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物收藏
深圳藏家的“红楼遗梦”
华夏经纬网   2007-07-05 10:42:38   
字号:

  他是深圳藏家,入行8年,主要收藏明清瓷器、字画古玩。去年6月因为一部《红楼梦》残抄本,他的名字从此与《红楼梦》紧密相连,两者的关系被定义为“卞藏脂本红楼梦”,这也是北京图书馆出版社出影印本用的书名。今年6月,国家图书馆为“卞藏脂本”召开鉴赏研讨会。他携书前往,作为一个有着爱“红”之心、聚“红”之愿、终得奇缘的藏家,有幸亲聆红学及古籍专家们所称“50年来《红楼梦》脂抄本新发现”的真伪之辩。

  他叫卞亦文,还是以“砸假”著称的《天下收藏》栏目的总策划。

  收藏件件艰难

  卞亦文1999年正式涉足收藏,让他讲讲他的收藏故事,他显得有些无奈,“真没有什么故事,我的收藏都是通过主流市场,参加有资质诚信的拍卖会,或是从文物商店买回来。”

  收藏的过程是轻松还是艰难?

  “件件艰难。”卞亦文说,因为几乎每次收藏都与他的预计不同,要花出比预期高出很多的价钱才能拿下。让他记忆深刻的是2003年嘉德拍卖公司的一次拍卖会上,有一件从美国回流来的乾隆脂胭红赏瓶,底价20万元。他当时的心理价位是80万至100万元。场上竞价激烈,每次叫价场上手都举得跟树林似的。竞价到100万元时,只剩下他与另一个买家,他开始1万1万地往上加价,直到148万元对方退出,一槌定音。这个价位超出了所有人的心理预期,加上其他费用,这件脂胭红赏瓶共计163.8万元。

  之所以这么志在必得,卞亦文的说法是一为喜欢,因为此瓶唯有一件,收藏的最高取向就在于独特性,二是与拍卖气氛也有一定关系。三个月前,他将此瓶再次投入拍卖,拍得538万元。他说自己收藏首先是在于喜欢,并不为投资获利,若真想赚钱,倒不如经商来得快,毕竟收藏门槛高,技术难度大。他每次买东西是不考虑回报的,但对艺术品来说,藏家本身只是一种过客,再说经济能力有限也不可能只收不出。

  流动的藏品中一直不曾淘换的是他1999年购得的一件瓷器,那是他的第一件藏品,却足以观照此后他所有收藏的感受与心路历程。他从小喜欢历史,1991年高考时,经管、金融成为热门,他填的前二类志愿都是文史甚至考古专业,偏偏被录取就读的是金融专业。之后在银行工作那几年,他开始着迷收藏,起初是买书与资料看,书上有一款雍正粉彩画人物的瓶子,他看着喜欢。谁想有一次借出差之便他去上海文物商店,走进去一眼就看见那只瓶子放在柜里。他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很紧张地问了价钱,3.6万元,可身上没带多少现金,又不敢走开,生怕趁取钱的工夫被人买走了。最后他守住瓶子,叫朋友送钱过来才遂愿。其实那瓶子已经库存了好长一段时间。

  典藏《红楼梦》成日常生活

  红学典籍,是卞亦文最喜欢的收藏品,尽管在他的收藏中只占很小的一部分。目前,他藏有三种《红楼梦》版本,程甲本红楼梦初刻本、被红学界称为新发现的残脂本、1891年版的《红楼梦》英译本。

  古本《红楼梦》版本可以分为“脂本”和“程本”两大系统。“脂本”是以脂砚斋评本为体系,所延续下来的手抄本,绝大部分“脂本”只有前80回,被认为更接近曹雪芹的原作。“程本”主要指程甲、程乙两个本子,为乾隆年间的刻印本,有120回。

  四年前他以18万元拍得程甲本。2003年7月间,他在北京出差听说中国嘉德拍卖公司要拍卖一本“程甲本红楼梦初刻本”,此书先后历经郑振铎、俞平伯等名家收藏,底价18万元。那天竞拍现场竟无人举牌应拍,本子以18万毫无悬念地落到了他的手中。一年前,他同样毫无故事地以18万元拍得《红楼梦》的残脂本,并引发网上热闹的伪书质疑。

  去年6月拍卖会的前一天夜里,卞亦文无意中从网上获知上海敬华拍卖公司有一部《红楼梦》残抄本,残抄本存1到10回,四册线装,上边还有该书的两张照片,他拿出他3年前拍得的程甲本和庚辰影印本,对该书第一回篇首照片的文字作了校对,发现这个抄本正文明显与程甲本不同,再看照片中抄本的纸色、墨痕、字体,感觉像个旧抄本,隐隐觉得极有可能是未经发现的《红楼梦》早期抄本。于是电话委托朋友第二天竞拍,拍卖底价8000元,一共才三位买家,当竞价到5万元时,一个竞拍者退出,剩下的两人一直竞拍到18万元才落定。事后才知道,另一买家为红学家冯其庸的朋友,想替冯先生买下以供研究之用。

  去年10月,他去中国红学会常务理事杜春耕家里,得知新华书店总店有一套1891年版的《红楼梦》英译本欲售。他以8000元购得此书。原来这是1891年,英国驻澳门副领事乔利翻译的五六十回《红楼梦》原著,并题名为《红楼梦·中国小说》,1892年分两卷在澳门、香港出版。虽然在此前早有《红楼梦》的英文译本,但都是零散的片段。因而乔利的译本就成了最早的成书英译本。

  除了藏品,卞亦文家里有《红楼梦》书籍二三十套,包括各类古本的影印本。他是红学爱好者,1986年在电视剧《红楼梦》热播之前开始读红楼梦,完完整整地读完花了五年时间。他认为《红楼梦》的魅力在于经得起时间,耐读,阅读红楼已经成为他的日常生活,他的枕边、书房还有洗手间都有此书,到如今,已经很难计算读过多少遍了。围绕红楼梦引发的任何现象都在他的兴趣范围,包括研究红楼版本、关注红楼海选及刘心武解读红楼引发的争议等等。

  “卞藏本”成50年来脂本新发现

  因为拍得《红楼梦》残抄本,卞亦文结识了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冯其庸、红学会常务理事杜春耕等红学家。去年10月底,冯其庸和杜春耕在《光明日报》上分别发表研究文章,对新发现的残脂本《红楼梦》予以高度评价,该本已被称之为“卞藏本”。从去年11月开始,红学会一再鉴赏和研讨这部最新发现的残脂本《红楼梦》。冯其庸认定这是一本早期的《红楼梦》手抄本,其底本应是脂砚斋评本,是发现的第13种早期手抄本,这是红学界近50年来最重大的发现。

  据查早期残脂本前12个版本除一个孤本流落俄罗斯,其余的都在中国国家博物馆和上海博物馆。其中甲戌本最早由胡适于1927年发现,并一直由胡适收藏,直到他去世时将书存放在美国康乃尔大学。前年,上海博物馆以90万美元重金从美国康乃尔大学购回,现作为上海图书馆的镇馆之宝。

  作为目前唯一一个在私人藏家手中的《红楼梦》残脂本,“卞藏本”一时间成了红学专家和爱好者的热门话题,网上对藏本真伪的辩论持续升温。今年6月16日,卞藏脂本《红楼梦》鉴赏座谈会在国家图书馆举行,部分红学家、版本专家和古籍鉴定专家再次对“卞藏本”《红楼梦》原件进行了鉴定和研讨,并针对网上的质疑进行了批驳与澄清。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研究员刘世德说,“卞藏本的发现,有标志性的意义。红楼梦的其他脂本都是上世纪50年代初期或之前发现的,迄今有50多年,其间几乎没有新的脂本出现。卞藏本意义在于,它证明了还可能有其他脂本的存世。”

  卞亦文在冯其庸题名作序的影印本《卞藏脂本红楼梦》中,记下了自己的得书过程、认识与感受,其欣喜、欣慰、兴奋之情难以言表,他写道:“红楼遗梦,虽残犹珍,历经沧桑劫难,今日得以重现。珍籍复出,定能勘谬补缺;残册飘零,非止吉光片羽。”

  作者:本报记者刘瑜

来源:深圳商报

 

责任编辑: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中国春节年俗盘点之大陆
·聚焦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盘点2018年12月文化关键词
·聚焦全国打击防范文物犯罪成果展
·盘点2018年11月文化关键词
·清华简第八辑研究成果问世
文化365
   
·趣说“元旦”:春节、阳历年傻傻分不清楚
·重阳说“九” 古人眼中的神奇数字
·人间万卉尽荣艳 难与菖蒲争芳名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编辑推荐
 
·颜真卿泣血写下的《祭侄文稿》,到底有多珍
·新概念作文大赛20年,这“半部青春文学史”
·“打卡式”旅游已降温?文化IP成旅游产业增
·中国社会科学院揭晓2018年中国考古新发现
·“老舍入围诺奖”传闻破灭:真相虽“难听”
·“打卡”博物馆成为年轻人新时尚
·第76届金球奖电视类奖项“群雄逐鹿”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在坚守与开新中建设历史文化名城
闽南古厝“美容师”古稀之年带徒传承老技艺
《原生之罪》:剧本粗糙是现实推理剧的致命伤
欧美出版界的情色浪漫小说:内容越来越重口味
毛泽东60寿辰祝寿画作展出 包含120幅
正德元年海南曾下奇异大雪 未来降雪时间难
瑞典电视台直播现不雅画面 成人电影连放1
陕西“福文化”春节显生机
“清华简”将揭千古谜团 周文王是忠君之臣?
“成人漫画”遭遇儿童不宜
  图片新闻   更多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