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悦读
韩松《驱魔》:科幻映照现实
华夏经纬网   2018-03-13 09:37:16   
字号:

《驱魔》韩松 著 上海文艺出版社出版

  网搜了《驱魔》,似乎有很大一部分人说没看懂,甚至出了“阅读指南”。我倒是想说,读韩松的小说,不是在读故事,而是在与他一起进行一场有关人类走向的思考。懂与不懂,都是未来时,只是我们偶尔也会一不小心客串一次书中的人物。这时,我们有了“病人”的标签。

  在时间与空间的大挪移中,我们的主人公杨伟迷迷糊糊地接受了一次被安排的任务。杀死“敌人”取得病人们的相对和平。我觉得这样介绍 《驱魔》的故事梗概,够了。我的关注点不在于这个任务是否完成,和完成得怎么样,我关注的是在完成过程中,主人公对自己及书中所投射、指向的命题在哪里,以及它的杀伤力到底有多大。

  没有血腥,有的是荒诞中的深刻;没有恐怖,有的是零乱中的犀利;没有答案,有的是耐人寻味的对话。

  我需要与韩松握下手。因为他借司命之口说出,死是一门艺术。

  显然,这个结论的推论还可以扩展到各领域。我认为任何一门学科、一种技术、一个行为,到了高级都是艺术。只要做到足够精致。韩松告诉你,司命是个AI,你是否惊诧呢?我不会。因为有人用概率说,一只老鼠在键盘上跳,多少亿次后,可能就会由它打出一段莎士比亚的名句来;所以人工智能用数学计算出死即艺术,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因为在人类的死亡文本中,似乎用自杀演绎一种终极之美的人,也不在少数。在他们看来,死是一种行为艺术。

  我更愿意把司命这样高级的人工智能,看作是人及人类的智慧外化与镜鉴,甚至朋友。与其说是诸如司命这样的人工智能成为了人类的对手,不如说是我们人类自己。这也就可以从书中的“驱魔”跳将出来,反观于我们自己了。

  “原罪”以及“延伸罪”也就跃然眼前。面对之,无论人类的数量多么庞大,都是渺小的。所以在本书中,作者用小人物,一个有些怯懦的诗人杨伟,来完成这一伟大使命,也就有了他特有的意义。他要寻找的是他自己的出处,可以解读还原为那个老掉牙的问题,但也是人类永恒的一个话题——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作者是把杨伟作为人类群体的一个缩影来写的,代表着一种最普通、最平凡、最常见,甚至是弱小的大多数来描绘的。当被格式化、机械化、固化了的仓鼠完成了本应由杨伟做的动作“跳海自杀”时,一个小人物的心魔才彻底被消灭,明白了“无上无下”的道理。遗憾的是,他依然没有找到自己最初的困惑解因,并且依然弱小。

  这结局本身就是现实,就是人类一直寻觅不得的苦与痛的开始与结束。也是科幻现实主义的一个无尽想象之美——科幻映照现实。

  我欣赏万古教授的一句话:一切都是文学。

  读韩松的小说,不是在读故事,而是在与他一起思考。一种思考的力量,让我们进入一种平时很难进入的禅境。直指人类走向。这种走向涵盖了方方面面,甚至还有些许悲观,但从未丧失希望。我们的理智支撑着现实,思考着我们与我们发明的文明的一部分——科技;还有现实中不断超越现实的复杂的人类社会运行规则。

  明暗交织,杨伟的寻根是明线,人类未来的走向是暗线。

  司命是当时科学科技的最高级代表。其遗言读来,颇有用科学的方式解读人生的味道。而其归宿的指引是万物皆空的自杀吗?还是人生即苦的无奈?又向我们理智的人类提出了一个大胆命题。假如人工智能是人类的智慧外化与镜鉴甚至朋友的关系可以成立,从司命代表的人工智能和其本身来讲,它理解不了人性,也进入不了人性。同理,也就不会具有动物性,只能是机器性。如果非要具有与人搭调的地方,那一定是人本身的介入与输入,如同红包程序一样。而这本身是人的劣根性之一——贪欲的体现,是人植入的。

  如果说真的有魔,需要驱魔的话,是不是首先要驱除人自身的贪欲呢?在这个基础上,驱魔也就有了它现实意义中更重要的一面:一切都是人类自身的原罪。这又回到文章起点:本书带我们一起思考,并将思想延伸指向更遥远的科学无法达到的一个制高点。在科幻现实主义的框架中,去关注社会、人文、科学、教育等,这显然是一篇学术论文了,然而用不同的文字编码方式,我们得到了不同的结果,那就是科幻小说。

  原来,一切不过是文学。

来源: 文汇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在《蒲公英王朝》里刘宇昆用科幻重述楚汉相争
·聚焦《刺杀骑士团长》:专家解读村上的文学密码
·常新港新作探讨少儿教育:成长的光亮是爱与倾听
·《细读文艺复兴》:文艺复兴从不神圣,也不世俗
·鲁豫携新书《偶遇》进校园 暖心分享毕业困惑那点事儿
·《艾约堡秘史》:张炜的“固执”与坚守
·《梵高的耳朵》:还原出一个真实的梵高
·《美国妈妈选择奖金奖绘本》:妈妈的四种爱
·《城市是怎样运转的》:纸上解“谜”城市
·杨思帆:在场创作与纸上魔术
·《大个子叔叔的野兽岛》:大自然是一位哲学家
·《奇迹之夏》:看少儿科幻的终极价值选择
·《萤王》:美的悲壮守护者
·“中国当代著名女作家大系·小说卷”出版
专题
  更多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张献忠江口沉银遗址水下考古揭开历史之谜
文化热点
  更多
·盘点2018年5月文化关键词
·探源工程实证中华文明5000年
·383个项目入选第一批国家传统工艺振兴目录
·汉语拼音60年:迈向世界 焕发新生机
·盘点2018年4月文化关键词
·中国考古打开深海之门
文化视野
  更多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六:世界记忆文献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五: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四:世界自然与文化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三:世界文化景观遗产
·中国的世界遗产之二:世界自然遗产
文化365
   
·彩凤来仪穿百花
·狗年话狗:中国文化中的“汪星人”
·狗年说狗:天狗食日褪去神话色彩 哮天犬仍
·农历戊戌狗年为“单春年” 全年只有一个“
·戊戌狗年有354天 比上一个丙戌狗年少31天
编辑推荐
 
·不拒众流,方为沧海——中国电视剧走过一甲
·2018年“文化和自然遗产日”活动精彩纷呈
·“遗产日”活动精彩接地气:文博知识褪去神
·“恐怖童谣”引发讨论:图书分级到底有无必
·是谁撰写《山海经》?找寻周王朝典籍的蛛丝
·故宫文华殿书画馆首次启用
·从《黑猫警长》到《大鱼海棠》——中国动画走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大冰新书《我不》依然讲述真实的“江湖故事”
中国各地的中元节习俗
夏至吃什么 带你领略各地的饮食习俗
穿越回古代夏天咋过:古人靠这些神器清凉度夏
易中天:历史从未隐瞒,是我们常常误读
韩寒同学爆料:他高中贪睡不叠被子
河南汉服爱好者函谷关显"三献礼"纪念老子
中国十大经典红色电影大盘点
再造圆明园:能否100%重现原貌成最大疑
《归去来图》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