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 悦读
“父亲”的形象在文学里应该如何呈现?
华夏经纬网   2019-07-04 10:48:23   
字号:

视觉中国供图

  ▌杨涵

  “父亲”的形象在文学里应该如何呈现?

  江苏作家庞余亮的父亲是在1994年的秋天去世的,父亲去世之后,他并没有为父亲写过一篇文章。直到有一天,他在公园门口遇到了一个中风的老人,见他拄着拐杖,庞余亮扶着他在公园的门口转了一圈,突然觉得他身上的气息和父亲的一样,因为父亲也是因为中风去世的。于是,当晚庞余亮开始写作一篇文章《半个父亲在疼》。庞余亮说,“敲到‘父亲’这个词的时候键盘就卡住了,我以为是我父亲不让我写,后来才发现是我用力过猛导致键盘卡住了。这篇散文是一口气写完的,写的过程也是重新体会父亲的过程。”

  去年8月,《半个父亲在疼》这篇散文和庞余亮其他写父亲的文章,以及写母亲、写乡村生活、写童年记忆的文章一起,以《半个父亲在疼》为书名由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出版。近日,诗人、中国人民大学教授王家新,散文家周晓枫和作者庞余亮一起,在北京与读者进行了交流。

  “父子”这个题材的写作是微妙的,其微妙在于两个男性之间的耻于抒情,因此中国父子的情感表达往往是一出旷日持久的默剧。“父亲”的形象在文学里应该如何呈现?提到以前不少亲情题材的散文写作,周晓枫不客气地批评说:“一写到父爱就是如山的、宽厚的,一写到母亲就是慈爱的、忍辱负重的,你会看到在很多散文里,大家都像是有着同一个父亲、同一个母亲。”她认为,颂歌好写,但也是平庸的。只有那些写到内心去的东西才能扯出根系里埋着的情感,包括成长中的经验、灵魂中的痛楚,甚至还有多年之后跟父亲、跟自己达成的和解,“非常需要力量和勇气”,同时也“不那么好操作”。

  庞余亮笔下的父亲自然也有“高大如山”的一面——一个男人在成长过程中,对父亲这个“样本”产生难以磨灭的崇拜极为正常,父亲不但高大英俊,还勤劳能吃苦,对他也曾流露出过罕见的温情;但同时也有极为真实和疼痛的一面,他写了父亲的无知,写了父亲性格中的暴戾,还写了父亲衰老、中风后的无力与羞耻……王家新说,庞余亮的写作非常真实,有种“真实如肉体”的感觉,就像他文章中的话“一篙撑到了底儿”,因此疼痛的感觉也很真实。但在这些不空洞、不抽象、不模糊的感受和体验中,还有某种精神贯穿始终。我们可能还会感到惊讶,庞余亮甚至敢写父亲和“狐狸精”的故事,完全不忌讳不掩饰,但这也是一名作家有直面生活真实的勇气。

  写父亲,他要控制下笔的情感,也要释放坦诚的勇气。只有如此,才能把“父”的形象当成一个“人”来写,才能记录下记忆的真实、生活的真实和人性的真实。周晓枫认为,亲情的纽带让父母和孩子的关系易于生怨却也易于“和解”,正如在庞余亮的心中,他的父亲并不是完美的父亲,而在父母的眼中,我们也并不是理想的孩子。“我们都设想了一个完美的人,我们想把他推到那个位置上,当他没能达到那个标准,那种幻想的失落,让我们抱怨和恼火,没有办法抒发和修改。但是对于父母来说,他们也要承担对于我们的失望和恼火,所谓亲人就是被迫承担既定的结果。”

  《半个父亲在疼》写父亲的部分是真实和疼痛的,但在献给母亲的文字,第二辑“报母亲大人书”里,文章明显变得温柔和明亮了起来。母亲对美的执着让她在身患重病的情况下还要坚持保留自己的发髻,让她在繁重的劳动中仍不忘在发髻上插上新鲜的花朵——作者写下这些属于母亲的小事和小物,从母亲的日常劳作,例如捣石臼、做汤圆和慈姑等,刻画出了一个温柔、坚强的母亲形象。散文集的最后两部分读起来饶有趣味,第三辑“绕泥操场一圈”是秘密的成长笔记,从老师的视角描写乡村校园里孩子们的成长逸事,每一小篇有如一颗晶莹的露珠,生动、有趣,又令人省思;第四辑“永记蔷薇花”则是生活之泪的结晶,描写了读书、观影、旅途、书店的搬迁,以及友人相聚等内容。

  庞余亮曾说,从这本书往后,父亲题材的创作也到此为止,以后再也不会写父亲了,“我要继续向前走,带着它我可能会有负担,所以我有意识地开始儿童文学创作,尽量不去触碰这个题材。”他甚至一直在反思自己能否成为一个“完整的”父亲。从这个角度看,或许儿童文学就是庞余亮追寻抵达“完整”的道路。(《半个父亲在疼》,庞余亮著,广西师范大学出版社)

来源: 北京晚报

 

 

责任编辑:虞鹰

共1页
  网友评论 更多评论>>>
  网友: 密码:   
 
 
 
  已有( ) 条评论 剩余 字 验证码:    
 
相关文章
   
·余秋雨散文《古典今译》:古典美文的现代“解码”
·《伟大的虚构》:探访96部幻想文学经典所创造的神奇世界
·《成事》:成功不可学,而成事可学
·阿来《云中记》献给地震死难者的安魂曲
·时隔十年推新书《失踪表演》 棉棉希望可以停留在善里
·85岁“高龄少年”王蒙:爱运动爱追剧 仍写爱情小说
·耄耋王蒙推新书《生死恋》:写给世界的情书
·刘一达推京味儿新作:话说、画说北京城里的“人五人六”
·读《成语故事》,陪孩子一起品读智慧和文化
·《世间万物》:科学与诗意的精灵妙语
·翻译家杨宪益:用文字温润世界
·唐诗中的葫芦咏叹
·《虹起伶仃——逐梦港珠澳大桥》在广州首发
·徐则臣苏州谈《北上》:我是用放大镜看着运河写作的
专题
  更多
·2019金猪贺岁
·台湾著名诗人余光中先生病逝
·年终专题:2017文化乐章
·聚焦金砖国家文化节
·青海可可西里、福建鼓浪屿申遗成功
·我国首个“文化和自然遗产日”
文化热点
  更多
·“壮族三月三”为啥要吃五色糯米饭?
·中华诗词之美助力抗“疫”
·盘点2020年3月文化关键词
·看看新石器时代仰韶文化的彩陶有多精美
·探寻中华文明起源——仰韶文化
·国家级非遗传承人新规正式实施
文化视野
  更多
·美术馆文化盛宴“云”端绽放
·动漫助力“抗疫” 以艺抗疫
·综艺上云端 魅力新体验
·实体书店搬上“云端”
·"云见面""线上观演" 演出业积极应对待花开
·“云游”各地博物馆 赏云端“文化盛宴”
文化365
   
·清明,是怎么从节气变成节日的?
·隆冬向暖春递进:“二十四番花信风”有何讲
·古人就分餐吗?分餐制与中华传统文化
·林岫:福瑞迎祥话鼠诗
·十二生肖都咋来的?为啥鼠是第一个?怎么没
编辑推荐
 
·动漫:打动人心的力量
·书店试水外卖,读者认不认?
·直播看馆藏 线上赏美景
·《不完美的她》不完美但有必要
·演艺行业“零”复工 艰难中待启幕
·近500家影院重启,线下观影模式如何求变?
·网上看展、“云”端游览 线上文旅前景几何
文化博览
 
造人补天有女娲
高山流水
新闻排行
 
  图片新闻  
  老照片   更多
中华文化
文化信息 | 文化观察 | 文化热点 | 文化视野 | 文化博览 | 文化人物 | 考古发现 | 文明探源 | 古今杂谈 | 文史知识 | 文化交流
| 演出信息 | 史事留痕 | 国学经典 | 寻根
---华夏经纬网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