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悦读
文明的轮回 他人的游戏——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的五次并购浪潮
华夏经纬网   2016-05-12 09:51:23   
字号:

    (本文摘自《全球并购 中国整合--第六次并购浪潮》,王世渝著,中国民主法制出版社2016年3月版)

  工业革命历程

  只有经历过极端的饥饿、贫穷、痛苦,才能真切地体会到什么叫幸福;只有经历过国家的羸弱、灾难、黑暗、荒唐、愚昧,才能知道国家的强大有多么重要。如果更进一步理解,在这个地球上,一个大国的衰落不仅是这个国家的悲哀、人民的悲哀,也是整个人类的悲哀。

  1979年,重庆。

  刚刚从技工学校毕业的我,非常兴奋地得到了一份产业工人的职业。每个月31.5元人民币的工资已经让我感到幸福无比。某月,发了工资的第二天,我和工友一同来到人声鼎沸的解放碑八一路刚刚兴起的个体户滩区。地摊上、衣架上各色服装琳琅满目,我几乎花掉了整月的工资,买了生平第一件西服。这是一件羊毛与化纤混纺的、细腻笔挺的、精美面料缝制的西装,当时的中国,这种面料是生产不出来的。黑白相间的细花呢,贴身的裁剪、板式、工艺,穿在身上,整个人的形象马上改观。这就是当年典型的日本瘦型西装。一个月的工资可以买进口西装当然是白日做梦。这是旧西装,人家穿过的。用一个月的工资买一件人家穿过的旧西装穿在身上,居然可以在心里油然升起一种幸福感。

  知道这么一件西装是怎么来的吗?

  这就是当年的日本垃圾。发达的资本主义产能过剩、消费过剩,不断购买新的消费品淘汰家里的旧消费品。各种垃圾从家里扔出来,集中在废品园区进行分拣、分类、打包,出口到中国。到了中国最早开放的广东拆箱、挑选、清洗、整理,一包一包被全国各地的个体户分送到北京、上海、武汉、重庆、成都这些相对发达的中心城市,卖给刚刚从“文化大革命”时期全民清一色中山装走出来的中国青年。女士的上衣、裤子、裙子,男士的西装,一到市场就被抢购一空。虽然每一件衣服都绣有原拥有者的名字,但是你怎么知道他是谁?什么时候买的?在他身上穿了多久?为什么会作为垃圾扔掉?甚至有人这样说,即使是从患有传染病的人身上或死人身上扒下来的你也不知道。

  也就是说,曾经创造了无比辉煌文明的国度,在现代工业文明的时代,一件衣服从原材料,到面料生产加工,到印染、创意、设计、打板、缝制、剪裁都做不出来了。

  我们这一代人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竟然是从龌龊的垃圾堆里开始的。

  那个时候,我同样是第二次工业文明体系里的一个产业工人,我每个月工作25天至26天,每天劳动8小时,但是我的劳动成果却以购买发达国家人身上扔掉的垃圾为荣。在接下来的几年里,我们开始拼命攒钱,不断地买日本的收音机、砖头录音机、黑白或彩色电视机、洗衣机、电冰箱,中国人的所有高档家用电器几乎都是进口的。

  这就是改革开放初期中国与世界的距离,计划经济下工业文明与市场经济工业文明的距离。

  那个时候,由于闭关锁国,整个中国都不知道外面的世界已经是一个很精彩的世界。我们只是在理论上知道,资本主义已经进入到帝国主义阶段,进入到腐朽的、寄生的、垂死的阶段。我们用中世纪一般的意识形态遮掩了这个世界的真实历史。

  2015年底,距离1979年过去了36年之后,在德国,我和德国某个行业最大企业的前任CEO谈完并购方案之后,来到德国最古老的啤酒馆共进午餐,他们见我拍照留念就不好意思地说,这个和中国的历史文明差远了;来到伦敦,我在罗斯柴尔德英国总部谈并购英超足球俱乐部,在伦敦古老高雅的会所,我和皇室成员卡米拉侄子本杰明再次相聚,探讨并购国际精英会——一个全球覆盖的高端商务、旅游定制企业。

  36年前后,竟然是这样大的反差!

  这一切的分野,始于农耕文明向工业革命的更替。

  毫无疑问,中华民族创造过史无前例的辉煌。农耕时代,在经济、文化、艺术、科技、社会、思想、精神任意一个领域,中国都有足以让世界骄傲的成就。中国也是最有希望率先进入工业革命的国家。早在南宋,中国第一次把自己的首都破天荒地从中原迁到了离大海很近的杭州。虽然当时的中国并不是一个统一的国家,但南宋定都杭州和当时中国沿海一带经济、科技、文化高度发达不无关系。可惜的是,随后的1276年,蒙古铁骑大举南下,占领临安(杭州),南宋覆灭。当时高度发达的科技、经济、文化因为元朝的兴起,戛然而止。中华民族从此与后来的工业革命失之交臂。

  而后来创造了工业革命的欧洲,这个时间还在中世纪的苦难里水深火热般煎熬着,期待着文艺复兴的曙光给他们带来光明和希望。

  蒙元文明对当时中国的统治是科技、经济、文化的一大倒退。史称“崖山之后无中国”。也就意味着,中原文明从夏、商、周开始创造的技术、工艺、文化、思想、生活方式随之开始被蒙元文化颠覆,金戈铁马之后,一片狼藉。文明的中断不仅会失去继续发展的机会,更重要的是,我们本来就已经十分深厚的文明积淀,从此失去了传承。

  而与此同时,欧洲开始渐渐走出黑暗的中世纪,进入文艺复兴时期。思想解放和人本主义思潮带来自由与科技的进步以及经济的发展。从此,欧洲开始了一千年的发展征程,也开创了后来的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并创造了资本主义制度。

  一边是衰落的一千年,一边是发展的一千年。

  欧洲的发展是一种渐进的发展过程。中世纪结束到文艺复兴是一个阶段,这个阶段奠定了整个欧洲发展的人文基础。这个基础也是人本主义的人文基础,而不是专制主义的人文基础,这也是后来诞生资本主义私有制的人文基础。在这个阶段,有一个重要的历史事件不容忽视,那就是1648年在德国北部签署的《威斯特伐利亚协议》,这个协议使欧洲在中世纪之后不仅结束了政教合一的政治体制,还在人类历史上最早形成国与国之间以国家为单位的地缘政治均势关系。国家无论大小,一律平等,国与国之间相互尊重主权,而不再是按照宗教组织或者派别划分地域关系。国家体制的确立使得国家需要加强经济力量、军事力量来保卫国家的安全。第一次工业革命能够在欧洲诞生,和国家体制在欧洲确立不无关系。同时,一个统一的国家由于政治秩序的稳定,经济也得到了发展。

  这个阶段,在经济上主要是出现了意大利的早期资本主义萌芽,并且逐渐从意大利发展到整个西欧;1750年前后,英国人瓦特发明蒸汽机,使西欧经济发展进入一个新的阶段,这个阶段被称为工业革命诞生的里程碑。从文艺复兴的手工业资本主义萌芽到18世纪机器的发明,经历了整整500年的时间。这种渐进的积累在今天很容易被我们忽略,也就是说,用手工作坊生产我们生活中的必需品,包括服装、食品、家居用品、建筑等,手工业时代的城市化整整经历500年的时间,这种工匠时代的精湛技艺精细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创意、设计、工艺、技术、制作,不管从选材、材料加工还是到产成品,这一点一滴的积累、传承一直得以保持。想想为什么直到今天,意大利的工匠还是世界第一,意大利的设计至今无可比拟,甚至连工业革命也没有将其完全颠覆,从历史中就可以找到答案。

  2015年岁末,欧洲的冬天不太寒冷。即将迎来又一个圣诞的时候,我第一次来到德国,这个世界上把装备制造诠释到淋漓尽致的国家。12月8日凌晨,航班飞到慕尼黑,由于第二天才有工作安排,同行的张睿给我安排了丰富的参观考察。游览之中,在德国工作的朋友姚元凯打来电话,建议我一定要去德意志博物馆参观。虽然时间不多,只能迅速浏览,但一看果然名不虚传。一件件实物和图画,全景式地展示了整个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以来发生在德国的所有文明成果。风力、水力动力是最早的超越纯手工的力量,欧洲人依靠大自然的赐予,发明了水车、风车。这时的欧洲和远在东方的中国处于同样的生产力水平。在中国兰州黄河边上,至今还有始建于400年前的水车在工作运转。但是,自从瓦特发明了蒸汽机,人类进入工业文明时代以来,聪明的德国人很快研发制造出各式各样的蒸汽发动机,有的用于农作物收获,有的用于运输,有的用于制造加工。以蒸汽发动机为起点,整个第一次、第二次工业体系渐渐发展起来。在博物馆,可以看到加上蒸汽动力的轮船;从滑翔飞行到动力飞行的飞机和各种飞行器;进入电气时代,可以看到电子工业从电子管时代到晶体管时代,再到芯片时代的发展;还可以看到从最古老的木制算盘到手工计算器,再到大型计算机、小型计算机、桌面电脑、手机的变化等。一个发明带来整个人类翻天覆地的变化与进步。每一件陈列品都给我补上了第一次、第二次工业革命发展历程的产品课。几乎整个中国都没有完完整整地经历这个过程。今天所有的工业文明成果与当初的发明息息相关。慕尼黑是宝马汽车公司总部的所在地,刚刚发布的最新款式设计精美、大气,更是大比例使用新材料——碳纤维,同时智能化程度已经完美结合了第三次工业革命的成果。车上的移动互联网终端甚至不需要触摸就可以通过感应气流传感技术接听电话。但是,慕尼黑和欧洲大陆其他城市一样,尽管是德国著名的城市、巴伐利亚的首府,但满大街几乎看不到什么年轻人,使得整个城市老气横秋,近代、现代、未来在一个下午同时写进我的眼里。

 

责任编辑:虞鹰

共5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