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演出信息
一扇一椅,时而唱念透千钧,时而锣鼓起风云
华夏经纬网   2020-07-07 09:38:10   
字号:

    疫期停演不停练,云课堂上,虽无法和观众面对面,但排演、服装、候场,一个也不能少……

    京剧,是一个有着200多年历史的剧种,经历了无数大师的发展、改革、创新,被誉为“国粹”。近些年,传统文化受到越来越多年轻人的喜爱,尤其是在京剧的传承和发展上,从未缺少过爱京剧爱到极致的年轻演员的奉献。疫情期间,各京剧院团取消演出,演员们停演不停练,闭关修炼,百炼钢化绕指柔。

    前不久,国家京剧院优秀青年演员马阿龙走进青睐云课堂,通过视频方式分享了京剧脸谱、京剧念白以及舞台背后少为人知的故事。虽然无法和观众面对面,但他一如既往,排演、服装、候场,一个也不能少。一扇一椅,时而唱念透千钧,时而锣鼓起风云,演绎了一场声畅腔浓的京剧“戏书”,会友们过了一把赏析京剧的瘾,更体会到京剧艺术独特的美。

    泡戏园子的小孩儿,我是独一份

    马阿龙在舞台上塑造了不少像李逵、来俊臣这样的经典花脸人物,本期“云课堂”一开场他便告诉大家,京剧最具代表的就是脸谱,脸谱犹如一张发向世界的名片,使京剧名扬天下。

    看到这么年轻的“花脸”,不少会友十分关心这项传统艺术是如何培养新人的。马阿龙向大家分享了自己的从艺经历和感悟。他直言自己是先和脸谱结下了缘分,继而对京剧产生的极大兴趣。

    1988年出生的马阿龙,小时候家住京城和平门西河沿,挨着正乙祠戏楼。从小他就跟着奶奶“泡戏园子”。他记得有一回人家给他画了一张脸谱,“舍不得洗呀,一直留在脸上好几天。后来拿肥皂搓也下不去,最后用豆油洗的”。

    上学之后,别的同学一放学就去踢足球打篮球,马阿龙却是顾不上写作业就跑去听戏,“家里虽然不富裕,但我妈还是给我买了正乙祠的季卡,我拿着天天去。里边儿服务员跟我可熟了,泡戏园子的小孩儿我是独一份。我还特爱靠前坐,看得清楚。”他印象很深,正乙祠的戏台很“拢音”,音效非常好,“过去戏台多以南北为主,不唱东西。还有三层台,能唱神仙戏、鬼戏、人间戏。”被戏园子的氛围吸引,他开始学习京剧。

    脸谱的色彩,是会讲故事的

    马阿龙用扇子拍了拍自己亮澄澄的光头笑言,在脸上绘制五颜六色的油彩之前,必须要刮头,脸谱能画到哪儿?他指着发际线,“要画到高三尺”,所以一年四季剃光头,他打趣道,“冬天冷,夏天就凉爽、轻快”。

    脸谱五颜六色可不仅仅是为了漂亮,一笔一画的用途都有准确的框架。京剧有简明扼要的脸谱口诀:“红忠,紫孝,蓝狂,绿燥,水白奸邪,油白狂傲;黄狠,灰贪,金银妖怪。”

    一说红忠,就想到“卧蚕眉丹凤眼面如重枣”的关云长关圣帝君。马阿龙说,直到现在,京剧中演关羽的演员都很注重仪式感,“他要提前几天沐浴、焚香、祭拜,心生敬畏。请一个龛放在自己的盔头(帽子)里。在眉心点画上一条龙,表示我现在已经是武财神帝君附体。从进后台化妆起,就要封嘴禁言,别人也不会过来与他嬉笑,第一嗓子必须亮在台上。戏曲中像塑造这样带有神仙色彩的人物,都有规矩。”

    “黑脸的张飞叫喳喳……”脍炙人口的唱腔,被马阿龙唱得别有滋味。一些老戏迷常称花脸演员是“唱黑头的”,黑脸最具代表的就是铁面无私的包拯包大人,可为什么要给他用黑色?马阿龙告诉大家,这里藏着一个神话传说:文曲星和武曲星在天庭上打斗时,忙乱中两人的头换错了,文曲星拿了武曲星的面皮戴在了自己的脸上,长得非常黑,但是极具才华。那为什么叫包龙图大学士?传说过去皇上夜梦贤臣,梦到一个黑脸大汉前来救驾。起身即刻绘制了一张龙图,命王延龄去寻访,结果找到了包拯。老百姓希望包青天白天黑夜都能为人们断案,所以又在他的脑门上绘制了月牙。

    戏曲中为了增加舞台冲突,把曹操塑造成奸雄的形象,也是最具代表的白脸。但是脸谱也根据人物的状态进行调整,“比如说《捉放曹》中,曹操的脸谱勾得相对高位,表现年轻气盛。到了《阳平关》,勾得相对低了,而且面部的皱纹增多,叫‘水白奸邪’。粉墨艺术中的粉,就是指玉兰花的花蕊经过特殊的处理成为白颜色,涂绘在脸上称为水白脸,使人物犹如戴了面具,让人感觉不易窥探到其内心真实的想法。”马阿龙说,以历史长河的宏观角度审视,曹操是一位宏图大略的政治家、军事家。尚长荣先生在《曹操与杨修》中就曾经对曹操的脸谱进行改良,给曹操在眉毛上点了一颗红痣,以示他有宏图大志。言至此,马阿龙当即赋吟一首《短歌行》,高亢低淳,绕树三匝,久久盘旋,悲凉之情溢出屏外。

    京剧行有句话叫“无丑不成戏”。马阿龙形容丑行如同大厨手中的葱姜蒜一样不可或缺。他举起一张自制的小花脸展示,并讲述了小花脸被称为“豆腐块”的由来,“祖师爷唐明皇非常喜欢戏,可他要一唱戏,底下的文武百官可受罪了,得跪着听,伴奏的也得跪着拉。给他搭戏的怎么办?就用洁白的玉片挡在脸上,以示自己为草民。后来梨园子弟效法,也是一种自谦。由此,京剧小花脸被称为‘豆腐块’。”

    戏曲中的脸谱,不同情况下有不同的表现方法。比如说《失空斩》里的马谡,起初脸谱中间画的是红颜色。“失街亭”的时候,演员去后台把红色改成一块黑色,就说明这人要倒霉了。

    李万春、李少春先生当年演猴戏非常生动,各自握有拿手好戏。马阿龙听老师们讲过,为了演出孙悟空的火眼金睛,两位老先生想尽了办法,研究出一种金粉,非常适合表现人物,“老先生把这些金粉搁在竹筒里面保存,舍不得使啊,一次只用一点点”。

    京剧就像一个聪明的小孩

    吸收着各地戏曲的神韵

    1790年四大徽班三庆班、四喜班、春台班、和春班紧急进京给皇帝庆生,1820年自湖北又来了一拨唱汉剧的演员,落地京师以后,徽、汉两地的班子相互合作、借鉴,形成京剧的雏形。

    因此在马阿龙看来,京剧等于徽剧+汉剧。“它就如同一个很聪明的孩子,从北京的民间小曲、时令小调,到昆曲、梆子……逐渐在无形中吸收了很多很好的元素”。京剧有句行话叫做“平地抠饼”,说的就是做戏要凭本事吃饭,要在相互学习、借鉴中才能不断成长。

    京剧由徽剧、汉剧合流产生,所以京剧中的念白通常是湖广音、中州韵。马阿龙用韵白吟诵了一首王昌龄的《出塞》“秦时明月~汉时~关”,听者能清晰感受到徽、汉戏曲落地京师后,很快就吸收了北京话,“小花脸的念白——京白,就是普通话带儿化音,不用看字幕也能听懂。花脸里边对一些文化程度不高的、特定的人物也使用京白,比如说太监刘瑾,这个角色塑造就用的是京白。”他接着念了一段刘瑾的京白,“四海苍苍庆升平……”果然既有京戏腔,又贴近普通话,易听易懂。

    一场演出,是观众和演员一起完成的

    经常有一些戏迷问马阿龙,唱京剧有什么好处?他一笑:“就如同北京人爱喝花茶、豆汁,喜欢唱戏、听戏,就是因为迷恋京剧的独特味道啊。”说起这他滔滔不绝——

    唱戏时,声音经过很多艺术处理,听上去才会非常圆润,很高级。我们要唱出“字头和字尾像一个个枣核一样相连”,这种味儿是独特的。

    再比如说脍炙人口的“将身儿……”唱段,为什么是大圈儿套小圈儿递进式的?马阿龙先用美声范儿唱,“将~身~儿……”——“听,声音构成像一个圆柱”。

    马阿龙说,唱戏讲究要把声音“打”到观众的耳朵里面,要练嘴皮子才能唱出唇齿舌牙摩擦出的颗粒感。“将身儿来至在大街口~”唱的时候得有竹筒倒豆子般的清晰。

    还有,花脸中有一个比较独特的笑,在笑之前有一个爆破音,怎么练爆破音呢?“用爆破音吹蜡烛,什么时候能把这蜡烛吹灭了,嘴皮子的功力就见长了。”

    侯宝林先生说过一个经典相声,里面有个戏迷在生活中直接搬用戏台上的哭笑对话,闹出很多笑话。马阿龙说京剧中的笑与哭的确是从生活中提炼元素,加以夸大,来体现人物性格的。他在“云课堂”上当即表演了两种笑声、两种哭声,让听者清晰地感受到其中神韵。

    众所周知,京剧演员在舞台上还要讲究手眼身法步。马阿龙说,对于花脸演员,脸上已经勾了很多油彩,“尤其要有一双好眼睛,才能够和观众说上话”。过去住平房的梅兰芳大师喜欢通过放鸽子“练眼睛”,马阿龙自己也琢磨了不少训练眼睛的方法,比如点香的时候,用眼睛盯住袅袅飘起来的烟、钓鱼观漂等等。说到这儿,马阿龙凑近“云课堂”的视频镜头,远看、藐视、呆嗫……极快地变换展示各种眼神,“你看那桃花瓣~落在水中~”,一段李逵的戏中,观鱼观鸟的姿态,通过眼神活灵活现表达出来,令课堂上的听众叹服。

    马阿龙深有感触的是:一场演出,其实是观众和演员共同完成的。比如,演员拿着马鞭在台上趟马,或者是开门、关门,通过在台上做身段使观众产生想象、交流。“看《三岔口》时满台灯光全是亮的,演员在台上摸黑开打,您是不是得通过演员的身段、台步营造出的氛围,动用自己的想象力来入戏?”

    独爱舞台上的时空转换

    马阿龙非常推崇梅兰芳大师的“我是我,我非我也”这句话。“我是我”——我是京剧演员,我在上台的时候得到了观众的碰头好;“我非我也”——在塑造人物的时候,我是剧中的人物。比如说演贵妃醉酒,不能真喝二两牛栏山再上台,而是要通过手眼身法步,通过“我非我也”的心态来塑造人物。马阿龙还特别感佩的是,梅兰芳大师在生活中看到一幅《天女散花》的画,画上的仙女非常灵动飘逸,他就会想我怎么能把她搬上舞台呢?于是梅先生请身边的好友齐白石、维摩诘居士整理出一段戏,将其呈现在舞台上,在当时被称“中国神话古典京剧”。

    马阿龙提到,自己非常迷恋戏曲舞台上一种独特艺术手法:时空转换,“‘众将官~有~兵发云南~’演员在台上360度转一圈,几个龙套一喊‘来到云南’——您低头看表的工夫,台上就从北京到了云南。”

    爷爷说了,演出的时候多卖点力气!

    作为一名架子花脸演员,马阿龙坦言即使疫情期间,在保证身体健康的前提下,也要保证艺术的质量。目前工作内容转到梳理剧目、录音录像上。他透露,最近的演出计划是一台现代戏《红灯记》,“我的行当是唱不了李玉和的,我唱的是什么人物呢?请大家猜一猜。”“云课堂”会友秒回:鸠山。马阿龙很开心,“非常正确。鸠山这个人物我跟张连祥老师学习了很长时间。”

    课堂后,他还留了“作业”,让大家在网上搜看《奇袭白虎团》《霓虹灯下的哨兵》,自己体会现代戏白。

    互动环节里,很多会友对京剧演员的发声方法感到好奇,马阿龙笑说,就如同做买卖没有本钱怎么能行?演员首先要具备一条好嗓子,并且要爱护它。发声是通过气息震动,头腔共鸣、鼻腔共鸣完成的,身体就像一个组合音响,嘴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负责咬字。“包龙图~打~坐在开封~~通过很多的共鸣出现和旋。能够为自己提供共振的地方,都得给它积极地调动起来。”

    会友老冯直言不讳地问,铜锤花脸卖力演唱,是不是对心脏不好?这让马阿龙不胜唏嘘,他想起了一位老先生,“很遗憾,李广任老师就是在舞台上去世的。当时他塑造的角色是高俅。这个角色非常令人害怕,但并不是说非常卖力地唱让演员的心脏受不了。首先,演员要勒头,勒头有多痛苦呢?讲一个小故事。过去把贼叫‘飞来过客’,有一天贼到了一个伶人(戏班演员)家,恰巧撞见一个管事科经理(负责角儿的起居坐卧),要拿住贼去报官。这时候角儿在屋里说,算了吧,‘飞来过客’也不容易,咱不报官了,给他勒上头,扎上大靠、戴上髯口,站半炷香就让他走吧。半炷香没到,贼扑通就跪地下了,说从今以后我再不敢了。京剧行有句话,‘热死花脸冻死青衣’,透出演戏的辛苦。在舞台上,像高俅这样的人物,戏词密集,高度紧张之下,人体肾上腺素飙升,因此窦性心律不齐几乎快成了演员的‘职业症’。”

    马阿龙听著名老旦晶华老师讲过,平时睡笸箩里,而且睡的笸箩永远是湿的,“上一身汗还没结束,刚想躺一会儿,下一个功就来了”。夜里还给自个儿的笸箩泼上水,为的是不那么容易沾床就睡,醒着背词儿。“已故的武生名家曲永春老师,睡觉都要吊着腿”,马阿龙说,跟这些老艺术家相比,年轻这辈仿佛是生在蜜罐里,“所以更要居安思危,再接再厉,不辱先贤之风”。

    打小演戏,直到今天每一次登台前,爷爷都嘱咐马阿龙一句话,“演出的时候多卖点力气”。(记者 李喆)

来源:北京青年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庆祝建党99周年 中国音协举办“七一”云上演唱会
·上戏启动2020特别版上戏艺术季 6天16部作品线上展示
·来看这群“00后”青年展演八家将舞蹈
·西安交响乐团“华山论乐” 音符流淌与自然“对话”
·福建四部剧目连续入选年度国家舞台艺术精品创作扶持工程十大重点剧目
·百位抗疫一线代表当主角
·天津首个“云上演出季”开幕 将推19场精彩演出
·中国音协新兴音乐群体轻骑兵“七一”演唱会云端唱响
·援鄂真实故事改编,抗疫音乐剧在党旗下首演
·抗疫一线代表受邀聆听经典
·国家大剧院举行庆祝中国共产党成立99周年音乐会
·香港举办百余场活动庆回归 国旗国歌七一遍布香江
·《颂歌献给党》“云秀·艺术哈尔滨”专场演出拉开帷幕
·7月1日 沙家浜响起上海沪剧院红色经典之声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透过九幅图了解孔夫子的一生
·盘点2020年7月文化关键词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宁夏固原博物馆
·文化博物馆系列之宁夏博物馆
·洪灾来袭 如何守护“乘风破浪”的古迹?
·中国第二批革命文物保护利用片区分县名单公
文化视野
  更多
·聚焦第23届上海国际电影节
·湖南湘西、甘肃张掖晋级世界地质公园
·影院“重启”:精准防控好戏上演
·第十六届中国国际动漫游戏博览会精彩落幕
·世界遗产(良渚古城遗址)金银纪念币来啦
·良渚古城遗址走过申遗成功一周年
文化365
   
·立秋吃啥?跟着这份攻略去尝一尝
·立秋也要有仪式感!西瓜、红烧肉吃起来
·舌尖上的大暑节气:为何要吃荔枝、“喝暑羊
·长达40天“加长版”三伏天来了!头伏为啥吃
·小暑习俗知多少?民间流行“食新”、吃藕
编辑推荐
 
·上海书展将举行 “线上朋友圈”如何“破圈
·融合阅读场景 上海书展“破圈”推广阅读新
·文博界力挺湖南女孩:该反思的是质疑她的人
·中国新发现一枚古生代蝎子化石
·非遗走红网络,年轻人怎么爱上传统文化
·“故宫镇馆之宝慈禧彩照”被证伪 插画师:
·三星堆遗址外8公里再现重要遗址 为周边一重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