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文物收藏
再证大连本《玉娇梨》的祖本性质
华夏经纬网   2019-10-21 14:30:47   
字号:

  日本内阁文库藏《新镌批评绣像玉娇梨小传》 资料图片

  《玉娇梨》是明末清初才子佳人小说的开山之作,有清一代非常盛行,产生了包括单行本、丛书本在内的几十个版本,然现所知其早期刻本不外乎三个:现藏于日本内阁文库的《新镌批评绣像玉娇梨小传》、美国哈佛燕京图书馆的《新镌批评绣像玉娇梨小传》和大连市图书馆的《新镌绣像圈点秘本玉娇梨》。关于这三个本子的刊刻顺序及它们之间的关系,历来众说纷纭,笔者经过对三个本子的详细比勘,认为大连本《玉娇梨》是重印本,其原板当为后世刻本的祖本;哈佛燕京图书馆所藏本与大连本面貌最为接近,当是直接依据大连本翻刻的;内阁文库本也是据大连本重刻,但改动较大。以后的各种版本应该都源于这三个早期刻本。

  大连本《玉娇梨》的刊刻时间问题,上世纪八十年代曾引起学界广泛关注。林辰和王青平等先生曾论证此本是明末板本的重刻本,主要证据是:题署与他本大不相同;第一回开篇“话说正统年间”是明人口吻;书中多处出现“虏庭”“虏营”“夷虏”等为清廷所忌讳的词语;多页文字模糊不清,间有脱漏空白处,说明板片古老,不是初刻。这一观点为多数学者所认同,但也有学者提出不同看法。梁苑《大连图书馆藏本衙藏版〈玉娇梨〉刊本考辨》提出四条论据,认为此本刻于清顺治年间而非明末,其中可用来支持此本不是明刊的只有“不避明讳”一条。然而明代的避讳制度在官刻、私刻和坊刻中的遵循程度历来不同,出于坊刻的说部书籍,即使在避讳规则被要求甚严的崇祯年间,也还是做得漫不经心,如刊于崇祯五年的《二刻拍案惊奇》卷四有“这是二哥欠检点处”,卷十六有“可检他来算”;刊于崇祯年间的《型世言》第十六回有“选了一个湖广湘阴巡检候缺”,第十九回有“便箧中去检此银”等,都不避“检”字。金圣叹刊刻于崇祯十四年的《水浒传》被胡适先生称为“明末刻书避讳的一种样本或范本”,就是这个样本,黄霖先生做了具体统计后也发现“此书‘钧’字不避讳的共有31处之多。其他如明武宗朱厚照、明世宗朱厚熜的‘厚’字,全书就出现了16处;明穆宗朱载垕的‘载’字更有40处之多”,另外,“常”“洛”等字,书中都有不避讳的。所以,梁苑先生以不避明讳来证大连本《玉娇梨》原板不是明刻,证据尚欠充分。

  目前学界普遍认为哈佛燕京图书馆藏本为清初写刻本。吴晓铃《哈佛大学所藏高阳齐氏百舍斋善本小说跋尾》中有关《玉娇梨》一书的按语云:“此本为清初写刻本,半叶九行,行二十四字,白口,单栏,黑鱼尾,四册。孙子书先生《中国通俗小说书目》著录版本三种:日本内阁文库藏康熙间刊本,北京大学藏马隅卿(廉)旧藏聚锦堂刊本及雍正间退思堂刊本。哈佛大学所藏此本与内阁文库藏本同。”又按:“《世界图书》一九八二年第六期林辰《〈玉娇梨〉的版本与作者》一文所提及之大连图书馆藏本,似与齐氏藏本同,封面题‘新镌批评绣像玉娇梨小传’,当较日本内阁文库本为早。”石昌渝《中国古代白话小说总目》认为日本内阁文库本是康熙间写刻本,而哈佛本疑为顺治间刊本,原因是“‘玄’字皆不缺笔”。

  笔者对此三本详细比勘后,结论有异于前贤。首先,三本不是同一版本。内阁文库本行款格式与其他二本均不同,哈佛本与大连本刻写字体也不同,大连本的许多俗体字,哈佛本多作正体字,哈佛本还修正了大连本不少讹误,如第一回中大连本的“白公欢了一口气”,哈佛本“欢”作“叹”;大连本“各有所因”,哈佛本“因”作“图”;大连本“苏御史又通”,哈佛本“通”作“道”。其次,哈佛本当为康熙年间刻本。哈佛本中的“玄”字并非“皆不缺笔”,第二、十四、十五这三回就有五处缺了末笔。这几处看不出挖改补板的痕迹,则当是初刻原样。坊刻之本书,尚讳“玄”字,应为康熙以后刊本。

  经过比勘还可看到,相较内阁文库本,哈佛本与大连本面貌更为接近。二者除行款格式相同外,第一回都有两处夹注,一是正文“不期一日朝廷土木之难”下有双行小注:“土木地名,也先南犯至此。”二是正文“正统北狩”下有双行小注:“正统皇帝被虏北去。”第三回实际上也有一处夹注,但此二本都作正文处理了,就是“也先虏名,虽是夷虏,尚知礼义”句,内阁文库本“虏名”作双行小字,是。此二本目录页第四回都作“吴翰林花下遇才郎”,而正文“郎”都作“人”,目录页第十四回都作“卢小姐后园赠金”,而正文“小姐”都作“梦梨”,其错误也都相同。此二本第一回均有“便叫侍儿嫣索取过笔砚”,内阁文库本“索”作“素”,是。内阁文库本有序、缘起、二十幅版画,半页八行,行二十字,行款也与前二本不同,第十四回目录页虽与前二本同,但正文中作“卢小姐”与目录相应,是。如前所述,第三回夹注的处理也比前二本更为恰当,而它的两处目录与正文不合的情况则前二本无:一是第十回,目录页作“一片石送鸿迎燕”,正文“燕”作“雁”;二是第十七回,目录页作“势位逼仓卒去官”,正文“位”作“住”,显然是两处错误。以上情况表明哈佛本与大连本的面貌更为接近,内阁文库本则稍远。

  这三个本子谁先谁后呢?内阁文库本前有《缘起》云:“《玉娇梨》有二本,一曰《续本》,是继《金瓶梅》而作者……一曰《秘本》,是惩《续本》之过而作者……弇州深喜其蕴藉风流,足空千古,意欲绣行。惜其成独后,弇州迟暮不及矣。故不但世未见其书,并秘本之名亦无识之者。独客祖受而什袭至今。近缘兵火,岌岌乎灰烬之余。客惧不敢再秘,因得购而寿木……今秘本告竣,因述其始末如此。”文革红先生据此认为:“既然《缘起》和《叙》中交代了作品的由来,而《缘起》又为后来诸多《玉娇梨》的版本失收,所以,从这点看,此本应是《玉娇梨》的原刻本。”观点大致不错,但究竟原刻是否内阁文库本尚可推敲。《缘起》中两次提到“秘本”,内阁文库本的书名信息只有第一回回前题“新镌批评绣像玉娇梨小传”,全书不见“秘本”字样,而大连本虽然没有《序》和《缘起》,但它保留了封面,题名正好是“新镌绣像圈点秘本玉娇梨”,与内阁文库本的《缘起》相一致,这使我们有理由推测,此《缘起》应为大连本原板而作,大连本重印时失收,内阁文库本在翻刻时则原样收入。如果此推测不错,则大连图书馆藏《玉娇梨》的原板就是现知最早版本,哈佛燕京图书馆与日本内阁文库藏本都与它有渊源关系,哈佛本面貌最接近大连本,其刊刻当早于日本内阁文库本。又因为此一版本系统是以后各种刻本的源头,所以大连本的原板为后世刻本的祖本。 (作者:曹丽芳,系辽宁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

来源:光明日报

 

责任编辑:王江莉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大学博物馆的“赝品”之扰
·追寻红色经典手稿背后的故事
·保利香港秋拍呈献逾1800件拍品估价超9亿港元(图)
·收藏家兰州展数百件精品砚滴:千年文雅以飨民众
·中国(深圳)收藏文化月展现深圳民间收藏力量
·近百件藏品参选福建周宁鉴宝大会 专家“火眼金睛”鉴真伪
·太珍贵!这部古籍详细记录了圆明园是如何建造的
·圆明园建造的重要依据《圆明园匠作则例》回家
·《清敕修大藏经》(原版刷印本)入藏甘肃省博物馆
·保利香港2019年秋拍在即 吴冠中《鲁迅故里》将亮相
·青釉提梁倒流壶:“倒而不漏”的神奇国瓷
·全国红色收藏家齐聚山西长治 5万余件藏品展现红色记忆
·张大千两幅画作下月香港拍卖 估价高达近千万港币
·北京潘家园尝鲜大众拍卖会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木雕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洛阳博物馆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广西壮族自治区博物馆
·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中国剪纸
·甲骨文发现120周年
·盘点2019年10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视野
  更多
·2019中国科幻大会:科学梦想 创造未来
·第七届乌镇戏剧节:奔"涌"不息 "茂"盛成长
·《我和我的祖国》聚焦新中国70年共同记忆
·中秋团圆月 天涯共此时
·聚焦“中华传统文化典籍保护传承大展”
·我国世界灌溉工程遗产达19处
文化365
   
·秋季最后一个节气霜降来临 冷知识:为何要
·8日6时17分“白露”:露从今夜白,天自此日
·立秋里的仪式感:今天你“啃秋”了没?
·“大暑”中的古人风雅:饮酒赏荷 暑月游船
·舌尖上的小暑:喝羊汤滋补身体 荷叶粥消暑
编辑推荐
 
·《二十四节气(四)》特种邮票首发
·西藏唐卡:面向市场迎来别样繁荣
·“立冬”的正确打开方式:除了吃饺子还要做
·《北京城市影像志》发布 以影像北京留民生
·陕西出土“蜀守斯离”督造铜器
·故宫猫出文创产品了!“故宫·宫喵家族”系
·在甲骨文中触摸厚重历史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中国的心痛:英国寻宝人砸碎“东方泰坦尼克
孝庄真的嫁给了多尔衮?孝庄下嫁的六个论据
“慈禧龙袍”神秘现身 收藏者两赴西藏
法门寺佛指舍利将赴韩供奉 韩国迎请团已抵
武侠探梦有真功??“少林七十二绝技”一览
现代戏最终将成为贻害中国戏剧的祸始
免费开放是大势所趋 "人满"如何不"为患
北京南中轴路开始改造 天坛先农坛将亮出坛墙
南昌一收藏者藏品揭开历史婚礼民俗谜团(图)
刚推出新作《不朽》的作家落落成被告 索赔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