酥松,有的甚至在清理后能明显看出器物的造型,但却无法提取,而修复起来的陶器多数有严重变形,应该不为生活中的实用器,而应属于专为祭祀而烧制的祭器。

   重要意义:

    “禹会村龙山文化城址是迄今考古发现淮河中游地区规模最大的龙山文化城址,是江淮地区文明化进程的重要实物资料,也为古史传说的研究提供重要线索。”专家认为。因此,禹会村遗址的考古发掘与研究,是揭开淮河流域文明化进展的一把钥匙,同时,也在江淮地区的文明探源中,起到了重要的学术支撑,对探讨中国古代文明因素的起源及发展历程具有重要意义。

 河南时庄遗址

图为时庄遗址遗迹分布图   国家文物局供图

夯土大墙南部剖面(由西向东)  国家文物局供图

“土墩”型仓储建筑俯拍图(上为北,东半部解剖发掘至活动面)  国家文物局供图

   考古成果:

    时庄遗址位于河南省周口市淮阳区四通镇时庄村,总面积约10万平方米。碳十四测年数据表明年代为距今4000年-3700年左右。聚落中同时期的遗存以粮仓遗迹最多,极少见灰坑、水井、陶窑、房址、墓葬等其他类型的遗迹。“考古发掘表明,在面积约5600平方米的人工垫筑台地外围有宽且浅的围沟,人工垫筑台地上发现有一座具有居住功能的连间房F1、28座仓储遗迹以及两周夯土墙,粮仓遗迹围绕于F1外围,并以外侧夯土墙为界集中分布。两周夯土墙在台地的东南部有较为明显的缺口,应为进出通道。”粮仓遗迹根据建筑形制可分为两类:第一类为地上建筑,共12座,平面形状为圆形。建筑方式是以土坯垒砌成多个高于地表的“土墩”立柱。其上铺垫木板作为仓底,木板之上再以土坯围砌一周形成仓壁,上部封顶。第二类为地面建筑,共16座,建筑方式是以土坯直接垒砌墙体,依据平面形状不同又可分为圆形7座和近方形9座。在保存较好的仓储遗迹废弃堆积的底部检测出组合较为单一的植硅体,主要来自粟、黍类作物的颖壳以及芦苇类植物(推测为直接铺垫或其他编织物),此外,土壤中也检测出黍素成分。结合仓储遗迹的建筑形制,判断其应为粮仓。

   重要意义:

    专家表示,时庄遗址是我国目前发现的夏代早期粮仓仓城,为研究中原地区早期国家的粮食管理和赋税制度等提供了重要的实物材料。时庄遗址粮仓遗存的年代相当于中原地区的“新砦期”阶段,为了解夏王朝的社会组织结构和早期国家治理能力等方面具有极其重要的价值。

 河南叶县余庄遗址

图为余庄遗址发掘区域航拍图  国家文物局供图

M10  国家文物局供图

M10内二层台上随葬器物    国家文物局供图

   考古成果:

    河南平顶山余庄遗址是一处规模较大的龙山时期聚落遗址,发现墓葬、房址、窖穴等遗迹50余处,发掘出土器物近200件。其中,龙山文化M10是迄今河南境内已发现的随葬器物最丰富、等级规格最高、礼制色彩最明确的龙山文化墓葬。墓葬保存完好,面积3.12平方米,单棺,棺内葬有一人,仰身直肢葬,头东向,颅骨上有朱砂。棺外北侧还陪葬一人,亦为仰身直肢葬。墓内随葬器物有33件,均为陶器,以泥质黑陶为大宗,极个别为灰陶。32件陶器放置于墓室内东部二层台上,1件放置在墓室内人腰部左侧。这些随葬陶器包括食器、酒器两大类,排列有序,器类成组,呈现出鲜明的礼制色彩。陶器形体较小,制作精良,属于明器。在遗址北部发现两条壕沟,一条呈西南至东北走向,另一条呈西北至东南走向。在两条壕沟内发现大量龙山时期陶片,以泥质灰陶为主,另有少量黑陶和红褐陶。

   重要意义:

    余庄遗址龙山文化墓地的重要发现,为研究新石器时代晚期中原地区的礼制起源、社会复杂化进程提供了重要的实物资料。

 河南南阳黄山遗址

图为黄山遗址系列石钻 国家文物局供图

仰韶大型房址F2局部  国家文物局供图

图为屈家岭M77中象牙弓饰玉钺骨樽 国家文物局供图

   考古成果:

    河南南阳黄山遗址是一处新石器时代晚期大型聚落遗址,总面积约30万平方米。考古发现仰韶文化晚期大型“前坊后居木骨泥墙式”建筑3座、工棚式建筑2座,屈家岭文化中小型玉石器作坊址7座、大型夯基1座、墓葬82座、祭祀坑2座、瓮棺葬73座,黄山的文化遗存相当丰富,出土了鼎、钵、壶、盆、罐、豆、碗、盘、杯、器座、环、纺轮等各种陶器,除陶器外还出土骨器57件,石器67件。其中石器有斧、铲、镰、 凿、砺石等;玉器有铲、凿、璜;骨器有镞、簪、针、锥环、匕等;陶器有鼎、钵甑、罐、 碗、杯、盆、纺轮、弹丸等。制法均以手制为主,兼有轮制。屈家岭文化以墓葬M18、M77和一批玉石工匠墓为代表的屈家岭文化墓地等级森严、人骨保存较好,出土梯形独木棺、双玉钺、单弓、成捆骨簇、少量陶器、大量猪下颌骨等重要遗物,M77随葬的猪下颌骨约在400个以上。

   重要意义:

    “黄山遗址应为仰韶文化晚期至屈家岭文化时期大型玉石器生产‘基地’性质的聚落遗址,为研究新石器时代晚期手工业技术发展、资源与生业模式及区域社会文明化进程提供了重要材料。”有关专家表示。

    据介绍,此次通报的五项重要发现,将有力推动夏文化研究、中原地区文明化进程研究等重大学术课题。国家文物局将在“考古中国”重大项目的整体框架下,围绕夏文化与夏代史研究、中华文明起源研究等重大历史问题,加强统筹部署,持续推动有关地区文物部门、科研机构集中力量攻关,不断取得新突破。

    相关链接:

             河南发现夏代“粮仓城邑”

             中国发现目前年代最早的夏代早期粮仓仓城

             五个重大项目考古成果为中国夏文化增强信度

             河南南阳发现5000多年前大型玉石器生产“基地”

             五项重大项目考古成果力推夏文化和早期中国研究

             禹会村龙山文化城址为“禹会诸侯”等提供新材料

             河南偃师二里头:发现中国最早的多网格式都城布局

             寻找“夏”——聚焦“考古中国”重大项目重要进展工作会

编辑策划:张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