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周刊 -> 文化

 


搜索引擎:网络与艺术的联姻

11/04/2003/13:14
华夏经纬网

    搜索引擎是人们在信息海洋中漫游时的导航。它滥觞于某些软件为方便用户而设立的查找功能,经历了从单机版到网络版、从通用型向专门型、从人工型到智能型的发展,目前已经成为互联网上最受欢迎的服务之一。要论搜索引擎的艺术价值,首先要推在线艺术信息查询。这种查询开始主要依靠通用引擎。1993年,美国最早的艺术家论坛之一、纽约艺术基金会麾下的Arts Wire就提供了Gopher服务。其后,专用艺术引擎渐渐发挥作用,这是业界所称的引擎“垂直化”(即面向某一特定专业领域)的结果。目前,专门用以搜集MIDI文件的有MIDI Explorer等,专门用以搜索图像资料的有Freefoto等,专门用以搜索多媒体资料的有Ditto等,专用于搜索超文本、超媒体资料的有Bowerbird等。专门用以搜索MP3音乐的更多,有MP3.com,Emusic,MP3meta(元搜索引擎),一百分MP3(中文繁体)等。某些综合引擎也推出了专门化的图像、音乐或多媒体检索服务,如Lycos Picture and Sounds、Images.google等。有些引擎甚至细化到具体艺术家。例如,IBM公司开发出一种在线工具,名为Glass Engine,让用户对美国音乐家格拉斯(Philip Grass,1937-)的作品进行选择,不仅是根据创作年代、作品标题,而且也根据欢乐、悲哀等情感特性。

    互联网问世之初,信息量不大,当时比较流行的是目录检索。基于词频统计的相关性检索习称“全文检索”,适用于大容量信息资源,但准确度不高,而且无法防止网页作者为上名次而在页面上堆砌关键词之类问题。使用超链分析的引擎(如Google)对结果的排名不是根据检索词在网页中的出现频率,而是根据网页本身被链接的次数。目前,这类引擎已经后来居上。相关网站主要靠广告赢利。Google将用于搜索的词语标价出售,为所谓语义学资本主义(Semantic Capitalism)提供了例证。只要广告主出钱买下这些词语,那么,一旦有用户在网络上用这些词语进行查询,其计算机窗口就会跳出相应的广告。很多艺术商人利用这一服务来推销自己的商品,但也有人拿它来进行艺术实验。2002年4月,巴黎艺术家布鲁诺(Christophe Bruno)针对Google的广告词服务(AdWords)设计了一种将在线广告变成诗的方式。他花了5美元开了个账户,买下若干关键词,不是写一小块与关键词对应的文本去宣传什么商品,而是写短短的、搞笑的诗。所用的关键词是“征兆”(symptom)、“梦”(dream)、“玛丽”(mary)与“钱”(money)。仅仅在一天中,就有12000人读了这些诗(准确地说,是它们出现于12000台计算机的屏幕)。这几首诗本身没有什么值得称道之处,有趣的是与之有关的传播现象:其一,读者点击这些诗歌时,作者要替他们掏钱(因为诗被当成了网络广告)。读者点击的次数越多,作者在经济上亏得越多。好在看这些诗歌的人虽多,点击它们的人却不多(因为明眼人一望便知它们并不代表什么商品),否则的话,布鲁诺可就要大放血了。其二,Google原来是非常精明地从商业角度对广告词服务进行监视的。它发现布鲁诺的行为异乎寻常之后,不断给他发电子邮件。信中说:“我们相信您的广告的内容未准确地反映您的网站的经营范围。我们建议您编辑您的文本以明确指出您所提供的产品的性质。这有助于创造一种更有效的商业活动,增加您的说服力。我们同时建议您将特别的关键词插入您的广告的第一行,因为这会将观者吸引到您的网站。”最后一封电子邮件是这样写的:“哈罗!我是Google广告词选择的自动执行监视者。我的职责是将平均点击率保持在高水平,这样用户可以一致依靠AdWords的广告以帮助他们找到产品与服务。最近1000个我为您的商业活动所提供的广告被点击少于5次。当我看到这样的结果时,我绝非偶然地降低了显示广告的概率,这样您可以改进您的表现。”

    布鲁诺不予置理,Google也不客气,干脆停止了对布鲁诺的服务。自始至终,Google未曾对布鲁诺那4首诗的本身的思想性与艺术性提出过任何意见,尽管布鲁诺将它们写得相当粗俗(应当是有意如此)。

    布鲁诺的上述实验或许可以说是偶一为之的在线行为艺术。在此之外,他曾采用不那么离经叛道的做法,将搜索引擎当成自己进行艺术创造的工具。《非婚礼》(non-weddings,2002)即为一例。它的画面有两个方框,上面各有一栏供输入姓名(或其他词语)之用。只要点按最上方的按键,方框就显示出相应的图像,这是由Google将姓名作为关键词检索后随机得来的。布鲁诺自称这一作品探索的是所指与能指的呈现问题。其他网络艺术家也多所尝试,创造了别开生面的作品。例如,南非的哈代(Stacy Hardy)等人根据2002年9月5日到6日在比勒陀利亚举行的一次学术讨论会,创作了《无摩擦:对新经济而言的网络艺术》(Friction Free:net.art for the New Economy,2002)。作者将会上讨论的新全球经济学、知识经济学、主体性与身分等10个议题当成10种不同的股票,给上述作品的每个访客100万元(当然是虚拟金钱),让他们去炒股。股票的升降取决于Google将这些议题作为主题词所检索到的页面总数,“学术行情”因此与股市风云挂上了钩。又如,旧金山艺术家茨劳伯兄弟(Peter Traub&Greg Traub)创作了《同胞狂欢》(Sibling Revelry,2001)。他们让访客输入关键词,通过引擎搜索因特网上的声音文件,将它们组合起来加以播放,创造自己独一无二的网络音响马赛克。再如,澳大利亚艺术家格雷(Jo Gray)试图将Google所发布的“时代精神”转化为网络快照。他将40个离散的Google图像搜索关键词放在一起,在2002年9月11日调用并保存。每个关键词都由7幅图像代表(取Google图像索引之首15条),每个图像都标志着独一无二的社会位置及其创造者的欲望。由此形成的震波动画成了艺术作品,题目就叫《2002年9月11日Google图像搜寻》(Google Image Search 911/02)。值得一提的作品还有巴黎媒体艺术家查坦斯凯(Gregory Chatonsky)的《世界报告》(The World Report,2003)。它由两种“流”组成:一是文本流,位于下方,就像电视的即时新闻那样发布信息(内容也确实是重大新闻);二是图像材料流,位于上部,展现各种图片。信息流由Google实时翻译成图像。这一作品启发我们对源远流长的诗画关系、后结构主义者提出的“文本间性”以及新闻媒体与艺术媒体的异同等问题进行新的思索。

    近年来,网络艺术家格兰契(Valery Grancher)大力提倡通过Google创作“搜索艺术”(search art)。他说:“成千上万的人正从Google搜索引擎的页面获得代码以将搜索引擎标签加入他们的页面中。因此,这些在新的背景中、靠同样的资源而拥有新的搜索项目的新引擎是什么?这就是搜索艺术!”这句话可以被看成是对上述基于Google而创造的艺术作品的概括。当然,可资利用的引擎并不只是一种,除“狗哥”(Google的音译)之外还有“雅虎”(Yahoo)等。布鲁诺就曾利用雅虎创作了《符咒》(Fascinum,2001)。这一作品展示了最常从美、法、德、西、意、英、印7国雅虎网站上看到的日常新闻图像。不同国家所关注的主题被实时并置,成为跨文化集锦。布鲁诺本人在网站上展出的自画像别具一格,原来就是Yahoo将其大名当成关键词检索到各种网址。格兰契也有一幅这样的自画像。搜索艺术的创作实践告诉我们:伴随网络与计算机技术发展起来的新型工具完全可以转化为艺术手段,通过查询而得的各种形态的数据可以转化为艺术作品,基于网络的新媒体艺术正在显示出与传统艺术迥然有别的特色。毫无疑问,当前美学与艺术理论研究正面临着诸多值得研究的新课题。(《中华读书报》)

  
【  发表感言  】【 关闭窗口

【 相关报道 】