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华
文化
本网
首页
“河东之光—山西酒务头考古成果展”开展
        由中国国家博物馆与山西省文物局共同主办的“河东之光——山西酒务头考古成果展”10月25日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展出,展期两个月。展览借助丰富的展品,从不同侧面呈现出以鼎为代表的礼器组合,独具特色的酒器组合,以及征战、出行、工艺、音乐等不同文化形态,较为完整地展示了酒务头遗址的重要考古成果。

    10月25日“河东之光——山西酒务头考古成果展”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对公众开放,这是酒务头遗址出土文物首次大规模公开展出。本次展览精心遴选170余件组出土文物,与国家博物馆藏部分西吴壁遗址出土文物等一起,共同构成边陲礼乐、尚酒时风、兵戎重地、装饰驾乘四个主体单元。通过以鼎为代表的礼器组合,独具特色的酒器组合,以及征战、出行、工艺、音乐等不同文化形态,较为完整地展示了酒务头遗址的重要考古成果。

    酒务头遗址位于商王朝统治区域的西部边陲,拥有丰富的盐、铜资源,墓地主人所代表的族群在拱卫都城、调运资源方面起着重要作用,是晚商时期河东地区诸多地方势力中的翘楚,在千里河山之间留下了丰富多彩的青铜文明之光。这里出土的青铜器、陶器、玉器、骨器等珍贵文物多达数百件,其中5座带墓道的“甲”字形大墓在墓葬形制、埋葬习俗、器物组合和纹饰风格等方面都体现出与商文化演进过程的同一性,出土青铜器上的“匿”字族徽铭文则为探寻墓地主人的古国踪迹和人文渊源提供了重要的身份标识。

     第一单元“边陲礼乐”展示酒务头墓地的礼乐文明发现。墓地是一处拥有带墓道大墓的大型晚商贵族墓地,为研究商代墓葬的形制结构、葬俗、墓道功能与等级关系提供了极好的资料。出土青铜器上的族徽铭文表明,该墓地应为“匿”族墓地,从而为“匿”族青铜器找到了归属。虽地处边陲,但在商文化的深刻影响下,酒务头墓地大墓的形制、青铜礼器组合和器型纹饰风格等表现出其与商文化演进过程的同一性与复杂性。与多样化的装饰手段相适合,此时已经有较多的乐器应用,而且成套系,显然具备了一定的演奏功能。

    第二单元“尚酒时风”展示酒务头墓地与酒文化相关发现。出土了商代常见的成套酒器,受商王朝核心区的影响颇深。青铜礼器是商周奴隶主贵族明贵贱、辨等列的标志物,觚、爵等更成为商代贵族世袭罔替的历史见证。商人青铜礼器以酒器为中心,商晚期墓葬中,觚、爵常等量配对出现,成为当时礼器组合的核心。觚爵套数的多少与墓主的等级、地位密切相关。在实际用途上,觚、爵均属酒器,在重酒之风盛行的商代,青铜觚、爵始终是青铜礼器组合中最核心最重要的器物类型之一。鉴于商人酗酒亡国,周初下达了禁酒令,西周早期墓葬中,觚.爵等酒器在礼器中的地位已经下降,西周中期以后青铜觚、爵逐渐消失,其他酒器也基本不见。

    第三单元“兵戎重地”展示当时的工具与武备情况。商灭夏之后,为了巩固政权,消除夏的残余势力给西北边疆带来的隐患,在晋南地带构筑了具有军事防御功能的垣曲商城、东下冯商城等,作为拱卫王畿地区的一道防线。商人与诸方国既有联盟又有战争,时战时和,晋南因此成为兵家必争之地。酒务头墓地内出土了数量众多的武器,包括青铜的钺、斧、戈、镞等,一个墓内达数十件,象征了武力的强势。

    第四单元“装饰驾乘”展示与古人生活和出行的文物。车马是最重要的陆路交通工具之一,自古以来在人们的社会生活中扮演着重要角色,表现在生产、战争、政治、礼仪等诸多方面。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和使用车的国家之一,在属于夏代的二里头时期已发现了车辙遗迹,畜力车是古代先民陆上最重要的交通工具,殷墟考古发掘的商代车马坑是中国畜力车最早的实物标本。也有说法认为商周车马可能是西方文化影响的产物,反映了早期的中西文化交流。周代是车马制度趋于成熟的时代,马车作为交通工具,是等级身份的标志,还是重要的作战工具,战车的多少成为一个国家强弱的标志。在先秦时期,马车既是重要的军事装备,同时又是统治阶层专用的奢侈品和社会地位的象征,逐渐形成了一整套与帝王公卿身份地位相匹配的车辂制度。造车对手工艺要求极高,是古代的高科技,集木工、漆艺、冶金、皮革等百工于一身,文献称“一器而工聚焉者,车为多”。

    同时,本次展览还通过墓室场景三维展示、考古现场照片和考古发掘专题片等多种形式,向观众展示了酒务头遗址考古发掘工作的复杂科学过程。

编辑策划、拍摄、视频制作:张祝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