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化信息
百年老号一得阁:从臭墨危局到墨香再起
华夏经纬网   2017-01-11 09:10:14   
字号:

  ▲一得阁制墨大师何平

  ▲添加压墨的原料

  ▲成品包装流水线

  ▲贴商标

  ▲一得阁制墨大师尹志强

  ▲一得阁总经理王杰

  “墨汁制从一得阁,书林谁不颂先河”,著名书法家启功先生的这两句诗是对北京老字号“一得阁”的精准评价。“一得阁”的古法制墨技术也被列为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然而,一度,在北京很难再买到真正的“一得阁”墨汁了。不仅假货流行,即便是印着真的“一得阁”商标,墨汁也失去了墨香,留下的只是墨臭。这样一家老字号,一下子陷入到了“臭墨危局”之中。

  不过,“一得阁”的非遗传承人却始终没有放弃他们的理想,在他们的努力下,这家百年老字号墨香重启。最近,“一得阁”新的产品“上品云头艳”研制成功,点燃非遗传承人心中的希望。未来这家老字号将如何走下去?“我们一得阁现在是牛得只剩墨了。”总经理王杰说下一步“一得阁”打算走到中小学,走进社区,让“一得阁”这一品牌向下生根发芽。

  非遗传承人与画家的对话

  2017年元旦前夕,在北京琉璃厂,“一得阁”举办了一场名为《名家·名匠——对话一得阁》的试墨论坛,邀请了八位国内的书画家来试用他们即将推出的新墨——上品云头艳。并在试墨之后与上品云头艳的创制人,同时也是一得阁的第三代制墨传承人、古法制墨的国家级非遗传承人:尹志强和何平,进行现场对话,共同探讨上品云头艳的墨品。

  云头艳本是由一得阁的创始人谢崧岱创制的第一等好墨,因其含紫玉之光,乌黑而有神韵,犹如彩云般艳逸,故而得名云头艳。但是,因其工艺复杂,谢崧岱去世后,云头艳便失传。直到2003年,一得阁的员工在整理资料的时候发现了《云头艳记》。于是,通过该书以及一得阁内部传下来的老墨块,何平等人成功的重制了云头艳。

  2016年年初,一得阁计划要在原有的云头艳的基础上研发一款更高端的产品。而作为当年重制云头艳的成员之中,唯一还未退休的人,这个任务自然就落到了何平的肩上。尹志强则负责将何平研制的配方制作成墨汁。在2016年将近一年的时间里,两人反复试验了将近一百多次,才有了这次试墨论坛上的上品云头艳。

  在试墨结束后,人未到而墨香先至的尹志强,与给人的感觉就像是隔壁家阿姨的何平,与前来试墨的八位书画家分坐两边,开始了名家与名匠的对话。

  作为第一个与制墨人对话的书画家,北京美协会员、西城区美协常务副主席贾志仁非但没有提出任何的质疑,反而用“匠心造化妙入神”来形容上品云头艳的墨品。此言一出,之前看上去还有些忐忑的尹志强与何平都如释重负,一起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但是,在谈及近年来一得阁墨汁的总体质量时,贾志仁则说:“2015年以前,一得阁的墨还是有些问题,其中一个主要问题就是时间稍微一长墨就变臭了。2016年以来,就再也没有出现过这种问题。”

  墨,臭了!

  不单是贾志仁,普通的一得阁用户也有类似的看法。

  就在试墨会的这天,两位老人来到一得阁大厦买墨。当北青报记者问他们“这附近是琉璃厂,卖墨的商家特别多,为什么非来这里?”一位老人便说:“全是假货,放两天墨就臭了!我坐了两个多小时的车,从房山过来,就是想看看这世上还有没有真正的一得阁的墨了!”

  为什么号称“一艺足供天下用”的百年老店一得阁会出现臭墨的情况?在被北青报记者问及这个问题的时候,尹志强与何平都将时间的指针调回到了6年之前。

  2010年,一得阁的老厂长退休,经顺义分厂负责人黄某介绍。现年47岁,曾从事市政工程的宋万新成为一得阁的新掌门。董事会原本希望这位“既懂经营管理,又有经济实力”的宋万新,能够带领一得阁迈向一个新高峰。可是宋万新上任还不到半年,一得阁就开始出现大面积的臭墨情况。

  臭墨的最主要原因在于用人。尹志强在回忆当时的情况时说:“有一次开会,我和宋万新说,何平和我,她出方子,我制墨,保证一得阁的墨没问题。可他对一得阁的老员工都不怎么用,我和何平也是一样。他招来的人,除了他的亲信和亲属,剩下的人三个月试用期一满,都给轰走了,墨能不臭嘛?”

  低工资也是让尹志强他们寒心的一个原因。尹志强说自己作为一得阁制墨技艺的第三代传承人,宋万新却给他全公司最低的工资,一个月仅有2000块钱。“想请我的人多了,宋万新给我两千,别人给我两万!我就是为了一得阁,我都没有去!”尹志强说。

  除了用人,用料是另一大主因。

  宋万新为了降低制墨成本,用了很多品质低劣的原料。何平第一次看到这些原料时,就说这些原料如果用了,墨的质量一定会出问题。但是宋万新不但不以为然,到最后,为了不让何平插手墨汁生产,宋万新点名不让何平去一得阁在顺义的生产厂。

  在宋万新任总经理的2010至2014年间,一得阁墨汁的臭墨情况可以说是越来越严重。特别是在宋万新被捕之前的2014年9月,墨汁的不合格率一度高达80%。随着墨品质量的急剧下降,整个公司也濒临解体,员工人数从上百人一下减少到只有20几个人。

  柳暗花明“独义村”

  从2010至2014年间,一得阁和一得阁的墨都已经被宋万新搞“臭”了。但是,在房山区长阳镇的独义村里依然飘着一缕墨香,尹志强和何平在尽他们所能为一得阁保住最后的尊严。

  当时,在独义村的一间违建房屋里,年过半百的尹志强和他的两个徒弟在最简陋的环境里“酿制”着世上独一无二的墨香。虽然,独义村的日产量不足百箱,但是,从2011年下半年开始,有客户开始点名要买独义村的墨,而且一发不可收拾。起初,宋万新不让销售独义村的墨,后来需求越来越大,宋万新无奈只好允许销售,但是附加了一个要求,独义村的墨必须要和顺义的墨一起捆绑销售。

  到了2013年10月,尹志强退休了。临走之前,尹志强和时任一得阁独义村分厂的厂长马静荣说:“只要厂里有需要,您就给我打电话。”带着无尽的不舍和无奈,尹志强离开了他为之奋斗了三十余年的一得阁。

  随着尹志强的退休,所有的重担都落在了何平的肩上。她所要面对的最大的困难则是宋万新送到独义村的劣质原料。

  “那些原料的味道实在是太难闻了,我和宋万新说这些料没法制墨,让他给我换料,可是他还是给我这些东西。”于是,何平只能在配方上下工夫。可是当时的实验室根本不具备做实验的条件。所以,只能先在机器上生产,看生产出来的墨的成色。第一次生产出来的墨,凝住了。于是修改配方,再生产,再看。结果,第二次的墨托不住碳粉,托不住碳粉,墨汁就挂不住颜色。于是再改,再试。最后,连她自己都记不起来改了多少次。终于,凭着这些劣质原料,何平做出合格的墨汁了,无论是最高端的云头艳,还是最普通的学生墨汁,通通都能通过质检。

  否极泰来

  宋万新因诈骗罪在2016年5月4日被判处无期徒刑,随后北京嘉禾国际拍卖有限公司入股一得阁,这家百年老店总算是盼来了好日子。

  从有形资产来说,嘉禾入主的时候,一得阁已经是资不抵债了。嘉禾在进调财务和法务的时候发现,一得阁已经到了破产的边缘。一得阁现任总经理王杰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候说道:“嘉禾当时的想法就是不能让一得阁倒下。”尹志强也说:“王杰当时和我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们这一代人别想挣钱,我们的工作都是为了下一代人,前人种树,后人乘凉,就是这么回事!”

  “启功先生当年就说过嘛:墨汁制从一得阁,书林谁不颂先河。”在谈到一得阁的无形资产和品牌价值的时候,王杰说:“近代以来的书画家里,你举不出一位没有用过一得阁墨汁的。就连我当年做师参谋的时候,在作战地图上做注记用的墨汁,那都是一得阁的墨汁。”

  但是,面对积弊已久的一得阁,起初王杰也是头疼不已。特别是宋万新的人,居然找来 30多个人,开着警车、穿着警服、戴着头盔、举着警棍、拿着盾牌,包围了一得阁总部大楼,不让王杰进楼办公。

  见这些人无动于衷后,王杰果断报警。西城公安到了以后才知道,原来这三十个人是假警察,十分钟后,这些人留下全部警械撤走了,王杰进楼办公。

  而相比宋万新的遗留人员,更让王杰担心的还是一得阁的墨。

  宋万新在的时候,研发没有任何投入,手底下也没有人。所以,何平原本是打算熬到退休就走。当何平找到王杰表示了这一想法后,王杰说:“退休可以办,但是您不能走,您是真正的技艺传承人。您要是走了,就没人了,连个接班的人都没有。”所以,王杰先是给何平拨了十万的科研经费,又聘了三个学化学的大学生,这一系列的工作促使何平留了下来。

  这时,如何能让尹志强重新出山就成了重中之重。而一次意外的机会,为尹志强回归一得阁铺平了道路。

  墨香:真正的一得阁

  王杰和尹志强的第一次见面是在2015年9月。当时因为独义村的工厂需要搬迁,尹志强过来帮忙。二人经过马静荣厂长的介绍,很快便熟识起来,交谈之中,二人发现彼此同年生人,王杰只比尹志强大了几天。尹志强便说:“那我以后就叫您小哥吧。”王杰笑着一口答应了下来。

  二人的初次见面都给彼此留下了很好的印象。而这也使王杰顺利地让尹志强回归一得阁。

  在尹志强回来之前,一得阁的墨总会有异味,众人反复琢磨,但是总是找不到问题的根源,尹志强回来后马上就发现了问题所在。原来,在三辊机压墨的时候,骨胶会出现粘辊的现象,工人就会用一把铲子,把骨胶铺开,铲子用完了以后,会放在一个小桶里,这个小桶每天要刷。

  尹志强就发现,刷桶的时候用的是生水,刷完了以后没有控干水分,也没有用开水烫一下桶。尹志强当时说,我不敢确定是不是这里出了问题,你们先把这个事情解决一下。后来,工人按照尹志强吩咐的去做,不再用生水刷桶,这最后的“臭墨”也随之烟消云散。

  而一谈到制墨,尹志强的话匣子一下就被打开了,而这之中则有两个字让他津津乐道,那就是:火候。当被记者问到,压出什么样的墨代表火候恰到好处?尹志强听完便笑着说:“古人是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我这压出来的墨能当镜子的时候,就说明现在的火候正好!”

  而也正是凭借着这恰到好处的“火候”,一得阁墨汁的一次性合格率从他回来之前的40%。一下涨到了现在的90%,最高的时候达到了98%。所以,在尹志强回来后,王杰笑着说:“现在的墨才是真正的一得阁的墨!”

  向下生根

  如果说留下何平并请回尹志强是完成了一得阁的“继往”,那么,对于王杰来说,下一步就是要在“继往”的基础上做到“开来”。

  王杰发现一得阁的产品结构是一个橄榄形,高端和低端产品都不突出,所以他希望把产品结构调整为金字塔形。他曾经做过一个市场调查,调查结果表示,相比于同类产品,很多消费者都更认可一得阁墨汁的质量。但是因为产品结构的缘故,导致一些消费者认为一得阁墨汁的价格偏高。特别是在初学者中间,这个问题尤为明显。所以,王杰命人研发了一款面向初学者的“一得阁练习墨”。

  “如果只考虑利润,不考虑社会责任,那根本就不会有这款墨。”王杰说道,“所以练习墨的出现,既是我们为了调整产品结构而迈出的第一步,也是为了承担社会责任,而向一般消费者做的倾斜,让初学者有更合适的墨汁可用。而且它的销量也很好,今年9月份,练习墨上市后第一周就卖了1000多箱。”

  而除了墨汁之外,王杰还希望拓宽一得阁经营领域。“咱们平常开玩笑总是说一个人穷得只剩钱了,我们一得阁现在是牛得只剩墨了。”所以,在墨之外,王杰还希望拓宽一得阁的产品种类,比如已经恢复印泥,国画颜料以及文房四宝中的笔和纸的生产。

  对于提升一得阁的社会影响,王杰也有着清晰的思路。2014年,教育部曾发布《完善中华优秀传统文化教育指导纲要》,《纲要》中明确提到要让书法走近中小学课堂。“所以,一得阁打算在中小学和社区学校之中,做一些与一得阁品牌相称并能够拓展一得阁品牌空间的工作。响应国家政策,去学校里组织一些书法进课堂的活动,争取在社会效益和企业效益上取得平衡。”

  本版文/实习记者 郭怀毅

  本版摄影/本报记者 崔峻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首都博物馆举办“文化北京”图片展
·恋爱交友真人秀《单身战争》首播 何炅透露节目没剧本
·中国科幻电影元年何时来?
·业内热议戏曲传承发展:与其修改经典 不如创造新声
·2000多艺术家相聚“百花迎春”
·大年初一档忒热闹,多部影片进出忙
·“文化中国·四海同春”慰侨访演启动
·年味儿渐浓(图)
·2017北京出版交易会:童书占半壁江山 连环画再度升温
·北京市首家街道朗诵艺术团挂牌
·“和合家风”主题展讲家训家风
·首博下周“直播”千年燕赵生活
·蒋小涵转型戏剧制作人 将助力“戏影联动”(图)
·广西将办首届壮语春晚 集中展示壮族文化艺术精品
专题
  更多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传播中国传统文化底蕴 文化类节目火爆荧屏
·观灯会舞狮子猜灯谜 正月十五红红火火闹元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7年9月文化关键词
·中国各地纪念孔子诞辰2568周年
·盘点2017年8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7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6月文化关键词
·盘点2017年5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365
   
·今年为何“闰六月”?系农历六月没有“中气
·丁酉鸡年有两个农历“六月” 共59天
·中国衣裳:那些你不知道的穿在身上的文化
·丁酉话鸡:十二生肖中唯一的禽类
·习近平言“闻鸡起舞” 为何鸡年被称作“吉
编辑推荐
 
·《故宫服务》正式发布 全方位展示故宫贴心
·中国当代文学引发海外汉学研究热
·故宫海选工匠修缮养心殿 木作工匠比拼“精确
·北京国际摄影周开幕 多幅航拍作品展现中国
·数字体验展亮相故宫!为您展现有“AI范儿”
·故宫售票处结束92年历史 今起实行全网售票
·湄洲妈祖巡台归来:102天巡安19个县市 催化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中哈合拍电影《音乐家》出品人沈健:让世界
实体书店已死?亚马逊、当当网却不这么看!
写作软件:三分钟完成3000字小说
“中国醒狮之乡”广东湛江醒狮团参加央视元
16岁才女中国诗词大会走红 自学大学经济
掩盖罪行 鲁迅遭段祺瑞政府“通缉”的真相
太监秘史:中国古代宫廷最神秘、最奇异的人群
螨虫危及唐代含光门 土遗址保护是世界难题
杜甫在诗中竟然预测到了李白之死
面朝大海, 春暖花开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